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玄幻小说 > 薛怀义勤娘 > 章节目录 第13章 心悦诚服

章节目录 第13章 心悦诚服

 热门推荐:
    “哥、哥,这、这、这酒……”

    “娘的,这酒太香了!香得鼻子都快掉了!”

    破庙里,赵大和赵二两兄弟,捧着酒坛,两眼直冒光!

    特别是高壮的赵大,他那贼溜溜的眼珠子一直在眼眶里转。

    “老二,反正冯小宝那家伙去采办东西还没回来,你说,咱们要是把这几坛子酒抬走拿去卖,把卖来的钱再用这种方法酿造出更多的酒来,咱们兄弟是不是发达了?”

    本来还满脸笑容的赵二,赶忙伸手揪住赵大的手臂。

    “哥、哥!不、不、不能啊!”

    “宝哥是、是好人,咱、咱们答应、他、他了!”

    “咱们好、好干,娘的病,就有钱,有钱,有钱治、治了。”

    一提到自己的老娘,赵大的脸色立即就软了下来。

    的确,他们兄弟二人之所以会给崔老六干脏活,就是为了赚钱给自己老娘治病。

    那崔老六是个吝啬鬼,赵大两兄弟给他干绑人的活计,他按人头算,一人100文钱。

    可薛怀义这里,他们却能够得到500文,这样一来,他们娘治病的药钱就富余了。

    赵大撇了撇嘴:“好啦,我就只是说说而已,你哥我是什么人,你还……哎,你看什么呢?眼珠子瞪那么大。”

    赵大顺着赵二的目光朝着门口看去,只见薛怀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那里。

    赵大顿时吓了一跳,手脚一抖,本来捧着的酒坛子,也因此重重摔在了地上。

    “乒!”

    酒坛破碎成片,顿时极其浓郁的香气弥漫而开!

    看着破碎的酒坛,赵大脸色发白。

    他们一车米酒,总共也才蒸出5坛,现在他打破了这么一坛子。

    更要命地是,刚才赵大说的话,薛怀义应该都听到了!

    完了!

    眼看着薛怀义靠近,赵二赶忙向薛怀义解释。

    “大、大哥、我、我哥、他、他……”

    “好了,你别说!”

    就赵二那张嘴,谁会耐着性子听他解释半天?

    赵大抬脸面对薛怀义,硬着头皮说:“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东西!”

    “酒坛子是我打碎的,我甘愿受罚!不过我现在手里没钱,我明天,明天一定把钱还给你。”

    说着,赵大十指紧攥,羞愧难当地从薛怀义身边经过。

    然而,薛怀义的手却是突然放在了赵大的肩膀上,将赵大身体摁住。

    等赵大抬起头来,却发现薛怀义笑了。

    灿烂的笑容,就如同头顶上的阳光,分外刺眼。

    薛怀义说:“把手伸出来。”

    “老子又没偷你东西,干嘛要伸手?”赵大怒了。

    薛怀义看着赵大,笑而不语。

    “好,你要看是吧?”

    “老子这就把手给你看!”

    当赵大将两只手平摊在薛怀义面前,薛怀义却是“啪!”地一下,就把半吊钱放在了赵大的手里。

    “你、你干嘛?”

    赵大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老鼠一样,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酒打碎了,可以再酿。可你要是走了,那不得说明我看人不准,有眼无珠?”

    薛怀义笑容诚恳:“我家里也是有老娘的。”

    “我知道,没有哪个孝子,是恶人。”

    薛怀义将手轻轻放在了赵大的肩膀上。

    “之前你们兄弟都喊我一声大哥,既然是大哥,那你们的娘,就是我的娘!”

    “咱娘生病了,缺钱,我这个做大哥的怎能袖手旁观?”

    “这钱拿去给咱娘治病,不够,再找我要!”

    这一刻,赵大就感觉自己手里的这半吊钱,比金子还要重!

    一个糙老爷们儿,那眼眶里的泪水哗哗地就下来了。

    他当然不想哭,可就是眼泪止不住啊!

    赵大当下脑海当中就只有一个念头,从今往后,只认薛怀义当大哥!

    有了这么一个变故,赵家兄弟干活更是尽心尽力。

    薛怀义三人忙活到中午,收拾了一车的东西,就这么晃晃当当地前往崔家庄。

    崔员外是场面人,他自然不可能会接待薛怀义。

    不过,为了表示重视,他倒是派了自己的大管事,把薛怀义三人接到了厨房。

    至于,崔员外家里请来的那些厨子和帮工,全部都被挡在了外面。

    薛怀义做菜的所有工序和工具,全部都是对外保密。

    看着门外那些人的羡慕表情,让赵家兄弟二人真正扬眉吐气了一把!

    本来那大管事还质疑薛怀义的能力,而从厨房里时不时飘散出来的奇异香味,让着大管事站在厨房的院子里,久久不肯离开。

    他感觉自己光是闻这种香气,都闻饱了!

    傍晚时分,客人纷至沓来。

    在这个年代,还没有发明大桌子,椅子也没有。

    众人都是席地而坐,每人都是一张小方桌。

    因此。对于薛怀义这样的大厨而言,准备20桌,每桌13道菜,简直就跟玩儿似的。

    很快,这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被员外府的婢女们,一盘又一盆地端到了宴席大厅。

    员外崔东禾是个发福的中年男人,长得圆圆胖胖,像个元宝,看着很和善。

    在他的左下手,是一个体型高大魁梧,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

    此人就像是一头狮子,横刀立马地坐着。

    崔东禾笑着对那壮汉说道:“三郎,这些家常小菜,粗茶淡饭还和你的口味吗?”

    程家三郎程处弼哈哈一笑:“五舅谦虚啦!这琳琅满目的一桌美味佳肴,外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啊。”

    “别说吃了,闻着香气就是一种享受。”

    程处弼顿了顿:“不过,少了美酒,可就欠缺味道了。”

    说话间,几个婢女端着木托盆从门外进来,随着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薛怀义。

    只见着木托盘上摆放着一些小瓶装的酒瓶。

    坐在崔东禾右下手,是他的亲弟弟崔东梁。

    与崔东禾的慈眉善目相比,崔东梁脸型尖瘦,留着一撮山羊胡,目光阴鸷。

    崔东梁指着穿一身麻布的薛怀义,放声怒斥。

    “那个谁,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赶紧给我滚出去!”

    面对对方的无端怒斥,薛怀义却是笑吟吟的,那脸皮厚得跟螃蟹壳差不多。

    “我来是告诫在场诸位,这酒是我用秘方酿造,一般人喝半瓶就醉,千万不要贪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