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49 你哄哄我 2更

章节目录 149 你哄哄我 2更

 热门推荐:
    荧光颜料一直延续进了峡谷内,几人在峡谷前面停了下来。

    从峡谷内吹出来的寒风彻骨,打在脸上如同针扎一样,疼的厉害。

    漆黑的夜晚,峡谷两侧冰凌悬挂,看不到路的尽头,蒸腾的雾气围绕,如同开口吞噬人欲望的野兽,让人动弹不得。

    “黎漓平白无故的肯定不会往峡谷内去,再怎么迷路也不能迷成这样。”夏宸往里面看了眼。

    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这地方一看就知道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黎漓再如何傻也不可能傻成这样。

    “从脚印来看,起码有十数人。”斐然蹲在地上看着最中间的小脚印。

    这么看来黎漓肯定是被人带走了。

    而且是被人挟持的。

    “准备一下,进山。”

    夏宸从背包里取了强光手电出来,虽然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的月光已经将整个区域照射的如同白昼。

    可始终要留一手准备。

    带来的人分出去护送云笙和黎若冰返回,也分了三支出去寻找,现在温黎和傅禹修身边只剩下夏宸和斐然了。

    温黎低头看着刚才拿到的地图,带走黎漓的到底是莫家的人还是李家的人。

    他们既然要找东西,为什么要挟持黎漓进山。

    黎漓和他们要找的东西,总不能有什么其他的关联性。

    “一定要进山吗?”傅禹修上前一步,低头睨着正在看地图的女孩子。

    温黎手里的地图往有亮光的地方伸过去,看清楚了才放下来。

    “信守承诺,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总是要做到的。”温黎开口。

    听着她的话,傅禹修抬手抓着她的手腕。

    一双眸子盯着她没放,深深的看着温黎,“你有事情瞒着我?”

    很严肃的语气。

    一旁的斐然和夏宸下意识的往旁边挪动了位置,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少爷用这样严肃的语气和温黎小姐说话的。

    这种时候他们就不要上前凑热闹来的好。

    温黎抬头,盯着他半响之后开口,“你说的是哪件?”

    男人一下就气笑了,这小东西身上的秘密太多,一层一层的包裹着,总是能打的人措手不及。

    傅禹修也想过,他错过的那十五年里,她肯定经历了很多事情,吃了很多苦才会走到今天。

    他也愿意给她空间,让她在自己划定的范围之内为所欲为。

    可是超出预期的事情,他的确是承受不住。

    “原本就打算进北山采药,现在不过是提前了而已,顺便能把人给带回来,也不错。”

    这话说的未免有些避重就轻了。

    傅禹修松开了握着她的手,一语不发的往前走了。

    空气中的氛围有点不太对,夏宸和斐然对视一眼。

    怎么,这是生气了?

    这可是少爷第一次生气啊,温小姐本事还真的挺大的。

    温黎有点懵的看着转身的男人,再看看身侧的两人。

    所以这算是吵架了?

    进山的时候,斐然和夏宸十分聪明的走在距离两人有点远的地方。

    现在的局势很奇怪,傅禹修一个人走在前面,他身后五米的范围之内温黎跟着。

    这还是第一次温黎小姐走在距离少爷这么远的地方,那次不是抱着搂着牵着的。

    只要能待在一起,少爷就绝对不会允许温黎小姐超过他一米的范围。

    这是真的生气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什么都没听到啊?”夏宸悄咪咪的凑过去在斐然耳边询问。

    斐然看了眼两人,小声道,“最好离他们远点,否则的话吃亏的是我们。”

    而且,少爷生气起来可是十分厉害的。

    其实这也并不是很难理解,温黎小姐这样冷漠的性子,和黎漓见过几次面,也不至于到了以身犯险过来救人的地步。

    这两人之间摆明了是有种似有若无的关系的,以男人的心理,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对自己没有隐瞒的。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温黎小姐这性子冷的,该说的还是闭口不提。

    少爷可不是生气了。

    进山的峡谷两侧都是悬崖峭壁,因为常年寒冷的缘故,这些山面上都是厚厚的一层冰霜,越是往里面走,这种蚀骨的冰寒就越是严重

    峡谷之外只是零零星星下了一些的小雪,进了峡谷走了两公里左右的距离,空中就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

    落下来的雪花如同撕碎的纸屑一般,看的人眼花缭乱。

    温黎看了眼远处能见得到的白色山峰,转身吩咐了两人。

    “把枪收起来。”

    进了这地界,用重型武器的声音很有可能会引起雪崩,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

    “是。”

    夏宸动作利落的将枪内的弹夹卸除,刚要按动手腕上的手环,他便停止了动作。

    看看身侧的斐然,老老实实的将枪背在背上。

    随身带着的匕首都握在手上,他们沿着地上留下的足迹往前追踪。

    “哈哈哈!!!”

    一阵尖细的笑声响彻山谷,空谷回响。

    在这样的夜晚听着如同鬼魅之声。

    “原本和莫家这场交易我也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能钓到两条这么大的鱼,堂堂傅家二少爷,大名鼎鼎的黑客io药师漓,这一趟也真的时候不虚此行了!”

    两侧的断壁上逐渐落下来穿着白色衣服人。

    这样的颜色能够让他们和雪地更好的融为一体,起到保护的作用。

    温黎抬头看了眼正前方,一个穿着黑色棉服男人走出来,个子很高,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

    他落在几人身上的眼神便有些不对。

    “地下世界悬赏四亿取黑客io的脑子,这是送上门来的钱财,我不收都不成啊。”

    男人说着看向了温黎,目光越发放肆。

    这个世界任何东西都能够做研究,尤其是有些黑暗的人体实验进展的越发猖狂。

    地下世界将整个洲际上顶级聪明的脑子都划分了出来,其中除了暗宫主人的脑子之外。

    就是鼎鼎大名的黑客io了,往后便是药师漓,悬赏金额也是四亿。

    能那么聪明的人,自然脑子越是最值钱的。

    “没想到黑客io和药师漓居然会是同一个人,挺让人惊奇的。”男人说着动了动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

    夏宸往前走了一步,挡在温黎前面。

    他们不敢用枪,同样的这些人也是一样不敢用枪。

    这峡谷两侧的山上积雪不少,一旦那个触碰点不对雪崩了,所有人都得死在这里。

    “你是什么人?”斐然看着前方的男人问了句。

    “我是什么人一点都不重要,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投,你们要是不进来不会有杀身之祸。”

    温黎看着男人轻笑出声,“炼狱如此大费周章带着人到了北山,到底想找什么东西?”

    那男人愣了愣,没回答她的问题。

    “与其说是你想要我的脑袋,更不如说你是想阻止我们进山吧?”

    被戳中心思的男人恼羞成怒,硬着头皮也不承认,

    偌大的北山,就算放了他们进去他们也未必能碰得到,可是来的人偏偏是io,还有傅家的人。

    凭借他们的本事,要想追踪到里面的人,简直是易如反掌。

    既然任务已经下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些人活着通过峡谷,进入北山。

    “动手!”

    四周握着匕首的人蜂拥而至,避免使用枪是一点,这些人首航还有弓弩。

    斐然和夏宸首当其冲,能成为傅禹修左右手的人,自然身手是不差的。

    奈何双拳难敌四手,这边躲过了夏宸攻击的人面带笑容,冲着我温黎伸出了手。

    她站在原地未动,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被踢出十米,撞在身后的冰面上。

    “噗……”

    一大口血吐出来,那人闭上眼睛失去了知觉。

    踢飞人的男人走过来,拍拍衣服上落的雪花,将人护在身后。

    那双狭长的凤眸中利光乍现,带了排山倒海的寒冰之气,甚至比这周围的冰山更加让人发抖。

    “砰!”

    四面八方围拢上来的人聚集起来,手上泛着寒光的匕首隐隐发亮。

    傅禹修抬手,将温黎拉过去,紧跟着一手握住了过来男人的手腕、

    只听咔擦一声,骨骼碎裂和男人的惨叫声响彻山谷。

    手上的人抛出去正好打中了围攻过来的两个人。

    温黎站在原地,看着将她护的滴水不漏的男人,不由得笑出声来。

    明明已经那么生气得往前走了,就不能像电视剧里得男人一样,等到她真的置身危险之中了再出手。

    好歹也能博一个英雄救美的名声。

    面色冷峻的傅禹修利落扣住了上前人的手腕,一脚狠狠的踩在了男人膝关节之上的位置。

    骨头断裂的声音和叫喊声应声而起。

    明明是超过了数十倍的人,短短的五分钟被解决的干干净净。

    将手里的人松开之后,男人这才从口袋里取了手帕出来,慢条斯理的擦拭。

    原本刚才还猖狂无比的扳指男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转身就想跑。

    夏宸上前一把将人拉回来,一拳头打了上去。

    “别打别打!我什么都说!!”男人捂着脸求饶。

    斐然过去将他的手拉开,毫不客气的盯着他,“你要是不老老实实的交待,我就弄死你。”

    这边傅禹修扔掉手帕之后,点燃了一只薄荷味道的香烟,背靠身后的峭壁。

    一副冷然,生人勿近的模样。

    温黎往前走了一步,站在他面前,轻轻的抬手扯了扯他垂落的手腕。

    指尖勾勾他的。

    “真的生气了?”

    男人口中吐出一口香烟,冷眸扫过她一眼,没说话。

    “不然我哄哄你?”温黎想了想。

    前段时间苏婧婧给她看过一个视频,如何哄生气的男朋友。

    视屏中的男孩子是个很奶很奶的小男生,揉揉脸就能够眉开眼笑的那种。

    就是不知道这方法是不是对这男人也实用。

    温黎这么想着,踮起脚尖,两只手分别捏住了男人脸颊的两边往外扯了扯。

    她抬眸,眼中十分诚恳,“不气了吧?”

    傅禹修手里点燃的香烟落在地上,接触到冰面的瞬间熄灭。

    “你这辈子是吃定了我不会同你生气了。”

    他抬手,将人死死的按进怀里。

    那股温热的气息和薄薄的烟草的味道将温黎笼罩起来,莫名的很安心。

    “你以后要多哄哄我。”他埋在女孩子颈窝内闷闷的开口。

    温黎抬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你也不用哄啊。”

    这也不算是真的生气,随便一句话就乖了。

    男人闷声出笑,凑到她耳边,“是,你不用哄我,勾勾手指头我便过来了。”

    整个世界,能将他傅禹修拿捏的死死的人,也就是一个温黎。

    他舍不得同他生气。

    “你查了那么多资料,黎家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难道没查到一点。”温黎停顿下来。

    男人细心的将她裹在怀里,哼了声算是答应了。

    “当年我母亲在医院,生下的是一对双胞胎。”

    傅禹修顷刻之间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黎漓是你妹妹?”

    异卵双生,她和黎漓之间连着这么一条血脉。

    这便是她要救黎漓的缘故了,纵使她多年流浪,练了一副冷心冷肠。

    黎漓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关系最为亲近的人。

    “气消了?可以往前走了?”温黎抱着他说。

    男人将人松开,凑过去吻了吻她的唇角,“我怎么舍得同你生气?”

    温黎轻笑,抬手再捏捏他的脸,“不过你的脸手感可不太好啊。”

    傅禹修笑了笑,“那我吃胖点,让我们家宝贝能捏着舒服点?”

    这边两人亲昵,斐然和夏宸也从扳指男的口中也套了不少的话出来。

    “少爷,他说知道温小姐的身份,是一个女人告诉他的。”斐然将人解决掉之后起身过来。

    “女人?”

    夏宸下意识的看看温黎的方向,也明白了到底是谁做的。

    “老大。”

    温黎接过夏宸递给扳指男的手机笑了笑,“挺有能耐的。”

    “这么多年,这个女人是不是一直都在暗处观察您呢?”

    这个死女人。

    “她现在敢露面,就说明了她已经想好了要如何面对我。”温黎眼中闪过利光。

    “继续往前,我倒是要看看,炼狱大费周章的到了这地方,到底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