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40 我们家宝贝吃早餐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

章节目录 140 我们家宝贝吃早餐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

 热门推荐:
    市中心,黎家。

    黎若冰第二天一起床开始就被家庭医生围住,所有的的医疗器械搬过来,整个人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做了一遍检查。

    一直到确认了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之后黎琅华才松了口气。

    好在这孩子是福大命大的,也没什么大问题的发生。

    瑞秋给她倒了杯牛奶递过去,昨天回家之后老太太一直都没能睡得着,肯定是一整夜睁着眼睛到天亮的。

    “您要不要去睡会儿,大小姐身体没什么问题,也就休养几天就行了。”瑞秋开口道。

    黎漓陪黎若冰说了会儿话之后从楼上下来,坐在餐桌前喝了口牛奶。

    “奶奶,您怎么看上去精神不太好啊?”黎漓捧着杯子看着老太太,“您昨晚上没睡好?”

    黎琅华眼睛扫过了桌边坐着的孙女儿,昨晚上这丫头回来之后缠着黎若冰在床边说了好多话。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死死的抱着黎若冰没撒手。

    想来也是看到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黎若冰,心里还一阵后怕吧,这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是不用说的。

    “你这几天打算做什么?”黎琅华咬了口三明治开口询问。

    “这几天打算到处采采风啊,我们新开的漫画刚刚连载了一个章节,接下来我的到处走走逛逛,激发激发灵感。”

    她口中的我们,肯定指的是她和席沫浅,这点肯定是不用多问了。

    老太太想了想,“这段时间公司也没什么大事情需要处理的,奶奶带你到处出去走走,北边正是下雪的好季节,咱们一家人也好长时间没出去走走了,你觉得呢?”

    黎漓放下拿着牛奶杯的手,面带兴奋,“奶奶您真的要陪我出去玩啊?”

    看到她高兴的样子,黎琅华笑了笑,“嗯,正好若冰身体也没什么大问题,带她出去走走,就奶奶和你们姐妹俩,怎么样?”

    “啊!奶奶我好爱你啊!”黎漓扑过来抱着老太太的脖子亲了口。

    “去准备准备,我们晚上就出发。”老太太伸手给她理了理发丝。

    黎漓欢天喜地的上去楼上告诉黎若冰这件事情了。

    瑞秋轻笑出声,“二小姐还真是孩子性情,这么点事情就能让她这么高兴的。”

    “她也真的还是个孩子啊。”黎琅华看着女孩子欢快的背影。

    半响之后,黎琅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你说,这孩子要是知道了当年的事情,会不会恨我。”

    哪怕有万千宠爱又如何,毕竟最重要的父爱母爱她都没有。

    没能够在父母身边长大,这对任何孩子来说,都是不可弥补的。

    瑞秋轻声开口,“您是见到温黎小姐之后,觉得对二小姐有愧疚是吗?”

    这么多年老太太亲历亲为的照顾黎漓,就是想拼尽全力给这个孩子疼爱,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就是不想让二小姐觉得自己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

    可是温黎的出现,让老太太心里打怵,同父同母的孩子。

    如果当年她没有将黎漓带回来,黎漓会和温黎一样,在父母的疼爱下成长起来。

    老太太心里这是对黎漓的愧疚,愧疚于自己亲手夺了黎漓的父爱母爱。

    “您看看二小姐多高兴啊,她在黎家从来没有缺过什么,您不用这样。”瑞秋开口劝道。

    黎琅华抬手抹去眼角的泪,“吩咐那边的人准备好了,带她们出去玩几天再回来,那边天冷,你看着黎漓,别总是让她只带裙子。”

    “我知道了,您放心吧。”

    瑞秋上去照看两个小姑娘了,黎琅华一个人坐在餐桌前面吃早餐。

    黎远志下楼之后坐到了黎琅华左手边的位置,“妈,早上好。”

    老太太应了声,似乎有什么心事。

    黎远志看着她这样子,想了想,“我刚刚看到漓漓欢天喜地的,您这是答应她什么事情了?”

    黎琅华将杯子放下,对着黎远志,“我打算带她们两姐妹去北边玩几天,公司的事情这些天你多盯着。”

    “难怪漓漓那么高兴呢,她从前就最喜欢滑雪,北边大雪纷飞,她去了正好能好好玩玩,肯定是开心的。”黎远志跟着也轻笑出声。

    看着黎琅华闭口不提昨天的事情,黎远志抿了口咖啡。

    “昨天是温黎救了若冰,我之前总是听着漓漓在我耳朵边上说温黎如何如何厉害,这次算是正好赶上了,您看看我们是不是什么时候请温黎回来吃顿饭,我好谢谢她?”

    黎琅华手里吃了一半的面包放进盘子里,声色一如平常,“若冰是你的女儿,她救了若冰,表示感谢也是正常的事情。”

    老太太的意思很明确,不是什么大事,不用跟她说。

    黎远志抬手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那我便挑个时间去见见温黎。”

    黎琅华也没了多少胃口,起身往客厅那边过去了。

    瑞秋盯着黎漓收拾了半天的行李之后下来,凑到老太太的耳边。

    “我问了,云笙少爷正好有空。”

    老太太满意的点头,低头摩挲膝盖上黑色的漆木盒子。

    黎远志上楼取东西路过黎漓的房间,房间门大开着,小姑娘盘腿坐在地毯上挑选带出去的画板。

    “小公主,你这是挑什么呢?”黎远志往门里走了两步。

    看着黎漓周边满满当当摆满的各类画板画具颜料什么的,光是画板就几十个,各种材质的,各种形状的。

    黎漓喊了声,手里拎着两个画板举高,“二叔,你帮我看看我是带哪个出门啊,我这次打算去好好的写写生,省的奶奶总是说是我外强中干。”

    她不光带漫画的手绘板过去,也得出去走走采采风什么的。

    让奶奶再鄙视她的水平。

    “北边寒冷,你还是选那个木制的吧,金属的带过去怕你碰都不敢碰。”黎远志提醒了一句。

    “那我就带这个吧,这还是我这次过生日的时候收到的生日礼物呢……”黎漓低喃两句。

    黎远志往前走了一步,“漓漓,我想问问你,你觉得温黎……”

    “我的小祖宗哎,你这是都要带去吗?”瑞秋从黎远志身后冒出来,打断了他的话。

    黎远志看了眼瑞秋忙着招呼黎漓的行李,转身离开往楼下去。

    老太太对于温黎的事情是闭口不提,却不代表黎琅华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有的时候,越是平静无波,暗地里就越是波涛汹涌。

    “爸。”黎若冰站在门口叫了声。

    黎远志过去看到了从病床上起身到房间门口的黎若冰,女孩子苍白的小脸经过一晚上之后也养回了些血色。

    “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黎远志拍拍女儿的肩膀。

    “我有事情想问您。”

    黎远志走了两步进了房间,黎若冰将房门关上走到床边将一份文件拿出来。

    “您上次让我取温黎的dna,我自己也留一份,您能不能告诉我,温黎到底是什么人?”

    她问这话的时候格外的认真,手里的文件紧紧的攥紧了。

    “你查到了什么?”黎远志看着女儿。

    “温黎是奶奶的亲孙女儿。”黎若冰说的认真。

    看到黎远志点头,黎若冰显然还有些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

    “这么说来,温黎是大伯的女儿?”黎若冰提出疑虑,“可是她们俩是同岁啊?”

    总不可能是大伯和两个女人生下的孩子吧。

    “异卵双生,她们是双胞胎。”

    这便能解释了为什么两人是同岁了。

    黎若冰往后退了一步,像是很用力的在消化掉这件事,“这么说来,她们是亲姐妹?”

    “你不高兴吗?温黎和漓漓是姐妹,以后这个世界上又更多了一个人保护漓漓了。”

    黎若冰用力的理清楚脑子里的思路,强迫自己去接受这个事实。

    “奶奶知道吗?”她转而看向门外,“我们应该告诉奶奶啊。”

    大伯去世了这么多年,奶奶承受丧子之痛,将所有对儿子的爱转嫁到了黎漓的身上。

    现在知道还有另外一个血脉在世间,奶奶肯定会很高兴的。

    “你奶奶接受不了她的存在,所以你不能让你奶奶知道这件事情。”

    “为什么?”黎若冰满头雾水。

    “也许是你奶奶害怕,温黎的出现,会威胁到漓漓吧……”

    黎远志看着女儿,郑重其事的说出这句话。

    “温黎会威胁到漓漓?”

    这是个什么说法,从认识开始温黎就帮了黎漓很多忙,再者说了,亲生姐妹,而且还是双胞胎姐妹,能受到什么威胁。

    “你听我的话就行了,这件事情要守口如瓶,至于什么时候告诉漓漓,再看看情况。”黎远志吩咐女儿。

    黎琅华这次要带着两个孙女儿去北边散散心,就是有逃避的意思了。

    温黎的出现,像是在平静的水面扔下了一枚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可是她一定是会炸开的。

    老太太心里这会儿也还在犯嘀咕呢。

    ……

    骊山豪庭。

    八点钟,温黎的生物钟准时清醒,她睁开眼睛看着侧目看了眼那边的落地窗。

    还没等她从床上坐起来,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叩叩叩……”

    很有节奏的声音,也十分的有耐心。

    温黎从床上坐起来,踩着柔软的地毯走过去拉开了门。

    半倚在门边的男人姿态慵懒,身上穿了件松松垮垮的白色毛衣,正好露出精致的锁骨。

    看到小姑娘身上的暖色睡衣,傅禹修轻笑,“下去吃早餐了。”

    “什么时候出发?”温黎看着男人发问。

    他脸上笑意更深,“这么迫不及待想跟我出游啊?放心,我们吃了早餐就出发了。”

    对于这男人时不时出现的吊儿郎当的态度,温黎也算是习惯了,被人牵着往楼下去。

    夏宸老早就过来了,尽职尽责的等在客厅里充当保镖的角色。

    “老大,昨晚上清雅已经去到了d洲。”夏宸上前汇报了一句。

    “你也下去准备吧。”

    这趟去北边,不适合大规模的行动。

    昨天晚上抓到的殷容所有吐出来的东西和调查所得的所有信息串联起来。

    如果那个女人背后真的是炼狱的话,整个北边说不定已经插入了不少炼狱的势力。

    大规模的移动反而容易引人注目,也因此不能调动evans的势力大肆勘察。

    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傅禹修去北边做什么。

    “这么盯着我,是不是发现你男人的魅力无以伦比了?”傅禹修凑过去往前,轻轻碰过她指尖染上的果酱。

    温黎收回了手,没搭理他的语言调戏。

    “少爷,傅禹衡过来了。”斐然走到男人身边颔首。

    傅禹衡,这倒是引起了温黎的注意力。

    傅禹修同父异母的哥哥,傅家大少爷。

    “想什么呢,好好吃东西。”男人伸出来的手敲在她脑门上。

    温黎揉着脑袋继续啃面包。

    傅禹修抽出餐巾擦了擦手之后开口,“让他进来。”

    斐然点头,出去将人给领进来了。

    傅禹衡进门的时候往餐桌那边看了眼,只见到一个背对着他吃东西的女孩子。

    这倒是让他起了兴趣,素来傅禹修的性子是整个傅家人都知道的。

    他所在的地方不会轻易有陌生女人的出现,连房间所有的打扫活动都是斐然这些人去做的。

    在他住的地方,居然会有个女人大早上穿着睡衣在这里吃早餐的。

    “有事吗?”傅禹修往后,两条修长的腿交叠放在桌面上。

    傅禹衡倒是丝毫不介意弟弟这个样子,在他对面落座。

    “爷爷让我将北边的文件给你送过,你好好看看。”傅禹衡说着身后人将一份文件放到桌上,“你对傅家的事情也不是很熟悉,这次北边动乱你如果处理不好的,爷爷也不会怪你。”

    傅禹修眼神散漫的扫过那份文件,没有过多搭理他的意思。

    “另外,希望你能赶在我的订婚宴之前回来,毕竟你也得见见,傅家未来的主母。”

    傅禹衡说完这句话看了眼那边还在吃东西的女孩子,“听说你身边有个女人,容貌十分出色,也很得你的宠爱,就是出身不太好。”

    正在吃东西的温黎停了咀嚼的动作,这话怎么好像在说她呢。

    “既然算是你哥哥,我也好心好意的劝你一句,那些不入流的女人,玩玩可以,上不得台面的人还是早些收了心思才好,别丢了傅家的脸面。”

    夏宸有些无语的看了眼那边的人,这傅禹衡是看不上他们老大是吗。

    “不过我也不用跟你说太多,毕竟……”

    对面的男人不耐烦的抬手。

    斐然和鹿闵起身,毫不客气的将人从沙发上拎起来。

    “傅禹修你要干什么!我是你大哥!你怎么敢对我不尊重!!”傅禹衡恶狠狠的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我们家宝贝用早餐的时候不太喜欢有人打扰,把他扔出去吧。”男人懒懒散散的吩咐了一句。

    傅禹衡张牙舞爪的叫了声,“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果然骨子里低贱的人,到哪里都是低贱……”

    “聒噪。”温黎手里的叉子放了下来。

    夏宸上前开口,“老大?”

    “把他嘴给我封上了,要是再露出一个字,直接砍了舌头。”

    夏宸听话的走过去,从口袋里拿了随身带着的万能胶撕开之后毫不客气的直接拍在了傅禹衡的嘴上。

    “我们老大说了你太烦了,粘着这胶布把嘴给封上了,你爱往哪儿去往哪儿去。”

    这人过来摆明了是来挑衅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傅禹衡不喜欢自己这个弟弟,傅家这样的人家,哪儿来的什么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你怎么敢这么对我……你这个下等……”

    傅禹衡所有的声音被挡住,再吐不出一个字来。

    看到夏宸这样的操作,斐然和鹿闵都不由得笑出声来。

    少爷答应过死去的夫人,只要傅老爷子还活着一天,就永远都不会对傅家下手。

    这是誓言,不能破。

    否则的话那里轮得到傅禹衡在这里猖狂,早就被扔去喂狗了。

    “呜呜……”

    傅禹衡想要说什么,却被嘴上贴着的胶布挡了个严严实实。

    人紧跟着被扔出去,带过来的文件也一并扔在了门外。

    “少爷,这次去北边……”斐然还想说什么,就被男人抬手打断。

    几人默默的从房间里退出去,还顺手将夏宸也给拖出去了。

    蹲在地上低头看着院子水池里养的一池子锦鲤,夏宸还在思索自己到底是怎么从老大身边出来的。

    温黎刚刚吃饱了放下碗筷,头顶一片阴影,紧跟着就被男人从座椅上拎起来。

    等到她回过神来,人已经在他腿上了。

    看态度散漫,可是双手却紧紧的将她按在自己腿上,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就挂着笑容冲着她。

    “黎宝,你什么时候能对我热情一点?”男人开口,带着似有若无的控诉。

    温黎脑海里闪过前段时间看恋爱剧的时候女主角看到男主角的时候扑上去抱住的样子。

    然后把男主角啃得满脸是口红。

    这是热情?

    看到小姑娘淡漠迷糊的样子,傅禹修轻笑,环着她腰际的手紧了紧。

    “喜欢雪吗?”他忽然开口。

    温黎点头,不算喜欢也不算是厌恶吧。

    s洲大半的土地都处热带地区,雪在沙漠里也会下,不过化开的速度很快。

    她在梧桐镇待了三年的时间,那地方地处南部地区,一年四季温暖如春。

    却也只是下过一次雪,那种漫天大雪白色世界的雪景,温黎还没见过。

    “正好,带你去看看雪。”男人开口,捧着她的脸靠近。

    “你去北边是因为傅家的事情?”

    听说北边隶属傅家的几个组织起了暴动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有上交财务报表了。

    傅家派过去处理的人也再没有回来的。

    现在到处战乱,那些人要是真的回不来了,也找不的人家的麻烦。

    “不算,我要去拜访一个人。”傅禹修抱着她没撒手。

    两人面对面坐着,温黎两腿分开置于他身体两侧的位置,两张脸靠的很近,她看得到男人那张脸,皮肤细腻的连毛孔都看不到。

    这男人真的是上天赐给的好皮相,每一笔都好像精雕细琢过一样。

    “你听过分子空间技术吗?”

    温黎太阳穴突的跳了跳。

    “你是io,顶级黑客,自然是听说过的。”男人一双黑眸看着她,唇边笑意泛滥。

    “我听ya说了,你找他合作是为了开发分子空间技术。”温黎回了句。

    类似于时空技术的一种科研。

    当初陆之洲刚刚到宁洲的时候被傅禹修找到,谈的就是分子空间技术。

    这种复杂的科研,需要各方的专业人士介入,从自然科学到地理人文,涵盖的面积实在太广了。

    “整个洲际有这个实力将分子空间技术的技术架构做出来的人,名叫万塔,他有个学生很厉害,当年几乎所有的理论基础都已经完备,可是因为s洲战乱的缘故,整个实验室被毁,那个学生也死了,一切心血归于零,万塔也回到g国隐居到了北边。”

    “你是想去找他,将这个研究做下去?”温黎看着傅禹修。

    “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科学研究,如果能用在作战当中,能够很大程度的去减轻士兵负担,将不同的空间串联起来,能够将物体分离传输到另外一个空间重组,这项技术,最早诞生的时候被说是无稽之谈,后来因为战乱搁置,很可惜。”

    不得不承认一点,这男人的眼光放得十分的长远,不是拘泥于眼前的人。

    温黎看着这男人的样子,轻声发问,“你不觉得这很荒诞吗?”

    毕竟当年提出这个理论的人,甚至被当成了整个科研界的疯子,险些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实验室被毁之后各方嘲讽言语也是层出不穷,万塔也因此隐退,再不问世事。

    傅禹修咬了口她的脸颊,用了些力道,“你以为你男人是那么肤浅的人?有句话说的好,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这世间的很多真理诞生之初,都被当成无稽之谈荒诞至极的东西。

    可是最终时间证明了一切。

    温黎摸着脸低头,视线落在左手上带着的手镯上。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去换衣服吧,带你去北边走走。”傅禹修将人抱起来,往楼上去。

    ------题外话------

    都说我傅爷的戏份太少了,让他们去北边好好相处相处啊,不过船戏,说实话,我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