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58 恭迎当家!(我们傅爷打脸)1更

章节目录 158 恭迎当家!(我们傅爷打脸)1更

 热门推荐:
    两人从地下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六点钟,这里已经天黑了。

    主峰之下,斐然和原苍这会儿正带着人费力的寻找两人。

    自始至终这些人都没觉得这么一场雪崩就能把他们当家给怎么样。

    茫茫雪野之中,一群人在费力寻找,所有带来的红温勘测仪找了一遍又一遍。

    可是挖出来的就是些松鼠雪兔的尸体,天色越暗,斐然心里就越发焦急。

    “那边有没有?”

    原苍对着前方五百米之外的斐然抬手,后者比了个手势。

    示意他并没有找到有用的活体。

    就在斐然脸色越发阴沉,天已经快黑了,这地方一入夜就是危机四伏。

    如果再找不到当家的话,恐怕情况不太好。

    就在众人仔细寻找的时候,东边的树林内,原本平静的雪地上忽然开始有冒烟的意思。

    紧跟着亮光四起,银色的升降梯升起来,舱门打开,温黎和傅禹修走出来。

    黎漓低头看着手上握着的东西,清雅早就启程去了d洲。

    不过那个女人面容做了更改,只怕清雅也认不出来。

    傅禹修看着小姑娘的样子,忽然开口,“你没觉得这幅画上的人,有点眼熟?”

    温黎听了他的话,低头将手里的画摊开,盯着画纸上的素描相。

    看了半响之后,温黎忽然也觉得有点眼熟。

    “还没看出来呢?”傅禹修忽然抬手捏捏她的下巴,“这画上的人眉眼同你很相似。”

    也是就证明,这个女人整容的时候,是将温黎作为了模板来做的。

    想到那种可能,温黎面色一冷。

    “你和这个女人是有什么过节?”

    温黎手里的肖像画收起来,忽然踮起脚尖,伸手抓住了男人的领口让他低头。

    两人挨得很近,彼此的呼吸交错,炽热暧昧。

    “如果你能找到她,我就告诉你。”

    傅禹修抬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搭载她的腰上,男人唇角轻勾,凑过去吻了吻她的唇瓣。

    “我们家宝贝儿都这么说了,为夫的自然是乐意效劳。”

    这小东西素来冷清,很多东西也不会归根究底,这女人能让她记挂了这么长时间。

    肯定有她的缘故在里头。

    斐然刚带着人迈入林子就看到了以慵懒姿态站在原地的男人,他这会儿低着头,手指搭在怀中女孩子的腰上。

    像是很认真仔细的在说着什么,男人眼尾笑意分明,时不时的凑过去吻了吻女孩子的脸。

    “少爷!”

    斐然带着乌泱乌泱的人就冲了过来。

    傅禹修松开了拥着温黎的手,懒洋洋的抬眸看着面前出现的人。

    “您没事儿吧?”

    斐然站得笔直,上下打量眼前的男女。

    明明经历了雪崩这样的事情,怎么看着这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好像遭遇雪崩的不是他们一样。

    “先带你回去,我们稍后再议。”傅禹修动作轻快的将人拥在怀中。

    斐然带人往前开路,迎接他们的王者回归。

    出了北山之后,浓郁的血腥味让人蹙眉。

    温黎看着眼前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而冻成了冰的雪地之上,一具具尸体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可是这刺鼻的血腥味无一不在告诉身边的人,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

    “按照当家的吩咐,这些人都解决清楚了。”原苍颔首。

    傅禹修点头,一旁的斐然接着开口,“莫家父子已经押送回了黑林堂的地牢之内,请问当家现在要去处置吗?”

    男人轻笑,面上是如风和熙的笑容,可是眼底却是暗涌一片。

    “先送你回去?”傅禹修低头冲着怀里的小姑娘出声。

    温黎摇头,“不用,我跟你一起过去。”

    能从被北山出来,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沿途碰上了多少李莫两家派进来的杀手。

    这些人是下了决心不让他们从北山里走出来的。

    他们平安归来,有些帐还是要算一算的。

    傅禹修轻笑,拥着小姑娘上了车。

    负责开车的司机是红云,他这和原苍一样身上换了穿着舒适的皮衣,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十足。

    他不断的从后视镜里往后看,可是黑色的升降板瞬间升起来,挡住了后面的车厢。

    “这就是当家很喜欢的女孩子?”

    红云和身边的斐然确认。

    他是知道当家身边出现了一个很得当家喜爱的女孩子,听鹿闵说这温黎小姐是个厉害的角色。

    “是,当家主动追的。”斐然开口。

    红云的心理素质极强,车子开的也极其平稳。

    前段时间他看过当家和温黎飙车的视频,车子开的及其平稳,能够将他改造过的车子驾驭的如此之好。

    的确是十分厉害的角色。

    过来之前他一直都想象不到,那个铁血狠辣的男人到底是如何追女孩子的。

    多少女人贴上来的都没入过当家的眼睛,这么多年当家身边可是从来没出现过什么女人。

    那个妖娆邪肆的男人狠起来毁天灭地,在他们的眼中,当家如同神祗。

    这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结果刚刚他看了眼,这温黎小姐仰头和当家说话的时候。

    小姑娘肌肤白皙,虽然小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看得到泛红的耳尖。

    光是就容貌来说,和当家那是绝对没得说的,两人极其相配。

    “可是这温黎小姐,好像年龄不大吧?”红云对着斐然确认。

    斐然看看他,“刚满二十岁。”

    还真的是不大,都快和鹿闵差不多了,鹿闵可不是也快满二十岁了。

    “当家真的很喜欢她?”

    这话问出来红云就后悔了,看刚才当家那一系列的动作就不像是不喜欢的。

    当家还真是第一次这么哄着一个小姑娘的,眉眼低敛间整个人都是温柔的。

    “还真是等到这天了。”

    当家倒是挺喜欢这位小姐的,就是不知道这位温黎小姐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

    北城东边,白水堂。

    李家白水堂所占据的这位置有无数的天然温泉,其中硫磺含量很高的缘故,白水堂这名字也取得十分应景。

    同黑林堂那边的森冷肃然不同,入夜之后的白水堂格外的漂亮。

    整个庄园占地面积很大,从传统的古木大门进去两边就是不断再咕噜咕噜冒着泡泡的泉眼。

    不断升腾而上的热气在这冰天雪地里显得十分温暖。

    传统的木制建筑之下,后院之中最大的一眼温泉之中,李追背靠池壁,闭着眼睛休息。

    两只染了黑色指甲的纤纤玉手顺着男人的胸膛寸寸而上,身上穿了淡黄色比基尼的女人柔弱无骨的靠过去。

    两条腿在水下不断的缠绕男人的腰部,升腾的热气让女人额头上带了薄薄细汗。

    “少堂主……”女人轻柔的叫声媚的能滴出水来。

    偌大的池子之中对面两个穿着黑色三点式的女人慢慢从水下游过来。

    到了李追面前时,慢慢自水下而上,指尖轻勾过他的腹部。

    勾引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佣人过来将新开的红酒放在池边,陆续抬了几碟精致的点心和果盘放过来摆好了。

    “少堂主,您都不好好的陪陪人家。”女人缠着李追开口。

    他抬手搂着女人,凑到她耳边坏笑,“哦?你想本少怎么陪你?”

    女人笑得更加妖娆,“当然是这种陪了。”

    其他两个女人看到两人的动作,急忙凑过来,难耐的开口。

    “少堂主,人家也要嘛,少堂主……”

    “少堂主……”

    李追摊开手掌接住了两个女人,脸上带着坏笑,“是吗,那本少就看看你们谁的本事的大了?”

    这边池子里传出来男人的调笑声和女人难耐的呻吟。

    佣人低着头退到廊下,每天这个时候少堂主都会泡一会儿温泉,可是素来也没带过这么多女人回来的。

    好像几天前开始,少堂主心情就格外的不错,接连三天都带了不同的女人回来。

    这两天他们在这儿伺候也是倍感煎熬。

    “阿追呢?”李杰从后走过来,冲着佣人问了句。

    “少堂主在里面呢。”佣人低头。

    李杰越靠近,里面传出来的动静也就越大,男人和女人的声音就越发清晰。

    他倒是毫不避讳,司空见惯了一般,直接出了长廊,入了院子里。

    李追正在池子里做着最原始的动作,丝毫没有听到后面传来的脚步声。

    “这节骨眼上了,还有这兴致呢?”

    李杰开口说道。

    听到父亲的声音,李追利落的在水中转身,看着父亲,“您怎么过来了?”

    这些女人对这样的局面也都习惯了,地下世界不都这样的。

    许多父子一起来的情况也不乏,如果太过矫揉造作的话,反倒是会令男人生厌。

    也因此在看到忽然闯入的李杰的时候还能够坦然自若的趴在池边。

    “莫家那边从中午开始就没了动静,派出去的人也没有回来的,你倒好,还有兴致做这样的事情。”

    李杰说这话的时候十分不满。

    先不说莫家那边如何,傅禹修到底是生是死都没人知道。

    他们安插在黑林堂的奸细也没有回复的,如果傅禹修要是活着从北山出来了,这情况可就麻烦了。

    “您着什么急,要杀要剐也是莫家的事情,我们自始至终都没在明面上有过动作,哪怕他傅禹修活着回来了,想找麻烦也找不到我们这边。”

    李追说着从水里起身,旁边的女人忍着寒意伺候他将浴袍穿上了。

    “那少主那边我们也不好交待啊。”李杰开口说了句。

    他们已经向傅禹衡那边报备了,傅禹修一定会死在北山,这要是人活着回去了。

    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吗。

    在傅禹衡的面前,他李家还如何能有信誉了。

    “爸,我觉得您是想的太多了,傅禹修怎么可能能活着从北山走出来,主峰雪崩,他就是有三头六臂都走不出来!”李追不屑的说了句。

    刚到北城的时候那男人的气势多足啊,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傅家当家呢。

    其实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骨子里低贱卑微,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次的事情报备上去之后。

    傅鼎风连人都没安排两个过来看看的,可想而知傅禹修的地位如何了。

    傅家那样的人家,极其重视出身和血统,怎么可能将当家的位置给了那么个野种。

    “你说的倒也是,可我这心里总是不安定。”李杰开口。

    从中午莫家围了北山入口开始,到什么消息都收不到,派去打探莫家情况的人回来也只说一切和寻常无异。

    他这心里总是有种发毛的感觉。

    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您别自己吓自己,别说他没办法从北山里出来,就算真的出来了,按照莫嚣那架势,这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他活着的,先让他们鹬蚌相争,我们最后来个渔翁得利,您说说多好。”

    莫家寻摸了个好靠山,只要傅禹修一死,傅禹衡一定不会坐视不理,放任北方就这么落入莫家的手里。

    到时候要变成什么样的血雨腥风,再真枪实弹的拼个痛快也就行了。

    “你说的也对。”李杰整个人放轻松了,轻轻拉扯了西装的领带。

    “我也来泡泡,你可以出去了。”

    李追对父亲的心思也算是拿捏的准确,对着还在池子里的几个女人使了个眼色。

    穿黄色比基尼的女人最先从池子里站起来,走到李杰身边伺候他将西装外套给脱了下来。

    “堂主,让我们姐妹好好的伺候伺候您啊……”

    李杰油腻的面容上露出笑容,猴急的扯着女人就跳下了水。

    一墙之隔,李追自顾自的往椅子上一坐,听着那边传过来的声音,准备查阅手下刚刚送过来的文件。

    “砰砰砰!!!!”

    一阵机枪的声音响起,整个院子之内被扫射的七零八落的,

    李追豁然从椅子上起身脚步急促的往大门口过去。

    这是白水堂,整个北城还断断然没有敢直接到这地方撒野的人!

    厚重的雕花木门被从两边打开,门外进来的两排人扛着重型武器,进门开始就是一通扫射。

    面无表情的如同杀人机器,在这黑夜之中冷穆肃杀。

    堂内的所有兄弟闻声而来,拿出武器准备反抗的都被击中之后倒在地上。

    举手投降的人则被卸了武器双手抱头蹲在了墙角,他们周边站着的黑衣人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枪口对准了他们的脑袋。

    似乎只要这些人微微一动,瞬间就能爆破了他的脑袋。

    只在一瞬间的事情,整个白水堂就被控制的死死的。

    几具尸体漂浮在大门入口处的温泉水池里,源源不断而出的红色鲜血染红了整个池子。

    踩着满地的血迹,原苍和斐然跨过眼前的尸体而来。

    “你们是什么人?!”李追连鞋子都没穿就赤脚从榻榻米上跳下来。

    原苍上前一步,明亮的院子里,这一头银发格外招摇。

    “李追是吧?”

    李追面色僵硬的看着整个堂内被控制住的兄弟,看着他的脸仔细的去辨认。

    这是一张生面孔,从来没见过的脸。

    “你知道我是谁还敢这么嚣张放肆,这是白水堂!你们敢到这儿来撒野!”

    原苍轻蔑的笑出声来,手里的枪毫不客气的砸在了他身上,“注意你的态度!”

    李追额头上被这么击打了一下,破了个口子,鲜血一下子顺着流了出来。

    斐然带着人将后院和女人在行鱼水之欢的李杰给拖了出来。

    跟扔垃圾的一样的将人扔在了地上。

    李杰用力的仰头,在看清楚了原苍肩上暗宫的勋章标志之后。

    他骤然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原苍,宛如见到鬼魅一般的神情。

    “你们是……暗宫的人!”

    听到这个名称,李追神色大变。

    而今整个h洲除了g国之外,所有的国家都在这只铁血军队的手上。

    是绝对的王者。

    对于这支军队的传闻可是数不胜数多如牛毛。

    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能如此嚣张,能够狂妄之极的入了北城,还闯了白水堂的门。

    “这位先生,有话好好说。”

    李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现在的局面,对他们是绝对不利的。

    只能先软下态度再说。

    “傅家和暗宫素来是井水不犯河水,暗宫这么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未免不太好。”李追冷着脸开口。

    无论如何这会儿搬出傅家来才是最好的。

    暗宫无论如何也不能不看傅家的面子,他白水堂可是傅家名下的。

    原苍极其不屑的看着两父子,无能鼠辈,就这么点胆子还敢算计他们当家的。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入了你们这地界,自然是我们当家有事情要问两位。”原苍开口道。

    他话音刚落,敞开的大门那边走进来一男一女。

    男人姿态慵懒的搂着怀里的小姑娘,抬脚轻松的跨了门槛进来,精致绝艳的侧脸在灯光下潋滟迷人。

    响彻云霄的叫喊声响起,也让李追彻底瘫软在地上。

    “恭迎当家!”

    李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出现的男人。

    他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能出现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那个私生子是暗宫的主人?

    开的什么玩笑,那个私生子居然是暗宫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