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58章 家有嫌妻

章节目录 第58章 家有嫌妻

 热门推荐:
    第58章家有嫌妻

    去领钱才知道,因为淮王总输押他的人很少,这次的赔率是1:8。楚瑛五两的金子,一下变成了四十两,这可真是暴利啊!

    楚瑛拿到钱,心血来潮地与贾峰说道:“贾叔,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赌场什么样了。贾叔,我想去赌场看看。”

    这次来主要想见识下蟋蟀怎么斗的,看了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不过赚这么大笔钱,也算不虚此行。

    贾峰惊得差点跳起来:“郡主,这不行。”

    哪个正经人家的姑娘会去赌坊,这让王爷跟世子知道到时候肯定得重罚他了。

    楚瑛她扬了扬手中的带子道:“等将这里面的银子都输了咱们就回去。”

    贾峰差点给她跪下了,说道:“郡主,赌这东西可沾不得的,一次都不行。很多人就是因为没提防从小赌变成大赌,最后输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我就想见识见识。”

    贾峰摇头道:“那也不行。郡主,赌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若无聊,我带你去街上逛逛。”

    见他态度这般强烈,楚瑛也就放弃了:“那算了,咱们去吃午饭,然后去罗家班砍看。”

    这都大半个月了她觉得戏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花了上千两银子,也该看看成果了。

    罗班主看到她时,赶紧将她迎了进来:“郡主,第一场戏已经排好了,郡主你看什么时候能演?”

    “这戏的名字叫什么?”

    常洪给这戏取名叫《纨绔与俏厨娘的二三事》,楚瑛觉得这名字太俗气了。但她自己又是个取名废,所以就让罗班主换个名。

    罗班主说道:“郡主,你看叫《浪子回头》怎么样。”

    这名字也算贴切不过楚瑛不喜欢,想了下他说道:“你觉得叫《家有嫌妻》怎么样。”

    罗班主觉得悍妻更贴切,不过楚瑛说好他自然附和了:“郡主就是多才多艺,这名字特别符合咱的戏。”

    楚瑛笑了下,说道:“让他们先演一段我看看。”

    虽然罗班主经营方面不咋地,但演员演技很不错也都用了心,楚瑛看得是津津有味。

    看了一刻钟以后,楚瑛就与罗班主说道:“你让他们将妆都卸了,就素颜演。”

    罗班主愕然,说道:“将妆卸了?”

    楚瑛嗯了一声道:“我这剧本跟其他的不一样,化着这样的妆演的时候我根本看不到他们脸上的神情。”

    给钱的是大爷,这次的戏若不得楚瑛喜欢自办就得解散了,可若入了郡主的眼至少一年之内无忧。有这么长时间,足够让他们谋其他的出路。抱着这个想法,哪怕心里不乐意也让演员卸了妆。

    卸了妆以后,楚瑛再看他们眼就舒服多了。

    楚瑛看到败家子在被凶悍的新婚妻子用擀面杖打得往桌底下钻,那气急败坏又不敢还手委屈可怜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第一场演完,楚瑛就找了罗班主道:“演得很好。为演出效果更好可以让男女主化妆,但不能画像今日这样的戏妆。这一上妆我根本看不到演员脸上的神情。”

    “是、是、是,都听郡主的。”

    楚瑛起身道:“再过几日我要举办一次宴会,具体时间到时候会告诉你们。罗班主,我可是夸下海口保证这出戏一定好看,你们可别打我的脸。”

    罗班主赶紧应下。

    出了戏班,包学武兴致勃勃地说道:“郡主,今日的戏有趣。郡主,你是怎么想到写这么一个故事的啊?”

    跟之前明德戏院看的那些戏比,这出戏别出心裁,他一个不看戏的人刚才都看得聚精会神。

    楚瑛扫了他一眼,说道:“我是被李勉启发的。那家伙太讨人嫌了,我就想着若这家伙以后娶的媳妇将他打得钻床底也算是报应了。”

    包学武:……

    贾峰笑着说道:“郡主,你这戏出来李勉肯定会猜到的,到时候他更会纠缠不休了。”

    “这家伙确实阴魂不散的,我晚些跟父王说。”

    贾峰觉得这也是个方法,让王爷出面这事很容易解决了。

    走到半路,楚瑛看到一辆马车停在铺子门口,然后车夫从马车上拽下两个人。

    这两人一个是三十出头满脸气苦的妇人,一个是十来岁的小姑娘,两人双手被反绑嘴巴也用布塞住。

    小姑娘下马车的时候死死抓着缰绳,满脸横肉的车夫打了好几下她还是不放手。

    凶横的车夫只能将她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地掰开,然后将人扛在肩膀上。

    楚瑛看着小姑娘眼中露出绝望之色,厉声喊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贾峰知道,自家郡主心软的毛病又犯了。不过他也没拦着,反正有王爷跟世子,郡主在洪城内将天捅破了也不怕。

    车夫仿若没听到这话径直往里走去。楚瑛驱马上前,扬起手里的鞭子抽了过去,抽中了车夫的腿。

    车夫没提防楚瑛动手,疼得往前摔了去,很不幸下巴正好撞在门槛上,摔得满嘴血。小姑娘也跟着摔倒,不过车夫做了她的垫背没摔伤。

    站在门口的两个彪形大汉看到楚瑛竟敢动手,其中个头矮一些的提着棍子想冲上去,但个子高些的拉住了他。

    高个朝着楚瑛拱了下手,很客气地说道:“这位小爷,我们并不是强抢民女。是这姑娘的父亲欠了我们赌坊的债,拿了他们母女来抵债的。”

    楚瑛对这儿的律法并不清楚,在现代这样做肯定是犯法的,但这里她就不清楚了。她转头想问贾峰,发现他在十步之外了:“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贾峰以为楚瑛会打起来,想让楚瑛多一些实战经验。哪想着打手是个有眼力劲的,他驱马上前问道:“少主子,有何吩咐?”

    “用妻女抵债,犯不犯法?”

    贾峰说道:“这种事在民间时有发生,一般是民不告官不究,告了也基本是输。”

    能开赌坊的都是有背影的人,普通老百姓哪斗得过他们。普通百姓去告官,官府也不会受理的。

    ??晚些还有一章。这书成绩很不理想,需要亲们的支持与鼓励。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