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玄幻小说 > 薛怀义勤娘 > 章节目录 第7章 勤娘,做我媳妇吧

章节目录 第7章 勤娘,做我媳妇吧

 热门推荐:
    “老贼婆,你自己下地狱吧!”

    薛怀义把勤娘紧紧抱入胸怀,一个扭身,把左脚从水底下抬起。朝着马秋梅那张脸狠狠踹了过去。

    “碰!”

    薛怀义一脚就把马冬梅给踹开,她惨叫着被水流冲下去。

    同时,河道上还回荡着她凄厉的嚎叫。

    “你们等着,主上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薛怀义抱着勤娘,好不容易来到岸上。

    一低头却发现,勤娘居然已经昏厥了过去。

    薛怀义将手放在勤娘的颈部动脉,当即眉头紧锁。

    不好!

    没有脉搏了!

    薛怀义赶忙脱下自己的外衣,露出了结实的身躯。

    他把勤娘平放在草地上,用衣服垫着她的脖子。

    将她的下巴轻轻抬高,使得她两瓣薄唇微微打开。

    这一刻,从上游跑下来了不少人在远处围观。薛怀义没有理会旁人异样的目光,再一次进行了心肺复苏。

    薛怀义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在勤娘的“中线”位置。

    当薛怀义的手往下按的一瞬间,他不由得愣了。

    勤娘看起来身子比较纤细瘦弱,通常情况下,身前最多两个小山包,一躺下来也就没了。

    可让薛怀义没想到的是,入手处居然一片绵软酥弹。就这份量,与她娇弱的身子全然不匹配啊!

    不过救人要紧,也顾不上其他了。

    薛怀义立即当着四周不少人的面,开始心肺复苏。

    每一次按压,心无旁骛。

    每一次吹气,坚定不移。

    不过,手与身的触碰,总是酥软。

    嘴与唇的摩挲,尽是绵柔。

    “咳咳!”

    当勤娘终于把水从肺里咳出来之后,薛怀义这才缓缓停下双手。看着怀中人,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份猥琐,哦不,是灿烂的笑。

    勤娘修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刷着如宝石般深邃的眼眸。

    她看着薛怀义,看着这个奋不顾身救自己的男人。

    冰凉的河水浸泡着身体,风一吹就会瑟瑟发抖。

    她缩着,蜷着,可是心儿却是温的,暖的,热的。

    没多久,红衣男人和龚乡正,带着一群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薛怀义将勤娘搀扶起,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将她微微乍现的春光遮住。

    红衣男人先是对着薛怀义拱拱手,赞叹他的救人义举,随后说:“马秋梅的尸体已经在下游找到,她死了,这个案子的线索暂时断了。”

    “眼下,本官要把这两个可怜人送回家去。”

    说话的同时,红衣男人身后的两个不良人跟班,立即走过来打算带走勤娘。

    勤娘却是缩了缩身体,躲在薛怀义的身后。

    可以看出,勤娘对薛怀义已有了依赖。

    而薛怀义自己,对勤娘也更是无法割舍。

    两个人共同经历了一番生死,彼此之间似乎已经有了一跟纽带。

    薛怀义特意对着红衣男人说:“她已经这般年纪了,估计父母也早已经放弃寻她,不如就让她在我身边吧,我会照顾她。”

    红衣男人想了想,随后点头。

    谁都看得出来,薛怀义很是怜惜这小哑巴。

    别的不说,就刚才那么奋不顾身地跳河救人,可见一斑。

    离别前,红衣男人从自己怀中取出了一个小木牌,这个木牌子表面被火灼烧过,而且薛怀义发现它灼烧是有规律的,形成了一个很奇特的图案。

    “马秋梅背后还有着一股很大的势力,幕后黑手有可能会对你不利。”

    “日后你若是遇到什么问题,可以凭借这个木牌子,到长安‘不良司’找我。”

    薛怀义点点头,他知道这件事肯定还有后续,毕竟马秋梅不是一个人在犯案,而且刚才话中有话。

    接过木牌子的同时,薛怀义也开口问:“敢问尊驾高姓大名?”

    对方露齿一笑:“我姓狄,名仁杰。”

    薛怀义两眼一瞪!

    卧糙!

    大人物啊!

    等狄仁杰带着三岁娃儿远离,薛怀义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狄仁杰是武则天的心腹,和他接触得越多,跟女皇帝见面的概率就越高!

    不行,以后一定要绕着“不良司”走!

    至此,大家才知道勤娘不是三岁娃儿的童养媳,她和三岁娃儿一样,都是马寡妇戕害过的可怜孩子。

    不过可怜归可怜,除了薛怀义,哪里还有人肯收留这么一个又聋又哑的人。

    等周边的众人散去,薛怀义微微转身的时候,恰好起了风。

    还是在这河边,还是眼前的人儿。

    略凉的风,扶起了她逐干的秀长黑发。

    身体纤细而单薄的她,还是如同到悬崖上,迎风摇曳的白色小花。

    勤娘微微低着头,显得有些惴惴。

    刚才躲在薛怀义身后,那是下意识的举动。而现在,面对着眼前人。她有些慌了,心里头那只兔子蹦跶得越来越厉害。

    薛怀义则是慢慢牵起了她纤细的手儿。

    当薛怀义的手指触碰到勤娘手掌的一瞬间,他感受到的并不是一个女子应有的娇嫩,他发现勤娘的手上生长着很多茧。

    而且由于长时间的干活,她的手茧都比薛怀义要硬。

    勤娘似乎很怕生,当薛怀义握着她手掌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手里面抓着一条小鱼儿,她轻微地挣扎着。

    这时候薛怀义对着勤娘蹲了下来,他不再居高临下,而是仰着头,看着勤娘消瘦而精致的脸庞。

    他笑了,很真诚的那种。

    “勤娘,你给我做媳妇好不好?”

    勤娘不知道薛怀义在说什么,微微侧着头,那黑白分明的剪水眸子,眨了眨修长的眼睫毛。

    而勤娘所呈现出来的这幅呆萌模样,让薛怀义就感觉自己的心再度融化。

    他在勤娘没反应过来之际,突然站起身,起身的同时左手迅速探到她的后背,右手穿过她的后膝盖。

    直接一个公主抱的形式,把勤娘整个人都揽入怀中。

    勤娘哪里被一个男人如此对待过,惊慌、害怕、等种种情绪一下子就涌上心头。

    她蜷着身子,感受着薛怀义宽大、温厚的胸怀,慢慢的,心定了下来。

    悄悄抬起眉眼,偷偷地看,细细地瞧。

    头顶上的阳光人仍旧刺眼,从勤娘这个角度看过去,她能够看到一张刚毅而俊秀的脸庞,只不过那嘴角此时微微上翘。

    “他、他好像很开心……”

    勤娘在心里起了一个小疑惑。

    薛怀义仿佛感受到了勤娘的目光,他低头时就看到勤娘睁大着明亮的眸子,呆呆地看着自己。

    等薛怀义看向勤娘时,她却又如同小猫一般,缩起了自己的身子。

    也不知道是刚才受到的惊吓太大,还是被薛怀义抱着的时候,那种前所未有的温暖包裹着她,勤娘竟然就在薛怀义的怀中睡着了。

    薛怀义没脸没皮地抱着美娇娘回家,而在河对岸的一棵柳树下,站着一个长发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