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71 温黎小姐,我们老爷子有请 1更

章节目录 171 温黎小姐,我们老爷子有请 1更

 热门推荐:
    帝都大学药学院是整个g国最早开设传统药学专业的学校,这学院也称得上是整个g国行业个中翘楚。

    每年帝都除了白家举办的传统药学大赛之外,帝都大学也会举办各类学术交流会。

    整个g国各大药学世家的孩子如果有传承各家风骨学医的孩子,大多都会选择考帝都大学的药学专业。

    也因此这专业的很多学生,半数的学生,家里大多都是世代承医。

    温黎被助理带到药学院的时候,苏教授等在办公室里已经很长时间了。

    苏教授在帝都大学任教超过了三十年的时间,在药学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听说还曾经拜入白家学过一段时间的医术,也算是白家出来的徒弟。

    苏教授今年五十七岁,到底是药学院的老师,身上穿了件浅蓝色的长衫,头发花白,鼻梁上架了老花眼镜。

    整个人还是十分精神的,因为刚刚在培育药草的常温大棚里待过的缘故,这会儿老人家身上带了浅浅的苍术药材的味道。

    “还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苏教授从座位上起身,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开口。

    “苏老,好长时间不见了。”温黎礼貌的问好。

    苏教授看着眼前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女孩子,的确的当年那个小姑娘是不同了。

    “我接到乐微的消息也过去了一段时间了,还想着你参加完了比赛也就会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没想到还是等了我主动联系你。”

    苏教授这话说着有些埋怨的意思在里头。

    “原本想先来拜访您的,不过出了些意外的情况,所以没能过来。”温黎这话倒也不算是解释。

    苏教授笑着应下来,接着打趣道,“年轻人嘛,谈个恋爱什么的花费的时间也多一些,我们这些老头子当然也是理解的。”

    大名鼎鼎的药神来到,整个药学院早就沸腾一片,大部分没课的学生和老师都聚集在了办公楼这边等着。

    想要一睹药神的风采。

    苏教授拉开窗帘往下看了眼,这丫头是从正门进来的。

    只怕楼下的人也没想到,传说中的药神是这么个小姑娘了。

    再加上这穿的也低调很多,自然进门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我知道你不太喜欢过于热闹的场合,就你这冷淡的性子让你开口讲课也难了些,所以给你安排了两节实验课的,上课的都是博士研究生,可以吗?”

    苏教授询问温黎的意见。

    她想了想,“一个星期两节?”

    “当然是一个月两节,其他时候也不会太多的叨饶你,很多老师会有问题的话也会过来的询问你。”

    温黎点头,这个安排还算是不错。

    “不过外面那些年轻人都等着见你,什么时候开放一节实验课,也让他们看看偶像生的什么模样。”苏教授开口。

    温黎往楼下看,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置身最中间位置的安子苏。

    “你带了助手了,需不需要给你安排两个学生做向导?”

    “不用。”

    苏教授想了想,“有认识的?”

    温黎点头,也算是吧。

    “也是,你们年轻人的相处模式我们这些老头子看过时了也就不给你添麻烦了。”

    距离上次和苏教授见面,已经过去了五年的时间,旧识见面,总是有很多话要说的。

    送温黎出门的时候,苏教授看着越走越远的女孩子,轻轻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再回头,他看着书桌上放着的照片,照片最中间站着三个穿着博士服的年轻男人,看上去时间有些远了。

    “当年的小丫头也长这么大了,要是到现在,你们的成就估计也不小吧。”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已经过去的事情,就应该被尘封起来。

    那些过去的人,也会永远活在活着人的心里。

    温黎从办公楼出来,等在门口的学生越来越多,都带着笔记本,面含期待。

    安子苏第一眼看到了温黎,穿过了重重叠叠的人群去到了她身边。

    “我还想着你肯定已经进去了,我猜对了。”安子苏得意洋洋的开口。

    毕竟这么多同学里,只有他一个人见过药师漓,知道那个大名鼎鼎的药神,其实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

    “一起喝杯东西吧。”安子苏开口。

    温黎看了眼,那时候跟在他身边的乾一不在。

    “走吧。”

    帝都大学校内有专门的咖啡厅和奶茶店,装修有情调的料理店也不在少数。

    两人进店坐下,这会儿店里过来喝下午茶的学生也不少,不过大多以情侣为主。

    帝都大学有颜有才的学生多了去了的,这么一看,一对对的还挺赏心悦目。

    “我没想到你会答应到我们学校来上课,你的名字出现在官网上的时候,我还以为看错了。”安子苏看着温黎笑道。

    就为了药师漓到药学院上课的事情,这会儿整个学院都是沸腾的。

    不少学生守在办公楼门口,就为了看看大名鼎鼎的药师漓长得什么样子。

    再加上他参加过传统药学大赛,是见过温黎的,同学们也都缠着他问,到底偶像是什么样的眉眼,什么样的年龄。

    “闲着无聊,出来走走也好。”温黎转着杯子。

    咖啡浓郁的香味弥漫开,纯粹苦涩的味道带了独特的韵味。

    “你身体没问题了?”温黎看着他,难得关心。

    安子苏低头喝了口咖啡,唇角带着苦涩的笑意,“不就那么不好不坏的吊着?”

    “这毒素要想彻底根治,也不是没办法。”温黎说了句。

    在白子苓下毒的时候,温黎给安子苏诊脉就切出来了,他身上沉淀了另外一种毒素。

    时间很长,像是伴随了他很多年。

    他自己也知道,不过这毒素发作起来的时候,身体疼痛的程度不是寻常人能承受的住的。

    “都习惯了,也没什么好解的。”安子苏开口。

    反正也痛了这么多年了,正好,这毒素每次发作的时候,都能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

    “你这毒,是白家特有的百叶毒,慢性毒素,定期发作,浑身的肌肉都会疼痛,需要有解药饮入才能止疼。”温黎看着他。

    安子苏笑而不语,长长的饮入一口咖啡之后,面容依旧轻松。

    “你这毒中了起码一年的时间,一个月发作一次,要么服药,要么硬扛着疼痛过去,你是属于哪一种?”

    看到他的表情,温黎算是明白了,肯定是第二种。

    “你是不是在想,我和白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中了百叶毒,还在大赛的时候险些被白子苓置于死地。”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不是那么能说的通的。

    温黎将身上带的瓶子从桌面上推过去,“我不喜欢做事情做了一半,既然要解,当然解的彻彻底底。”

    从她手上出去的病人,自然要彻底的好了。

    安子苏看着桌上的瓶子,有些惊讶,“你一直记着我身上的毒?”

    他以为温黎这凉薄的性子,不会记得住不相干的人的事情。

    “举手之劳,好歹你也是我看过的病人,只能好的彻彻底底。”温黎面色冷淡,丢了这么一句话过去。

    “白家的百叶毒不好解啊。”安子苏抱着瓶子说。

    其中一味能解这百叶毒的药材,听说生长在极寒之地,不是寻常的地带能寻得到的。

    “你就不想问问我,这毒是怎么来的?”安子苏看着她。

    既然都是白家的,为何温黎看上去没有半点好奇心。

    “一个要你生,一个要你死,要你生的那个更像是想折磨你,要你死的那个,是真的想要你的命。”

    这些矛盾串联起来,差不多也就能猜得到算是怎么回事了。

    “的确,这药不过是想让我就范,回去求他罢了。”

    只可惜,他安家风骨岂止如此,爷爷从前的教导,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他牢记心里。

    每一次毒素发作,他痛一次,对那人的恨意就多一分。

    “早些年听过安老的故事,你也不愧为他的孙子。”温黎说着将盘子里的勺子放入杯子里搅动了两下,“我诊出来了你的毒,给你诊过脉的人自然也能诊断出来。”

    听着温黎的提醒,安子苏摇头,“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青花上,未必能像你一样的厉害。”

    “自己家的东西,怎么可能查不出来。”

    温黎这段话,让安子苏瞪大了眼睛,这么说来,当时给他切过脉的白家人內……

    “真是快气死我了,黎漓那个恶毒的女人居然回来上课了!”

    “也不知道学校怎么想的,当初就应该开除她的,那可是蓄意杀人了,居然也能安然无恙。”

    两人旁边那桌坐下来两个女孩子,气冲冲的讨论着今天最火爆的新闻。

    “这有什么好气的,人家会投胎啊,黎家千金,别说这人是没死,就算人真的死了,也能圆过去,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就别跟人家闹腾得了。”

    “我是气不过,黄颖多善良啊,还帮着她说话,要换做是我,我早就告她了。”

    “所以啊,这样善良的女人才能做我们的系花,而不是那种空有皮囊却内心肮脏的女人。”

    那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听的温黎头疼。

    安子苏知道温黎和黎漓的关系好像是挺好的,听着人这么说自己的好朋友,心里肯定是不舒服。

    “这两位同学,麻烦你们小点声,这是公众场合。”安子苏回头,礼貌的说了句。

    两个女孩子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下意识的降低了音量。

    “你对黎漓的事情了解多少?”温黎支着下巴看着他。

    第一次到帝都大学的时候,安子苏对她说的话现在现在温黎还记得。

    “传闻很多,我也不是太关注,只听说美术系的系花被她从楼梯上推下去了,起因是她好像抢了人家的男朋友。”

    其实对于这些传闻,安子苏也不是很相信,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可是一个女孩子能够在入学两个月就成为众矢之的,这足够说明其中的问题。

    “男朋友。”

    温黎念出这三个字。

    以黎漓的性格来说,抢人家男朋友这件事情,不像是会发生在她身上。

    “是她们系花黄颖的男朋友,那个男孩子现在大四了,是金融系的学生。”

    黄颖和那个男孩子在一起很多年了,黎漓入学之后却变着法的勾引人家的男朋友。

    听说黄颖是忍无可忍去找她理论了,才会被温黎给推下楼梯的。

    这倒是个突破口。

    不过从整个早上在学校里的观察情况来说,黎漓的风评不是很好,好像大多数人都对她有一定的恶意。

    这不是一件好事。

    “温黎,你明天还会来学校吗,我有事情想跟你说。”安子苏开口。

    温黎想了想,“也许会过来。”

    答应了苏教授过来帮他看看新制的毒药,也得挑个时间才行。

    “好,那我到时候过去找你。”

    现在的情况,能帮他的人只有温黎,他必须在一切无可挽回之前先下手为强。

    出了咖啡厅的门,两人抬头就看到了整齐划一站在门口的一排黑衣人。

    他们身后的车子在这样阴冷的天气里越发的冷肃。

    最中间的罗弗似乎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他往前走了一步,礼貌标准的对温黎行了个礼。

    单手放在胸口的位置,罗弗站的笔直,“请问是温黎小姐吗?”

    “你们是什么人?”安子苏警惕出声。

    这样的动静,说是过来抢人的都有人相信。

    “温黎小姐,我们老爷子有请。”罗弗自顾自的对着温黎开口,丝毫没有搭理安子苏的意思。

    在宁洲的时候温黎见过罗弗,到了帝都之后也看到过这位自持端庄的管家找过傅禹修几次。

    这趟,是傅家老爷子请她过去的。

    豪门世家,她多多少少也知道是找她做什么了。

    “温黎,你认识他们吗?”安子苏问了句。

    不明不白的人,不能让温黎跟他们走。

    “没事,你先走吧。”

    听着温黎无所谓的语气,安子苏还是有些担忧,“没关系吗?”

    罗弗面色端庄,十分有耐心的等着,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

    黑色的车门合上,安子苏担心望了眼,温黎好像是认识他们的。

    真的没关系吗。

    ------题外话------

    温黎:低头沉思,这次会给我多少钱,几亿还是十几亿?

    下午有个会要开,第二更我会尽量快点写完的,不过也有可能会晚一些,大家耐心店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