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玄幻小说 > 薛怀义勤娘 > 章节目录 第17章 嘘,别说话

章节目录 第17章 嘘,别说话

 热门推荐:
    这一声怪叫,让武媚娘悚然一惊!

    她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儿,整个人弹了起来。

    一扭头,只见薛怀义捂着裆,在地上连连翻滚,疼得浑身直冒冷汗。

    “你!”

    武媚娘柳眉一瞪,澎湃恐怖的气势,如同那惊涛骇浪席卷而出!

    薛怀义被一种令人窒息的强大威压所控制,全身上下所有骨头都随之颤抖,人就如同大海上一页小扁舟,翻滚、颠覆!

    武媚娘一把掐住薛怀义的脖子,将其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咯、咯咯咯……”

    薛怀义的咽喉骨骼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他开不了口,无法解释!

    正当武媚娘要捏碎薛怀义咽喉之际,在两匹受惊骏马拖拉之下的马车车轮,突然碾压到一颗突出来的石头。

    顿时,整个车厢翻腾飞跃。

    本就与武媚娘咫尺之隔的薛怀义,身体也不可控制地朝前扑了上去。

    而始料未及的武媚娘,也因为失去重心而后仰,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薛怀义那厚实的嘴唇,朝着自己不停靠近。

    “唔!”

    娇嫩的唇,樱红的色。

    润如清水,甘甜如怡。

    可惜没等薛怀义细细品尝。

    在颠簸道路上飞奔的马车,如同那海盗船上下起伏,左右晃动,以至于薛怀义高大健硕的身躯,将武媚娘娇柔妖媚的身子,压在了地板上。

    “去死!”

    从未被男人如此轻薄过的武媚,一股怒气顿时涌上心头。

    白玉素手微微翻滚,对着薛怀义的胸膛狠狠拍去一掌。

    这一掌,宛有万钧之力,破荒之势!

    别说是人的身躯,哪怕是一块万年岩石,也会被拍个粉碎!

    薛怀义虽然躲闪不及,但他的身体早就已经不受控制,随着马车的颠簸而朝着左侧翻滚。

    这也使得武媚娘这气势如虹的一掌,居然拍空了!

    虽然没打到薛怀义,但是她恐怖的掌力却是将旁边车厢的半个墙壁打成粉碎,出现了一个大洞。

    “砰!”

    连同道路旁边两棵大树的树干被震碎!

    那穷追不舍的黑衣人,同时趁着这个大洞,又挥着刀杀了进来!

    武媚娘暂时撇下薛怀义,把心中的这一份愠怒,随着手中排山倒海的掌力迸发!

    “砰!”

    “砰!”

    “砰!”

    就看到她素手对着空气连拍,半个车厢都碎了。

    同时碎裂的还有那些黑衣人手中的钢刀,以及他们身上的骨骼!

    四周黑衣人不断通过破损的马车杀上来!

    武媚娘身边此时只有薛怀义,包括中年女人在内的所有护卫,都被黑衣人牵扯在原地,无法追上飞速奔驰的马车。

    好在这些黑衣人如何嚣张疯狂,都不能伤到武媚娘分毫。

    任凭武媚娘将他们挫骨扬灰!

    一路上尽是“砰!”“砰!”“砰!”的重响,以及黑衣人死前凄厉的惨叫!

    两匹受惊的骏马,带着车厢奔得很快,跑得很远。

    以至于那些黑衣人都无法跟上速度,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车飞奔而去。

    车厢上,武媚娘方才因为怒急攻心,出手过重,以至于体内的气息有些不稳,因此心潮起伏。

    缩在旁边的薛怀义,虽然看得是心惊胆跳。

    同时却也是大饱眼福。

    “咕!”他暗暗吞了吞口水。

    虽然这女人极其恐怖,但实话实说,真的很美!

    很媚!

    武媚娘微微侧头,星眸之中寒芒乍现!

    薛怀义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深知自己于对方而言,就只是一只小蚂蚁。

    于是赶忙开口解释。

    “姑娘,我和他们真的不是一伙的!”

    “我只是一个厨子!”

    武媚娘才不在乎薛怀义是谁,她的身子既然被玷污,还让自己抓到那、那么恶心之物!

    薛怀义就必须以死谢罪!

    就在武媚娘对薛怀义出手的一瞬间,马车右侧突然有一道极其凌厉的锋芒闪烁而至!

    武媚娘微微侧身,两根如白玉精工雕琢而成的手指,在空气当中轻轻一夹。

    只听“铛!”的一声,在对方强力偷袭的情况之下,武媚娘居然轻描淡写地用手指夹住了对方刺来的宝剑!

    而偷袭武媚娘的不是旁人,正是一直策划要杀武媚娘的长发女人。

    她似乎早就料到武媚娘会用这一招,居然在剑柄上轻轻一扭。

    “咔”的一声。

    宝剑的剑尖突然打开了一个小孔子,从中喷出了一种墨绿色的毒汁!

    武媚娘一时不察,两只眼睛同时被毒汁溅到。

    眨眼的片刻,武媚娘眼眶之中,就流出了黑色的眼泪!

    她迅速后撤,由于退得太快,直接就撞在了薛怀义的身上。

    二人重叠与一起,跟车厢墙壁又撞了一次。

    武媚娘贴在薛怀义的怀中,这一次的撞击,使得她再一次感受到了薛怀义那健硕的身躯。

    或羞,或恼。

    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席卷全身。

    武媚娘来不及体会,那偷袭女人,已然出手。

    对方此次身上所释放出来的杀意,比刚才更强,更烈!

    武媚娘用强大浑厚的内力暂时压制住毒性,但是她的眼睛却失去了清晰,只能隐约看到那长发女人手中的宝剑,已在眼前!

    “铛!”

    关键时刻,一把带着一点血腥味的菜刀,挡在了武媚娘的面前。

    只不过这把菜刀只是凡品,长发女人手中的宝剑居然在踩刀上捅出了一个窟窿!

    不过这一点间隙,也足以使得薛怀义伸出左手揽住武媚娘纤细的腰肢,带着她滚到旁边的角落。

    这一搂一抱,入手处尽是绵软!

    可惜薛怀义无瑕品味,长发女人手中剑再次刺来!

    薛怀义突然探入怀中,从自己怀里取出了一个瓷瓶,朝着长发女人丢了过去。

    寒芒闪烁而过,瓷瓶在半空之中,就被女人用宝剑切成两半。

    瓶子里飞出来许多粉末!

    这不是毒药,而是味道非常刺鼻且辛辣的调味品!

    瓷瓶掉落在地,其中有一半,上面贴着一个小字。

    “辣!”

    由于这个年代没有辣椒,薛怀义就特意找了几味中草药,以及花椒、八角,碾碎混合而成。

    薛怀义只需要半个指甲盖,就能够将一个成年人辣得直吐舌头。

    而现在有大半瓶飞洒了出来,其中有不少粉末飘进了长发女人的眼睛里。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同样是眼睛受伤,身为当朝天后的武媚娘强忍不语,而长发女人则是放声嚎叫,手中长剑对着空气连续挥刺。

    眼见对方同样也是武功高强,而武媚娘也丧失了战斗力。

    趁着长发女人不注意的时候,薛怀义突然将武媚娘整个人都紧紧抱入怀中,一个扭身就跳下了马车。

    薛怀义现在所处的是一个半山坡,落地的时候,没有伤到武媚娘,而是让自己的整个后背在山坡上不停地向下滑蹭。

    他自己危在旦夕,却成了滑板,将武媚紧紧拥护怀中!

    山坡虽然有草,但并不是一直平坦。

    上面总有一些裸露出来的石头,这些石头不停地磕碰在薛怀义的身上,甚至划破衣裳,带出鲜血!

    这一滑就有几十来米,薛怀义强忍着痛楚,滑到了山坡脚下。

    “松开。”

    武媚娘性感红唇之中,吐露出来的两个字,就如同北极吹来的寒风,冷彻刺骨!

    薛怀义却是抱着武媚娘不动,他将自己厚实的嘴唇,凑到武媚娘那精致的月耳旁。

    “嘘,别说话!他们后面肯定有人追上来了。”

    浑厚灼热的吐息,喷到武媚娘的耳朵上。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悸动。

    就像是一根头发丝掉进了自己的耳朵里,痒痒的,非常难受!

    但武媚娘杀意不减,素手卷起暗劲,朝着薛怀义的胸膛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