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49章 十条人命

章节目录 第49章 十条人命

 热门推荐:
    第49章十条人命

    马王两家的姑娘虽一死一疯但不是穆建荣直接造成的,并且他们两家还收了穆家两百两银子的补偿。真要判,也不会判得很重。

    楚瑛知道后,与楚锦说道:“哥,穆建荣这些年可不止做了这两件伤天害理的事,其他的事也一并翻出来。”

    楚锦看着她,说道:“若将他做的事都翻出来,穆建荣就算不斩首示众也会被流放。阿瑛,你确定要这么做?”

    穆建荣的死活他不在意,但他不想楚瑛落下阴影,不管穆建荣如何恶劣他都与楚瑛有血缘关系。

    楚瑛就一句话:“自古以来欠债还钱,杀人偿命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没道理他有靠山就能逃避罪责。”

    楚锦听到这话,摇摇头道:“阿瑛,这世上本就公平,有权有势有钱就是享受特权,这点你我都不能改变。”

    而他们,是享受特权的阶层

    楚瑛却是摇头道:“哥,我知道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不能让老百姓觉得律法就是一纸空文。”

    楚锦嗤笑道:“律法在权势面前本就是一纸空文。”

    楚瑛神色一顿,若是权势凌驾再律法之上让律法变成一张空文,那整个社会没了约束,秩序崩塌了天下就会变得动乱,国将不国:“哥,我在茶楼经常听到客人说匪贼、流寇。哥,这个天下已经不太平了,对吧?”

    楚锦没否认,说道:“嗯,西北那边有流寇,朝廷数次派兵剿都剿不完。不过你不用怕,江南这边很安稳。”

    楚瑛并不相信他的话,但也没多言:“哥,我想给那些无辜受害者一个公道。”

    见她坚持,楚锦也尊重她的决定。过了两日,被穆建荣的马踢伤去世的老农以及被他失手打死的酒馆掌柜,两家家属也到衙门敲响了鸣冤鼓。

    其他受害者见这四家告状知府受理了淮王府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胆子大的也去衙门告了。

    淮王妃让人跟全知府打招呼,全知府不搭理;穆春晖送礼去全家,全家给退了回来。穆春晖经人指点,才知道穆婉慧所说是对的,全知府就是想要拿穆建荣立威。

    穆春晖急得团团转,说道:“妹妹,你想想办法赶紧将建荣救出来啊!再这样下去咱们一家就要完了。”

    淮王妃也很着急,但世子跟楚瑛都不在府里。而她想走与她交好的几位妇人的路子,可那些夫人太太现在连她的帖子都不接了。

    穆春晖急得要跳脚:“妹妹,我们去山庄找世子阿瑛,求他们想想办法救阿荣。”

    淮王妃说道:“我已经送了五封信去山庄上但都没有回信。哥,咱们再想其他办法吧!”

    穆春晖烦躁得不行,说道:“除了让世子出面救建荣,咱们还有什么好办法?”

    若是有其他办法,他又何必在这儿低三下四求呢!

    淮王妃想了下说道:“我亲自去全家走一趟。”

    “妹,你听我的,咱们一起去山庄上求世子跟阿瑛。只要他们两人愿意出面,建荣一定会没事。”

    淮王妃苦笑道:“哥,就冲阿瑛上次对建荣下那样的毒手,你觉得他会帮建荣吗?”

    穆春晖想法却不一样:“她那是恨铁不成钢,想要让建荣学好所以才下的狠手。这次不一样,若她不出手相助建荣会没命的。不管以前有多少不愉快建荣都是她嫡亲的表哥,阿瑛不会见死不救的。”

    在穆春晖的一再坚持下,淮王妃最后还是屈服了。到了山庄上淮王妃见到了楚瑛,而穆春晖被拦在前院。

    淮王妃这些日子一直哭,眼睛都红肿了:“阿瑛,你表哥现在被关在监牢之中,你救救他吧?”

    楚瑛看着她,说道:“你知道穆建荣这六年害死过多少人吗?十个,他害死了十个人。若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庇,他怎么可能会害死那么多人?母妃,穆建荣要被斩首你要付一半的责任。”

    若穆建荣头次犯错家里长辈能严厉教导,他也不会无法无天到不将人命当回事了。可惜,三个长辈只会纵着他从不严加管教。

    这话让淮王妃深受打击,说道:“不是这样的,建荣他当时只个孩子根本不懂事。”

    楚瑛看着她道:“他头次害人是在十三岁,很多穷苦人家的孩子十三岁已经顶起门户了。”

    淮王妃哭着说道:“阿瑛,不管如何他都是你表哥,与你有一半的血缘。而且你舅舅也只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没了,穆家的香火就断了。”

    楚瑛作为一个现代人并不在意香火传承这种事,不过她知道这儿的人将此事看得很重。不过在听了淮王妃的话,她还是很吃惊:“什么叫他没了穆家香火就断了,难道二表哥不是穆家的孩子?”

    穆家有两个儿子,穆建荣与穆建言。只是穆建言一直在外地求学,并没在洪城。

    淮王妃哽咽道:“他是你舅舅的儿子不假,但他是烧火丫鬟所生。在他一岁的时候,你舅舅就将他过继给你五堂舅了。只是过继没一年你五堂舅就病逝,你五舅母又改嫁,你舅舅舅母不忍心就将他接了回来。”

    所以穆建言现在并不算穆春晖的儿子了。

    楚瑛才不相信章氏会有那么好,这里面肯定有内情。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穆建言不行,不还有穆婉慧吗?到时候让她招赘一样能延续穆家的香火。”

    淮王妃止了哭,说道:“你是铁了心不帮了?”

    楚瑛神色很冷淡地说道:“不帮。上次帮他逃脱牢狱之灾,害就得我连做了三个月的噩梦。母妃,你不在乎我的死活我却要珍惜自己的命,不能让爱我疼我的人伤心难过。”

    “阿瑛,你怎么变得这么狠心?”

    楚瑛无所谓道:“随你怎么说,但想让我帮穆建荣,不可能。”

    淮王妃一脸灰败了离开了。

    楚锦从屏风后面走了出去,看着楚瑛问道:“你刚才说可以让穆婉慧招赘延续穆家的香火。若咱们王府要断了香火,你会招赘吗?”

    楚瑛笑着说道:“哥,你在说什么呢?咱家有你有宇哥儿哪还会断了香火。”

    “我是说如果?”

    楚瑛不高兴了,说道:“哥,你这不是在咒自己跟宇哥儿吗?哥,你要担心只宇哥儿一个不稳妥那就再娶个嫂子,到时候让嫂子多生几个。”

    楚锦敲了下楚瑛脑袋,笑骂道:“我的事不着急,倒是你也是大姑娘该相看起来了。”

    楚瑛赶紧作揖讨饶:“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哥,我还是个孩子,你可不能让我相看啊!”

    十三岁在现代才读初中,在这儿就要谈婚论嫁,实在是太恐怖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