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第83章 她可以一辈子不用迎合别人的眼光

章节目录 第83章 她可以一辈子不用迎合别人的眼光

 热门推荐:
    黑色的房车内,原本就开了空调的车子这会儿却更是寒气弥漫,斐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微微蹙眉,手心里的糖葫芦是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他能够感觉到少爷这会儿身上冒出来的滋滋寒气,今天上午少爷的心情是很好的,每次要见慕小姐他心情可都十分的欢快。

    刚到学校门口车子都还没停稳呢就看到了这么一幕,ya对慕小姐的亲昵是上次大赛的时候他们都有目共睹的。

    那时候ya就只是给了两颗糖果给慕小姐,少爷的醋坛子就彻底翻了,这次看到了两人之间亲昵的互动。

    看上去是认识很长时间了,他们调查的结果显示,ya是在慕小姐到梧桐镇之后紧跟着过来的,这段时间他的活动轨迹也都是围绕温黎。

    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了。

    ya和慕小姐都是在洲际联盟排行榜上的人物,也都是封神的存在,两人之间肯定有相对应的共同话题,比起和少爷之间的相顾无言,自然是要更加熟络一些。

    而少爷和慕小姐最多的也就是一起写字,少爷也是十分有耐心的教,慕小姐倒是十分有兴趣的学,不过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和熟悉程度,怕是没到慕小姐和ya的程度。

    后车厢内相顾无言,傅禹修坐在位置上,脸色不是太好,比起他的冷寒,对面的人却是怡然自得的闭上了眼睛。

    “你和他是怎么回事?”

    一副奸夫的口吻。

    斐然抖了抖肩膀,捏着手里的糖葫芦更加紧了。

    “认识很多年了,挺有本事的一个男人,就是话太多……”温黎闭着眼睛回了句。

    还有就是这人的确也是十分聒噪,缠人的功夫一流。

    温黎之所以选择回到梧桐镇这个安静的地方,她的梦境是一点,想躲开那些纷纷扰扰也是一点。

    不过陆之洲这个大尾巴,也的确是甩不掉的口香糖,无论她到什么地方,这人隔了一段时间肯定会出现,而且一定会缠她很长时间。

    大有缠不死她誓不休的意味,时间长了温黎也就习惯了,也就没那么排斥了。

    “你们之间看上去很亲密。”

    温黎睁开眼睛,斜眼看着对面的人,“你能给我界定一下什么叫亲密吗?”

    “传统意义上来说,男性和女性的亲密分为两种,一种是语言上的亲密,另外一种就是肉体上的纠缠,你认为我和他是哪种?”温黎好整以暇的看着男人。

    傅禹修挑眉,单手扣在她的脑袋上,“你想成为哪种?”

    世俗的眼光,男女之间如果走的太近了,那就成为了关系不正常。

    傅禹修知道眼前的女孩子是个什么脾气,她对男女之间的划分,在精神上的区分从来不是很明确。

    骨子里的张扬透露了一点,男人能做的,她也一样能做,没有谁依附谁,谁离不开谁的说法。

    所以在面对ya的时候,也许有些东西,她从来就不是很分明,也不是很愿意去看懂。

    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傅禹修看出来了,和从前的那个小女孩不一样,长了这些年,温黎变得对感情没有概念。

    “这两种你最好都不要碰,如果你想知道或者想试试的话,就找我。”傅禹修靠近她。

    那双黝黑的眸子中满是认真和不容置喙。

    “我要不要也回答一下你刚才那个问题,夺妻之仇是不是真的不共戴天。”

    这男人的架势看上去是真的要和她普及,温黎抬手打住,“我不用问你,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想法。”

    这男人骨子里十分霸道,别说是夺妻了,他的东西怕是旁人连动都别敢动,否则就是碎尸万断。

    “既然知道我的性格,就别随便撩拨我的底线,要好好听话啊。”傅禹修指尖轻柔的给她理理头发。

    “随便你吧。”温黎继续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

    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满不在乎的样子,傅禹修伸手给她将小毯子盖上。

    车里的冷气适度,可如果待在这里睡着了,冷风吹着感冒的概率很大。

    听到女孩子浅浅细密的呼吸声,傅禹修抬手抚着她的额头,相处了这段时间她已经不如同从前一样警惕性极强,人一靠近就如同惊弓之鸟一样。

    现在温黎已经能做到在他面前坦然入睡,可是这入睡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些。

    掌心之下触感微凉,温度没有提升,她的样子也不像是生病了。

    “少爷,席先生的电话。”斐然从前座将手机递过来。

    出门的时候傅禹修将手机扔在桌上了,席墨染想必也是找不到人了才将电话打到斐然这里的。

    “去接你们家的小姑娘了?”

    傅禹修没说话,那头的人接着说,“我在宁洲酒店,顶层这里今天办了一个读书会,带你们家小姑娘过来走走吧。”

    今天宁洲酒店有个范围不小的读书会,g国比较出名的作家都会过去,倒是办的挺热闹的。

    “怎么,你什么时候变成读书人了?”

    席墨染这名字取得倒是挺有书卷气,但是他却从来都不是什么文绉绉的性子。

    “被人给拖过来的。”

    傅禹修心下了然,能把席墨染拖过去的,估计也就席家的小祖宗了。

    “这里都是同龄人,你们家小姑娘应该会挺喜欢这地方,和同龄的正常普通人一起相处一下,也许她那个冷淡的性子能有变化也不一定。”席墨染开口。

    “一会儿到。”

    ……

    宁洲酒店,以宁洲城命名的五星级酒店,是整个宁州城最大的豪华的酒店。

    这个酒店承接了和宁洲整个上流社会的各家大小事,订婚结婚满月酒基本上都是在这里。

    这次的读书会是宁洲出版社主办,邀请了g国出名的一些作家,涉及各行各业各领域的,将整个酒店的顶层都包了下来,场面排的很大。

    为了保证作家们的清幽,整个读书会不对外开放,邀请的也只是一些业内人员,当然不排除有赞助商的进入,整个氛围还是十分不错的,书卷气息浓郁,音乐悠扬。

    来参加的作家大大小小都是有作品的,整个会场也设了读书的圆桌和沙发,几排书架上满满当当的都是书籍,便于作家之间的相互了解相互沟通。

    席墨染找了个安静的圆桌坐下,从书架上拿了本书摊开,不过眼睛却没放在上头,他身侧放了厚厚的一摞漫画书。

    凌承往前一步,小声在他身边说了几句话,席墨染挥挥手,凌城听话的退到旁边。

    这样出色的男人在整个会场里都是不多见的,不少女人抱着书籍想要走过来,却被面无表情的凌承挡住。

    南盛来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圆桌里的人,他松开了臂弯里的女伴,自己往席墨染身边过去。

    “特地从帝都过来参加这么一场读书会,你们家小祖宗还真是有本事啊。”南盛在他对面落座。

    席墨染被缠了一早上了,这会儿头疼的厉害。

    “去哪儿了你们家小祖宗?”

    凌承看看自家主人,帮着席墨染说,“小姐和朋友一起来的,在那边。”

    南盛往凌承指的方向看过去,两个穿了一蓝一白小裙子的女孩子格外惹眼,看上去年龄不大模样青春靓丽,其中穿白裙子的那个相貌和席墨染有三分相似。

    而另外一个,南盛眯眼,只看得到侧脸,可是线条精致,怎么看上去,和傅禹修家那小姑娘有点像呢。

    “看的那么认真,你这是干什么?”席墨染注意他看着自己妹妹的眼神。

    “你们家小祖宗身边那个是谁?”

    席墨染心下了然,“黎家的女儿,黎漓。”

    南盛也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两人那么亲密,帝都黎家,和席家不相上下的家族,传承了数百年的名门世家。

    温黎睡得浑浑噩噩的就被傅禹修给拖着下了车,男人半拥着她往电梯里去。

    “你不觉得你最近好像睡眠有点太好了吗?”男人低头在她耳边提醒了一句。

    就她这种常年在高压环境下养出来的性子,这段时间睡眠也的确是太多了些。

    “我知道了,会注意的。”

    不用他说温黎自己就已经感觉到了,自从到了宁洲之后她嗜睡的情况就有点严重,而且每次都会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

    好像是她真实经历过的场景一样,再熟悉不过,可是却一点也想不起来。

    “你带我来的这是什么地方。”两人站在电梯里等着楼层到。

    “你这性子,太闹腾的地方你不喜欢,正好是适合你去的地方。”

    傅禹修话音刚落,电梯门打开,入目的是一片暖白色的背景墙,旁边的立牌上写了书香雅墨四个字。

    温黎的感觉不太好,果然,两人走进去就看到了被摆放成为各式各样形状的书籍,最中间还用暖白的天鹅绒毛做了装饰,往来的人很多,要么手上拿着香槟酒,要么手里捧着一本书。

    他们的脚步都被脚下米色的地毯吸收,礼貌性的交握双手之后,也只是浅浅的交谈,音量会控制的不打扰到别人。

    温黎下意识的就想转身,却被身边人扣住,耳边传来他低沉的笑声,“别跑啊,怎么害怕了?”

    “你不是很喜欢书法这种修身养性的东西吗,那么这个你也应该不排斥,听话,一会儿带你出去玩。“傅禹修揉揉她的脑袋带着人往里进。

    南盛和席墨染说了两句话就看到了过来的两人,小姑娘明显是不太愿意进来,傅禹修半搂着人的腰肢,低头在她耳边哄着。

    看到他怀里的小姑娘,南盛感叹。

    还真的是世道变了,这位爷也会带着姑娘名目张胆的到这地方来秀恩爱了。

    “这年头谈恋爱约会都选择这么文雅的地方了吗?”男人讽刺了他一句。

    就他这性子,直接把人往房间里带过去按倒才是正二八经的约会吧。

    这样的读书会,也就是能满足满足小姑娘的少女心,毕竟这来的作家里女孩子也是居多。

    “不管谈不谈恋爱,这么文墨充裕的地方,也完全不适合你。”傅禹修回了句,拉着人在身边坐下。

    南盛翻了个白眼,反正他也不是自愿来的,如果不是这趟席墨染在里头,他也懒得过来走这趟。

    结果还得被这男人讽刺。

    “慕小姐,不用客气,喜欢什么就随意。”席墨染坐直了身体看着温黎开口。

    “话说的太过了啊,这又不是在寻璜记呢你让她随便鼓捣。”南盛回了句。

    “怎么心疼了?”席墨染调笑。

    整个读书会虽然是宁洲出版社主办,可是这赞助的写的是南氏的名字。

    甚至为了提升品味,整个场馆内安置的艺术品都是南氏拿出来的,好多也都是典藏之作。

    不为其他,这次活动的负责人,是南沛的朋友,南家大小姐发话了,可不是得往顶尖了办。

    “去看看,喜欢什么随便弄。”傅禹修示意温黎。

    南盛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可不是随便鼓捣吗,只要他心肝宝贝喜欢的东西,这人上天下地都能给找来。

    温黎早就饿了,要不是被这人扣着早就自己过去觅食了,宁洲酒店的厨师都是一等一的,自然做的点心也是精致好吃的。

    看着她直接去的方向,席墨染轻笑,“你们家这宝贝还真是好猜,这满屋子的艺术品和着名书籍不看,偏偏对那满桌子的点心格外感兴趣。”

    身上的烟火气息还挺重的,比起这些只谈风月不谈现实的大艺术家大作家要更加现实一些。

    “可不是,毕竟年龄还小。”南盛回了句。

    温黎小时候的性子唯一没变的,也就是喜欢甜食这个喜好没变了,无论在什么场合,总是直奔着自己喜欢的点心过去。

    “她不用变,也不用迎合任何人的眼光。”男人淡然出声,眼睛却是盯着那道背影未动。

    席墨染心下了然,傅禹修这样的人,如果把谁纳入了自己的羽翼下,自然是要让她一生无忧的。

    他有资格这么惯着,只要傅禹修在一天,慕温黎当然可以肆意张扬。

    温黎咬了一块马卡龙,甜腻的味道让她心情都变得好起来。

    “小姐姐。”

    一道甜腻的女声冲着她,像是在叫她。

    温黎偏头,看到了一白一蓝站在她面前的两个女孩子,相貌出众,年龄相仿,脸上都带着甜甜的笑容。

    “你好……”席沫浅眼中闪过惊艳,“你好漂亮啊!”

    她旁边的黎漓无语,这么和人家说话,很容易被误会好不好。

    两个小姑娘相貌都十分出色,席沫浅面容长得三分相似席墨染,笑起来还有个尖尖的小虎牙,十分灿烂软糯,而黎漓的长相则更加偏向柔美,是那种毫无攻击性的美丽,让人看了十分舒服。

    “不好意思啊,她有点天然呆,我们是这次读书会被邀请过来的作者,这是我们的作品。”黎漓对温黎抱歉的笑笑。

    温黎掌心被塞进了一本出版精致的漫画书,封面的两个少女栩栩如生,一笔一画都带着这个时代的特色。

    “我们两就是这本漫画的作者,你要多多支持啊。”

    温黎视线落在作者的名称那里,生死莫离。

    这是个什么样的名字。

    “小姐姐你的书是哪本啊,我也帮你推广推广,我一次性也能买个几百本的。”席沫浅在温黎四周寻找。

    确没看到她手边有任何一本书,这小姐姐好像有些不太一样啊。

    而且她好像第一次见到有人穿成这样参加读书会的,来这里的女作家哪个不是光鲜亮丽,身上的衣服也大多是明亮的颜色,没有穿这么深沉的颜色的。

    “我不是作家。”温黎回了句。

    黎沫好奇的看着温黎手上的蛋糕,刚才她好像吃的很香,这个都很好吃吗。

    这么想着她也伸手拿了一个。

    “没关系的,那你更要帮忙看看我们的书了,我告诉你可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漫画,保准你入坑不亏。”

    “而且啊现在如果购买我们的漫画书超过十本的话,就附赠本人作者的亲笔签名哟。”

    席沫浅将自己的书夸得天花乱坠,眼中也是亮晶晶的,像是有星星闪烁。

    黎漓尝了口蛋糕,眉头微皱,还没有家里的厨师做的好吃,怎么看她那么喜欢的样子。

    “你们俩一起画的?”温黎掂了掂手上的漫画书。

    听到温黎的话,席沫浅点头,“我们两个是联合作者,她负责故事的脚本,我负责人物绘画,当然她也是我背景的绘画者。”

    两人分工合作,才有了这本书的诞生。

    看到她们努力的样子,温黎笑笑,“我会看的。”

    得到温黎的回应,席沫浅高兴的跳起来,转身和黎漓击掌庆祝。

    “谢谢你,这里来的大部分都是文学作家,我们两个漫画家的确在这里不是很吃香,他们也都不太愿意看漫画,你是今天第一个这么认真告诉我们的人。“黎漓感谢道。

    这个小姐姐看上去冷冷的,心地倒是很善良。

    “这里的人都是成年人,文字接触的多了,很少有喜欢看漫画的,你们推销的方向错了。”

    席沫浅和黎漓对视一眼,她们两也没觉得自己错了啊,既然都是一个出版社的读书会,也可以让别的作者帮着看看。

    顺便在自己的社交帐号上进行推荐,到时候知名度打上去了,当然也就知道的人越来越多。

    “总之还是谢谢你啊小姐姐。”席沫浅欢快道。

    温黎微微颔首,继续在找好吃的点心,席沫浅盯着她精致的侧脸,这人长得好看的,连侧脸都是好看的。

    她在帝都待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脸,宁洲这样的小地方,居然会有这样美的人。

    “这个比较好吃。”黎漓走的时候指着盘子里的草莓蛋糕说。

    她刚刚可是十分用心的一个个尝过了,这草莓蛋糕才是这里面最好吃的。

    “漓漓,我刚刚觉得她的侧脸看上去和你有点像啊。”席沫浅十分认真的说。

    黎漓不以为然,“你又来了,这段时间你怎么碰到谁都说和我长得像啊?”

    前两天她就指着网络上疯传的半张照片说像极了她浓妆艳抹之后的样子,可是照片里的半张脸却明明没有浓妆艳抹。

    有些人就是这样,天生底子好,让人羡慕嫉妒的很。

    “这年头,家里的女孩子可是越来越难管了。”南盛看着席沫浅和黎漓叹了口气。

    那两个小祖宗谁不认识,帝都两家世家的小姐,横行霸道多少年了。

    今年都在帝都大学上大二,这样世家的小姐,按部就班的接受家里铺就的道路也就行了,但是他们两家这两个就明显的不走寻常路。

    南沛自己做了工作室,弄得如火如荼。

    席沫浅闹腾着要做g国最好的漫画家,成天成天的把自己关起来画漫画,反正也不是什么无伤大雅的事情,席家人也就索性不管她。

    原本是个画油画的好苗子,却偏要走一条她不擅长的道路。

    “你们家小姑娘明显的就和那两个不一样,看上去气质也不同,不是同岁吗?”南盛看着远处站在一起的三个女孩子。

    席墨染想了想,今年慕温黎20岁,席沫浅和黎漓也是20岁。

    同样的年龄不同的阅历,这俩看上去是远没有温黎沉着冷静,气质娴静。

    “大哥!”席沫浅抱着书蹦跶着跳过来。

    “你刚刚有帮我推销吗?”席沫浅说着看了眼席墨染手边的那摞厚厚的漫画,紧跟着小脸一皱。

    “大哥你没帮我。”席沫浅说着就开始将书本往南盛和傅禹修的身边塞。

    因为这两人身份特殊的缘故,席沫浅也从来没见过,但是出身大家她什么样的场合没见过,丝毫不会因为陌生而怯场。

    “你们是不是都是我大哥的生意伙伴啊,这样,你们想和我大哥谈生意的话,每个人先买十本书。”席沫浅有板有眼的对着南盛说。

    黎漓站在她旁边拉拉她的袖子,“太少了。”

    好歹也是席大哥的朋友,起码也要一百本吧。

    “少了?”席沫浅十分认真的回头询问,比划着手指,“那要多少?”

    “两百。”黎漓伸出两根手指,“起码两百。”

    这两个小姑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在商量了,席墨染有些无语,南盛直接放声大笑。

    傅禹修看到那边还在认真吃东西的小姑娘,不由起身往她身边过去。

    “你们俩过来,帮我办件事,要是办好了,我买五千本。”席墨染招招手。

    两人一听到五千本,眼睛刷的一下就亮起来了,急吼吼的凑过去,一左一右的站在席墨染身边。

    “您吩咐,我们听着。”席沫浅抱着哥哥的手臂。

    席墨染将自己挣脱出来,指着那边,“看到那边那个小姑娘了吗,……”

    两人齐刷刷的看向了温黎,傅禹修身边的温黎。

    男人指腹轻轻的勾掉了她腮边带着的奶油,语气无奈,“饭还没吃呢,你就吃甜点把自己吃饱了。”

    “是你带我过来的。”温黎提醒他。

    “是我带你过来的,可也不是我让你吃的跟小馋猫一样的。”他取了旁边的湿巾给她擦手。

    “吃饱了一会儿带你去玩啊,今天天气不错,带你出去踏青。”

    温黎嚼着口里的东西,没回应。

    看着傅禹修把湿巾扔到垃圾桶里,南盛叹了口气,这人是真的把温黎这小丫头当宝贝宠着。

    连手都给人擦了不说,还连玩伴都给找好了。

    这俩小姑娘可不就是给他们家心肝宝贝找的小伙伴,就那丫头性子冷了点,才想着让这俩给带的活泼点。

    还真是操了老父亲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