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95 罗弗送礼,温黎羞辱 2更

章节目录 195 罗弗送礼,温黎羞辱 2更

 热门推荐:
    一顿饭下来,在座的人也都看出来了黎漓不高兴,不过当事人之一的云箫倒是脸色没什么变化。

    期间还给她夹了不少菜过去,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黎若冰哄着妹妹,当着云家人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

    毕竟两家是世交,不能不顾及感情。

    但黎漓满脑子都是刚才小严的样子,胃口就不是很好。

    怎么明明是同一个人,从北山出来之后却变得判若两人。

    难道她在昏迷的时候意识不清,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幻觉吗。

    这么想着她低头,扒拉碗里的米饭,更委屈了。

    她只想让小严能到黎家来,活得轻松一些,做保镖被姜云昊呼来喝去的,她只是想让小严活得更加有尊严而已。

    可是好像被误会了,还是小严根本就不想到她身边来。

    这么想着,她心里更加不好受。

    两家人到了门口分别的时候她都还耷拉着脑袋不愿意说话。

    送别黎家人之后,苏梦沂和云笙看向旁边的云箫,眼中多了些不可言喻。

    “你们想说什么?”云箫站定等着哥哥嫂嫂的发问。

    酒店门口风吹的很凉,打在脸上刺刺的,苏梦沂冻的往云笙怀里躲。

    “看样子黎漓并不喜欢你,你确定这婚要结。”云笙单手搂着苏梦沂开口。

    云箫看着两人亲昵的样子,“然后呢?”

    “别怪我没提醒你,她如果心里没你,就算能结婚,也不是你的,可别到时候婚礼上人跑了,你可就成了整个帝都的笑话了。”

    云家父母早逝,这么多年云笙撑起了整个家族,也抚育弟弟成人。

    没有了长辈的干预,在婚姻大事上云家兄弟不用顾及太多,不说其他的,云笙自己就娶了和云家相差甚远的苏梦沂。

    虽然路走的艰辛很多,可是夫妇俩琴瑟和鸣,也是帝都的一段佳话。

    “大哥不需要你为家族做什么,我能接住这家主之位,自然也就担的下来,你不需要为了我牺牲什么。”

    云笙看着弟弟,空出来的手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带着兄长的语重心长和这么多年的期许。

    云箫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笑容,“放心吧,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门童将宝蓝色的跑车开过来,云箫站在车门前回头,“带着大嫂回去吧,月儿这会儿肯定闹腾了。”

    云笙和苏梦沂也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是整个云家的心头宝。

    苏梦沂从云笙怀里抬头,“你不回去吗,月儿早上还跟我说想小叔了。”

    “集团还有事,我明天回来,给她带礼物。”云箫合上车门。

    看着跑车驶离,苏梦沂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婚事要不然就算了,你们如果不好意思说的话,我和黎奶奶开口。”

    黎漓的性子太多变了,云箫不是她想要的人的话,这婚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结的成。

    苏梦沂也是嫁入云家之后才成功

    “你以为云箫傻?”云笙搂着妻子上车,灵活的发动引擎,“他和黎漓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肯定是有的,且不说是不是深爱,但肯定比普通的情感要深一些。”

    当初如果不是知道云箫的这点心思,他也不会答应下来和黎家的这门亲事。

    也算是给云箫一个机会。

    “那万一黎漓悔婚呢?”苏梦沂担心道。

    “你就别操这个心了,云箫长大了,他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处理,这婚事的掌控权我已经给了他了。”

    云家绵延至今,他的能力足够撑起整个云家。

    比起联姻带来的好处,他更希望的是弟弟能找到一个能白头偕老的伴侣。

    “不过我挺喜欢温黎的,虽然话少,可是看上去要比黎漓成熟了不是一星半点啊,黎家说是异卵双胞胎,可是温黎要更甚一筹。”苏梦沂开口。

    “可是异卵双胞胎这个事情,实在太让人震惊了。”

    苏梦沂惊叹,果然豪门世家,总是要多一些秘密的。

    云笙唇角轻勾,黎家这么多年都没有对外提起过黎漓还有个姐姐,有关黎漓父母的事情也是半点传闻都没有。

    外界人或许不知道,可是与黎家世交多年,有些东西云家这边也不是半点不知。

    当年那些尘封的过去,他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只怕温黎回到帝都,有些东西,会发生变化了。

    “上次听她的琴声我能听得出来是个极厉害的,我得想办法去认识认识她。”

    同样行业里的人,碰上了专业素养比自己要更厉害的人,肯定要切磋切磋。

    云笙听着妻子在耳边的唠唠叨叨,却没搭话,驾着车子往云家的方向过去。

    ……

    从酒店出来车子是分开走的,黎远志集团还有事情,吩咐了司机送三个小姑娘回黎家去。

    他自己则开车往集团过去。

    一同坐在一辆车上,黎漓背靠座椅,头搭载玻璃上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懒洋洋的谁也不想搭理。

    “漓漓,脑袋别搭在玻璃上,一会儿回去头疼了。”黎若冰伸手将人揽过来。

    黎漓哼了声,拂开黎若冰的手,继续靠着。

    今晚上她的心情不太好,这点黎若冰也看出来了。

    可是和云家的婚事,是奶奶拍板钉钉定下来的,想悔婚,除非云箫那边反悔了。

    否则的话黎漓是要嫁给云箫的。

    这点在奶奶心里,毋庸置疑。

    温黎抬手,将手边带过来的围巾递过去,这是黎漓出门的时候带着的。

    “漓漓。”黎若冰轻轻的叫了声。

    黎漓接过围巾轻声说,“姐姐,你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黎若冰没再说话,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再劝她也听不进去。

    那围巾是白色的,这两天黎漓都带着,跟宝贝似的,回去都不让佣人碰,都是自己动手洗。

    这也让瑞秋吓了一跳,她哪儿会洗东西啊。

    折腾的乱七八糟的,最后还是瑞秋给她收拾的。

    今晚上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刚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她居然给忘记了。

    还是温黎顺手给带出来的。

    黎漓低头,指尖勾着围巾上的毛线。

    这是已经破损过的,可是却被补的整整齐齐,看起来像是新的一样。

    她也不太懂这些东西,只是听同学说过,毛衣如果破了个洞的话,是要拆开重新织的。

    也不知道这围巾,算不算是他给织的。

    “温黎,我们要不要想个办法?”黎若冰凑过去对着温黎问。

    后者看了眼对面的黎漓,“她自己的事情,想通了也就走出来了。”

    这话说的是有道理,毕竟旁人再怎么劝都不如她能自己走出来来的最好。

    可是黎若冰还是没办法放心。

    温黎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黎漓已经瘪嘴快要哭出来了,铃声在安静的车厢内很突兀。

    苏婧婧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不大不小正合适。

    “你让黎漓上论坛看看,柳湘湘发文了。”

    温黎扫了眼黎漓,“她没空。”

    “没空?忙什么呢?”苏婧婧疑惑。

    那丫头每天都清闲的要死,能忙什么事情,

    “纪念死去的爱情。”

    温黎那淡漠疏离的语气说出来这句话,让那头的苏婧婧都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黎若冰捂着嘴咳嗽两声,再看看黎漓,生怕就刺激到黎漓了。

    这温黎也是,太会抓重点了。

    这样子还真像是个失恋的。

    这边的黎漓终于将视线从围巾上移开,抬头时脸皱的跟苦瓜似的。

    “你说什么呢……”

    她只是觉得有点难过而已。

    才不是她说的那样。

    温黎将手机递过去,黎漓接过去叫了声,“苏姐。”

    苏婧婧那边十分简短的和她说了事情,刚才柳湘湘发了一篇两千字的帖子。

    帖子里将这些年黄颖的所作所为写的详细无比,公之于众,可谓是黑料满满。

    重点是这些东西柳湘湘都握有实打实的证据,视频截屏和聊天记录都有留存,可谓是一下子就把黄颖给捶死了。

    现在网上支持黄颖和柳湘湘的两边可是吵得不可开交。

    黎漓挂了电话之后点入了帝都大学论坛里,这件事情不光整个帝都大学论坛里在讨论。

    连同很多社交平台上都在讨论这件事情,黄颖成功的从很多人心里的白月光一下子变成了心机婊。

    柳湘湘和黄颖曾经是最亲近的朋友,肯定是知道对方不少事情的,最亲近的人爆料出来的事情,可信度十分的高。

    曝光出来的事情里包括了自己摔下楼梯陷害黎漓,买水军和竞争对手打对台,举办学校晚会的时候给长得比自己漂亮的学妹穿小鞋。

    更重要的是,她约p是从大一就开始了,而她所发出来的记录情侣日常的短视频也是从大一就开始。

    一边约p一边和男朋友扮演如胶似漆的小情侣,也让她这波操作败光了所有的人缘。

    黎漓抓着手机,有气无力的发了条感谢的信息过去给苏婧婧。

    事情已经发酵到了这个地步,黄颖再想翻身,微乎其微。

    很快回到了黎家,还没等入门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瑞秋。

    看到下车的三个小姑娘,瑞秋急匆匆的上前一步。

    “温黎小姐,傅家的管家过来,说是想见见您。”

    傅家的人素来不会轻易到各家,可今天不光来了人,而且来的还是罗弗管家。

    傅鼎风的左右手,是整个帝都都认识的人。

    “傅家的管家?是有什么事情吗?”

    黎若冰有些担忧的看了眼温黎,只怕罗弗管家这趟,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毕竟少主和温黎之间的关系,他们都知道。

    瑞秋摇头,“暂时不清楚。”

    客厅里灯光开到最亮,整个屋内暖融融的,黎琅华对面坐着衣冠得体的罗弗。

    他手边是新泡的咖啡,用的也是最顶尖的瓷器。

    光是傅家管家这个身份,就足够他到各家都被奉为座上宾,身份高贵。

    哪怕是来了黎家,也得是家主好好招待的。

    “温黎回来了。”黎琅华抬眸看向从门口进来的人。

    罗弗起身,十分有礼数的同温黎打了招呼。

    “罗弗先生说找你有些事情要聊。”黎琅华示意温黎过来这边坐下。

    这边的瑞秋招呼黎若冰和黎漓上楼去,毕竟是傅家来人,点名道姓要找温黎。

    多余的人总得清开了。

    黎若冰上楼之后回头看了眼温黎,眼中含着担忧。

    “温黎小姐,这是给你带的礼物。”罗弗抬手示意。

    身后的随从将两个精致的礼物盒放过来,透明的包装,看得到里面是一双镶满碎钻的高跟鞋。

    “礼物?”温黎视线扫了眼之后收回来。

    罗弗点头,“你应该见过伊莉雅小姐了,这是伊莉雅小姐吩咐我给你带过来的,也是她送给你的礼物。”

    黎琅华没有说话,她是知道这个伊莉雅的。

    l国公爵小姐,也是傅禹衡的未婚妻。

    外面宣扬婚期将至,现在伊莉雅已经住进了傅家。

    可是这人和温黎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给温黎送礼物。

    多半是因为少主的缘故。

    罗弗抬手,示意旁边的人将盒子打开,高跟鞋镶满了钻石,耀眼夺目。

    “温黎小姐可以试试。”

    随从已经拿着鞋子蹲在了地上,鞋子对比温黎的脚,明显的不太合适。

    光是看一眼就知道,这鞋子不合适。

    “这鞋子好像不太合适。”罗弗扫了眼之后开口。

    一旁的黎琅华脸色微变,真心想送礼物的,却送双不合脚的鞋子过来,算是怎么回事。

    “既然这样的话,我便将这礼物带回去给伊莉雅小姐了,毕竟不合适的东西,留在这里,温黎小姐也用不上。”罗弗说着抬手。

    瑞秋听出来了罗弗话里的弦外之音,这哪是送什么礼物啊,是来羞辱温黎小姐的。

    “这鞋子价格昂贵,是伊莉雅小姐从嫁妆黎挑出来的,想必也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穿的,这鞋子也是会挑主人的。”一旁跟着的女佣出声。

    她是伊莉雅从l国带过来的女佣,负责照顾她的衣食起居。

    也是l国皇室的人,这趟跟着罗弗管家过来,自然也是伊莉雅小姐的意思。

    以伊莉雅小姐那样的身份没必要特地亲自跑过来,别给了这种女人脸面了。

    送这双鞋子过来的意思,是想这个女人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认识到自己的身份地位。

    “那便收起来吧。”她吩咐随从。

    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看的让人生气。

    随从刚要收回鞋子,就被温黎制止了。

    “既然是送给我的东西,自然处置权在我这里,想怎么处理,也是我的事情。”

    温黎抬手,虚抚过鞋子,看向瑞秋,“把哈哈抱过来。”

    哈哈是黎家养的狗,一只白色的比熊小犬,很漂亮平时也很得宠爱。

    白色的小狗从门外冲进来,欢天喜地的围着温黎蹦跶。

    很快像是嗅到什么味道一样的低头,抱着那只璀璨的高跟鞋就开始撕咬。

    小家伙的样子看上去很喜欢那双高跟鞋,跟得了什么宝贝似的。

    在场的人一下子有点发懵。

    跟在罗弗身边的女人反应过来之后,一声叫出来,蹩脚的g国话听着十分别扭。

    “你敢把我们小姐的鞋子给狗咬!!!”

    这是在嘲讽她们小姐!这是莫大的羞辱。

    “看样子哈哈很喜欢这双鞋子,也是,这个品味的确是独特了点,不过你也说了,这鞋子,是会自己选主人的。”

    温黎说着抬手摸了摸小狗的头。

    “你这是在羞辱我们小姐!”

    温黎挑眉,“既然狗狗喜欢,这东西也不算是废物,怎么你们堂堂公爵家,连双鞋子都送不起吗?”

    那女人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只能咽下这口气。

    这是小姐自己要送过来的。

    要是小姐知道了这鞋子最后进了狗的嘴巴里,肯定被气疯了。

    黎琅华和瑞秋对视一眼,十分满意的点头。

    温黎这事儿办的漂亮极了。

    “罗弗先生,现在你可以说说你找我什么事情了。”

    罗弗脸上依旧冷静,“有关温黎小姐的水晶宫的事情。”

    他说的,是在傅家庄园,她生日的时候傅禹修送的水晶宫。

    伊莉雅到老爷子那边闹着要用水晶宫办订婚宴,依小少爷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可是伊莉雅那边闹得厉害,老爷子也让二夫人去和小少爷谈了,可是没谈拢。

    既然这样只能过来找温黎谈了。

    “伊莉雅小姐想用小少爷送给你的水晶宫办订婚宴,希望温黎小姐能去劝劝小少爷答应。”

    纯粹命令式的语气,似乎笃定了温黎会同意。

    “我的东西,为什么要让别人碰?”

    罗弗愣了愣,“温黎小姐这是不同意?“

    “你说呢?”

    温黎起身,也懒得废话了。

    “送客。”

    瑞秋有些尴尬的看着两人。

    “以后这些无聊的人,我都不见。”温黎上楼之后轻飘飘的落下一句话。

    黎琅华也起身跟着礼貌开口,“罗弗先生请回吧。”

    温黎已经上楼去了,罗弗看着面前的黎琅华,“这件事情有些重要,既然温黎住在黎家,希望黎家主能帮着劝劝。”

    跟在罗弗身后的女人走到客厅门口还回头看了眼被哈哈抱在怀里撕咬的鞋子。

    气的脸色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