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玄幻小说 > 薛怀义勤娘 > 章节目录 第18章 女皇傲娇

章节目录 第18章 女皇傲娇

 热门推荐:
    在武媚娘出手的同时,薛怀义突然一个反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武媚娘正要一掌拍死薛怀义,突然感觉有一滴水珠打在自己的手背上,透过模糊的双眼,发现自己手背处有别样鲜艳的殷红血珠!

    但见薛怀义后肩膀位置,有血水顺着手臂低垂而下。

    武媚娘柳眉轻凝,当即收了手,还没有迸发出去的暗劲,迅速消散。

    同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剧烈且急促的马蹄声。

    有十几个黑衣人骑马,从半山坡上的道路飞奔而过。

    直到马蹄声远去,薛怀义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同时也松开了手,成一个“大”字型躺在了地上。

    “总算是走了,现在应该安全了。”

    薛怀义丝毫不知道,如果不是刚才自己这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恐怕已经内脏爆裂而亡了。

    武媚娘眼眸闪烁,看着薛怀义这张英俊刚毅的侧脸,不是为何,心中的那一份怒火和杀意,随着夜风徐来,居然逐渐消散。

    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男人长得挺俊的。

    武媚娘即刻就站了起来,她那无一丝瑕疵、轮廓鲜明的瑶鼻,微微翕动了一下,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柳眉微皱:“你受伤了?”

    “嘿嘿,小伤,不要紧的。”

    薛怀义嘿然一笑,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总是会在美人面前逞英雄。

    “哼,死了倒也干净!”

    武媚娘冰冷出声,随即转身就要走。

    薛怀义赶忙伸手抓住武媚娘的衣袖。结果,她使了一个小擒拿手,反过来扣住了薛怀义的手腕。

    “啊!轻点,轻点!”

    “这位姑娘,我真的不是恶人!”

    “你现在不能走,你的目标太明显了,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你。”

    “你眼睛好的时候,对付这些人到还轻松,可是现在一旦他们人多,你可就危险了!”

    薛怀义抬头看着头顶上逐渐昏暗的天空,口吻真挚。

    “无论如何,姑娘若是真要走,也要等天黑以后。”

    说话间,薛怀义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

    武媚娘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身姿丰腴、玲珑有致,浑身无一处不是风景。

    由于刚才和薛怀义从山坡上滚下来,她身上的衣物多少有些凌乱,以至于嫩白浑圆之处若隐若现,非常有诱人。

    “你要是再敢多看一眼,就挖了你的眼珠!”

    薛怀义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没想到眼前这美艳绝伦的姑娘,眼睛已经成了这样,居然还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目光。

    而且她说话的语气果断坚决,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

    薛怀义轻咳了一声,别过头看向不远处:“前面不远处就有一片很茂密的树林,不如咱们先到里面躲藏一阵子吧。”

    薛怀义也不给武媚娘拒绝的机会,迈开腿就朝前走。

    “我在前面带路。”

    武媚娘虽然有些懊恼这个男人如此自作主张,但是身居高位久了,反倒是对这个不知所谓,不懂恐惧,更不清楚状况的男人,产生了一份好奇。

    这是武媚娘人生第一次,对一个男人,甚至可说对一个人,产生如此新奇情绪。

    夜色渐黑,就像是有一个锅盖逐渐压了下来。

    树林子里,武媚娘盘腿坐在一小块岩石之上。

    她身上的衣袂无风自动,就连不远处的草叶,也以她的身体为中心,徐徐环绕飞舞。

    薛怀义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震撼的画面。

    之前由于情绪过于紧张,自己又疲于奔命。那刺激的打斗场景,他都没来得及去观赏。

    而现在,他坐在旁边,用双手支撑着下巴。

    看着一个美艳绝伦的女人,在运功疗伤。此番画面曼妙无双,看得薛怀义是两眼直放光。

    老话说,男人的烂漫是“行伍”,男人的向往在“江湖”。

    薛怀义也曾向往驰骋沙场,快意江湖。

    可让薛怀义从军,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家中还有母亲和娇妻。

    但是学好了武功,会让薛怀义在这个世界多一项生存的技能,和保命的手段。

    没多久,武媚娘就缓缓睁开了双眸。

    她的眼睛,如同星空般璀璨。

    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人就能够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沙!”

    以武媚娘为中心,一股强大的劲气,呈圆形朝着四周迸发而出。

    一时草木皆动,烟尘四起。

    薛怀义头发也被吹得凌乱,一脸羡慕的脸色,逐渐变得肃穆。

    他突然一本正经的对着武媚娘抱拳行礼。

    “姑娘,我有一个请求,请你教我武功吧!”

    武媚娘连眼皮子都懒得翻,没有理会薛怀义。

    薛怀义知道拜师要诚心诚意,于是正儿八经地站直身体。

    随后,就要学那电视剧里拜师学艺的主角,要对着武媚娘跪下去。

    可是薛怀义的膝盖才刚刚弯曲,武媚娘突然两眼一瞪。

    霎时,一阵劲风呼啸而来!

    薛怀义就如同那落叶,被卷得七零八落,连续翻滚。

    薛怀义又锲而不舍地从地上爬起。

    “姑娘,我是真心实意地想学武功,求你教教我吧!”

    武媚娘还是没有理会。

    薛怀义再一次要对着武媚娘跪下,磕头拜师的时候,只听武媚娘冰冰冷冷地吐露一字。

    “滚。”

    一股比刚才还要强劲的气势,将薛怀义卷了起来,在地上滚了好一会儿,这才停一下。

    在滚动的过程当中,薛怀义怀里掉出了好几个小瓶子。

    大部分小瓶子武媚娘之前就见过,里面装着的应该是厨子用的粉末调料,就是这种粉末救了她一次。

    但其中有一个瓶子吸引了武媚娘的注意。

    这个瓶子有拳头大小,看上去跟和尚用的“钵”,有点相似,只不过这是陶制。

    陶器整体被封得严严实实,表面还用某种植物的树叶,做了封盖。

    它掉出来之后,薛怀义显得非常紧张,赶紧伸手要把它捡起。

    武媚娘柳眉一蹙,当下伸出白玉纤手,五指稍稍一弯曲。

    隔着几十米的距离,那掉落在地上的瓶子,就被吸到了手中。

    武媚娘看了看,随后对着薛怀义问:“这里边是何物?”

    薛怀义也没撒谎,直截了当地说。

    “里边装着的是布丁,我特意做好,给我娘和我家娘子吃的。”

    若是在后世,布丁制作材料和工艺非常简单,主体就是牛奶、鸡蛋和面粉。

    但是在这个年代,牛奶并不常见。

    因为在薛园外的厨房里看到有羊奶,于是就突发奇想,特意做了这么一瓶布丁,带回家给老娘和媳妇尝尝鲜。

    “布丁?”

    从武媚娘那性感的红唇之中,徐徐吐出这个她从未听过的品名。

    身为当今天后,武媚娘坐拥四海。

    每天有许许多多的人,都想着法子奉承谄媚、费尽心思讨好。

    大秦与四海各国贸易往来,长安更是世界性的都城。武媚娘也吃过许许多多新奇有趣的食物,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布丁。

    武媚娘正疑惑的时候,薛怀义又说了一句。

    “姑娘,这是要给我家娘子吃的,麻烦还给我吧。”

    薛怀义这话不说还好,他这么一提。

    身为大秦天后,武媚娘不知怎的,居然心里有点恼怒。

    这世间还没有什么东西,是到了她手里还被别人抢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