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玄幻小说 > 薛怀义勤娘 > 章节目录 第8章 朕的女儿还好么

章节目录 第8章 朕的女儿还好么

 热门推荐:
    她直直盯着薛怀义远去的背影,目光犀利,面容阴鸷。

    她个子不高,但浑身都带着一股比河水还要冰冷的气息,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女人身后有一女随从上前,咬着牙,一脸凶相。

    “舵主,马秋梅死了,小贱人还活着。主上若是知道,肯定会怪罪!”

    “不如手下现在就派人,将那小贱人和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半路截杀!”

    然而,女人嘴角缓缓带起一抹残忍的笑。

    “不良人还在四周,我们的人暂时不方便行动。”

    “你马上派人崔家庄,告诉崔老六,派人把那小贱人和那小子抓来!”

    “本座要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半个时辰后,薛怀义家。

    勤娘惴惴地蹲在石榴树下,那双深邃明亮的眸子带着慌乱,一双嫩白的手而无处安放。

    堂屋的门梁旁,尤三姐趴着门梁,隔着门缝,偷偷地瞧,细细地看。

    腰粗体壮的尤三姐,一直盯着勤娘。

    这勤娘呢,她的确是越看越爱。

    瞧那可人的小模样,看着就想怜惜。

    只是,她心里总有些忧虑。

    “宝啊,娘跟你打个商量呗。”

    “这十里八乡,你娶哪家未出嫁的姑娘都成,这小勤娘咱能不能……”

    “不能。”

    薛怀义干脆果断地拒绝,他自然清楚自家老娘的忧虑。当下用身为酒店大厨在“高温浓汤”下练出来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尤三姐。

    薛怀义说得有理有据,字字珠玑,

    诸如:“娘啊,别人都说勤娘是棺材子,可儿子我也是死过一回的人啊,我俩恰恰般配。”

    “娘啊,听说腚翘臀圆的女人好生养,容易生男娃。您瞅瞅勤娘那后殿,圆不,翘不?”

    “娘啊,勤娘现在看着瘦,咱们只要把她稍稍养胖一些。今年儿子播种,十个月后,咱们家就能添丁啦。”

    “我瞅勤娘这身段,没准还能生俩呢。”

    “娘啊,再过个把年,左手签男娃,右手抱女娃,后头还跟着俩,您难道就不想?”

    尤三姐一拍门梁。

    “想!”

    与此同时,大明宫。

    太液池的落日,如往常一般,美不胜收。

    金色的余晖,洒在如镜面般的水上,将站在亭台里的武媚娘,映衬得熠熠生辉。

    不多时,女官匆匆而来。

    “启禀天后,暗卫已经有公主消息了。”

    风,突然兴起。

    将眼前这片金黄色的水面吹皱,粼粼波光之中,武媚娘那盛世容颜愈发瑰丽。

    武媚娘背对着女官,稍稍仰头,她的声音平静,却又带着一丝波澜,威严之中又夹杂着一份难得的温暖。

    “朕的女儿,还好吗?”

    女官垂下头,尽管来的时候已经在心里打好了不下几十遍腹稿,但一开口还是声音颤抖。

    “公主殿下这些年过得……很苦。”

    “因为自小就中了剧毒,她口不能言,耳不能听,而且还如货物一般被人贩卖……”

    轰!

    突如其来的强风,将女官整个人都卷得翻滚!

    心惊胆寒的女官,整个匍匐在地:“天后息怒!那些戕害公主殿下的恶人,都已经伏法!”

    “如今公主殿下在一个农户家中,奴婢已经派人去接公主殿下了。”

    武媚娘徐徐转身,湖边强风虽然凌冽,她的凤髻与衣袖,却未有丝毫的凌乱。

    那两瓣殷红朱唇轻启,冰冷吐艳:“把人叫回来。”

    “朕的女儿,朕自然要亲自去接。”

    女官猛然抬头,悚然一惊!

    天后居然要出宫!?

    要知道,天后向来薄情。

    与子女的关系一直冷淡。

    一月前,沛王李贤连续高烧不退,卧床不起。天后仅派人送去慰问,未曾现身。

    半年前,太子李弘骑马摔断了腿,天后也只是派人送了一点补品。

    而现在她居然要亲自去接公主!

    这位遗落在民间的公主,在天后的心中究竟有多重?

    日薄西山。

    平时这个时候,尤三姐也好,勤娘也罢,都已经在厨房里准备晚饭。

    可现在,这两个勤劳的女性。却是彼此站在厨房门口,大眼看小眼。

    厨房里,传出菜刀在砧板上切东西的“笃笃笃”声音,连绵不绝,快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没多久,勤娘那精致的鼻子,微微翕动了一下。

    一股前所未有的香气,萦绕鼻尖。

    “嗯,好香啊!”

    尤三姐更是大大深吸了一口气,由于这股气息实在是太香了,她想要一口气把这香气给吸光。

    “咳咳咳!”

    结果,尤三姐差一点因这一口气,抽过去。

    好在勤娘暖心,伸手轻轻拍着尤三姐的敦实的后背。

    尤三姐看了一眼乖巧的勤娘,爱怜地摸了磨她的头,胖脸上的喜色,愈发浓烈。

    这儿媳妇,真叫人心怜!

    “开饭啦!”

    伴随着薛怀义的一声欢呼,他捧着一个木托盘子出来,上边放着四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面条汤水里,还泛着花花绿绿的配菜。

    尤三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食物,不禁问:“宝,这是什么?”

    眼见汤水里的面,措得就跟头发丝一般细腻,尤三姐目瞪口呆,不可置信。

    现如今大秦社会,普通老百姓都是以面食为主。

    在这个年代,还没有面条的概念。

    一般叫“汤饼”,或者“冷淘”。

    汤饼类似于热汤面,冷淘就是过水冷面。

    种类单一不说,味道欠佳。

    说白了,普通百姓能吃饱就算不错,谁还会去在意口味?

    “娘,尝尝?”

    薛怀义将分量最大最满最足的一大碗,递到尤三姐面前。

    除了孝敬老娘之外,主要是尤三姐体型高大健壮,要是小碗肯定吃不饱。

    尤三姐将信将疑地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她“咂吧”了几声。

    突然,尤三姐那铜铃般的眼珠子瞪大、瞪圆溜!

    她随即大口大口“咻咻”地吃面,半刻都停不下来!

    薛怀义又将精致小巧的一碗,递到勤娘面前,咧嘴笑:“勤娘,这是你的。”

    勤娘从小到大,连一份饱饭都没吃过。

    这突如其来的一碗面条,使得她局促不安。

    她双手紧攥,低着眉梢,一边后退,一边摇头。

    然而勤娘才退了两步,有一只宽大厚实的手,放在了她纤细的腰上。

    一转头,勤娘就见尤三姐那彪悍的大脸盘子,带起了一抹温暖的笑。

    “孩子,吃吧!”

    “从今往后,你就是俺的儿媳,只要有俺一口,就绝不会少你的。”

    在尤三姐和薛怀义的鼓励下,勤娘小心翼翼地从薛怀义手中捧过陶碗,扑鼻的香气萦绕在鼻息之间。

    她动作柔柔地拿起筷子,小口小口地吃着。

    她吃得轻,吃得细。

    吃得泪水已然漫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