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66 把那个小丫头带来我看看

章节目录 166 把那个小丫头带来我看看

 热门推荐:
    城东傅家。

    罗弗将人请回去的时候,正好是午餐时间,这次除了傅家全家人之外还有位尊贵的客人。

    女人身穿艳红色蕾丝抹胸长裙,裙子外层蕾丝纹样精致,高腰直线长裙,裙摆下方半透明的感觉,开叉从小腿到大处,端庄而又性感。

    那女人坐在傅禹衡的旁边,姿态端庄优雅,如此艳丽的颜色之下,妆容自然也是十分精致。

    老爷子坐在主位上,看到进门的男人,原本死板的面容这会儿有了些松动。

    好在这孩子还是回来了。

    “二少爷。”佣人将老爷子右手边的位置拉开。

    傅禹修长腿一跨,懒懒散散的坐下。

    如此出众的长相,自然能引起人的关注,这么一个和旁边极其有规矩的男人比起来截然不同的出现。

    红衣女人看向对面的男人,长相是她在l国都未曾见过的精致出色。

    上帝怎么会创造出这样的男人的,肌肤的每一寸,容貌的每一分都是精雕细琢过的。

    同样是兄弟,可是傅禹衡的容貌却没有那般的出色和具有攻击性。

    “人都到齐了就吃饭吧。”傅鼎风开口,看向了红衣女人,“伊莉雅,这是禹修,禹衡的弟弟。”

    红衣女人端坐了,冲着傅禹修微微颔首示意。

    可是对面的男人只是懒懒的看了她一眼,连正眼都没给一个。

    这让素来众星捧月的伊莉雅心里有剧烈的落差感,在l国的时候,谁不是捧着她护着她的,还没有哪个男人敢这么不将她放在眼里的。

    “这是你哥哥的未婚妻,订婚仪式在下个星期,她会提前到家里来住一段时间,你们要好好相处啊。”

    傅鼎风说着看向了对面的几人。

    傅芷宁和傅芷清两姐妹顺从的点头,总归以后也是家里人,就当是提前适应和新成员相处。

    “伊莉雅小姐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就找我,不用同我客气。”一旁的顾书兰开口。

    伊莉雅同顾书兰微微颔首,“谢谢二婶了。”

    虽然是在l国长大的孩子,可是从小熟悉四国语言,能够无缝对接切换。

    “这几天禹衡你也注意了,多照顾照顾伊莉雅,带着她到帝都四处看看。”

    一旁的傅禹衡点头,冲着伊莉雅笑得柔和,“订婚宴上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出来,一会儿各婚庆公司会过来,你看看是想要l国风情的还是帝都传统风格?”

    伊莉雅指尖碰过面前的红酒杯,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对面的男人。

    “没关系,不过是订婚而已,我不会有那么多的要求,什么都行。”

    傅鼎风对于这位公爵小姐是极其喜欢的,有氏族大家的气势,尊贵自持,颇有当家主母的风范。

    懂得尊重长辈,体谅丈夫,是最适合傅家的媳妇。

    “我之前见过伊莉雅的照片,已经觉得惊为天人了,没想到本人更加漂亮。”顾书兰夸了句。

    一旁的傅芷宁看了眼伊莉雅,长得也算是不错,只不过穿着太过张扬了些。

    但是也挺对她的性子的,这样的人做她的大嫂,她倒也是勉强能接受。

    “在我们家族里,女孩子最重要的是仪态和容貌,所以从小就格外注重容貌的保养。”伊莉雅极其骄傲的说了句。

    “我记得伊莉雅小姐是独生女吧。”顾书兰问了句。

    伊莉雅修长的脖颈微抬,骄傲的点头,“是,我父亲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

    现在l国国王病重,昂素公爵独揽大权,她这个独生女的地位是什么样的,可想而知。

    不得不说,傅鼎风这次算是给傅禹修寻了个好人家,也算是给傅禹修的一个鞭策。

    老太爷看向了一直没说话的男人,这孩子自从上桌之后就一直没开口。

    傅禹衡已经要订婚了,如果他再不抓紧的话,这孩子可是一点也追不上了。

    “尝尝这个。”傅禹衡给伊莉雅夹了块鱼肉过去。

    傅家的餐食也不算是复杂,一中餐,二四六西餐,另外也还有其他各国风情的厨师等着做菜。

    吃的也从来不单调乏味。

    这次迎接伊莉雅的到来,做了一桌子最为纯粹的中餐摆上来。

    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指大动。

    伊莉雅礼貌的谢过了傅禹衡,咬了口他夹过来的鱼肉。

    果不其然,她并不喜欢这个味道,这么想着,她看了眼对面的男人。

    “禹修啊,这次北边的事情你还需要同我好好说说,一会儿吃了饭到我的书房去,禹衡你也一起过来。”

    傅禹衡握着筷子的手一紧,浅棕色的眸子扫过对面云淡风轻的男人。

    前天晚上他收到了一份礼物,是从北城寄过来的。

    黑色的盒子里放了冰冻的冰块,被切割的整整齐齐的手掌触目惊心。

    那是李家父子的手掌,是特地被送过来的,是一份警告。

    谁送过来的,不用想。

    “大哥你都不见给我夹菜的,我失宠的速度就这么快吗?”傅芷宁看着傅禹衡哼了声。

    “怎么还跟你大嫂吃这份醋,想吃什么二叔给你夹。”傅翰笑着打趣。

    “我这不是趁着大嫂还没正式进门之前提醒一下我哥,他可只有我这么一个妹妹,可不能忘了我。”

    顾书兰看了眼坐在桌子最末尾的傅芷清,她埋着头,动作轻巧的吃东西。

    好像什么都同她无关。

    一直安静乖巧的让人心疼。

    她和傅禹修是两个极端,一个天生反骨,张扬极致,一个虚与委蛇,乖巧听话。

    “多吃点,这是你喜欢的。”顾书兰这么想着给她夹了块糯米糍放过去。

    傅芷清抬头,杏眸中带着感激。

    一顿饭也就这么吃完了,全程都没见到傅禹修动过筷子,其他人倒是吃的挺和乐融融。

    傅鼎风带着两个孙子进了书房里,老人家往书桌前坐下,等着两兄弟自己开口。

    “北边的事情现在诸多非议,这两天我就听到了下面不少家主的议论,都想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傅禹衡率先开口。

    李莫两家全灭,这在整个傅家内部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搞得现在人心惶惶的,生怕一个不小心下一个就是自己了。

    “禹修,你有什么解释?”傅鼎风看着对面的孙子。

    傅禹修往后,坐姿随意的靠在沙发上,他对面的傅禹衡冷冷的盯着他。

    “既然是块腐肉就应该早些剔除,而不是留着化脓生疮之后再来追悔莫及。”

    这话算是给出了解释。

    傅鼎风低头想了想,他自然也是知道莫家意图反叛的事情的。

    身为傅家当家,如果不能及时的觉察下面人的所有动向的话,如何能打理如此庞大的家族。

    莫家和炼狱勾结的事情,傅鼎风心里是有数的。

    斐然上前,将带过来的资料摊开放在了老爷子的面前。

    “这是莫家勾结炼狱的所有资料,以及两家人签署的让渡书,现在傅家的当务之急是挑选合适的人接管北城。”

    两家家主临死之前肯定是将手上的一切权力都归还给傅家的,否则的话哪儿能死得那么轻松。

    “爷爷,下面的人诸多非议,我们要怎么办,已经有很多家主聚集起来要求我给出一个说法了。”傅禹衡开口。

    斐然不屑,这样漏洞百出的说法,估计白痴都不会相信。

    傅禹衡私底下拉帮结派,对他们少爷诸多不满,这次的事情也不是不会有人借题发挥。

    可是正二八经敢找过来的人没几个,除非都是傅禹衡的死忠者了。

    “我们是不是要召开会议同各家家主商议?”傅禹衡说着扫了眼傅禹修。

    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太得意了。

    “弱者才会解释,也才会有解释的时间。”傅禹修满脸不在乎的说了句。

    “你说什么?”

    傅禹衡差点被气着。

    “好了。”老太爷抬手制止两人的争论。

    这两个孩子就跟针尖对麦芒似的,是鼓励他们去争,可是这争的方式不能太过了。

    “莫家联通不如的外敌,的确该诛,那么李家呢?”傅鼎风看着傅禹修,手轻轻的敲了敲桌子。

    后者往后依靠,慢悠悠的吐出一句话。

    “自然是他们动了不该动的人……”

    所以那双手掌才会整整齐齐的送到了他的面前,傅禹衡这么想着还是恨不得掏枪杀了他。

    这话也让旁边的傅鼎风笑出声来,“你口中那个不该动的人,是那个丫头?”

    那个陪着他从宁洲城到了帝都的小姑娘。

    这趟他被困在北山,也是那个小姑娘陪着的。

    “且不论手段如何,傅家素来对反叛者毫不留情,不过李家的事情……”傅鼎风看了眼两人,最后丢下了一句话,“各凭本事。”

    没几个人是不知道李杰一直支持的都是傅禹衡,这趟他敢对傅禹修下手,估计背后也没少有傅禹衡的支持。

    “爷爷。”傅禹衡叫了声。

    这就完了,这次可是折了整个李家,爷爷居然能这么放过他。

    “以下犯上,的确也不该留。”傅鼎风点头。

    傅禹衡越发的生气了,爷爷这是摆明了护着傅禹修,明摆着的偏袒。

    “爷爷,李杰父子忠心耿耿,替傅家在北城那么多年,就这么处置怕是会引起很大的非议。”

    “忠心耿耿,忠的是谁的心?”傅禹修侧目看了眼身边的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傅禹衡横眉冷对。

    老爷子看看傅禹修这边,这孩子从来都是云淡风轻的,不怒自威,能够最好的收敛神色。

    喜怒不形于色,情绪的压抑收敛连他走自愧不如。

    这点站在他身边的傅禹衡就不行了,这孩子太过咋咋呼呼的,很容易就被人给抓住把柄了。

    傅鼎风叹了口气,“行了。”

    老爷子都发话了,这边寒着脸的傅禹衡只能压下怒气。

    “禹衡,你这两天多注意订婚典礼的事情,伊莉雅刚刚来到家里,很多都需要你照顾。”

    傅禹衡顺从的点头,老爷子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至于禹修,你对哥哥要有尊重。”

    傅鼎风说这话的时候注意到了对面人的云淡风轻入和不屑一顾。

    “禹衡你先出去,我还有些事情要跟禹修谈谈。”

    傅禹衡起身,颔首之后寒着脸走出去,现在先暂且不动。

    关于莫家的处置方式傅家也有不少人拍手称好,对待叛徒就得毫不手软。

    先暂且将伊莉雅稳住,只要得到了昂素公爵的支持,不愁不能处置了这个臭小子。

    傅鼎风看着对面的孙子,脸色平淡,“你的大哥马上就要订婚了,那小丫头既然是你喜欢的,什么时候带回来看看。”

    傅禹修难得起了兴趣回老爷子的话,慢条斯理的拿了桌上的茶杯起来。

    “怎么怕我吓到她?”傅鼎风看着他。

    “年龄还小,得哄着,她也不喜欢见陌生人,旁人也不用见她。”

    提到那个小姑娘的时候,傅鼎风分明看到了傅禹修脸上的柔和。

    看上去是极其喜欢这个小姑娘的。

    这可不算是一件好事啊。

    “好,那等到什么时候愿意带过来了,再告诉我。”

    斐然奇怪的看着老太爷,上次老太爷可是毫不避讳的表现出了对温黎的不喜欢。

    非名门世家出身的的女孩子,老爷子是看不上的。

    怎么这变化这么大,居然想见温黎小姐。

    “再说吧。”傅禹修说完起身。

    傅鼎风将人叫住,老人脸上展现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次北边的事情做的不错,以后也多帮帮爷爷,以后这傅家总归要是你们年轻人的,我也早该退位了,这当家之位就看看你和禹衡谁能拿得到了。”

    男人轻笑,回首间满不在乎,“你可以给他,省的他盯着我不放。”

    还乐的轻松自在了。

    傅鼎风没再说话,两人出门之后,罗弗有些担忧的说。

    “小少爷好像完全没有想要当家之位的意思。”

    可是那样的张扬,怎么可能是个完全没有野心的人。

    “他是不屑。”傅鼎风开口,

    傅禹修眼中的目空一切不是装出来的,这么不在乎傅家当家的位置。

    不是不在乎,是真的不屑一顾。

    “你也看出来了这孩子合适这个位置?”傅鼎风开口。

    罗弗笑了笑,“您觉得合适,那就合适。”

    傅禹修杀伐果断,能有雷霆手腕下手也是干脆利落,可是傅禹衡就不上他这点。

    再者,傅禹衡是在傅家长大的,无数顶级的老师和老爷子亲自教养长大。

    这样规规矩矩长大的孩子,说白了就相当于被束缚在框架里了。

    再者,傅禹衡性子的确是太软了些,做事情还容易冲动不顾后果。

    傅禹修虽然是在外面长大的,可也是外头的血雨腥风成就了他今日的地位。

    这傅家当家的位置该给谁,老爷子其实是想的清清楚楚的。

    “不过这孩子太重感情,这点太像傅渊了。”傅鼎风长叹了一口气。

    当年傅渊和南锦绣就不是傅鼎风同意的感情,最终一个疯了一个死了,没什么好下场。

    既然要做掌权人,就得绝了七情六欲,真正做到冷心冷眼才行。

    “那您的意思是?”罗弗看着他出声。

    老太爷这是要对温黎动手吗。

    “那位小姐是小少爷很喜欢的,如果您贸然动手的话,只怕小少爷疯起来……”

    整个傅家人都是见过傅禹修的疯狂的,三思而后行啊。

    “我不会那么傻,不过是想见见她罢了,你抓紧安排,就选在明天下午。”

    罗弗看着老爷子,忽然明白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便去安排了,您放心吧。”

    在傅鼎风这里,他已经亲眼见到了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活生生的搭了性命进去。

    绝对不可能再允许孙子重蹈覆辙,用尽一切方法也要断了那个忽然冒出来的丫头。

    偌大的客厅之内,用过晚餐之后傅家的女眷都陪着伊莉雅说话。

    傅芷宁倒是对爷爷挑选的这个大嫂挺满意的,无论是出身还是长相都没什么好挑剔的。

    这样出身尊贵的人做她的大嫂,也勉强算是还行。

    “先吃点水果,我们一会儿带你在庄园里逛逛。”顾书兰将清洗干净的水果放到了茶几上。

    傅芷宁坐在伊莉雅旁边,傅芷清则选了个距离两人最远的地方坐下,低着头坐着没说话。

    从晚餐开始,伊莉雅就关注到了这个一直都不说话的傅家小姐。

    听说她是傅家女佣生的,是当初傅家家主喝醉了之后发生关系才生下来的孩子。

    这么看着,到底是小家子,傅氏这样的名门望族养出来的,也未曾将她骨子里那股小气褪去。

    “我们一会儿出去逛逛,这段时间伊莉雅小姐可以找我玩,反正在正式订婚之前,你也还有一段时间空闲着,我们约着去做做保养也正好。”傅芷宁开口。

    都是天之娇女的两人交流之间丝毫没有障碍,才刚见面,却像是认识了很长时间。

    顾书兰也看出来了两人之间的共同点,都是被捧在手掌心里长大的。

    身后有庞大的家族势力支撑,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让人仰望的孩子。

    自然要比寻常人更加骄傲。

    “既然这样我们便出去吧,正好后面的池塘里新换了一批鱼,色彩斑斓的生的很不错。”傅芷宁说着起身。

    顾书兰看了眼那边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两手抓着裙边的傅芷清。

    “要不然清清就先回去休息,早上我听你嗓子不太对,估计快感冒了,别累着了。”

    顾书兰这话算是彻底解放了傅芷清,她抬头,礼貌的对着伊莉雅。

    “伊莉雅小姐,我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了。”

    伊莉雅应了声,也没有正眼看她一眼的意思。

    “好好休息,注意盖好被子,别着凉了。”顾书兰提醒道。

    傅芷清点头,自己乖巧的往门口去了。

    她和傅家的几个孩子不同,是住在古堡后面的别墅里的,自然要走出去一段路。

    “事儿多。”傅芷宁哼了声。

    顾书兰碰碰她的肩膀,“那是你妹妹,别这么说。”

    “我可没有这样的妹妹。”

    遇事怯懦无比,和人说话都不敢抬头看人的眼睛唯唯诺诺的跟什么似的。

    这样的妹妹,她傅芷宁才没有。

    “好了好了,我们先出去吧。”

    傅家庄园占地面积很大,光是人工湖就有四五处之多,再加栽种的果园和纯天然的树林。

    佣人住的别墅都有十余栋之多,每天园丁佣人往来也热闹极了。

    “你们结婚会在古堡的房间内,傅家的孩子都要住在里面,这是规矩,不过禹衡洲际各地都有房产,你们以后若是想出门散散心去几日也是行的。”顾书兰在旁边开口。

    逛了一圈之后顾书兰带着伊莉雅到古堡楼顶。

    从这个位置能够看到整个傅氏庄园的美景,尤其是入夜之后灯火辉煌,当真是贵气十足。

    伊莉雅有些膛目结舌的看着整个庄园,这比l国的王宫都要大上无数倍。

    傅家真的是财大气粗,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占据如此雄厚的地利位置。

    从她这个位置能看得到湖对岸那座反射光芒的水晶宫,只在书本里见过的东西,让她眼睛都快看花了。

    “那是什么?”

    没有女孩子会不喜欢那样的东西的。

    “那是禹修的地方,旁人不许进。”顾书兰看了眼。

    听说那水晶宫是禹修给一个小姑娘的礼物,那房子底部的水晶上都刻了那个小姑娘的名字。

    她也试探性的问过,只看到他唇角的笑意。

    想来也是对的了。

    “我的订婚宴,能在那里办吗?”伊莉雅开口。

    “啊?”顾书兰面露难色,整个傅家都知道禹修那孩子的性情。

    他的地方,从来不允许旁人踏入,怎么可能答应让人在他的水晶宫办订婚宴的。

    “这恐怕……”

    “当然。”傅芷宁打断了顾书兰拒绝的话。

    “你是我未来大嫂,也是傅家未来的当家主母,有什么不行的。”

    傅芷宁昂首挺胸,盯着对面的水晶宫。

    是她傅家的地方,为什么就不能进了,她倒是要看看,这傅禹修能猖狂到什么时候去。

    伊莉雅开口了,爷爷总不能拒绝了伊莉雅。

    “这件事情可能不行。”顾书兰开口。

    傅芷宁抓着她不满,“二婶……”

    顾书兰对着她使了个眼色,继续冲着伊莉雅,“这个还要等商议,那是禹修的东西,得问过禹修得意思才行。”

    伊莉雅往后拨弄波浪卷发,湛蓝的眸子里满是自信。

    “我想他不会不同意的……”

    ------题外话------

    抱歉迟了啊,明天十一点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