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208 药神到傅家 傅芷宁哑然 2更

章节目录 208 药神到傅家 傅芷宁哑然 2更

 热门推荐:
    帝都傅家。

    傅氏庄园入冬之后的雪景堪称帝都一绝,古堡中间偌大的流动喷泉依旧迸流不息。

    从上空俯瞰能够看到庄园内被清扫的干干净净的的路面,蜿蜒整洁,连接疏通了整个庄园内。

    这地方是傅家百年传承下来的,有数代傅家人的心血。

    为了保证居住条件,每五年会有一次修葺,从装修到建筑的强度都会进行修缮加固。

    顾书兰一大早就坐在主楼这边陪着老爷子说话。

    佣人将炖好的燕窝送过去放在她手边。

    傅家每个女孩子早上都会吃燕窝,滋补美容,对女孩子是再好不过的东西。

    “父亲,药膳好了。”顾书兰接过佣人递过来的药膳。

    老爷子这会儿低头正捧着一本书看,时不时的翻过一页去。

    “放着吧,我一会儿再喝。”

    顾书兰试了试温度,还是开口劝了句,“您还是快些喝了吧,一会儿凉了药效不好。”

    傅鼎风将书本合上,接过药盅,将弥漫着浓郁苦味的药膳喝了下去。

    傅芷宁从房间出来,一入大厅就闻到了那股浓郁的药汤味。

    她抬手挥挥鼻尖弥漫的味道,到老爷子身边坐下。

    “爷爷,要我看您就是太操心操力了,等到大哥结了婚您就安心闲下来,含饴弄孙多好。”傅芷宁往后靠在沙发上。

    让老爷子放权这样的话,她倒是能毫不介意的说出来。

    毕竟也是长在老爷子身边的,自己的亲孙女,不用介意那么多。

    “这两天躲在房间里也不出门,别人家的大小姐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事情做,你倒是挺闲的。”

    “爷爷,我出去您嫌我出的太勤了,在家您又嫌我烦。”

    傅芷宁抬手翻着最新送过来的时尚杂志。

    傅家这样的人家,祖祖辈辈积累下来的财富无数,能养几十代人过上奢靡无度的生活。

    家里的女儿过的自然也比较轻松一些。

    罗弗挂断了电话之后过来,恭敬出声,“白先生说带药神过来给您调养身体,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傅鼎风将药盅递过去,面色未动,“他还真的带了药神过来,不是听说这药神性子古怪,不少人发了邀请函过去都被拒绝了吗?”

    药师漓在所有的药师当中是最为神秘的,没有人知道她的相貌身世,无人知其来历。

    传统药学大赛上也没有任何的照片流出,保密性做的极高,这也是当初温黎答应做颁奖嘉宾的条件。

    整个药学界从那晚上的颁奖典礼之后也只有一个传闻,药神是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

    而且是靳家的徒弟。

    不说其他,整个业界原本都认为药神是个年过五十的老人,毕竟没有岁月的沉淀也不可能做到这个级别。

    结果还听说这小姑娘才刚刚满二十岁,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都让人预料不到。

    “药神?”傅芷宁对这个话题挺感兴趣的。

    一旁的顾书兰笑了笑,“芷宁应该对药神不陌生吧?”

    傅芷宁抓了把佣人敲开剥好的坚果在手里,“清楚,大名鼎鼎的药师漓,洲际排行榜上第一位,称为药学领域1。”

    就连帝都白家都被她的研究所踩在脚下。

    负责给傅鼎风照顾身体的白广荆在整个洲际排名都不如药师漓。

    那可是妥妥的封神的人物。

    “如果药师漓能过来给父亲调养身体,也是最好不过的。”顾书兰无比庆幸。

    顾书兰离开顾家这么多年,虽然同在帝都,也很少回顾家。

    再加上她对这方面也不是很感兴趣,很多东西也就听听也就过去了。

    还真的没有归根究底要去知道这药神身份的意思。

    如果不是今早上罗弗提到,她都快忘记了药神到了帝都这件事情了。

    “都这么大年纪了,调理不调理的也没什么意思。”傅鼎风不以为然。

    都到了这个年岁了,不能不服老。

    人总是要死的,无非就是生老病死这么点事情。

    “您不能这么说,马上禹衡的婚事要办了,您总得看看重孙子啊,这傅家可还不能没有您呢。”顾书兰劝道。

    傅芷宁没说话,低头将杂志上一排新出的限量版都画了圈。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花费已过千万。

    傅鼎风没再回答,罗弗也安安静静的等在一旁。

    顾书兰低头,她身在顾家,最基础的药理还是明白的,老爷子的身体,的确不太好了。

    一个老人撑着傅家这么多年,哪怕是个铁人也会倒下,再加上儿孙的事情。

    傅渊的死去,是击垮傅鼎风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的身体从那之后就急转直下。

    白老先生这么长时间的调养,想必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想方设法的请来了药神。

    在帝都,无论从哪个方向来的车子,在进入属于傅家庄园范畴之外五公里,就必须换成傅家的车子接进来。

    一直负责接待白广荆的佣人笑着迎接了老先生下来。

    远归和近离身上都拎着两个药箱,温黎脚尖落地。

    往远处眺望只看得到一片被冻住的湖面,这地方实在太大,如果不站的高的话,是看不到湖对岸的风景的。

    “请您跟我过来。”佣人走在前面引路。

    温黎走在白广荆的身边,侧目之间看到了远处站着的一棵树下,一个女孩子仰着头看着树枝。

    她身上的衣服很眼熟,散落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脸,依稀能看得到挺翘的鼻尖,皮肤十分白皙。

    那是傅芷清,早上顾书兰才带着她去见过傅禹修。

    傅家最小的女儿,看上去还未成年,身材瘦小,可也是个活脱脱的美人坯子。

    白广荆进门的时候罗弗盯着他看了半天,还没等张口,就见到了他们身后的温黎。

    “白老先生到了。”

    傅鼎风抬头,看到最后的温黎,脸色一变。

    “老太爷,容我……”

    “温黎小姐,你怎么过来了?”顾书兰诧异出声。

    白广荆顿住,看着起身到了温黎面前的顾书兰,傅太太这是同温黎认识啊。

    顾书兰出身顾家,怕是温黎药神的身份她早就知道了。

    这样也好,省了很多的麻烦。

    “是不是禹修回来了?”顾书兰说着往温黎身后看了眼。

    如果不是傅禹修的话,也没人能将温黎带到傅家来。

    “谁让她进来的?”傅芷宁起身对着旁边的佣人呵斥,“怎么我们傅家的门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吗!!!”

    她这声音也让带着白广荆进来的佣人抖了一下。

    “大小姐,这位小姐是跟着白老先生过来的。”佣人急忙张口。

    远归和近离,这傅家大小姐的态度过激了些,看向温黎的眼睛里还多了些蔑视。

    白广荆是什么人,有些东西一眼就能看懂。

    “傅老太爷,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药师漓,也就是我们药学界有着药神之称的厉害人物,今天我请她过来是想让她帮你看看身体。”白广荆开口介绍。

    罗弗扶着傅鼎风起身,一旁的傅芷宁霍然起身。

    “你说她是药神!”

    开的什么玩笑。

    她怎么可能会是药神呢。

    “白某在药学界多年,自然是不会认错人的,傅小姐这是不相信我?”白广荆一眼扫过去。

    比起傅芷宁的急躁沉不住气,傅鼎风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自然要沉静许多。

    反倒是顾书兰,她看看温黎,再看看白广荆。

    上次和黎若冰聊天的时候,她只是听到黎若冰说温黎和温旭谦同样都是药剂师。

    可没说过,她就是药神啊。

    “她居然是药神。”傅芷宁冷笑。

    这女人炸了整个帝豪酒店的样子她还历历在目,傅禹修这次,可真是捡了个宝贝。

    “既然过来了,那就劳烦药神帮我看看。”傅鼎风开口。

    罗弗扫了眼温黎,这消息他起初倒是收到过,可没证实过,没想到今天人就白广荆给带过来了。

    “那正好,我一会儿让他们给禹修打电话,麻烦温黎小姐先给我父亲看看。”顾书兰上前开口。

    傅芷宁环胸而立,得意洋洋的出声,“没想到傅禹修还有这么一手,让你过来给爷爷看病,还能得了爷爷的好感。”

    面上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其实还不是一样的,还真的知道换一种方法来讨好爷爷。

    温黎浅浅的扫过对面众人,眼睛没有片刻停在傅芷宁身上的意思。

    “你们误会了,如果不是白老先生来找我,我也不会过来。”温黎的眸中带着冷笑,“况且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让我出诊,我出现在这里,是你傅家的幸运,不是我的幸运。”

    如此狂妄的话,从来没人敢在傅家这么说过。

    傅芷宁感觉自己被忽视的彻底,而且这个女人凭什么敢在傅家这么猖狂嚣张。

    “我看你今天真的是……”

    “大小姐。”罗弗叫了句,打断她的话,神态严肃,“慎言。”

    傅鼎风看了她半响,最终神态柔和,“那就麻烦温黎小姐了。”

    这小姑娘眉眼间闪现的不屑,那股目无旁人的嚣张,和傅禹修有些相似。

    “爷爷……”傅芷宁还想说什么。

    “芷宁。”顾书兰过来伸手抓住她,“让温黎小姐过去给你爷爷看病,你陪着我出去,我们还得去和伊莉雅确认订婚典礼的流程。”

    这节骨眼上,好不容易请来了药神,应该让她好好的给老太爷看看病。

    绝对不能把人给气走了。

    纵使百般不愿,傅芷宁也只能被拖着走出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