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玄幻小说 > 薛怀义勤娘 > 章节目录 第3章 她要是自家媳妇该多好

章节目录 第3章 她要是自家媳妇该多好

 热门推荐:
    他从地上将砸碎的鸡蛋捡了起来,然后伸手指了指沾染了土灰的蛋白,他将蛋白放在自己嘴中,然后摇摇头、摆摆手,又递给勤娘。

    勤娘仿佛明白薛怀义这个动作的意思,她连连摆手,微微缩着身子,缓缓后退。

    而接着呢,薛怀义又做出了一副张牙舞爪、凶狠跋扈的姿态。

    他用连续好几个动作像勤娘表达了一个意思。

    大概就是说,这两个鸡蛋都是因为她而被摔碎了,然后鸡蛋白粘了土,薛怀义不能吃。

    这个东西不能浪费,所以就只能给勤娘吃,如果勤娘不吃的话,他就会去找勤娘那个马脸婆婆的麻烦。

    于是就在薛怀义的逼迫之下,勤娘接过了两颗鸡蛋。

    她微微嘟着小嘴儿,小心翼翼地将蛋白上的尘土吹开一些。

    然后打开两排编贝般的皓齿,一层层地将外边有些脏的鸡蛋白吃进了肚子里。

    不过她最后还是用嫩绿的草叶子把两颗蛋黄给包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贴身存放。

    眼见勤娘将蛋白都吃了下去,薛怀义这才点点头,他在勤娘看不到的角度,随手就将衣兜里面另外两个鸡蛋都丢进了她的箩筐里。

    然后双手插衣兜、迈着八字步,哼着不着调的小曲晃晃悠悠地离开了。

    “红娘子结大桃,老鼠娶了大腥猫……”

    回去的路上,薛怀义就在思索接下来怎么赚钱。

    冯小宝原先是个卖货郎,倒卖一些草药和小玩意儿,基本赚不到什么钱,都是靠着尤三姐耕耘家中的几亩薄田勉强度日。

    他慢悠悠地在村子四周转了一圈,奈何找不到财路,只能回家。

    人还没推开自家的篱笆门,又听到隔壁马脸婆娘那尖酸刻薄的骂人声。

    “我养你这种废物干嘛?手不能抬,肩不能挑,割点兔子草,天都翻白了!”

    勤娘听不清马脸婆娘在骂什么,或许她也已经习惯了对方用这样的表情跟她说话。

    她自顾自地将一整笼的草料倒了下来,结果里边掉出了两个鸡蛋。

    看到鸡蛋的一瞬间,她吓得脸色都白了!

    也得亏马脸婆娘此时恰好背着勤娘,等马脸婆娘骂骂咧咧地转身进屋,勤娘连忙捡起两个鸡蛋。

    她低着头快步走到篱笆墙边上,将鸡蛋用双手捧起,高举过顶,递给薛怀义。

    薛怀义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头,在她的脑袋瓜子上点了点。

    等勤娘怯怯地抬起头。

    薛怀义则是伸手指了指马脸婆娘刚刚进入的屋子,然后简单比划了几下。

    意思是说,“如果勤娘自己不把这两颗鸡蛋给吃了,他马上就把马脸婆娘给喊出来。”

    勤娘显然不知道薛怀义要干什么,但可能她真的很怕马脸婆娘。

    就在薛怀义的注视下剥开了鸡蛋壳,薄唇轻含,贝齿慢咬,怯怯生生地将两个鸡蛋都给吃了下去。

    她每吃一小口,都会偷偷看薛怀义一眼。

    那幽幽的小眼神,看得薛怀义觉得自己的心都快化了。

    不知道为什么,薛怀义只要看着她心里就会觉得很舒服。

    他也不知道多少次在心中念想着,如果这是自家媳妇该有多好啊!

    这是自家媳妇该多好啊!

    是媳妇该多好啊!

    多好啊

    好

    ……

    眼看着她吃完,薛怀义这才转身,浪兮兮地回了屋。

    眼下快入冬了,早上起来天还是有些冷的。

    薛怀义房间的柜子里有两件过冬的衣服,虽然说他体格健硕,不怎么怕冷,但他发现这些衣服只是简单做厚而已,里面并没有填充棉絮。

    现在的衣服大部分都是麻质的,只有那些有钱人才穿得起昂贵的裘皮、丝绸。

    而棉花,在冯小宝的记忆当中就没有出现过。

    薛怀义是习惯性地早起,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天微微发亮。

    这时,薛怀义却是听到隔壁传来了衣服在水里被搓动的声音。

    他走到篱笆墙边上,发现勤娘就蹲在一个木盆子边,很细致地揉搓着冷水里面的衣服。

    她的动作虽然不快、但洗得很认真,一丝不苟。

    冷水已经把勤娘的手都给冻红了,她在搓衣服的时候,搓着搓着就会把手从水里缩回来,放在嘴边,轻轻地呵着暖气。

    等纤细的手儿稍稍暖和,又放入冷水当中,周而复始。

    不多时,隔壁住厢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马脸婆娘见勤娘仍旧蹲在地上搓衣服,一脸不耐烦地骂了起来。

    “都这个时候还没把衣服洗完,赶紧的!隔壁村的张婶子马上就要了!”

    马脸婆娘说话的时候,勤娘自然是听不见的,她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伸手拍了一下勤娘的后脑勺。

    勤娘被拍了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微微顿了一下身体,然后低头继续搓衣服。

    “哟,宝儿哥这么早起来,这是要出门卖货去呢?”

    一听到马脸婆娘阴阳怪气的声音,薛怀义是真想一巴掌糊过去。

    “马婶子,勤娘干活已经很勤快,你这让他十二时辰车轱辘连轴转地干活,不太好吧?”

    不知怎的,薛怀义就是看不惯勤娘被欺负,明明事不关己,还是出口为她说话。

    “哟!”

    马脸婆娘那眉毛顿时高高扬起,都快要飞出额头了。

    “宝儿哥可是看上她了?”

    “哼哼!就这下贱胚子,我让她干嘛,她就得干嘛!”

    说完,马脸婆娘转身过去,踢了洗衣桶一脚。

    桶里衣服已经全部洗净捞出,顿时水花飞起,溅了勤娘一脸。

    “缸里没水了,快去挑水!”

    勤娘擦了擦嫩白的脸儿,微微低眉。

    她利索地进入屋内,取出一根扁担,还有两个小木桶子。

    马脸婆娘一见,顿时冷哼:“就这两个玩意儿,能打多少水?”

    她从墙根旁,取了一个能把勤娘整人都容纳进去的木桶子,挂在扁担上。

    勤娘打了一个趔趄,柔弱的身子差点摔倒。

    马脸婆娘推了勤娘一把:“别磨磨蹭蹭的,快点!”

    勤娘抿着薄唇,顺柔、乖巧地担着两个大水桶,出了门。

    马脸婆娘远远看着薛怀义,一脸嘚瑟。

    那表情仿佛在说,我家的女人,我怎么折腾关你屁事!

    薛怀义眼睛微微眯起,转身出门。

    等薛怀义找到村里水井的时候,勤娘已经打好水了。

    就见这可人儿,用那纤细小巧的手,吃力地举着扁担,扁担两头则勾着两桶水。

    单单那两个水桶的重量,恐怕就已经跟勤娘相差不大,更别说里边现在已经装了水。

    勤娘小心翼翼地担着,她走得很慢,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蹭,走一段之后就会将扁担放下来。

    然后休息一会儿又继续用双手抬起,一点点、一丝丝、一寸寸地前行。

    这时,就见两个十七八岁小痞子,一脸坏笑地绕着勤娘走。

    他们也不说话,似乎知道勤娘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这两个人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戏弄勤娘了,其中一个手里提着一个装满水的木桶,而另外一个用葫芦瓢不停地在勤娘的水桶里面加水。

    勤娘的两个水桶本来只是打了一半的水,这应该是她身体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了。

    可因为这两个小痞子的捣乱,使得勤娘身子无法承受这个重量,在行走的过程当中,她的脚下突然一崴,整个人便要倒在地上。

    关键时刻,一只强壮的手臂,从边上环过一把将勤娘那纤细柔嫩的身子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