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45 暗杀计划!

章节目录 145 暗杀计划!

 热门推荐:
    入夜,北边最为出名的是雪顶之下的星空。

    因为地理位置不低的缘故,这里入夜之后有最美的星空,漫天星斗,猎户,北斗等等星座都能够可看得一清二楚。

    星空壮观之下,在这里坐着能够做到平心静气,让一向浮躁的人心也能够沉静下来。

    别墅区中部的房子内,黎漓吃了晚餐之后就背着画板准备出门了。

    “你这是要去做什么?”老太太捧了杯热茶从楼上下来。

    黎漓站在门口,佣人蹲在地上给她系鞋带。

    “我出去画画啊。”

    “你先过来奶奶跟你说点事情。”黎琅华招招手示意。

    黎漓蹬了脚上的鞋子放下画板进屋,黎若冰将烤好的小饼干从厨房里拿出来。

    都分别用十分漂亮的玻璃瓶子给装好了,看上去精致十分。

    “姐姐你拿这个饼干做什么?”黎漓好奇的看着瓶子。

    在家里吃,平白无故的用瓶子装起来做什么。

    “这是给温黎准备的。”

    黎若冰十分认真的用瓶子一个个的装好了,放进精致的手提袋里。

    “下午你滑雪的时候我看到温黎了,她也过来了。”黎若冰看着满头雾水的黎漓给出解释。

    “温黎到这儿来滑雪了?!”黎漓一下子跳起来,“你怎么不告诉我啊姐姐。”

    黎琅华看到她兴奋的样子,拍拍人的手示意她,“坐下来。”

    “上次温黎救了若冰,我还没正式的好好谢谢她,这次正好,都到北边了她还能碰上我们,也是缘分,明天邀请温黎一起吃顿饭,你别迟到了。”黎琅华看着黎漓。

    黎若冰将一小盒饼干递给她,“这个装进你的包里,一会儿出去画画的时候吃,这个手提袋里的你给温黎送过去。”

    “你们俩都安排好了,而且我也不知道温黎住在哪儿啊?”黎漓说着看看手上的饼干。

    “我都帮你问好了,她住在西边的别墅,正好你去后山观景台写生的时候会路过。”

    “哦。”

    黎漓听话的拎着饼干起身,走到门口将黎若冰给她装好的饼干塞进背包里。

    “让保镖跟着你,外面天黑了。”黎琅华吩咐道。

    黎漓应了声之后开门出去了。

    黎若冰往前,坐在了黎琅华对面,端着杯子抿了口茶。

    “奶奶您尝尝这饼干怎么样,这次我改了配方,吃着应该很不错。”

    黎琅华看了眼,没接过来,她控糖很长时间了,入夜不食这是最基础的。

    黎漓咽下杯中的红茶,像是鼓足了勇气才开口。

    “您是不是,不太喜欢温黎?”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黎琅华抬眸,面色平静自然。

    黎若冰手里的杯子放下来,盯着她不动。

    从老太太的态度就能够看出来,她对温黎,有些避而远之的意味。

    如果是换做普通的人,帮了他们这么多次,奶奶不会这么无动于衷的。

    而老太太对于温黎态度不对,就只有一个可能。

    “既然告诉了漓漓,你就好好准备吧,人家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们黎家也不能失了礼数。”黎琅华起身往楼上去。

    黎若冰还想说什么,“奶奶……”

    瑞秋伸手将人拦下来,“大小姐,您别问了,老太太心里不舒服。”

    “温黎的存在,真的让奶奶这么的不舒服吗?”黎若冰看着消失在楼梯上的老太太,口中低语,“明明是一母同胞,为什么有一个要被嫌弃呢……”

    “您说什么?”瑞秋错愕的瞪大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

    黎若冰为什么会知道。

    “您是不是也知道,温黎到底是谁?”

    看着女孩子坚定的眼神,瑞秋已经明了,她这是已经知道了,否则的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大小姐,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二小姐知道。”瑞秋抓着她的手。

    一时间居然也忘记了去探究,这个藏了多年的秘密,到底黎若冰是怎么知道的。

    “可是温黎是黎漓的亲姐妹,没有人有资格阻止她知道这件事情。”黎若冰看着瑞秋说得着急。

    “而且为什么奶奶那么不喜欢温黎,温黎帮了我们那么多次,救过漓漓也救过我,这些还不足够让奶奶坦然接受她吗?”

    到现为止她都想不通,那么通情达理的奶奶,为什么会接受不了漓漓的同胞姐姐。

    瑞秋回头看了眼楼上,轻轻的叹了口气,“老太太那是在赌气呢,那是她已经彻底放下的过去,温黎小姐的出现打破了平静,才会让老太太这么想不通。”

    黎若冰听不懂这样的话,温黎的身世还有很多其中的疑点。

    为什么是双胞胎姐妹,可是温黎却从黎家流失了,而且从来没听过奶奶提起过这件事。

    就连黎漓自己都不知道她还有个双胞胎姐妹。

    而且,她从记事起就从来没见过大伯,整个黎家连大伯的照片都没有。

    现在温黎的出现,让这些原本就让人生疑的东西变得更加的让人疑惑起来。

    “大小姐,这件事情您就别问了,什么时候老太太真的想清楚了,想要将温黎小姐接回来的时候,她会说的。”瑞秋叹了口气。

    没有人知道黎琅华这一路走过来有多难,温黎的出现,带来的不光光是未知的恐惧。

    黎琅华害怕她带走自己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孙女儿。

    也想起了那些过去,像是尘封已久的伤疤被人揭开,她再也承受不住失去的痛苦。

    丈夫,儿子,都已经离她远去,这唯一的孙女,是她老人家想留住的。

    “温黎小姐是个很厉害的孩子,她和漓漓也是有缘分,哪怕她不能以黎家大小姐的身份回来,老太太也不会亏待她的。”

    那些血淋淋的伤口好不容易结了痂,再次被撕开,这对于黎琅华来说,已经很痛了。

    需要给她一些时间,让她一点一点慢慢的想开了,想开了也就好了。

    “那我什么都不说吗?也不让漓漓知道?”黎若冰开口。

    瑞秋摇头,“暂时不用。”

    纸是包不住火的,什么时候会烧开,就看那个人的造化了。

    “我去休息一会儿,您好好照顾奶奶吧。”黎若冰起身上楼。

    ……

    背着画板出门的黎漓沿着黎若冰说的那条路过去,入了夜这晚上似乎更加冷了。

    可是抬头天上的星星更加漂亮。

    这样的风景画出来的星空才是一绝呢。

    两名保镖跟在黎漓身后,十分尽责的帮她背着背包。

    顺着路到了别墅前面,她抬头看着四周站的满满当当的黑衣保镖,这样子看上去也不像是来度假的啊。

    果不其然,刚刚走过去两步路,就被门口的保镖呵住。

    “你是什么人?”

    保镖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并没有拿出武器。

    “我找温黎。”黎漓开口道。

    这边保镖面面相觑,安排了旁边的人进去询问主管的意见。

    很快夏宸就跑出来了,“怎么是你啊?”

    他一脸错愕的看着面前的人。

    “我姐姐说你们也在这里滑雪,温黎在吗?我有东西要给她。”黎漓扬扬手上的袋子。

    夏宸抬手接过来,“老大已经睡了,给我吧,我明天会告诉她的。”

    黎漓脸上满是失望,“睡得这么早呢。”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夏宸倒是挺稀奇的。

    这都跑多远了还能再碰上,总感觉有种奇奇怪怪的缘分啊。

    “我和奶奶过来度假的,她睡了我就不打扰了,你把饼干给温黎,我明天过来找她。”

    夏宸看看手上的袋子里两罐饼干,听话的点头。

    黎漓这边走了两步之后回头,十分郑重其事的对着夏宸,“你别偷吃啊,这是我姐姐亲手给温黎烤的。”

    夏宸被气笑了,“我看上去有那么馋吗?还偷你饼干吃啊。”

    小姑娘嘟囔了两句,“这倒不一定。”

    不过人家都特地送过来的饼干了,夏宸目送她离开之后进门把饼干交到了温黎手上。

    房间内灯光明亮,温黎泡过澡之后坐在桌前整理东西。

    “老大,这是黎漓给你的。”

    温黎看了眼,手提袋边上垂挂了一个漂亮的红色蝴蝶结,很精致。

    “您为什么不自己见她啊,我看漓漓脸上很失望。”夏宸开口。

    明明老大还没睡下呢,干什么让他出去见。

    温黎摆弄手边的砚台没说话,夏宸咳了声。

    “她背着画板去后山了,这大晚上的还要去画画,您在这儿写字,你们还挺文艺。”

    温黎手边的镇纸飞出去,正好往夏宸的脸上去了。

    他抬手接下来,陪着笑脸退出去,“您忙着,我还有事就不陪您了。”

    夏宸退出去之后拿着镇纸奇怪,“本来就很文艺啊,老大大晚上还在写字,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

    这平心静气的东西,怎么还不能让老大安定下来,还扔了个东西过来砸他。

    ……

    连接别墅区的后山有专门的观景台,上了观景台之后就能看到最美的夜空。

    上山的台阶早就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黎漓背着画板拎着画具一步一步的往山上去。

    保镖背着她的背包跟在后面,面无表情的观察四周情况如何。

    这儿是私人别墅区的范围,能到这儿来住下的人也都身份地位不低。

    自然安保情况也是最好的,不过是为了防止意外情况的发生才需要带着保镖出门。

    这山上生长了不少松树和其他耐寒的树木,这会儿树上挂了不少的雾凇,十分漂亮。

    观景台上蜿蜒的小路纵横,将整个林子切割成了一块一块的。

    “你们站过去那边躲着点,我一个人待在这里就行了。”黎漓从保镖手上接过了背包。

    两名保镖看看她放下的画板,依照吩咐往她身后五十米的地方站好了。

    二小姐画画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要离她远一点,否则的话会影响到她的灵感发挥。

    这是整个黎家的保镖都知道的事情。

    黎漓取了画笔出来,仰头看着对面的闪烁的星空。

    果然呆在这个地方就好像伸手就能抓的到星星一样。

    脑袋里有了大体的轮廓,这边黎漓已经开始在画板上打样了。

    画纸上星空浮动,黎漓抓着画笔想了半天,画出来觉得有点普通啊。

    就在黎漓抓着画笔思索的时候,斜对面传来了引擎的声音。

    她有些愣,这地方还能开车上来的吗。

    隔着前方挡住的树木,从树木与树木的缝隙之间,黎漓看到了开过去的黑色车子。

    这一片雪白之中,黑色是十分明显的。

    这大半夜的,谁开着车上来赏景啊。

    她倒是也没多在意,在画了两张纸之后,她起身往前去。

    “二小姐!”保镖喊着就要跟过来。

    “你们站在这里不要动,看好我的画板,别被人偷了,我去逛逛找找灵感什么的,不准跟过来。”

    保镖还想说什么,就被身后过来的人给制止了。

    云笙看着前面走出去的小姑娘,走到画板边上看了眼她扔在一旁的捏成团的画纸。

    他笑了笑,肯定是没了灵感,现在去找灵感了。

    黎漓沿着路往前走,时不时的抬头看看漫天星空。

    出门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说她肯定能画让奶奶惊叹的画作,可是从她手上出来的东西未免也太普通了一些。

    不过也是她太长时间没好好的坐下来对着静物绘画了,时间一长手未免有点生了。

    “都说这北城的星星是整个g国最美的,今天这么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啊。”

    前方一道十分响亮的男声吸引了黎漓的注意力。

    她往前一凑,隐约透过草木的缝隙看到了两辆黑色的车子旁边倚着的男人。

    她定睛一看,其中一个,好像是迷醉的老板,姜云昊。

    这人怎么出现在北城了。

    想到那天晚上在迷醉发生的事情,在黎漓的心里就自动把姜云昊归入了不是好人的那一类里面。

    大半夜的两个男人出现在这里,还带着保镖,肯定不是商量什么好事。

    这么想着她蹲下身体,藏在了距离几人最近的灌木丛里了。

    从这个角度,正好能将两个男人的面容看的一清二楚。

    两人身后都带了四五个保镖,黑压压的一群在冰天雪地里格外的明显。

    姜云昊站的位置是距离黎漓最近的,她看到了站在姜云昊身边的保镖。

    是那天晚上救了她的保镖,好像叫小严。

    “姜先生特地赶到这里,恐怕也不是为了单纯的看星星的吧。”莫嚣盯着对面的男人。

    姜云昊笑了笑,手里接过保镖递过来的雪茄,熟练的点了火之后看向远处的沟谷纵横山脉。

    “主上让我来看看,这么半天了莫家和李家还是没动静,让我来确认一下,你们到底是不是有意投诚的。”

    莫嚣笑了笑,手里的烟蒂落在地上了,“我们自然是十分有诚意的,否则的话也不会在这里和姜先生谈了。”

    “是吗。”姜云昊低头抖了抖手上的雪茄,“我听说傅禹修到了北城,傅家的消息很灵通,也很快,不知道莫先生准备如何应对?”

    这边的黎漓瞪大眼睛,黎家同属傅家,此刻的她当然知道现在对面的男人是谁了。

    莫家的人。

    北城分为白水堂和黑林堂的势力,掌管这两堂的,就是李家和莫家。

    上次迷醉的事情之后奶奶跟她说过,迷醉背后的势力庞大。

    总归不是和傅家一样的。

    现在这么听着,莫家这是要背叛傅家啊。

    “他来的正好,我正愁没什么像样的东西作为我们加入炼狱的见面礼,现在想来,没什么比傅禹修的命更好的了。”莫嚣笑得猖狂。

    黎漓瞪大眼睛,这人是想杀了少主。

    可是少主现在和温黎在一起啊。

    姜云昊满意的点头,也笑出声来,“莫先生有胆识,我想你的见面礼,主上肯定会十分喜欢,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傅禹修可不是好惹的。”

    他和傅禹衡可不同,在迷醉见过一次之后,姜云昊对这个认知深信不疑。

    “没什么用,纵使傅家势大也别忘记了,这北城是我莫家的天下。”

    莫嚣这话说的张扬,的确,也有这么一句话说过。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姜先生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被禁止进入北山吗?”莫嚣指着远处。

    姜云昊轻笑摇头,“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

    “因为那里,是整个g国最为凶险之地,明天,那就会成为傅禹修的葬身之地。”

    黎漓瞪大眼睛,这是什么狼狈为奸的计谋。

    莫家真的打算杀了少主。

    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激动,僵硬在原地,不敢动弹。

    可是腿都跪麻了,一个撑不住,手动了动,压碎了一旁的枯树枝。

    “啪……”

    寂静的夜空之下,这样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清脆突兀。

    “谁在那里!”

    莫嚣和姜云昊瞬间警觉,周围的保镖也掏出枪四处瞄准。

    黎漓额头上的汗水都下来了,分明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她这会儿却燥热无比。

    就这些人的程度来说,连傅禹修都敢下手,她敢确定,一旦自己冒出头,肯定被他们打死之后扔到山下去。

    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在这些人手里。

    姜云昊身边举着枪的保镖一步步靠近,他剃了个小平头,这样的发型格外的突显五官,对人的长相要求的很高。

    黑色的耳机线从而后延申过来,他步子一步步往前,眼神锐利。

    黎漓看着那双脚越靠越近,是直直的冲着她的方向过来的。

    头顶的草木灌丛杯拍打了无数下,黎漓头被枪把击中,痛的都不敢说话了。

    她抬眸,四目相对,她愣住了。

    男人口型微张,像是对她说了什么。

    紧跟着他手上的枪对准了黎漓身侧,气势十足的开了两枪。

    火花四溅之间,黎漓狠狠的一口咬在手上,硬生生将所有的声音都收了回去。

    四周除了两声枪响之后回归寂静。

    “姜总,也许是树上的冰凌落下来的响声。”

    他转身回去,利落的收起了枪。

    莫嚣看了眼刚才被枪击之后的灌木丛,再看向姜云昊。

    “姜先生身边的人,果然手法利落。”

    姜云昊笑了笑,抬手拍拍身边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男人。

    “小严是我身边最得力助手,素来下手狠辣,不过我不希望他的手法,用在莫先生身上。”

    莫嚣笑出声来,“这是自然。”

    两人都各自上了自己的车,同时往山下开去。

    一直到周围恢复了安静之后,黎漓才从灌木丛里爬出来,手脚都瘫软的倒在地上。

    “赶紧走……”

    云笙伸过来的手扶着她从地上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黎漓回头还有些发懵的看着忽然出现的云笙。

    “你刚过来我就跟上了。”

    当然莫嚣和姜云昊的谈话他也听见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赶紧回去。

    将这些事情告诉傅禹修才行。

    黎漓愣在原地,刚才那个男人,是看到她了。

    可是瞄准的时候只是打中了她身边的灌木丛,没有击中她。

    而且她分明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口型和她说的话。

    别动……

    “想什么呢,赶紧走。”云笙拉着人往山下去。

    刚刚走出来两步,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枪声,树上悬挂的冰条震动了一下。

    “这是怎么了?”黎漓环顾四周。

    “肯定是莫家事先安排在附近守着的人。”云笙眼底一沉。

    这么重要的会面,莫嚣肯定安排了不少的人守着,毕竟他们谈话的内容如果传播了出去。

    会带来的震动不小。

    宁可错杀一百也不能放过一个,今晚在他们上山之后出现的所有人。

    无论有没有见到过他们,有没有听过他们的对话。

    都只有一个字,死。

    “刚刚跟着我的人。”黎漓瞪大眼睛。

    她上山的时候带了两个保镖了,那两声枪响会不会是他们。

    云笙面色一凌,这么说来。

    那些人如果看到了活动的保镖,十有八九是猜得到这山上还有其他的人的。

    再加上他们的身份,一个云家一个黎家。

    这都是最为熟悉莫家的,一旦被莫嚣发现,已经决定反叛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留活口。

    “跟着我,我带你下山,无论如何都要跟在我身后。”云笙回头,捧着黎漓的脸吩咐。

    “嗯……”黎漓点头。

    两人手牵手沿着路往下走,远处时不时的能听得到杂乱的脚步声和武器碰撞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