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50章 流放

章节目录 第50章 流放

 热门推荐:
    第50章流放

    楚瑛在庄子上呆了五天就与楚锦回了洪城,也在当日下午她收到了全秀彤的帖子。

    楚瑛觉得这太巧了,想了下去问楚锦:“哥,全知府是不是想通过全秀彤来知道我们家的态度啊?”

    不然也不会他们前脚回府,全秀彤的帖子后脚就到了,这分明是盯着他们了。

    楚锦有些讶异,不过没表露出来,笑着说道:“我家阿瑛现在越来越聪明了。”

    楚瑛有些犹豫,问道:“哥,那这帖子我该不该接?”

    “这个看你自己怎么想了?”

    楚瑛自己是不愿意全秀彤这个时候来:“要是请她来府里,母妃知道了说不准会求到全姑娘跟前了。”

    淮王妃为了穆婉慧跟穆家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真求了全秀彤不仅她没面子淮王府都要跟着丢脸。

    “既有这个顾虑,那你推了吧!”

    全秀彤将楚瑛的答复告知她爹:“郡主说她最近比较忙,等过些日子闲了请我去王府看戏。”

    请大家去戏院看戏不好,但将人请到王府看戏却没问题。

    全知府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淮王府与荣华郡主并不准备插手穆建荣的案子,不然也不会不见女儿了。

    穆建荣犯的事确实很大,但若淮王府要力保全知府也会酌情判处的,可淮王府没插手的意思他也就没留情。

    过了三日穆建荣的案子判下来,流放西北服苦役二十年。从王马两家告官到判刑,加起来也就半个月时间,可以说速度非常快了。

    楚瑛对这个结果有些意外,说道:“怎么是流放西北不是斩首示众?”

    楚锦解释说道:“西北那边缺人,除非是犯下谋逆等重罪才会判处斩首,不然都是发配边城服苦役的。你不要觉得不杀头就是好事,对穆建荣这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来说服苦役比死还痛苦。”

    军中一些犯错的将士被罚去服苦役都受不了那份苦,更别说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了。

    “那还差不多。”

    楚锦想了下,提醒楚瑛道:“穆建荣这事,若哪一日被王妃或者穆家人知道了你都推到我身上,绝不能承认此事与你有关,记住了?”

    “哥……”

    楚锦不让她继续说下去:“阿瑛,这事你一定要听我的。”

    淮王妃与他翻脸无所谓,这事他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就算闹僵出去别人也只会夸赞他。但楚瑛不行,她的身份跟王妃对上天然处于劣势。

    “好吧!”

    两人正说话,周报在外说道:“王爷,听雪院那边来人说王妃晕过去了,请郡主过去一趟。”

    楚锦朝着楚瑛道:“你去吧!”

    他是不去的,或许等淮王妃死了他会踏足听雪院。若不是看在楚瑛面上,就凭淮王妃屡次三番跟楚瑛闹腾早将她关起来。不过现在楚瑛看明白不再依恋她,等父王回来也该旧账新账一起算。

    到了听雪院,楚瑛进了卧房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怎么回事?”

    惠芷一边哭一边说道:“郡主,王妃听到表少爷流放西北二十年,怒气攻心吐血后昏过去了。”

    原身撞到脑袋陷入昏迷随时有可能没命,淮王妃就过来看了两次,现在侄子流放竟怒气攻心吐血,楚瑛觉得很讽刺。

    惠芷一直在暗中观察楚瑛,看她脸上没一点担忧与悲伤心都凉透了。王妃这个样子郡主都无动于衷,母女两人再没有和好的可能了。

    府医给淮王妃把脉以后,叹了一口气说道:“郡主,王妃不能再受刺激了,不然会有性命危险。”

    楚瑛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神情冷淡地说道:“大夫,你开药吧!”

    惠芷给淮王妃灌了药后,楚瑛起身说道:“我已经派人去请穆婉慧来,她会照顾母妃的。”

    见她起身准备走,惠芷哭着说道:“郡主,我知道你怨王妃,但王妃也是被李妈妈挑唆被舅太太算计,她并不是有意疏远你的。”

    “那日母妃说穆婉慧是她亲女,这话你没听见?”

    惠芷泪流满面:“郡主,王妃是被舅太太蒙蔽的。郡主,求你再给王妃一次机会吧?”

    李妈妈固然可恶但起换子心思的是淮王妃,当日种下的恶果现在遭到报应,只是可怜了原身委曲求全了这么多年最后也没得来想要的母爱。

    楚瑛看着她,淡淡地说道:“母妃身边的丫鬟婆子属你最聪明,你该知道造成这一切的不是我。”

    她对惠芷这么有耐心,也是因为这些年她对原身一直都是恭恭敬敬从没懈怠半分。不像惠柳与惠香等几个丫鬟,因为淮王妃的态度多少有些不敬。

    “郡主,我会劝王妃的。你放心,没了李妈妈我一定能劝服王妃的。”

    楚瑛就七个字回复:“我已经不稀罕了。”

    惠芷泪流满面。她是淮王妃的贴身丫鬟,哪怕淮王妃跟李妈妈刻意隐瞒她也能察觉到几分,但她觉得两人都有些魔怔,稍微用点脑子都知道这不可能。这几年她总隐晦地劝淮王妃,但淮王妃就跟猪油蒙了心听不进半句劝。

    穆婉慧是淮王妃最好的良药,在她的安抚下淮王妃很快打起精神来。只是她还不放弃,说服不了楚瑛她想求楚锦,可惜她连楚锦的面都见不到。

    过了两日,楚瑛一早起来右眼就跳个不停,老话说得好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楚瑛很不安,当下就去找了楚锦:“哥,你之前不是最多半个月父王一定能回来。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月了,怎么父王还没回来?”

    楚锦也很无奈,说道:“昨晚我收到了父王的信,他走到安庆听闻有家人的家狗堪比猎狗非常凶猛。你也知道父王除了喜欢蛐蛐还喜欢斗狗,得了这消息哪还忍得住。”

    淮王行事都是随心所欲的,当年老王妃都没办法,楚锦这个当儿子的更不可能管束得了他了。

    楚瑛有些不放心,说道:“哥,我这眼皮直跳总觉得有不好的事发生,咱们还是派人去接爹吧!”

    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楚锦立即派了五十名府兵去接淮王,为了稳妥还请了公孙先生随行。

    楚瑛这些天都跟着公孙先生学剑知道他的本事,顿时安心了。

    楚锦看着她清瘦的脸庞,说道:“你这些天还是多吃点,争夺养胖点,不然父王看到又该心疼了。”

    楚瑛嘴角抽搐了下,说道:“哥,我现在这样刚刚好再胖就不好看了。”

    她不要像淮王那样胖成个球,不好看不说对身体也不好。

    ??今天有三更,新书希望热度,求收藏、推荐,评论。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