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郡主万福金安 > 章节目录 第65章 爆火

章节目录 第65章 爆火

 热门推荐:
    第65章爆火

    楚瑛听闻孙芸芸想要整部戏本,就将手头的送了出去。然后又从常洪那儿要了一份,再请人抄写了三份。

    孙芸芸拿到戏本,看到丁纨绔在俏厨娘的劝导以及管教下不仅改邪归正还参加科考成为秀才,她笑着说道:“妹妹,这戏祖母肯定会喜欢。”

    在老一辈的眼中孩子年岁小顽劣一些没什么,等上了年岁就会变好,而丁纨绔的经历正契合了老一辈的想法。

    之前要全本,也是怕小厨娘不跟丁纨绔一起过和离。若这样她就不准备跟孙老夫人说了,因为她肯定会不喜欢。

    孙老夫人知晓故事的内容,再有孙妙妙描述得生动有趣,老人家也没什么娱乐就爽快地同意了。

    罗家班班主欣喜若狂,不过他行事也谨慎没有一口答应,而是委婉地表示这事得先问过楚瑛。毕竟戏本是楚瑛提供,他们这两个多月的开支也都是楚瑛在负责。虽然没买卖契约,但外出演戏必须征得她的同意。

    主要是楚瑛的身份,万一不先问过惹恼了她,罗家班也无法在洪城立足了。

    楚瑛希望这戏传得越广越好,她知道作用不会太大,但能影响一个是一个。所以她不仅同意了这事,还与罗班主说道:“孙老夫人他们想法比较守旧,戏班的人演戏还是得照着规矩来。”

    罗班主明白她的意思,俯身道谢:“多谢郡主提醒。郡主,戏班能有今日多亏了郡主,以后盈利五成归郡主。”

    有钱楚瑛也不会往外推,点头应下了。

    她是用不上这些钱,但那些吃不饱穿不暖挨饿受冻的孩子需要。只是因为楚锦的话,就算要帮那些孩子楚瑛也不会自己出面。

    楚瑛本来准备宴客后的就去别院,现在孙家请了罗家班演戏特意推迟了两天。

    这戏本写得极为有趣,孙老夫人跟孙家女眷看这戏,许多都笑得肚子疼。这还不算,孙老夫人还邀请亲朋好友到家里看戏。

    孙家在洪城那也算是风向标了,见他们如此推崇这戏外头的人都稀奇的不得了。

    楚锦笑着问楚瑛:“罗家班眼见就要火了,现在将它买下来还不迟。”

    楚瑛还是拒绝了,她又不缺钱,并不愿意花费时间跟精力经营一家戏班:“他们靠什么火?还不是靠的戏本。罗老头是聪明人知道怎么做的。”

    不说她的身份,只罗家班靠她打出名声来就会捧着她。当然,这次受益的不仅仅是罗家班,还有常洪。

    楚锦看她是真不在意,故意说道:“有钱不赚,你这样让哥哥以后怎么放心将生意交给你?”

    楚瑛说道:“哥,你若不放心我,到时候就将铺子都盘出去,咱们只收租金就好了。只要控制父王的花销,也不会降低我们的生、生活标准了。”

    她本来想说生活品质,只是这儿还没这词硬生生改了。

    楚锦不赞同她的想法,说道:“父王这辈子从没银钱发过愁,我不想他老了反被银钱束住手脚了。”

    唉,这不仅是好哥哥,还是绝世好儿子啊!

    楚瑛劝说道:“哥,你就是太爱操心了。咱家家底厚,父王怎么折腾都不影响的。倒是你,大夫一直说你不能受累。你这整日想这么多事身体哪能养好。哥,天塌不下来,你就安安心心养身体。”

    本就身上有余毒,再这般劳累楚瑛真担心什么时候毒又发作了。

    楚锦笑着道:“你哪日去别院?我跟你一起去。”

    楚瑛又惊又喜,说道:“哥,你说的是真的,没骗我?”

    她之前就想让楚锦跟她去别院,可惜被拒绝了。不管什么原因让他改变主意,总归是个好现象。

    楚锦拍了下她后脑勺,笑骂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楚瑛笑呵呵地道:“哥,那我们后日去。”

    这次去别院得准备齐全了再动手,可不能再像上次那样喂蚊子了,太悲催了。她就纳闷了,上辈子招蚊子也就算了,怎么这辈子还是如此招蚊子啊!练功房内那么多人都不咬,就盯着她一人咬。

    晚上楚瑛陪着淮王在花园散步时才想起一件事:“父王,李勉为何还没来府里啊?”

    按照约定的时间,他前日就该过王府来了。

    “病了。”

    楚瑛笑着说道:“这病得可真是时候了。不过病了好,忠勤伯要怪也怪不到我们头上了。”

    不用劳心劳力就赚了那么大笔钱,她都希望这样的生意能多来几次了。

    淮王知道她想岔了,说道:“不是装病,是真病,突然发烧昏迷还说起了胡话。”

    “不是自己故意弄病的?”

    淮王摇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他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等痊愈后就送他去别院了。”

    楚瑛想了说道:“父王,就让他以侍卫的身份去别院吧!我准备九月回来,到时候他回李家去。”

    将此事瞒住了,也不会损坏她的名声。楚瑛不在意流言蜚语,但这样做能淮王跟楚锦安心麻烦一些也无妨。

    淮王心情顿时大好:“好,就照你的安排去做。”

    李勉知道楚瑛跟公孙先生离开洪城,顿觉全身舒畅。不用被那女土匪折磨了,病这么一场也值得了。

    阮西园看他精神抖擞的,问道:“五爷,你病好了?”

    “好了,都好了。”

    为了让阮西园相信,他还握紧拳头道:“阮叔,我觉得我现在强壮得能打死一头牛,以后不用再吃药了。”

    “可以。那等会收拾下要用的东西,明日就去王府。”

    李勉傻眼了,问道:“女土匪跟公孙治不是去了别院吗?我去王府跟谁学武。”

    阮西园慢悠悠道:“王府的宗百户武功也很高,你可以先跟他学。”

    “不是说跟公孙治学吗?怎么还能随便换人?”

    阮西园纠正他的话,说道:“伯爷只是让你去王府习武,具体跟谁学由王爷决定。”

    公孙治的武功是淮王府内最高的,所以大家下意识认为李勉进王府学武该由他教。

    “不去。阮叔,你武功也高,你教我就好。”

    阮西园摇头说道:“五爷,我教不好你。”

    李勉冷哼一声说道:“阮叔你的意思是宗政伯能教好我了?他武功或许很好,但却没这个本事。”

    阮西园很严肃地说道:“这是伯爷的决定,公子若不是照做,伯爷说让我送你去甘肃军中历练。”

    李勉不敢吱声了。甘肃不仅条件艰苦并且常年打仗,非常的危险。就他这三脚猫的功夫,进军中分分钟成为炮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