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204 我们家温黎可不是下九流的路数 1更

章节目录 204 我们家温黎可不是下九流的路数 1更

 热门推荐:
    黎琅华和瑞秋对视了一眼,看着那边沙发上坐着的一对璧人微笑。

    傅禹修的到来也算是在老太太的预料之中,看得出来他是极其喜欢温黎的,这样的场合不可能不出现。

    况且能毫不避讳众人,丝毫不介意将温黎的身份公之于众,这已经能证明在他的心里,温黎的地位能有多重要了。

    “我看温黎小姐,和少主是真的挺配的。”瑞秋张口。

    从黎琅华的角度能看得到温黎唇角的弧度,和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截然不同。

    是发自内心的笑容,那种透出来的极其轻松的依赖也不是假的。

    看得出来,温黎也是真的喜欢他。

    “黎家主。”傅禹衡带着伊莉雅到了老太太面前。

    黎琅华现在可还不是普通的老太太,身上还坐着黎家家主之位的,自然和其他人不同。

    “大少。”黎琅华起身,说话极其客气礼貌。

    世世代代传下来的规矩也不能破了,对傅家的人,始终要礼貌。

    “恭喜黎家找回了大小姐,也恭喜您祖孙重逢。”傅禹衡手里的杯子轻轻的碰了碰黎琅华的。

    “谢谢,您能百忙之中抽空过来,是黎家的荣幸。”

    须臾客套之下,伊莉雅看着黎琅华。

    这就是温黎的亲奶奶,看上去也没什么厉害的。

    “这位是?”黎琅华看着伊莉雅,等着傅禹衡的解释。

    他笑了笑,开口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妻,伊莉雅。”

    黎琅华一脸的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是伊莉雅小姐,有失远迎,希望别介意。”

    伊莉雅点头,脖子抬高,“祝贺黎家找回了大小姐,不过我既然已经和禹衡定下了婚事,那便算是半个傅家人,有些事情或许得同老太太说一说。”

    黎琅华往后,坐的笔直,对着伊莉雅微微颔首,示意她开口。

    “您也知道傅家得规矩,黎家如果长此以往的一下犯上,只怕最后爷爷会生气啊,温黎是刚刚回了黎家或许不清楚,可是您不该犯这样的错。”

    她这话含沙射影的,老太太看了远处的温黎和傅禹修,一下子就明白了她这是什么意思。

    “伊莉雅小姐这话未免有些不对的地方,温黎是刚刚回到我黎家不久,可是她同少主也不是她回到黎家才认识的,也不是我们家温黎主动去找的少主,未免也太过绝对了些。”

    伊莉雅脸上笑意尽褪,这老太太的意思是要偏袒温黎了。

    “哪怕她不在我身边,我也知道温黎的品行如何,也绝非那些下九六的路数,也不是主动缠上谁家的男孩子不放了,再者,她是我黎家的大小姐,再如何,也轮不上旁人说三道四的。”

    黎琅华这最后一句,可是让伊莉雅的脸色彻底阴下去了。

    “黎老夫人,您这话,未免有些不太对了。”她寒着脸。

    黎琅华不为所动,她掌控黎家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

    那儿能随便就被一个年轻的女人给唬住了。

    “另外我觉得,等到什么时候伊莉雅小姐真的成了傅家人,再来以傅家人的身份同我说这样的话也不迟啊。”

    这话最后的意思,伊莉雅算是听明白了。

    她现在还没成为傅禹衡的妻子,她不配对傅家下属指手画脚的。

    “记住黎老夫人的教诲,等到我们办了婚礼之后你可不能忘了。”傅禹衡笑着说。

    伊莉雅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换做傅禹修对待温黎的态度,怕是也不可能让温黎受了和她同样的委屈。

    按着伊莉雅转身,逐渐远离黎琅华的时候,傅禹衡搂着她的手轻轻松开。

    “什么感觉?”

    伊莉雅十分不舒服,仰头喝了口酒,“想杀人的感觉。”

    在l国,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了。

    无论是内阁大臣还是外交重臣,哪个对待她的时候不是客客气气的,哪里被人用这样的语气噎过。

    真的是快被气死了。

    “忍了这口气,等你坐上了傅家当家主母的位置,你再来报仇。”傅禹衡低头睨着她。

    伊莉雅抓着杯子的手一紧,抬头看着他,“你确认你能成为傅家当家?”

    老爷子偏爱傅禹修,这是所有人都清楚的事情。

    傅禹衡轻笑,再睁眸的时候,眼底一片轻灵。

    “有的时候权位的传承,不一定非要依靠血脉,其他东西一样也可以……”

    伊莉雅手里的杯子同他轻碰,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

    “既然这样,这仇我就记下了,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瑞秋这边将两人的动静看的一清二楚,她有些担忧的扫了眼对面。

    “老太太,这伊莉雅感觉和温黎小姐有很大的仇啊。”

    按理来说她是傅禹衡的未婚妻,和温黎算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怎么会这么针对温黎小姐的。

    “女人的嫉妒,从来就不需要理由。”黎琅华开口。

    瑞秋还是有些担忧,如果温黎小姐都少主真的能成的话,这伊莉雅可不像是个好相处的妯娌。

    黎远志从楼上下来,打发了几个搭话的生意伙伴之后到了老太太的面前。

    “漓漓怎么样了?”黎琅华发问。

    “就是被吓到了,这会儿若冰陪着她,没什么大碍。”

    黎琅华点头,刚才的事情也都清楚,这两个孩子在泳池边上发生了什么瑞秋也复述了。

    温黎做的很好,有的时候很多事情裹成了一团乱麻的时候,不如干脆利落点,一刀斩的干脆利落。

    “您不用担心。”黎远志安抚母亲的情绪。

    黎琅华想了想,还是开口,“那个丫头是黄家的?”

    “是,黄正山的独女,叫黄颖。”

    这两年黄氏和黎家的合作也不少,也因为如此,才能有机会参加黎家年会。

    “你抽个时间处理了,黄正山如果不能好好的管束自己的女儿,便是为人有问题,黎家不能和这样的人家合作。”

    瑞秋听出来了老太太的意思,这是要对黄家动手了。

    “您不是说过,这是小孩子之间的事情,我们不便插手吗?”黎远志笑着说。

    黎琅华手里的茶杯放下来,“当时就是这样的念头,才让她有机会弄了那么多的事情出来,现在绝对不能姑息养奸。”

    黎远志点头应下来,没有再反驳。

    傅禹修出现之后也有不少人上前想要套近乎,可都被斐然挡了回去。

    在场的人也都知道傅家这小少爷的性子如何,没有强求过去。

    这样的场合除了能收集网络到各家的信息之外,更多的便是客套,人待久了,是会很烦躁的。

    傅禹修察觉到了身边小姑娘的不耐,轻轻勾了勾她的手指。

    “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温黎眼中一亮,“去哪儿?”

    “自然是你最喜欢的,走吧。”

    傅禹修起身,将带来的衣服披在温黎身上,十指相扣牵着人往大厅外面去。

    快走到靠近正门口的位置的时候,旁边的女人抬头,在看到了温黎的容貌之后,浑身僵硬,精致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也满眼的错愕。

    “禹修。”顾书兰叫了句。

    傅禹修停下来,搂着温黎看向了一步步过来的顾书兰。

    “你这是要走了吗?”

    这话是冲着傅禹修说的,可是一双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他身边的温黎。

    实在是太像了。

    有一瞬间她甚至都以为自己穿越了,回到了多年前一般。

    “没什么意思,待在这里也了无生趣。”傅禹修回答。

    温黎起了兴趣,能让傅禹修有耐性答话的女人,除了她之外还能是谁。

    这位夫人又是个什么样的身份。

    “你素来不喜欢这样的晚宴,早点回去休息吧,过几天也回去看看你爷爷,他这段时间身体不太好。”顾书兰嗓音温柔无比。

    傅禹修没做回应,转身搂着温黎离开。

    走出一段路之后,温黎还能感觉到那道炽热的视线落在她的背上。

    她想要回头,却被身边的男人十分有耐心的将脑袋拨了回去。

    “可不能忘了你刚才说的,我今晚上的表现要是好的话,你得跟我回骊山豪庭住。”

    温黎挑眉,这男人好像有种执着,一直在重复这件事情。

    “我答应了就不会反悔,你放心。”

    “这可是应了。”

    顾书兰看得到傅禹修低下头温柔在她耳边轻轻耳语的样子,小姑娘精致的侧脸忽明忽暗。

    她低头用力的调整呼吸,控制住了自己颤抖的手腕。

    忽然一下子就笑出声来了,怎么现在她才反应过来。

    黎家找回来的大小姐,说是和黎漓一母同胞,除了是颜婳的女儿还能是谁。

    那张脸,神韵神态,足够像当年那个明艳的女人。

    傅翰从旁而至,伸手揽住顾书兰的腰,抬眸视线放远,就看到了消失在院子里的两人。

    “怎么了这是,脸色这么不好?”

    顾书兰摇头,脸上绽放笑意,“没有,就是有些累了。”

    “我们过去同黎老太太打了招呼之后离开,这天也越来越来冷了,你身体不太好,早点回去休息。”

    顾书兰点头,随着傅禹衡的步子往后,她眼中的红意越来越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