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第37章 想养养鸟种种花的温黎

章节目录 第37章 想养养鸟种种花的温黎

 热门推荐:
    温黎乘坐的车子从南家驶出半个小时之后,到了宁洲市中心,穿过市中心的位置,就能够到达慕家。

    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此刻已经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停车。”

    斐然听到她的声音,踩了刹车回头,“慕小姐,是有什么事情吗?”

    “就送到这里了。”

    斐然侧目看了眼窗外,对面就是整个宁洲城最为繁华的步行街,“这里离慕家还有些远,而且您身上带的东西……”

    没等斐然说完话,他只听到了车门关上合上的声音。

    他下了车,只看到了慕温黎远去的背影,一身轻松,斐然蹙眉,转身到车子里翻找,却没能找到任何东西。

    温黎到南家的时候身上什么都没带,出南家门的时候手上抱着封好了药的四五节竹筒。

    也是他眼睁睁看着温黎抱上车的,可是这会儿,竹筒不见了。

    温黎越过柏油路,直接进了步行街内部,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她身边而过,她穿过了两条街道之后进了一条稍微安静一些的巷子。

    和正面街道上的店铺的光鲜亮丽不同,这儿的店铺要显得的更加古旧一些,有古老的银器首饰珠宝店,也有一些倒腾古玩的店铺。

    巷子口还有偌大的牌匾写了一串字,古稀文玩市场。

    温黎七拐八绕的进了巷子最尽头一家店,推开镂空窗花的大门进去,偌大的店里灯红酒绿,外表来看分明是家老楼,可是这内里却是最早期的酒吧。

    店里这会儿没什么人,只有进门左边的位置坐了一两个人,吧台后面站了个高瘦的年轻人,穿着酒保服,戴了黑色的头巾,面容俊逸。

    温黎径直到了吧台坐下,刚落座,挥动着调酒壶的人就开口了。

    “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稀客啊。“

    温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被忽视的楼清将调酒壶里的淡蓝色液体倒进了玻璃杯里。

    “尝尝,刚出来的新品,别人我还没舍得给弄呢。”

    温黎扫了眼,捏着杯子上下打量,犀利的吐出事实哦,“是没人敢喝吧。”

    “看不起谁呢这是,我好心好意招待你,你可别找我的不自在啊。”楼清瞪着她。

    温黎没说话,倒是胆子挺大的,抿了口尝了尝味道,

    “你这到了宁洲这么长时间,也没见过来见见我们的,反倒是窝在梧桐镇那样的小地方待着,现在被慕家敲锣打鼓的给接回去,反倒是过来了。“楼清擦着杯子说道。

    “味道还不错。”温黎喝干净了杯子里的酒之后夸了句。

    楼清一脸的得意,却也很快回归正题,“你当初从l洲回来,不是说的想过平静的日子才找了宁洲这个小地方,窝在梧桐镇“养老”的,怎么平白无故的跑到慕家去了?“

    “每天养养花卖卖书也挺无聊的,找点乐子。”温黎回答的很老实。

    楼清倒是挺赞同她这话的,这样的日子对于温黎来说的确太无聊了。

    这个地方看上去虽然是个酒吧但也是个地下组织,整个红楼在世界各大洲都有分布,专门开在城市的阴暗角落里,可实际上却是收集情报的秘密组织。

    各国乃至各大洲的情报无一不知,和“知”类似,却是个存在数百年的组织。

    “你这样的人,轰轰烈烈的日子过多了,一下子回到安静的小镇,你当然不习惯了。”

    一个习惯了海上翻涌的舵手,怎么会喜欢在小溪里畅游。

    当初温黎提出退役的时候,他们也委实震惊了一把。

    “东边不太平,b洲那边连着这两年都战乱不断,枪炮火声就没停过,也就着y洲还太平,g国几十年前平乱之后国力昌盛,也倒是撑住了这些年的太平。“楼清自顾自的开口。

    温黎斜眼看着他,“我问你这些消息了吗。“

    “得,算我多嘴行吧。“楼清再给她倒了一杯酒,”到底干嘛来了。”

    温黎转悠着杯子开口,“我当年销毁的那批实验毒素,是哪些人处理的?”

    时隔五年再听到她提起这件事情,楼清也还是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是温黎实验室里唯一销毁的一批毒素。

    “是老布,怎么了?”

    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件事情了。

    “这两天碰上一个病例,中的毒我和当年研制的很像,不过那批毒素已经被销毁了。”

    她这么一说,楼清便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那批毒素在被销毁之前被流出去了?”

    “有这个可能性。“

    那是一批半成品,自古以来医毒不分家,能制毒的自然也就能解毒。

    温黎唯一研制之后销毁的也就是一批毒素,因为杀伤力太大,所以她并没有制成成品。

    从傅禹修那里采了样之后她就进行了研究,所有的毒素成分列出来,都和她当初的实验数据对上了,只不过其中被人添加了两样而已。

    也正因为有了这些熟悉的数据,她才想起来还有那么一批毒药。

    “老布现在外出游历了,销毁毒素也不光光是他一个人做的,要想调查估计得好长呢,我帮你找找他,让他马上回来见你。“

    楼清自然也清楚这件事情得重要性。

    这个世界分分合合的打了那么多年,从中古时候打到现在,从冷兵器打到机械化和现代化。

    凭借温黎的名号,做出来的毒素如果被放出去用于战争,恐怕情况会变得很糟糕。

    “不过你既然能制那肯定也能解。“楼清给她扔了一个信任的眼神,”该不会是慕家人中毒了吧?“

    “老布回来了再给我消息。“温黎饮尽杯中最后一口酒。

    楼清看着她,今天兴致不错啊,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两杯酒就下肚了。

    “对了,提醒你个事儿啊。”楼清给她倒了杯酸梅汁,“那边可是一直在找你,你存放在帝国银行的所有资金最好别动,不然的话他们顺着线找到你,你就别想退休养花养鸟了。”

    毕竟是个小丫头,还是少喝点好。

    “对了,你那儿应该还有些钱吧。”楼清凑过来。

    这丫头就不可能身边不放钱。

    温黎端着杯子,眼神迷离的思考,当初的确是放了一小箱金条在身边的,不过东西太多了,要想好好寻摸寻摸,还是得花点时间。

    “我走了。”温黎说着起身。

    “别着急啊,再坐会儿,一会儿红姐要是回来了知道我没把你给留住,不知道怎么折腾我呢。“楼清在后面叫了句。

    离开的女孩子充耳不闻,拉开门走了出去。

    “让她待在慕家也好,总归是找了点事情做了,不至于闲的发慌。”楼清将擦干净的杯子放回了架子上。

    转而再叹息一声,就是不知道这慕家是哪儿得罪她了,能让这魔头这么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