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15 卑贱之身就应该待在自己该待的地方

章节目录 115 卑贱之身就应该待在自己该待的地方

 热门推荐:
    大厅内杯觥交错灯光潋滟,舞池里晃动的人影缓缓而过,众人手上的杯子都和对方交碰。

    谈笑声此起彼伏,这儿的人素质都极高,也不会如同太多人一样大声谈笑,往来交谈也都有序礼貌,也因此整个会场里声音并非嘈杂无度。

    为了让每一个来访的宾客都能够十分的舒适,整个别墅都是开放的,从大厅到旁边连接的花园泳池,都分别设置了不同的座椅休息区域。

    很多年轻人都选择了聚集在后面的泳池旁边,身上穿的礼服一个比一个还漂亮精致。

    温黎和苏婧婧挑了个挺安静的地方,从这里的玻璃门外也都能够看到远处的海景,不是说一会儿黎漓要在大厅里表演节目吗。

    她们就待在这里等着,将黎漓的表演看完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差不多也该走了。

    “苏姐。”席沫浅听了哥哥半天的吩咐之后回到了苏婧婧身边坐下。

    她长叹一口气,每次哥哥都要念念叨叨的半天才松口,真是挺烦的。

    苏婧婧也跟着提出自己的疑问,“刚才那个女人真的是你哥哥的女朋友?”

    这席墨染好歹也是席家家主,怎么眼光那么差,看上那么个袒胸露乳的女人。

    一点也不大气。

    “不是,安娜姐姐和我们是从小认识的,她是我们家管家爷爷的孙女儿。”席沫浅否认。

    也因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所以席墨染这个不喜欢庸脂俗粉的男人也会对安娜多几分容忍。

    “管家的孙女。”苏婧婧明白了,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她会对外自称席墨染的女朋友了。

    人家估计也不屑于解释。

    席墨染这样的人眼中,有些事情不用上纲上线的解释,反倒是给了别人脸了。

    “这儿好闷啊,我们去花园里怎么样,估计得好一会儿漓漓才能下来呢。”席沫浅提议道。

    几人也欣然答应了她的提议,席沫浅陪着一起去了后花园。

    宁沐漳在看到走动的几人之后,越过侍应生将酒杯放了上去,提起步子跟了出去。

    这儿原本就是在海边,整个庄园放眼看去,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水拍打着海岸,今晚上海平面上的月亮格外的圆,也格外的亮。

    站在院子里看得到的海景,也享受得到吹过来的海风,这个季节虽然冷了点,但是胜在今天的天气还不错,还不至于打在身上太刺骨。

    “怎么样,这里的风景还不错吧。”席沫浅指着远处的海平面对几人开口。

    再抬头往上能够看得到二楼衍生出来的露天大露台,上面是特殊的露天泳池,能够在上面一边游泳一边看海景。

    “黎家倒是挺懂得享受的,别墅的建造的确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温黎挺欣赏这地方的。

    如果换做是她,真的能够归隐田园,也会建造这样的地方。

    没有人会不喜欢住的舒适,田园生活不过是柴米油盐,美好也只是想象中的。

    不过这样的建筑是实打实的将美好留住了。

    “稀奇了啊,能得到你的夸奖。”苏婧婧笑了声。

    “怎么我就不能夸夸?”温黎反问。

    苏婧婧轻笑出声,不是不能,只不过觉得惊奇而已。

    席沫浅简单的将附近的所有陈设都给几人介绍了一遍,还想跟着她们一起走一走,很快楼上下来了一名佣人将席沫浅给叫走了。

    “得,只剩下我们三个了。”苏静静趴在围栏上眺望远处。

    夏宸有些不耐烦得动了动领结,“老大,我真的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

    进来所有人好像都是带着目的而来的,每说一句话都得再三斟酌,有什么必要。

    “喂,那几个。”身后一道尖细的女声传来。

    温黎和苏婧婧回头,看到了几个环胸而立的年轻人,靠近泳池边上,眼神不满的看着他们三个。

    最中间的女孩子穿着一条月白色长裙,颜色和温黎的是一样的,可是款式不同,但是很相似。

    最重要的是,这女孩子的相貌身材不如温黎,好好的一条裙子穿在她身上倒是也不差,就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好漂亮。”

    三人转过身来之后,女孩子身后的几人满脸惊艳。

    她们中间的女孩子脸上的不满更加严重了,“你是哪家的?你父母是谁?”

    这说话的矛头分明直直的对准了温黎。

    苏婧婧好声好气的劝了句,“小姑娘,这年头怎么一开口就问候人家的父母呢?”

    “我是问你们,是哪家的,不知道我从来不喜欢跟人撞衫吗,你居然敢跟我穿一样的裙子出来。”女孩子说着死死的盯着温黎。

    那眼神跟要将人生吞活剥了是一样的。

    夏宸刚想上前将这些人赶走,就被温黎叫住了。

    “别冲动,这是黎漓的场子,我们不是来添乱的。”温黎开口制止了夏宸的动作。

    夏宸要是把这些人都给扔进水里去了,估计会惊动了里面的那些人。

    “我叫念月,我父亲是念氏集团总经理,你又是哪家的?”女孩子得意洋洋的开口。

    苏婧婧和夏宸对视一眼,“念氏?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

    两人抬手捅捅温黎,“你知道吗?”

    温黎十分诚恳的摇头,“也不是什么大公司,我不认识。”

    在g国也算不上是出名的公司,怕是念家能收到邀请都不是因为自家公司的实力。

    念月听到温黎这句话,脸色变得铁青,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穷人家的孩子,居然敢说她念家名不见经传。

    “你们给我闭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赶紧说说你们是跟谁一起进来的,我认识帝都所有名流世家的千金小姐,可是都没见过你们。”念月冷哼一声。

    念月这次能收到邀请函完全因为她和黎漓曾经是高中同学的缘故,黎家管家从黎漓的同学们检索,在帝都的也都收到了邀请函。

    不为其他,黎漓每年过生日的时候都喜欢找一大帮朋友同学闹腾一两天的,热热闹闹的过一个生日才是最重要的。

    而她每天也瞎忙,每次管家给的名单她也不仔细看,随便的就同意了。

    这不是就进来了一些和黎漓平时根本就不太熟的人了。

    眼前的这几个人都是黎漓的高中同学,家世也勉强算是过得去的。

    “你认识帝都所有人家的女儿,你确定你不会有遗漏的?”苏婧婧好笑道。

    这小姑娘未免也太自信了点。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句话没听过啊。

    这自信爆棚啊。

    念月翻了个白眼,十分骄傲的开口,“这是自然,我从小就和她们认识,整个帝都上流社会,哪家有几个公司,家里几个孩子,我都清清楚楚。”

    苏婧婧没控制住笑出声来的,这女的是很有多闲啊。

    “冒昧问一句,你现在在哪里上学?”温黎盯着念月问了句话。

    念月昂首挺胸,“我现在在国外留学,常青藤联校你知道吗?”

    苏婧婧这下可是彻底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了,一边笑一边纠正她,“那是常春藤。”

    念月身后的同学也跟着笑出来。

    念月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感觉面子都丢了。

    “每天能花时间去记下来各家公司和人家的家庭成员,不如多花点时间看看书,把脑子装满了,空空如也轻飘飘的。”温黎说着还像模像样的叹了口气。

    苏婧婧拍拍她的肩膀,温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

    “你别岔开话题,到现在你都不敢告诉我你是哪家的,该不会,黎家根本就没邀请到你吧。”念月说着鄙夷的视线越来越明显。

    以温黎和苏婧婧的相貌,如果不是被黎家邀请的,那么只能是跟着哪个男人进来的。

    晚宴上这样的临时女伴多的很,大多都是些有钱人的玩物而已。

    念月这句话一说出来,身边同学鄙夷的眼神也更加明显了。

    “一个靠身体进来的女人,你还敢和我穿一样的裙子,马上给我脱下来!”念月指着温黎身上的裙子。

    所有的同学都是了解念月的,她虽然长相不怎么样,可是却无比的自信,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和自己撞衫。

    如果衣服真的撞了,她会毫不犹豫的换下来,如果碰到家世比自己差的,更是会明里暗里的相反设法毁了人家的衣服。

    很多同学心里想的都是,这人应该是嫉妒人家穿的比她好看,才这么造作的。

    “你说我是被男人带进来的,难道就不怕得罪了我背后的人吗?”温黎不咸不淡的说了句。

    念月还在猖狂的动作停了下来。

    “在嚣张之前应该好好想想,念氏在整个帝都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比得过多少人家的?”

    这么多同学都看着,哪怕念月真的被点醒了也不能退缩。

    “要么你自己脱,要么我让保镖帮你脱,你自己挑一个吧。”念月摆明了不会松口。

    苏婧婧摇摇头,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怎么这帝都的名流千金脑子都不太正常的?

    远处二楼,从露天的泳池边上的栅栏能够清楚的看到下面的情况,几人说的话也随着海风吹动,正好能落在上面人的耳朵里。

    “安娜小姐,要不要去帮帮,那毕竟是席小姐的朋友啊。”安娜旁边的助理开口。

    安娜单手撑着围栏,手里的杯子轻动,猩红的液体在杯中摇晃。

    她唇角嘲讽,看着下面被围攻的三人,“什么样的人就应该在什么样的地方,低贱的东西如果想要强行攀爬上高峰,只会因为自己的自不量力而摔得粉身碎骨。”

    那三个人算什么东西,整个帝都都是查无此人的。

    还敢到她的面前张狂,也不仔细想想自己有多大的本事多大的能耐。

    这种出身卑贱的人,只会想着攀高枝往自己没本事去的地方爬。

    席沫浅性子单纯才会觉得这些人毫无心机。

    每次交朋友之前都得擦亮眼睛才行。

    “可是如果一会儿席小姐出来看到这场景的话,恐怕不太好。”助理提醒了一句。

    明明刚才席小姐还和那三个人在一起的。

    “不要多管闲事,有这闲工夫还是多看看你自己吧。”

    念月说着已经要自己动手过来扒衣服了,温黎不耐烦的打了个手势,夏宸上前单手将念月的双手反剪,毫不客气的将人摔了出去、

    她身后跟着的一帮同学见此,都急忙往后退了一步,更有急匆匆想要去叫保安的人。

    “别乱叫,如果打扰了里面的人,你们想想黎家会怎么处置你们和你们的家族?”温黎慢条斯理的提醒了一声。

    正准备大声呼救的女同学闭上了嘴。

    他们这些人能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和黎漓一起待过一段时间,做了一段时间的同学。

    黎漓可跟他们没多少感情,今天这场合多么重要出门的时候家里都吩咐了。

    如果因为她们引起的骚动,怕是会连累整个家族。

    “让她清醒清醒。”

    念月很快被堵上嘴带走了,夏宸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的动作干脆利落,将人拖走的动作也十分迅速。

    “你们还有哪几位要试一试吗?”温黎眼眸扫过对面一群人。

    他们迅速的低下了头,审时度势,如果这个女人的靠山不够强大的话,她怎么敢做这样的事情。

    “你们也散了吧,毕竟是你们同学的生日,再闹下去,怕是结果你么承受不起。”苏婧婧扫过几人说了句。

    听了他们的话,几个同学也都散开了。

    “等等,你过来。”苏婧婧指着其中一个人。

    那名女同学转身,抖了抖身体慢慢的走到两人面前,“有……有什么事情吗?”

    “谁让你们过来的?”苏婧婧问的十分直接。

    女同学看看温黎,再看看苏婧婧,摇摇头,“刚才是有个男人过去,告诉念月说是她身上穿的衣服和你的一样,让我们过来看看,另外还说是黎家的意思,让我们把混进来的人都赶出去。”

    结果他们刚刚过来,还没开口说几句话呢,念月就被弄出去了。

    “我们才刚过来,怎么就有人冲着我们来了?”苏婧婧看着温黎。

    这都什么事儿啊。

    他们是长了一张很讨人厌的脸吗。

    “不用事事都在意。”温黎这话算是安抚了苏婧婧的情绪。

    席沫浅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散开了,她走过来拉着苏婧婧的手,“我们进去吧,要开始了。”

    黎漓那边都准备好了,差不多人也都到齐了。

    温黎取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既然有人冲着他们过来了,也不能让人留下话柄。

    “刚才是发生什么了吗?”席沫浅好奇的看着温黎。

    刚才路过的时候那群人看她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啊。

    “有烦人的苍蝇围着我们飞,刚刚拍死了。”苏婧婧不以为然。

    席沫浅满头雾水,“怎么会有苍蝇呢?”

    “别管了,我们先进去吧。”苏婧婧拍拍她的脑袋。

    花园最远处的角落里,将刚才一切尽收眼底的男人手指用力,掐断了身侧刚成长的小树苗。

    “少爷?”幸博叫了声。

    听到树枝断裂的声音他更加害怕了,少爷从发现了神算是女人之后,明显的这两天情绪就不对。

    再看到人的时候的眼睛里的怒火不是一般的浓烈。

    “少爷,其实您没必要和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计较什么,这未免也太自降身价了。”幸博劝了句。

    其实他的本意很明显,无论宁沐漳再如何厌恶温黎,这神算的本身在帝都如何没有地位也好,她背后,还有少主。

    傅禹修哪怕是个私生子也好,却是家主承认的少主。

    轻易得罪不得。

    “既然知道是个出身低贱的,那就应该待在自己该待的地方,随意越级可是会受到处罚的。”宁沐漳侧目看着幸博。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幸博向远处看了看,温黎是少主护着的人,少爷当然也知道轻易动不的,只不过,是不想让她好过而已。

    ……

    苏婧婧和温黎随着席沫浅去到了大厅内,原本灯火辉煌的大厅内这会儿一片昏暗,只有唯一一束强光从旋转楼梯的上方照射下来。

    黑暗之中自然只有亮光能够吸引人的注目,苏婧婧和席沫浅一左一右的站在温黎两侧,随着强光抬头看去。

    众人随着强光看过去,见到了身穿白色蕾丝花边公主裙慢慢从楼梯上走下来的黎漓。

    强光打在她身上,光圈的晕染让女孩子变得更加美轮美奂,她步伐稳重,脚下的高跟鞋每踩一步都十分的稳当。

    一道道台阶而下,黎漓看着下方注视的眼神,原本还在砰砰直跳的心脏这会儿变得格外的稳定。

    黎琅华站在一楼中央,面带笑意的看着楼上而来的女孩子一步一步的到了她身边。

    她抬手,轻轻拨动孙女儿耳边的发丝,动作宠溺疼爱。

    一旁的佣人手上捧了个托盘,红色的绒布之上躺了一条浅蓝色钻石项链。

    项链上是无数切割相同大小的蓝色宝石,最底部的坠子是比鸽子蛋还要大的蓝色宝石。

    这样色泽的宝石已经实属罕见,更加别说在是这样的项链。

    “这条项链是我黎家祖辈传下来的,每一任的当家主母都戴过,现在奶奶将它送给你,这是你二十岁的生日礼物。”黎琅华取出项链。

    灯光下宝石反射出璀璨的光芒,这东西最重要的可不是它本身的价值,而是这条项链背后的意义。

    黎漓心里震撼也是不小的,这是黎家的传家宝,可是奶奶也没说过要把项链给她啊。

    可是惊讶归惊讶,黎漓还是低下头,让黎琅华给她戴上了项链。

    “黎老太太真是舍得啊,黎家家传的项链都给了黎漓。”苏梦沂感叹一声。

    既然是黎家当家主母戴过的,那么留给下一任的家主也就好了。

    可是她偏偏给了黎漓,怕是没有将家主之位传给黎远志的意思了,这就有些奇怪了,同样都是孙女儿。

    大儿子生的和二儿子生的,怎么区别这么大,黎远志自己活着不说,也是和大哥一样生了个女儿黎若冰。

    而且外界的传闻黎若冰更加像大家闺秀,有世家之风,而黎漓却是帝都出了名的混世魔王。

    黎老太太偏偏选了这个孙女。

    “你说云箫会不会真的成为黎家的女婿?”苏梦沂看着丈夫。

    云笙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多言。

    将来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

    云箫和黎漓会不会有缘分也未可知,但是他知道一点,如果黎琅华真的将黎家家主之位传给黎漓。

    这帝都怕是要发生不小的动荡了。

    这样万众瞩目之下,黎漓接受了奶奶的馈赠,无数双眼睛盯着,送上了生日祝福。

    旁边放置的礼物堆成了小山,大大小小的包装形状都有。

    黎琅华让自己最宠爱的孙女,二十岁生日这一年,收到了所有人的祝福,也让所有人看到了她的成长。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不过如此,这一刻她便是整个世界上最为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奶奶,谢谢您。”黎漓上前,双手拥抱着老人。

    黎琅华宠爱的抚摸孙女儿的发丝,“好孩子,奶奶会把一切最好的都放到你面前。”

    这是她如珠如宝宠大的孩子,从小到大都没受过一丝的委屈,从前不会,将来也不会。

    将来的路她也一定会安排好了,让这孩子能够永远都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大厅内所有的灯光再次亮起来,周围人纷纷上前祝福黎家小公主生日快乐。

    黎漓好不容易从众人的包围中挣脱出来,才跑到了苏婧婧和温黎的面前。

    “温黎,苏姐。”黎漓到了两人面前打招呼,“谢谢你们过来。”

    “生日快乐。”温黎开口祝福。

    黎漓轻笑,“谢谢。”

    苏婧婧拉着人寒暄了两句,问的也都是些常见的问题。

    很快黎若冰急匆匆的到了黎漓面前,将人拉过去小声耳语了两句,黎漓原本刚才还通红的小脸刷的一下变得苍白。

    “怎么了?”席沫浅凑过去。

    黎漓着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我……我的竖琴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