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59章 管闲事

章节目录 第59章 管闲事

 热门推荐:
    第59章管闲事

    楚瑛仰头看去,这铺子门上的牌匾上刻着‘好运赌坊’四个鎏金大字,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想着之前在茶楼有人提到过好运赌坊,楚瑛问道:“这赌坊我记得好像是江家的产业,对不对?”

    贾峰惊了下,这事他们可从没告诉郡主,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听到的:“郡主说得很对,是江家的,管着这赌坊的是江鹏的胞弟江力。”

    矮个的打手听到她提起江家那轻描淡绘的口吻冷汗淋漓,差一点他就去见阎王了。

    这三大家族的家主,就是她大哥见了也要客客气气的。楚瑛心里有了主意,下了马朝着高个的男子说道:“将你们管事的叫来。”

    高个打手刚才看到贾峰他们都配着刀,就知道楚瑛身份不简单了。要普通人管闲事直接打出去了,但对身份高贵的他可不敢妄动:“这位爷,有什么话请里面说。”

    贾峰不乐意让楚瑛进赌坊,里面乌烟瘴气没得污了她家郡主的眼睛:“哪那么多废话,让你们管事的出来。

    高个不敢再废话,躬身道“是、是、是,我现在就去请我们掌柜的来。”

    好运赌坊的大管事是认识贾峰的,他见了就笑着说道:“原来是贾大人啊!贾大人,不知道是什么事竟惊动了你?”

    贾峰指了那妇人跟小姑娘,说道:“我家少主子看到这两人哭得凄惨心有不忍,想将她们买下来。”

    大管事看了一眼楚瑛,回想起之前的传闻赶紧说道:“少爷能看上她们那是她们的福气了。这两人也不值什么钱,少爷你既看上直接带走就是。”

    见掌柜的将人质白送,矮个打手感激地看着刚才拉住他的高个。

    楚瑛不耐烦地从荷包里取出两锭二两重的金子,扔在掌柜脚下道:“将卖身契拿来。”

    大管事闻言,立即从袖子里取出两张契纸递给贾峰。

    赌坊的人都是有眼色的,见管事教出契执立即将妇人跟小姑娘松绑了,母女两人一得了自由就跪在楚瑛面前磕头。

    楚瑛摆摆手,说道:“赶紧回家吧!”

    妇人大喜,一边给楚瑛磕头一边喊道:“多谢公子的大恩大德,等回去我定给公子立长生牌。”

    楚瑛并不相信什么长生牌:“不用。”

    小姑娘却是脸色惨白,一边哭一边磕着头道:“不,我不回去。公子,洗衣做饭砍柴扫地这些杂活我都会,只求你别让我回去。

    楚瑛听到这话知道这小姑娘比她娘有头脑。她爹是个烂赌鬼,这次侥幸逃过一劫,谁也保不准什么时候又被拿去抵债的。既如此还不如直接脱离了那个火坑。

    妇人一听这话急了,拽了她一把后急切地说道:“燕子,你不回去,娘一个人以后怎么活?”

    小姑娘却是哭着道:“我不要回去,我要回去了爹还是会卖我的。娘,我不想被卖进青楼。”

    这次是运气好碰到个心善的公子,下次可能进的就是那种下三滥的地方了

    妇人却是摇头说道:“不会的。燕子,你爹最疼你的,这次肯定是赌坊的人给他下的套。燕子,你就跟娘回家吧!”

    见无法让小姑娘改变主意,妇人又求了楚瑛。

    楚瑛冷笑道:“就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为人母。”

    以前就不说了,这次母女两人侥幸获救不想着摆脱烂赌的丈夫,还要带着女儿再回火坑。

    将卖身契丢回给她,楚瑛就带着小姑娘走了。哪怕妇人哭得撕心肺裂,楚瑛也没有停一下。

    回到王府时,太阳已经落山了。

    淮王看到她,吹胡子瞪眼睛的:“你这个臭丫头,一整天都跑哪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去罗家班了。父王,下午的比赛你赢了没有啊?”

    淮王一听这话,一巴掌拍她脑袋上。当然力道很轻,跟挠痒痒似的:“你还好意思说比赛?我说了不让你去竟还偷跑去,你现在怎么胆子变得这般大了?”

    楚瑛乐呵呵地说道:“父王,我这不是给你捧场吗?父王,我刚才看了,你的黑背将军真是太威风了。父王,咱们的黑背将军肯定能再创辉煌,将其他的蛐蛐全都打趴下。”

    淮王注意力一下转移了,乐滋滋道:“你也觉得黑背将军勇猛啊?”

    “那当然了,父王精心挑选的那肯定是最厉害的。”

    看淮王眉开眼笑的,楚瑛摸着肚子说道:“父王,我饿了,咱们先吃饭有什么事晚些再说好不好?”

    “好。”

    晚饭后,淮王好奇地问道:“我听你哥说你想自己弄出新戏,跟爹说说是什么戏啊?”

    楚瑛故意卖关子,说道:“现在告诉你就没意思了。等过几日我请他们到家里来演父王就知道是什么戏了。”

    “好。”

    也是楚锦说楚瑛排的这戏很有意思,淮王这才会问的。

    回到衡清院,春雨问道:“姑娘,刚才大管家派人来问是否要将那小姑娘留在身边使唤。”

    楚瑛摇头说道:“一切按照规矩来,不用因为我救回来的就搞特殊。”

    王府偶尔也会从外头采买丫鬟,买进来后就要跟着妈妈学规矩了。学好了规矩,再从跑腿洒扫等最底层做起。这样做一是磨炼她们的心性,二也是观察她们。

    “是,郡主。”

    楚瑛之前说好了要请全秀彤看戏自不会食言,她将请帖写好交给秋雨道:“明日派人将请帖送去各家。”

    这次她一共请了七个姑娘,除孙芸芸跟全秀彤外,另外的五个姑娘都是没说过楚瑛坏话的。背地里不知道,但明面上或者公共场合没说过。

    秋寒看了下请帖,提醒道:“郡主,郑王江三家同气连枝,不请江家的姑娘郑王两家的姑娘可能不会来。”

    “不来就不来,我也不稀罕她们。“

    夏凉在旁说道:“郡主,越是如此越该请,臊得她无地自容才好。”

    打脸装逼这种事确实很爽,但是楚瑛却没兴致:“我的时间很宝贵,不想浪费的这种无聊的事上。”

    像江雨可这种喜欢背后议人是非的姑娘,不改这坏毛病迟早要吃大亏。不过郑王江家三甲同气连枝共进退,这对官府以及洪城百姓来说并非好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