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53 祭祀开始 找到黎漓 2更

章节目录 153 祭祀开始 找到黎漓 2更

 热门推荐:
    下午两点钟,整个北山天色阴沉,像是要下雪了一样。

    沿着雪野滑行了两个小时的几人越过了冰川溪流,终于到了最后的地方。

    地图上显示的,北山密林。

    沿着还未消失的足迹,几人成功的到了藤曼丛生的密林边缘地带。

    “这怎么这么多藤曼?”夏宸看着眼前跟城墙一样的植物。

    “地图上显示了越过这层藤曼墙就能够到达北山的核心地带,不过这密林从来没有人进去过,估计危机四伏。”斐然仰视藤曼开口。

    奇了个怪了,这些人平白无故的到这地方来做什么,到底想要什么才能够冒了这么大的危险进入北山。

    “这地上有血迹。”夏宸盯着地上一滴一滴的鲜血。

    这足迹消失的地方,在藤曼的根部。

    “这些人的足迹在这里消失的,应该已经越过藤曼进入密林了。”斐然蹲在地上,看着整齐消失的脚步。

    可是这藤曼错综复杂,纵横交错,这些人是如何进去的。

    温黎从傅禹修背上下来,到了斐然站着的地方。

    “这藤曼的颜色,是不是不太一样?”

    经她这么一说,斐然低下头检查藤曼。

    “的确不太一样啊,这颜色是真的不太像,旁边的好想要更加深一些,这些的像是刚刚生长出来的。”

    温黎看了眼夏宸,明白老大的意思人蹲下身来的,拿出一把砍刀走过去。

    夏宸手一抬,对准了生长的藤曼狠狠的砍了下去。

    他刚刚收回手,就看到了以缓慢速度在生长的藤曼。

    夏宸收了砍刀揉揉眼睛,“这是我的错觉吗?”

    生平第一次用肉眼看到植物生长的,这不是在开玩笑不。

    “生长的速度不算快,走吧。”傅禹修伸手将温黎拉过来。

    无论如何能追赶到这个地方,已经到了终点,夏宸在前方卖力的挥舞砍刀砍去挡路的藤曼。

    从这里进去,仰头四顾之下皆是带刺的绿色藤曼,生长的高度让人可望不可及。

    “这藤曼上居然还开了花?”斐然看着旁边的蓝色花朵。

    从入了这地方到现在,看到的也就是满目白色,这花的颜色倒是挺好看的。

    夏宸在前面一阵乱砍之后,走出一段距离,终于从藤曼之中走了出来。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抬手用力的揉了揉眼睛。

    “我去!”

    这儿和外面的冰天雪地截然不同,衣服四季如春鸟语花香的样子,葱葱郁郁的树木。

    花海之内五颜六色的花朵绽放,天空湛蓝,空中飞翔的鸟儿都那么的漂亮。

    如同置身最温暖的夏日风情一般,夏宸手里的刀都人在地上了。

    整个人愣在原地,紧跟着疯狂的对身后的人输出。

    “老大,我们到天堂了!”

    夏宸说着蹲下身体,捡起旁边地上掉落的野果子,“天堂啊这是!”

    还没等他吃下去,斐然一个耳光就飞了上来,狠狠的排在他的脸上。

    这力道也让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迅速的恢复了神智。

    夏宸看着手上拿着的白色雪虫,胖乎乎的还在蠕动自己的身体。

    他叫了声把虫子扔出去了。

    再抬眸,人还是在藤曼之中。

    “我刚刚是怎么了?”夏宸揉揉脑袋。

    他看到的夏日风情,是假的?

    “做美梦呢吧你。”斐然有些无语的看着他。

    “这藤曼的花有毒,你注意了。”温黎提醒一句。

    蓝色的花如果在开放的过程当中不小心碰到了,花粉会让吸入的人产生幻觉。

    没有毒,可是如果没有外力提醒的话,这人会永远沉静在自己的梦境中。

    夏宸用力的揉揉眼睛,“我就说这冰天雪地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

    紧跟着回复过来的夏宸继续动手砍藤曼,傅禹修跟在温黎的身边,单手将人护在怀里。

    时不时的伸手出来将慢慢生长要触碰到温黎的藤曼用匕首割断。

    “我记得你说过到北城是要见见万塔的。”温黎忽然开口问道。

    “嗯。”

    身边的男人懒洋洋的哼了声。

    出发之前傅禹修说过要见万塔,为分子空间技术的事情。

    “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傅禹修将逐渐离自己身边的人给拖回来,“看着点。”

    他看着前方已经逐渐冒出的光亮,唇边轻笑,“万塔神踪莫测,关于他的传闻有很多,最大的一个传闻便是,他从s洲回归之后,选择了到北城定居,可是因为前来打扰的人层出不穷,就干脆搬到了北山之中。”

    这也就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这位神秘莫测的博士会一直都无人能找得到的缘故了。

    “我们再继续往前,也许就能见到万塔也说不定。”温黎开口道。

    傅禹修忽然轻笑出声,低头看着身边的小姑娘,回答的很认真。

    “或许不用见他也行了。”

    他看向了前方正在卖力挥舞砍刀的夏宸。

    温黎沉默不语,这男人素来眼睛毒,估计也瞒不了他多长时间。

    “累不累?”傅禹修忽然抬头轻轻的敲了敲她戴着的帽子,“你这小脑袋里,到底还能装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越是跟着她一起,傅禹修就越是有一种自己捡了个宝贝的感觉。

    而且这种感觉十分的强烈。

    到了藤曼的尽头,众人放眼望去,从他们这个角度能够俯瞰密林,如同被藏在这北山之中的一方净土一般。

    这是典型的凹型山谷,四面环绕的都是这种生长茂密的野生藤曼。

    好像天然的牢笼一般,远处四周的山上长年累月的积累了不少的白雪。

    最中间的密林,树上却丝毫不见冰雪,树木本身的颜色,郁郁葱葱,很像是身处夏季。

    整个林子最中间能够看得到一片波光粼粼冒着热气的湖面。

    “这里有温泉养着,所以才没有被冻住。”傅禹修开口道。

    整片林子如同世外桃源一般,令人憧憬向往。

    ……

    密林最中间的位置,四面的草地上空出来一小块地方,用三根树木撑高之后搭了一个平台。

    士兵仔细的最后一道工序做完了,看向了被放置在高台上的黎漓。

    “将军,可以动手了吗?”

    男人手里的罗盘指针转动了几下,四周连风声都没有。

    “都藏好了,一会儿下手的时候动作快一些。”

    士兵爬上了高台,黎漓这会儿身上的厚衣服都被脱掉了,穿了件毛衣躺在高台上。

    爬上来的士兵掏出匕首,十分利落的将她手肘划破,猩红的雪瞬间流了出来。

    被堵着嘴的黎漓用力的挣扎,手上的伤口让她疼的差点昏死过去。

    士兵昨晚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利落的从高台上爬了下来。

    所有人都藏匿在了高台四周,匍匐在地面上观察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呜呜……”

    黎漓用力的挣扎,可是喊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越流越多。

    她意识迷迷糊糊的,慢慢的也没了多少力气,安然的躺在高台上。

    血腥味蔓延的速度很快,慢慢的在林子内弥漫开来。

    就在黎漓快要昏睡过去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阵野兽的咆哮声。

    匍匐在地面上的士兵聚精会神的等着。

    那东西的叫声越来越近,黎漓侧目,眼睁睁的看着远处一个人形的白毛怪物从树上跳了过来。

    他强健的肌肉勃发有力,踩在粗壮的树干上都留下了深深的抓痕。

    “嗷呜!!!”

    那人形怪物大叫一声之后,跳到了高台上。

    黎漓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怪物,吓得魂都快没了。

    这真的是个怪物,身高大约两米左右,和人一样双手双脚,不过不同的是身上长满了白毛。

    它脸上獠牙尽显,最重要的是它有三只眼睛,瞳孔是令人害怕的红色。

    此刻这个怪物蹲在高台上,鼻子凑过来嗅了嗅黎漓身上的味道,紧跟着发出了更加激动的叫喊声。

    显然是黎漓的雪把她吸引过来的。

    首领抬起了手,盯着上方已经准备要将黎漓拆分入腹的怪物,迅速下达了作战的指令。

    偌大的笼子从天而降,正好将高台上的怪物笼罩在其中。

    被惊吓到的动物回头,红色的眸中反映出围攻上来士兵。

    首领站过去,看着笼子内的怪物抬手示意。

    “呜哇!!!!!”

    那怪物张口,血盆大口隔着笼子的缝隙对准了首领。

    就在旁边的士兵想要动手的时候,这怪物忽然两手一撑,硬生生的将笼子破碎之后踏出来。

    “开枪!”

    “砰砰砰!!”原本静谧的林子里响起了接二连三的枪声。

    可是子弹打在它身上却是刀枪不入,那怪物过来,三下五除二就将距离首领最近的一名士兵撕成了两半。

    局面一时间混乱无比。

    黎漓喘息着躺在地上,躲在暗处的人看准了时机冲出来。

    抱着她就往林子里跑。

    黎漓头发都湿透了,原本就苍白无比的小脸这会儿更加是如同白纸一般。

    她用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背着他的人,忽然咧嘴笑出声来。

    “你没死啊……”

    小严面色冷峻,撑着身体背着她往前冲,“你别睡过去,我马上带你出去。”

    “你为什么不……”

    后半句黎漓顿住了。

    既然还活着,为什么还要来救她,赶紧逃命才是最重要的。

    这人为什么要这么傻。

    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树枝断裂的声音层出不穷,戴着急促的破空之气而来。

    黎漓回头看了眼,那怪物已经快追上来了。

    它的速度很快,身手矫健的可怕。

    是被她的血引过来的东西,自然也会疯狂的循着她的血迹而来。

    眼睁睁的看着怪物伸出的手就要碰到他们,忽然被一股破空之气集中,瞬间从树上掉了下去,狠狠的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坑来。

    夏宸帅气的拍拍肩膀上的火箭筒,幸好出门的时候把这东西也塞了进去。

    黎漓抬眸,看到了出现的温黎,苍白的唇瓣扯出一抹笑容。

    “温黎……”她声音很小,气若游丝。

    斐然帮着夏宸去牵制那个怪物了,两人肩上扛着的火箭筒委实很好用,也让那怪物后退了数米。

    “你怎么会在这里?”黎漓看着正在帮自己检查伤势的温黎,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黎若冰告诉我你被困住了,我们跟着你的踪迹过来,就到了这个地方。”

    刚才那士兵下手挺狠的,伤口很大,伤到了血管,也因此失血过多。

    温黎取了补血丸给她服下,回头对着夏宸开口,“拖住它十五分钟。”

    夏宸正忙着扫射呢,头也没回的应了声。

    斐然站到傅禹修的身边,所有人见到这怪物的时候都神色变了变,可是只有少爷和温黎小姐是半点没有惊讶的表情。

    “它好像刀枪不入。”

    火箭筒造成的冲击也只是让他疼的厉害之后往后退,并不能起到实质性的伤害作用。

    要是这怪物忽然不管不顾的冲过来的话,他们一样很危险。

    “先拖着。”傅禹修站在温黎身边纹丝不动。

    斐然只能点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怪物过来。

    温黎这边已经取了所有该取的东西给黎漓缝合伤口,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这只手会废掉。

    针线缝合的速度很快,注射了麻醉剂的黎漓昏昏沉沉的看着温黎的脸。

    她没想到,温黎会过来救她。

    这是第几次被温黎给救了?

    她自己都算不清楚了,等到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谢谢她才行。

    处理好了伤口之后温黎起身,那怪物已经在暴动的边缘徘徊了。

    她低头看着小严,“把她送回去,能做到吗?”

    小严撑着身体起身,“没问题。”

    温黎注意到了他衣服上沾染的血迹,这人身上也伤得不轻,

    “这是消炎药和止疼药,这包是干粮和子弹。”温黎将东西递过去。

    “把她带出去。”

    这东西是因为黎漓出现的,简而言之,不处置了它,谁都走不出去。

    小严听话的接过东西,背着人动作迅速的转身离开。

    夏宸这边已经快撑不住了,往后退了两步要再发射下一波的时候。

    一根银色的链子忽然出现,缠绕住了那怪物的脖子,再狠狠的勒住。

    温黎往前一步,视线落在了那根银色的链子上面,链子的另外一头,被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捏在手里。

    果不其然,是他。

    夏宸往后退了一步到了温黎身边,“老大你看?”

    那人是想过来和这怪物展开肉搏战吗,居然直接单枪匹马的跳了出来。

    很快从首领背后跑出来的士兵将准备好的网撒过去,将怪物罩在了网子里面。

    “他们想活捉。”傅禹修盯着那个男人,舌尖抵着唇肉,眼中泛出嗜血的光芒。

    “这就是那些人想要的东西?”夏宸错愕。

    他还以为跑这么远来,到了北山里了,是找个什么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的。

    没成想这些人的口味这么重,跑到北山里来抓这么个四不像的怪物。

    是肉很好吃吗?

    只见那男人手中的链子紧紧拽住,网也是用特殊材质制作的。

    士兵上前给那怪物撒了麻醉粉,可却让他更加暴躁,硬生生的扯断了特殊材质制成的网子。

    在他身边的士兵被扔出很远,重重的砸在了树干上之后吐血失去了意识。

    “嗷呜!!!”

    那怪物冲着温黎他们就直直的冲了过来。

    傅禹修抱着身边人跳上了树,夏宸手里的火箭筒瞅准时机打了出去。

    怪物这次是彻底免疫了,拍打着胸口冲着夏宸就追了上去。

    “乖乖在这儿等我。”傅禹修揉揉温黎的脑袋吩咐。

    温黎抓着他的手没松开,沉着冷静的开口,“我跟你一起去。”

    傅禹修唇角上扬,带出三分魅惑之气,“放心,你男人厉害着呢,在这儿等我。”

    刀枪不入,速度和嗅觉都是一等一的。

    对付这样的怪物,需要很多人的通力合作。

    男人从树上跳下去之后,那怪物正好迎面撞了上来,傅禹修动作迅速的躲过了他的攻击。

    转身跳到了另外一棵树上,几乎在那怪物攻击落下的一瞬间,傅禹修敏捷的跳到了两外一棵树上去。

    被击中的树木木屑横飞,在空气中弥漫着木屑的味道。

    傅禹修反手,手里扔出去的东西正好砸中了那怪物的眼睛。

    它捂着被击中的那只眼睛横冲直撞,一下子没了方向,

    温黎握着匕首,看准了时机直直的跳了下去,正好落在那怪物的肩膀上。

    “嗷呜!!!”

    手起刀落,温黎手上的匕首狠狠的刺入了怪物的其中一只眼睛。

    它疯狂挣扎的力道将温黎甩了出去,傅禹修脸色一变,冲上前将人给接住了。

    那怪物惨叫一声之后转身逃跑了,后面的人紧追不舍得跟了上去。

    “不是让你在树上等着我的?”傅禹修声音扬高。

    显然是着急了。

    温黎看看手上染了的绿色的血,冰冰凉凉的,不像是从活物的身体里流出来的。

    “伤到了没有,我看看。”傅禹修将人放下来仔细检查。

    确认了这人没有伤口之后,将人拥入怀中。

    “老大,我们是不是要返回去了?”夏宸扛着武器走过来。

    黎漓也救到了,他们也能从这山里撤出去了吧。

    温黎低头看着地上绿色的血迹,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一样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题外话------

    啊啊啊,我要被我自己蠢死了,这两天出现的角色是云箫啊,不是云笙,因为出现的时间间隔太长了,我再写的时候就弄混了,现在已经改过来了,是云箫,大家在心里默念一百遍,是云箫,云笙有老婆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