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第36章 你们家小丫头闯祸了,你不去英雄救美?

章节目录 第36章 你们家小丫头闯祸了,你不去英雄救美?

 热门推荐:
    对于他的话温黎没有过多深究,这人虽然身在宅院,病体缠绕,却也有一点,就是眼光很好。

    能够选中她治病,起码长了一双识人的眼睛。

    “你安排人保护我,要是最后我没办法治好你呢。”温黎反问。

    眼前人低头,唇齿间溢出轻笑,再看向她的时候,眸中亮晶晶的,“那你会治好我吗?“

    温黎起身,走到了门前,看着远处已经汇聚起来的乌云。

    “我能。“

    十分肯定的答案,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拖泥带水。

    她身后的男人唇角上扬,俊美的眉宇中透着一股欣慰。

    “还练字吗?“

    温黎回头,看到了傅禹修已经走到桌前,一块镇纸从他手边滑出,压住了纸张边缘。

    “好啊。”

    男人握着笔杆的手落下,洋洋洒洒的写下一串文字,黑色的墨水晕染开,墨香在房中弥漫开。

    斐然带着五层的红木盒子进门的时候,两人正聚精会神的凑在书桌前面。

    对于书法,斐然跟在傅禹修身边这么多年,耳濡目染的多少也了解一些。

    平时闲来无事的时候,傅禹修便会开始书写,从镇纸到砚台的制作,整个一套的文房四宝,他们家少爷都已经会做了。

    先夫人活着的时候就亲自一笔一划教给少爷的,这么些年过来,这也是傅禹修唯一保留的爱好。

    只有在面对这些笔墨纸砚的时候,男人才能收敛起身上那股子戾气,柔和半分。

    不过少爷居然要教慕温黎写字,这可真是让他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了。

    光是慕温黎面前那套狼毛笔就是少爷自己动手做的,别人轻易不让碰的。

    这位慕小姐,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慕小姐,您要的东西取来了。“

    过来南家的路上,温黎将自己需要的东西一一告诉了斐然,他的动作也快,才进了南家门没多长时间,这人就将东西拿来了。

    温黎松了捏着的笔走过来,五层的盒子一层层打开,每一层放着的都是药材。

    斐然身后走进来两个保镖,左边的手上抱着药杵,右边的拿了两个竹编的小筛子。

    “再帮我采些嫩竹叶过来,锯几节竹筒过来。”

    斐然回头看了眼院子里长得正好的竹林,虽然不明所以,他还是转身带着人出去了。

    工具都齐全了,温黎盘腿坐在茶几边上,默不作声的开始捣药,不轻不重的动静回响在院子里。

    斐然带着人锯了竹子,再回头便看到了一副安逸宁静的景象。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两侧玻璃门边的白色窗帘微动,堂屋中间的茶几前面,盘腿而坐的女孩子正悠悠捣药,她身侧的桌前,身形高大的男人肩胛微开,挥舞的笔尖落下一串墨色。

    俊美的男人不时抬头,看着眼前认真捣药的姑娘,唇边的笑意分明。

    斐然这会儿倒是觉得,这两人还挺相配的,就连安静的不说话,都那么相配。

    “不是说暂时不开药吗。”傅禹修放了笔走过来。

    温黎做的认真,比对过药材之后扔进药杵里,“难为你那么在意我这个医生的安危,来都来了,总是要做点有用的事情。”

    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

    傅禹修在她身边落座,抬手给人倒了杯水。

    斐然按照要求将弄好的竹筒放在了温黎面前,再看向男人,似乎有话想说。

    “说吧。”傅禹修指尖捻过她小筛子里的药叶说了句。

    听了他的吩咐,斐然自然也只能开口,“我们的人已经顺利找到ya,接下来怎么做,等您的吩咐。”

    听到他的这句话,温黎捣药的动作顿了顿,紧跟着石头间碰撞的声音再次响起。

    “人在哪儿?”傅禹修低头,帮温黎将她理出来的药草放进药杵里。

    “宁洲城外四十公里。”斐然想了想,继续说道,“他藏得很深,我们的人追了几个地方,始终都在宁洲城附近,没有偏离过。”

    简而言之,这人跟多少人打马虎眼,放出了多少烟雾弹,可是人始终都在宁洲城附近转悠。

    ya之所以透露自己的踪迹,引得各方追逐,是因为他自己享受在游戏的乐趣当中。

    这样一个喜好自由的人,最近却总是盘桓在宁洲城附近,总不可能是因为他打算在宁洲城定居了。

    “继续跟着,我倒是要看看他还能耍什么花样。”

    斐然点头,再难搞的人,在面对少爷的时候,也只能甘拜下风,这个世界不缺乏用财力武力让人屈服的人,可是傅禹修从来不是其中一个。

    懂得了解到对方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才能够最快的捏住对方的命门。

    斐然退下之后,傅禹修低眸,身边的姑娘已经将捣好的药捏成了弹珠大小的黑色丸子。

    看着她一颗一颗的将药丸放入竹筒,他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这药是给我吃的?”

    温黎用丝线缠绕好了竹筒,一个一个的放进了口袋里,再抬眸看着他,回答的认真,“不是啊。”

    男人凤眸微眯,这丫头,回答的还挺直接的。

    “那你用我的药?”

    “不让?”理直气壮的两个字。

    傅禹修顺着她的话往下,“当然可以。”

    温黎还是大大方方的抽出其中一节竹筒递给他,“每节竹筒里都放了十颗药,这药对你的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刚刚找到的那株血灵芝我也放进这里面了,这三天每天三颗。”

    她也不是白用人家药的,这不是也给他做了些了。

    傅禹修接过她递的竹筒,一股扑鼻的药香顷刻间将他包裹起来。

    “可以了,安排人送我回去吧。”温黎抱着四五节竹筒张口。

    男人起身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到晚餐的时候了,一起吃顿饭之后再回去吧。”

    “不了,我还有事。”温黎眸中闪过利光。

    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这气息还真的没办法柔和起来。

    注意到小姑娘周身的变化,傅禹修挑眉,也顺从的依着她。

    “好,我让斐然送你回去。”

    南盛正好有事儿过来寻傅禹修,进门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出去不远的温黎。

    “这小丫头还有兴致在你这儿谈情说爱的,刚刚闯了祸还没摆平呢吧。”南盛笑了笑。

    外面都在传慕温黎入学第一天就打破了雷教授的展览作品,报纸上都登出来了。

    怎么这丫头看上去还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你们家小丫头闯祸了,你不出去英雄救美?”南盛看着沙发上正在低头摆弄竹筒的男人。

    “招惹她,是那些人的错。”

    傅禹修将竹筒放到一旁,唇角轻勾,说出的话却是丝毫没有担心。

    南盛点头,也是,能把这妖孽给收了的小丫头,怎么可能会是平白就能被人给欺负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