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56 北山之外,暗宫绞杀 1更

章节目录 156 北山之外,暗宫绞杀 1更

 热门推荐:
    北山主峰雪崩。

    覆盖的范围是整个主峰之下方圆几十里的范围,也是从密林出来的途径。

    如此大范围的雪崩,覆盖住了中央范围内的三分之二。

    于此同时,北山外,密密麻麻守了一林子的人眼睁睁的看着雪崩的发生。

    冲击的范围很广,也让在场的人心里喜悦。

    “少堂主您看这是?”身后的助理上前开口。

    发生了那么大范围的雪崩,里面的人怕是早就凶多吉少了,也就不用这么多人耗尽心力的守在这里了吧。

    “还真是天助我也。”莫嚣手里的雪茄狠狠的落在地上熄灭之后烟灰浮动。

    连天都在的帮他们,傅禹修这次还不是凶多吉少?

    “留十个人在这儿看着,其余人都可以撤回去了。”莫嚣开口吩咐。

    这人估计都死在山里了,放那么多人守在这里是浪费时间。

    莫宪君刚到这里就看到了雪崩,情绪激动之下他也低眉沉思了一会儿。

    “你说,len那边应该不会有问题吧,毕竟查尔斯还没出来呢。”

    这要是炼狱那边len生气了,将查尔斯的死也归咎于他们的话,这不是很亏吗。

    “爸您想什么呢,这是雪崩,不是我们能操控的,如果是我莫家操控的他大可怪罪我们,可问题是我们自始至终都没动过手,他怪罪谁去?”

    查尔斯就算真的死在北山里,也是自己本事不精,怨得了谁。

    莫宪君心里这口气松下来,看着远处开口,“马上可以联系炼狱,傅禹修的命,就是我莫家投诚所松的第一份礼物!”

    “您放心吧,我这就去安排。”莫嚣笑意张扬。

    如果不是为了现在这口气,他忍了多少。

    不过傅禹修身边那个女人实在是可惜了,从长相到身段都是一等一的出挑,天生的尤物。

    而且年龄还挺小的,这样的女人,莫嚣想着流了口水出来。

    如果能够放在他身边调教的话,不出半年,肯定能养成这世间少有的尤物。

    只可惜,现在也跟着那个男人葬身北山了。

    “我就说了,不过是个没用的私生子,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别说傅家那边自始至终没来过消息,就算来了,我莫家这次也不伺候了!”

    莫宪君说出这话的时候颇有扬眉吐气的感觉。

    这么多年被傅家压着,他也算是忍到头了。

    整个傅家谁不知道傅氏极其看重血脉,傅禹修不过是个无名无姓的私生子。

    母亲也是上不了台面见不得光的女人,傅禹修的身份又能尊贵到哪里去。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秤,如果天生卑贱,就别怨别人都不待见。

    “听说傅鼎风将北边交给了傅禹修打理,他这趟过来肯定是要消除我们同李家之间的隔阂。”

    莫宪君说着不屑的笑出声来,“傅鼎风氏如何觉得,我们会受这么私生子的趋使的?”

    真是可笑至极。

    况且,傅鼎风将北边交给傅禹修,摆明了是想让他来自取其辱的。

    这样的出身身份,在傅家能高贵到哪里去。

    “诸位听着!”莫宪君忽然站上越野车车顶,看着前方乌泱泱的黑林堂的手下,“我莫家受傅家欺压多年,同白水堂争夺北城这块小地方,双方损伤无数,今天,我黑林堂不受这气了,从今天开始,莫家宣布独立出来,从拿下北城开始,将来势必要比肩傅家,成为h洲鼎鼎有名的人家!!”

    莫宪君这么慷慨陈词,瞬间让在场的所有人情绪激动。

    没有人会喜欢永远被人压着,既然能够独立出来,将来他们又何愁不能比肩傅家。

    “堂主万岁,堂主万岁!!”

    “堂主英明!堂主万岁!!”

    此起彼伏的叫喊声络绎不绝的,也带着这些人的热情和激情澎湃。

    “砰砰砰!!!”

    一阵极其嚣张的枪声响起,紧跟着是空中传来的螺旋桨的声音。

    再往上看,空中一共五架铁黑色的直升飞机,飞机上拿了冲锋枪瞄准他们人疯狂绍扫射。

    原本还激情澎湃兴致盎然的人应生而倒,猩红的雪染满了他们脚下的每一寸雪地。

    扛着重型武器的人忽然冒出来,沿着树林而站,所有人整整齐齐的围在了区域之内。

    形式陡然逆转,让在场的人皆是一愣,空中扫射的直升机也停了下来。

    看着损伤无数的黑林堂,莫宪君险些从车子上跌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的男人一身黑色,长筒黑色军靴,上半身一件酷帅的黑色皮衣,鼻梁上的黑色墨镜挡住了半边脸。

    最为醒目的是男人那满头的银发随风浮动,嚣张至极,却也十分有型。

    “莫家是吗?”原苍手里的枪往后扛在肩膀上,傲慢的盯着莫家父子。

    “你是什么人,敢到这地方来撒野!!”

    莫嚣两步并一步的往前,气势汹汹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他身后的助理是第一个发现周围这些人黑色军服上,左肩的位置放着的勋章的纹样的。

    “少堂主。”助理用力的将他的手扯了扯。

    “您看。”

    那标志是一繁体的暗字为基础所设计出来的,在整个洲际都是赫赫有名的队伍。

    “暗……”莫嚣盯着那个标志,一秒钟的时间脸色大变。

    那是暗宫。

    洲际上最为庞大的地下军团,以黑色纹样的军服为底蕴,曾经横扫了整个h洲和f洲的暗夜军队。

    所过之处杀戮血腥,血流成河,这些人,完全是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

    曾经有传闻,说暗宫曾经和傅家有联系,而且暗宫拥有至高无上地位的首领,姓氏便为傅姓。

    可是身为傅家之下的莫家,莫宪君却深知,暗宫虽然从来没有碰过傅家的生意,可和傅家是没关系的。

    在洲际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军队这么到了北城,如何能让人不不恐惧。

    “还需要我同你介绍,我们是什么人吗?”原苍兴致极高的扫过莫宪君和莫嚣。

    这会儿莫嚣已经被吓得有些瑟瑟发抖了,腿都抖得站不利索了。

    鹿闵从后面赶过来,兴奋得站在原苍的身边。

    他倒是很想告状,告诉原苍是这两个龟孙算计当家的,但是看着身边的人都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也只能冷着脸维持高冷的人设。

    看到鹿闵站在了原苍身后,莫嚣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人会出现在这里。

    别说暗宫的人来到这里,是为了傅禹修。

    “我先带人进去接斐然大哥了。”

    鹿闵动作迅速的带着人入了林子。

    莫宪君和莫嚣这次是彻底栽了,明明这个私生子连傅鼎风都不愿意管。

    怎么会摇身一变变成了暗宫的人,而且估计身份地位还不低啊。

    “我们有话好好说,这位先生。”莫宪君上前,搓着手希望对方能同自己好好的谈谈。

    原苍看了眼不远处山顶上不断往下落的雪,眼中一片肃杀。

    “传当家命令,除莫氏父子之外,杀无赦!!”

    一时间整片山林哀鸿遍野,温热的鲜血融化了雪地,不断的汇聚起来。

    血腥味弥漫了整座山峰,也勾来了不少蠢蠢欲动那的动物。

    红云从黑色直升机上下来,看着地上满地的尸首,面色毫无波动。

    “现在如何,主峰发生雪崩,我们必须抓紧带队进去寻找当家才行!”

    那地方磁场特殊,定位系统失灵,嘉禾现在正在想办法连接上的当家手里的通讯设备。

    “留下鹿闵看着,我们同斐然再次返回。”

    这么大面积的雪崩,他们相信那个强悍的男人是不可能出事的。

    可是这心里却也是架不住的有担忧。

    小严背着黎漓出来的时候,满地的尸体汇聚了浓郁的血腥味,让人忍不住作呕。

    他看着眼前一片狼藉,心下凛然。

    “快走啊,你在看什么呢?”

    被鹿闵的话喊得回过神来的人,将背上的黎漓小心翼翼的放下来。

    “我就到这里了,麻烦你把她送回去,我就不过去了。”

    他的身份,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夏宸有些疑惑的将人接过来背上背,几人坦然处之的跨过一具具尸体。

    终于见到了北山之外的太阳。

    “你们把人送回去,我们这便出发去救人。”斐然吩咐夏宸和鹿闵。

    “不行我得跟你们一起去!”夏宸背着黎漓开口。

    他是相信老大不会出事的,可是也不能让老大一个人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啊。

    “救人如救命,温黎小姐给你传达的命令是守着黎漓,你要违背她的命令吗?”

    夏宸只能咬咬牙,背着人上了车。

    黑色的车子开了十分钟之后到了别墅区门口,被团团围住的别墅大门是敞开的。

    几乎是在夏宸背着人进入院子的一瞬间,瑞秋就喊了起来。

    将人放在沙发上之后,夏宸在旁边喘了口气。

    “漓漓!!”

    黎漓周边围了一群的人,喜极而泣的黎若冰,满脸难过的瑞秋,和如释重负的老太太。

    “失血过多?”黎若冰给黎漓搭脉之后心疼无比。

    “她受伤了,你们最好赶紧找个医生好好的治一治。”夏宸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人已经送回来了,他现在必须赶紧找到老大。

    瑞秋急忙招呼了准备好的医生将人带进了房间,去给黎漓诊治了。

    “谢谢,真的太感谢你们了。”黎若冰擦干净眼角的泪水开口道谢。

    早就到了北城的黎远志走过来,面色平和却满脸感激,“多谢夏先生,麻烦您告诉温黎一声,改天我们一定登门道谢,谢谢她不顾自身安危救了漓漓。”

    黎若冰连续点头,“对,温黎呢,她没受伤吧?”

    夏宸看了眼黎若冰,“主峰雪崩了,老大现在还在北山,我得赶紧返回去。”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让黎若冰一下子没站稳倒在旁边的沙发上。

    “大小姐。”佣人上前扶着她起身。

    温黎还在北山……

    “雪……雪崩了……”黎若冰苍白着脸色喊了声,“雪崩了,温黎还在山里,雪崩了,是我害了她……”

    “是我害了她!”

    黎远志蹲下来查看女儿的情况,黎若冰这会儿还没从这么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爸,是我去找的温黎,也是我求她去救漓漓的,雪崩了,她还在北山啊,爸爸!她还在北山!!”

    既然是雪崩,有多少人能逃得过的。

    黎远志急忙安抚女儿的情绪,“没事的,刚才那个小伙子不是说了吗,他要回去救温黎,这说明温黎还有救啊。”

    “而且她敢入北山去救漓漓,肯定也是有本事在的,不用担心的不。”

    事已至此,黎远志也只能这么安抚黎若冰的情绪。

    一楼房间内,黎家准备好了相应的医生和所有的急救措施,为了以防万一黎琅华甚至让附近医院将黎漓血型的血包都调过来了。

    医生做了相对应的急救措施之后给人输了血浆进去。

    “病人是连天的奔波劳碌,再加上受了重伤,才陷入昏迷的,不过这伤口缝合的特别好,用的材质也是少见的棉线,伤口愈合之后会自行融化,也不会留疤,我倒是想见见这位大夫了。”

    给黎漓检查身体的医生起身开口。

    黎琅华坐在床边,看着孙女手肘上狰狞的伤疤,心疼的厉害。

    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孩子,平白的受了这罪,她怎么能不心疼。

    “医生,那她是只用输血就行了吗?”瑞秋发问。

    医生点头,看着床上闭着眼睛的黎漓,“注意伤口不要碰水,该服用的药物我会留下来,记得按时吃药就行了,至于伤口的消炎针,也定期记得打就行了。”

    总之是没有生命危险。

    想到这里医生不由感叹,这人能活着从北山走出来,真的是福大命大。

    瑞秋送了医生出去,房间里只有黎琅华陪着黎漓。

    老太太保养得当的手抚摸过孙女的面庞,她忽然就笑了。

    “你也许会怪我吧,如果不是奶奶把你带回来的话,你也会和温黎一样,有父母的教养,成长的出色,我记得那个女人是个十分厉害的画家,哪怕你从来没见过她,却也这么喜欢画画,血脉这东西,还是极奇怪的。”

    她养在身边这么多年的黎漓,能够在见到素未谋面的温黎之后那么喜欢她。

    哪怕温黎从来都是冷着一张脸,从来淡漠疏离,也挡不住黎漓的热情。

    哪怕没有人教过她,却也天赋异禀,画的一手好画。

    她不得不承认,有些东西,是她替代不了的,该来的时候总是会来。

    瑞秋急匆匆的从门口进来,看着守着黎漓的老太太,有些着急的开口,“老太太,温黎小姐现在还没从北山出来呢!”

    听到这话,黎琅华霍然起身,“还没回来?为什么?”

    黎漓都已经平安回来了,为什么温黎还呆在北山?

    “听说是碰上雪崩了,估计是凶多吉少,现在大小姐在楼下哭的厉害。”

    黎琅华一下子脑子里发懵,差点没站稳了。

    “老太太!”

    瑞秋急忙着急上前,“你没事吧?”

    黎琅华平稳了心态,看看病床上的黎漓,大口的喘了口气。

    “奶奶!”

    黎若冰一下子推开门进来,脸上满是泪痕,眼睛已经哭肿了。

    “是我害了温黎,她是为了救漓漓才出事的,都是我的错!”

    黎琅华扶着孙女站稳了,“别胡说,她肯定好好的。”

    黎若冰收了眼泪,用力的不让它落下来。

    “现在还没有结果,你先别着急下定论,雪崩了人不一定就会出事,你别自己吓自己。”黎琅华对着黎若冰开口。

    黎若冰站在原地,用力的吸了吸鼻子。

    “远志,你带人到北山附近去看看是什么情况。”黎琅华想了想,“那孩子本事大着呢,如果没两把刷子也不敢进北山去救人,你去守着看看,能不能等到那孩子平安回来。”

    “我明白了,我这就带人过去。”

    黎远志带着人转身出门。

    黎琅华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吩咐旁边的人,“好好照顾漓漓,我们推迟回帝都的时间。”

    什么时候那孩子活着回来了,他们再考虑回帝都。

    黎若冰收敛了情绪,到浴室洗干净了脸之后回到房间里。

    黎琅华和瑞秋退了出去,转身到了隔壁房间里。

    “您现在总能安心的合上眼睛了,二小姐平安回来了。”瑞秋安抚老太太的情绪。

    “我们真的还不回帝都?”瑞秋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黎琅华揉着眉心有些疲劳,“漓漓是温黎救回来的,我这个奶奶无论如何都要当面同她道谢,再者,这便是命了。”

    既然躲不掉,也就不用藏着掖着。

    当年将黎漓抱回来的时候,黎琅华就已经想过会有这样的局面发生,到现在也只能忍受可能会出现的一切情况。

    瑞秋叹了口气,毕竟是一家人,老太太这口气也一直堵着上不去下不来的。

    当年大少爷悄无声息的带着全家人就搬离了帝都,走之前也只是给老太太寄来了一封信。

    那封信到现在老太太都没有打开过,这么多年也彻底断了联系。

    温黎小姐的出现到现在为止,也让老太太心里堵着的那口气快松开了。

    “那些守着的医生别撤了,再等等。”

    黎琅华最后吩咐了一句,瑞秋低头答应下来。

    有些东西,哪怕经过了漫漫时间长河的沁润,也总是不会发生变化的……

    ------题外话------

    温黎被埋的第二天,想她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