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玄幻小说 > 薛怀义勤娘 > 章节目录 第5章 救人

章节目录 第5章 救人

 热门推荐:
    眼看着有小孩儿手臂粗的锄头柄当头砸下,勤娘甚至不敢反抗,只是死死闭着眼儿,缩着不住颤抖的身子。

    “砰!”

    一声重响!

    但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待她微微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粗壮的臂膀挡在了她的头顶上。

    灼热的阳光下,这个身影在勤娘的目光中显得异常高大。

    “事情在还没有得出结论之前,你们就动手打人,当乡正不存在吗!”

    薛怀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边上一个穿着深红色制服的男人也凑了过来,他身后带着两个“不良人”。

    这两个不良人穿着青色衣服。

    在大秦,衣服的颜色,就代表着他们的官职和阶层!

    文武官员三品以上,穿紫色。

    四品深红,五品浅红。

    六品深绿,七品浅绿。

    八品深青、九品浅青。

    薛怀义迅速蹲在了三岁娃儿边上。

    薛怀义伸出两个手指头,轻轻地放在三岁娃儿的颈部。

    那马脸婆娘见状,立即伸手掐住薛怀义的手臂,大声哭喊:“你要干什么!?我的娃都已经死了,你还要干什么!?”

    薛怀义这一次可不会再“让着”马脸婆娘了。

    一把就将她甩开老远,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薛怀义面色严肃,左手轻轻地将三岁娃儿的头扶起,让他后仰,随后让他的嘴巴打开,迅速检查生命迹象。

    接着,薛怀义立即对三岁娃儿进行了心肺复苏。

    薛怀义水性极好,在当厨师学徒那段时间,为了赚够房租钱,会到游泳馆,或者海滩当救生员。

    心肺复苏是必备课程。

    小孩子和成年人做心肺复苏是不一样的,毕竟小孩子的骨骼和内脏还没有发育完整,无法承受过多的按压。

    所以薛怀义只能用两根手指头轻轻地按在孩子的胸膛,在按压之后薛怀义又会对小孩子进行人工呼吸。

    看到这里,马脸婆娘眼珠子一转,开始用听上去更加凄厉的声音喊叫。

    “天呐!还有没有王法啊!”

    “我的儿都已经死了,你、你这恶棍还要侮辱我的儿,儿啊,是娘没用啊!!”

    马脸婆娘现在叫嚷地特别厉害,同时边上那些不清楚情况的人,也都齐齐地站在了马脸婆娘的边上。

    毕竟以前的“冯小宝”也没干出什么好事,眼下有目共睹,薛怀义在侮辱一个小孩子的尸体。

    龚乡正看了旁边两个壮汉一眼,那二人快步走上前,分左右想要拉扯住薛怀义。

    对于薛怀义来说,现在救人是争分夺秒,他甚至连解释都来不及。

    正对孩子进行人工呼吸的薛怀义,趁着身后两个壮汉低下头,要抓住他手臂的一瞬间。

    他率先做出动作,迅速抓过两个人的衣领往下扯,使得两个壮汉因此而失去重心,身体在半空翻滚着被薛怀义给甩了出去。

    那龚乡正见了,横眉一怒,伸手指着薛怀义怒斥。

    “冯小宝,你这是作甚?你以为某真的不敢对你动手吗!?”

    龚乡正大声怒斥。

    薛怀义头也没抬:“我在救人,等把人救活了再说!”

    “你……”

    这时候,龚乡正边上那穿着深红色服装的男人,立即伸手在龚乡正的肩膀上拍了拍。

    龚乡正侧头看着红衣男人,见对方笑着微微摇头,他立即住了嘴。

    薛怀义一直在重复两个动作,大概过了半刻钟左右,本来笔挺躺在地上的三岁娃儿突然颤动了一下,接着他就将咽喉中卡住的水给吐了出来。

    薛怀义立即将小娃儿翻转起,帮助他将胸腔的水吐出。

    “天呐!”

    “活了,活了!”

    这一刻,边上所有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薛怀义。

    “这、这也太神了吧!”

    任谁都没有想到,薛怀义竟然用这么奇特的方式,把一个溺水的娃儿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龚乡正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那红衣男人看着薛怀义,眼里也是精芒闪烁。

    那马脸婆娘才看到小孩子苏醒的一瞬间,脸色大变!

    而她这个动作,也很自然被边上那个着深红服装男人看在眼里。

    不过男人没有说什么,而是目光灼灼地看着薛怀义,等待着他下一个动作。

    “儿啊,我的儿啊!”

    马脸婆娘一看到娃儿醒过来,更是尖嚎着扑过来。

    然而,平时跟马脸婆娘就不怎么亲近的娃儿,连忙缩进了薛怀义的怀里。

    薛怀义也用粗壮的手臂一把就将马脸婆娘推开。

    眼见薛怀义护着娃儿,马脸婆娘的声音更是尖厉:“冯小宝,你把孩儿还给我!!”

    薛怀义则是冷冷一笑:“谁说他是你的孩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你的娃?”

    薛怀义这话一出,龚乡正和边上的红衣男人不由得对视一眼。

    “龚乡正,你看看,你听听,这冯小宝已经无法无天到了这个地步,你到底管不管呐!”

    村正、里正,乃至乡正,除了登记户口、劝课农桑、催驱赋税之外,还有负责“检察非违”。

    乡里相较普通的一些民事、刑事案件,都由乡正负责。

    龚乡正轻咳一声,对着薛怀义问:“你刚才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附近邻舍都知道娃儿是马寡妇的,怎么到了你这边,他又不是了呢?”

    这两天薛怀义可是一刻都没歇着,一直暗中调查马寡妇。

    尽管这个马脸女人做事情很小心,但还是露了一些马脚。

    经过一番调查,薛怀义知道这个女人一直暗中在和别人接洽,有时候会躲在林子里秘密商量着什么。

    在她背后,似乎是一个专门拐卖人口的组织!

    本来薛怀义还想等调查清楚之后再对付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干出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薛怀义这时候抱着小娃儿站在勤娘身边,并且伸手轻轻地将勤娘搀扶起来。

    刚入手,顿时勤娘的身子绵软酥香。

    薛怀义心儿颤了一下,未免失态,立即收起心神,对着四周众人伸出一根手指头。

    “首先我想问问大家,这个马脸女人是什么时候来到我们村的?”

    “约莫一年前吧。”边上有人说。

    薛怀义当即冷哼。

    “一年前,一个女人抱着孩子,带着一个童养媳来到村子里面。她说孩子是她的,你信他信,但我不信!”

    “想要别人信服,就要拿出证据来!”

    一直站在边上看的那个红衣男人,上前半步,特意对着薛怀义问:“我看你言之凿凿,是不是有方法判定这个孩子不是她的?”

    “简单啊,滴血认亲。”

    薛怀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嘴巴微微咧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