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63章 宴客

章节目录 第63章 宴客

 热门推荐:
    第63章宴客

    到宴客这日楚瑛照常去练武场练功,不过只练了一个时辰就回去了。好在她不用上妆,不然时间都不够。

    辰时过半,孙芸芸带了三个堂妹过来。她见到楚瑛笑着解释道:“我这几个妹妹听说你这儿有戏看都吵着要来,没办法只能带着来了,希望郡主不要见怪。”

    淮王虽然是有名的败家子,但品性方面没有问题。而楚锦洁身自好,妻子病逝六年都没再娶。所以孙家二姑娘孙妙妙闹着要来,孙夫人干脆让两个庶出的姑娘也跟着来。

    楚瑛笑着道:“几位姑娘能来,我欢迎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来,大家里面请。”

    先将人引进宴客厅,楚瑛招呼大家喝茶吃点心。

    孙妙妙迫不及待地问道:“郡主,今日演的什么戏?是请的明德班来演吗?”

    明德班是洪城最有名的戏班,里面的角儿唱得是真好。可惜她们要看戏,只有家里或者参加宴会时才看得到。

    楚瑛笑着说道:“不是,我请的罗家班来演,演的是《家有嫌妻》。”

    孙妙妙疑惑地问道:“《家有嫌妻》,这戏我怎么没听说过?”

    说完她还询问了其他人,众人都表示没听说过。

    楚瑛笑眯眯说道:“这是我请人写的一部新戏,再让罗家班演。彩排的时候我看了,很有意思。”

    孙妙妙听得一愣一愣的,半响后才问道:“这得花很多很多钱吧?世子不会骂你吗?”

    楚瑛乐呵呵地说道:“不会。我大哥说只要我高兴,随便做什么都行啊!”

    虽早听说淮王世子将妹妹当女儿宠,但还是头次亲耳听楚瑛说,孙妙妙是羡慕嫉妒啊!她一脸郁闷地说道:“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大哥啊?”

    孙芸芸笑着没说话,心里却道这样的大哥谁不想要呢!

    戏要等人到齐才开始,楚瑛也不想让人干等着。考虑到这种情况她早准备了不少游戏,一行人说了会话就带着她们去了厢房。

    准备的游戏不少,有七巧板、九连环、华容道、踢毽子、投壶、五子棋,以及拼图。

    孙妙妙一进去就叫嚷着:“我要投壶,这个好玩。”

    结果等铜壶放好以后,孙妙妙叫嚷道:“这样太远怎么投啊?放近点,再放近一点。”

    在离她八步远的距离孙妙妙才让丫鬟放下铜壶,取了木箭瞄准入口,用力一掷。

    见木箭投进去孙妙妙高兴得不行,一连投了五支箭。等五支箭都投进去,她眉开眼笑地让孙芸芸来。

    孙芸芸对这个不擅长,五支箭只投中了两支。

    等轮到楚瑛的时候,她让春雨将铜壶放到离她大概二十步的距离。然后拿起木箭,瞄准投掷过去。

    孙妙妙本以为楚瑛卖弄,等看到五支木箭都投进铜壶,她一脸崇拜地问道:“郡主,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以为投壶着想游戏再没人比得过她了,结果现在被碾成了渣渣。

    楚瑛笑着解释道:“我每天都要练箭,箭靶离我所站的地方有五十步的距离。”

    练箭不仅训练眼力跟耳力,还能训练臂力与反应。

    “我听大姐说你不仅学了骑射,还学了拳法跟剑法?”

    楚瑛笑着说道:“你们都很聪明会念书,不像我愚笨不堪,先生教的转天就忘光光。也就在习武上还有点天赋,我哥看我这般傻怕被人欺负就逼着我习武了。”

    孙芸芸说道:“郡主不用妄自菲薄,每个人都有自己所擅长的。说起来我都羡慕郡主了,有这样一身武功走到哪儿都不怕。”

    现在外头那么乱,他们出城都要带足护卫家丁。

    楚瑛乐呵呵地说道:“其实没习武也不怕!我出门都会有府兵跟着,只是我哥以前遭了很多不好的事落下了阴影。”

    正说着话全秀彤来了,她带着自己的胞妹过来。那小姑娘才八岁,大大的眼见圆圆的脸,笑起来还有个两个小酒窝特别的可爱。

    楚瑛一个没忍住伸出了罪恶的双手,捏了捏小姑娘的圆脸:“妹妹,喜欢吃什么,我让人给你拿。”

    以前看到小孩子胖嘟嘟的脸她就想捏,不过不是特别熟悉关系亲昵的也不会捏了,不然就成怪阿姨了。

    全秀影脆生生地说道:“不用,我自己拿。”

    春雨带她去吃糕点了。

    全秀彤说道:“知道你们王府今日有戏看,哭着喊着要来,我不同意她就一直哭震得我耳朵都要聋了。”

    无奈之下,只能带上了。

    楚瑛笑着道:“戏词晦涩难懂,她能听得懂唱的什么吗?”

    “听不懂,就是凑热闹了。”

    过了一会总兵黄家、郑家、王家等几家的姑娘也都到了,这些姑娘也带了姐妹来。至于原因都一样,有戏看。

    楚瑛下帖子邀请了七个人,结果来了十六个人。东西准备得很充足,来的人数翻倍也不怕。

    只是看到这么多人来了,楚瑛有些感慨地说道:“这些姑娘的玩乐的东西太少了,不过是一出戏竟让她们顶着烈日来听戏。”

    换成是她,可不乐意在这大热天出门看戏。

    春雨笑着说道:“郡主,这儿有美食游戏还有戏看。等你下次宴客来的人会更多。”

    年轻的小姑娘日日关在家里闷得很,有这么个热闹地方肯定乐意来了。

    瑛笑着道:“下次宴客谁知道猴年马月了。”

    人到齐后楚瑛就领着一行人去看戏。淮王府里有戏楼,是专门建来看戏的,可惜以前闲置着没用过。

    因为楚瑛没有特别解释,大家都以为听到戏名以为是个恶妻。这个世代人们都以娶到贤良淑德的媳妇为荣,所以听名字她们就觉得戏肯定不好看了。

    在去的路上,孙妙妙小声说道:“郡主,下次能不能让你请人写一部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侠女的戏啊?”

    她不喜欢看什么贤妻嫌妻的,泼妇恶妇有什么可看的,她想看一些新颖有趣的戏。

    楚瑛摇头道:“给我写戏本那位先生,他并不擅长写侠女这种题材。”

    这话都是托词,侠女这种题材演了也没什么意义。不像《家有嫌妻》不仅轻松诙谐,还有教育意义。

    这出戏份也是想让看戏的女子知道,逆来顺受只会被欺负,真碰到烂人该学会保护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