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玄幻小说 > 这个皇子真无敌 > 正文卷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自我

正文卷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自我

 热门推荐:
    在这种没无尽头,没有前途,没有希望的路上,会让人抑郁的。

    好像又走了一百年了……

    赵星辰惨得像个叫花子,比松中离还要惨,因为,他已经几百年没讲话了,因为,没人跟他讲话。

    他想死……

    这样子无穷无尽的走下去,还不如死了……

    我可爱的凤姐,我可家的雪尘,我亲爱的林碧去,我刚收的小奴婢龙贞儿,我好喜欢的金缕依……

    永别了……

    赵星辰举起了开天剑,当然不是挥刀自宫,是挥刀自刎。

    赵星辰心里充满了悲凉……

    风啸啸兮天地寒……壮士一去兮就不会返……我去也……

    不过,当开天剑刚割到赵星辰脖子上时,一丝鲜血冒出。

    “主人……你死我也死……”

    “啊,是金缕依,是你……你怎么在剑中?”

    “我本来就是你的剑灵,当然得住在剑中了。”

    “你不是在外边吗,什么时候回到剑中了?”

    “剑就是我,我就是剑。”

    ……

    吗蛋,终于找到一个能讲话的了。

    不过,金缕依算是偷渡进来的,所以,她并不能独立出来,也不能化成人形,在这里面,她就是一个剑灵。

    “我明白了。”又是几百年过去了,赵星辰突然大叫道。

    “主子你明白什么了?”

    “他们为什么进来就出不去了,那是因为,他们全被自己杀死的。”

    “自已杀死自己,为什么?”

    “你是剑灵,你是不懂得孤独的滋味。孤独久了,会让人产生抑郁症,抑郁症者,严重起来,就自杀了。”

    赵星辰想到了张*荣哥哥,想到了……

    唉……很多很多……

    他不再抑郁了,昂首挺胸,继续走。

    终于,他应证了自己的猜想。

    他看到了一具挥剑自剔的尸体,还站着的,而且,也没腐烂。

    又是一百年过去,他看到了第二具,第三具,第四具……

    不怕,我有金缕依妹妹,就当是徒步新婚旅行……

    终于……

    赵星辰回来了。

    他明白了,只要战胜抑郁症就能成就天尊之位。

    并且,这所谓的半层妖塔,根本就是一场苦行僧之旅。

    赵星辰甚至怀疑,这半层妖塔的创立者是不是印度阿三家的。

    因为,据说他们国家有苦行僧十年都没吃饭,十年都没放下手臂,一直举着的……

    “恭喜你熬过‘天途’,成就天尊之位,奖功业七千亿。”

    “天途,天途是什么,难道就是熬日子……”

    “天途就是天之尽头,当你走完,你距离成神只有一步之遥。”妖妖机器人说道。

    “赵吉当年也这样过,不过,我是金缕依陪我才熬过的,不晓得赵吉当年是谁陪他的?”赵星辰问道。

    “有可能,也是金缕依……”妖妖道。

    赵星辰突然被震倒,他呆呆的站在天幕之下。

    难道这一切都是赵吉的算计,连金缕依都是局中人,她也只是一枚棋子。

    半神,果然厉害,仙人,哪能算得过他……

    赵星辰感应自己深入了无底的深渊,生出一股无力感。

    这时,意识中一亮,他又看到了遥远的那双眼睛,好像在嘲讽自己。

    赵吉,你等着,你的局我来破!

    赵星辰朝天捅出一拳,轰隆一声巨响,遥远的松中离突然打了个寒颤,抬头望了望天,呐呐道,“半神……”

    “老师,谁成半神啦?”

    “啊,不要啊,我只是自言自语,我没跟人说,我这该死的嘴巴……”下一刻,传来了松中离的哀嚎,以及轰隆一声巨响,青烟直冒,尘土飞扬……

    这世间怎么啦,我都活了十几万年了,可是还没学会闭嘴。

    祸从口也啊……

    松中离哭了……

    “没事,赵吉的局不用怕,不是有我吗?”妖妖古怪的笑着,那笑容太古怪了。

    而意识中赵吉的双眼也在古怪的笑,赵星辰突然汗毛倒竖。

    我叉!

    ‘天辰空间’也是一个局啊。

    它也不是什么好鸟哪……

    我从一个局跌入另一个局,这不是局中局吗?

    赵星辰迅速的梳理了一下情绪,他笑了。

    既然你们都喜欢摆局,虽说直到目前都不晓得天辰空间的主子是谁?

    是谁在布局,但是,既然自己身体中有两个局,何不让它们狗咬狗,互相掣肘。

    老子就是一枚棋子,只要有好处就要。

    “局中局……”松中离呐呐道,“啊呀……我没说,我只是在想,想想难道也犯规。”

    松中离担心的望着天,良久也没见到雷,果然,只要不告诉别人,雷就不会劈我,我想想总行。

    十几万年了,我终于学会了闭嘴!

    “我出来了,你说,天盲老人的事怎么解决?”赵星辰盯着宁晓然。

    “唉……这个你拿去吧。”宁晓然掏出了一块令牌。

    “什么东西?”赵星辰接过手,还没看清楚,那令牌立即化为一道亮光没入了身体之中。

    “哈哈哈,我终于解脱了,这该死的妖塔,从此后,我可以浪迹天涯啦。”宁晓然又跳又哭又叫。

    “可怜的孩子!”赵星辰一脸怜悯的看着他道。

    “你才可怜,你马上就知道了,你有多可怜。”宁晓然笑了。

    “我说……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看到了十四层半妖塔?”赵星辰怕了。

    “因为,只有走出半层妖塔的人才有资格继承守塔人之位。”宁晓然奸诈的笑了。

    “你给我的是妖塔,不是吧,你,我成守塔人了?”赵星辰一直寒到底了。

    “嘿嘿,谁叫你要走出半层妖塔?”宁晓然得瑟的笑了。

    “我不出来就死了。”赵星辰吼道。

    “所以,你不死就得成为守塔人。当年,我也是这样被‘上家’骗的。”宁晓然说道。

    “你上家是谁?”赵星辰一愕。

    “你不是见过他了吗?”宁晓然神秘一笑。

    “谁?”赵星辰紧张了起来。

    “成神者。”宁晓然道。

    “侯龙!”赵星辰傻眼了。

    “对!”宁晓然道。

    “可是我当时问他,它说也不晓得,这只该死的猴子,一直在骗我……”赵昨辰要咆哮了。

    “骗子怎么会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宁晓然道。

    “你也差不多,都是狗。”赵星辰气得骂道。

    “每个下家都会这样骂上家的,当年,我也这样骂侯龙的。”宁晓然得意的笑。

    “可是赵吉不是比我早吗?为何赵吉没成为守塔人?”赵星辰问道。

    “赵吉当年也接过了令牌,不过,妖塔没认可他。

    当时我差点气死,唉,又让我白白等了十万年,好惨啊。

    兄弟,我走了,你好好守着它吧。

    不过,你也不用多担心,你还是自由的。

    只要心中有塔,它就在你心中。”宁晓然一笑,人失踪了。

    “我怎么摆脱它?”赵星辰朝天大喊。

    “简单,一个,骗一个人来接手,你成为上家。第二,成神!”

    “该死的妖塔,根本就没人进那半层……”

    “会有的,漫漫长路,总有傻瓜会钻进来。”

    ……

    “怎么回事?”莫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