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16 温黎陪同登场 双琴合奏(打脸第七式!)

章节目录 116 温黎陪同登场 双琴合奏(打脸第七式!)

 热门推荐:
    整个别墅四周都有保镖,这儿来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整个宴会厅内人潮涌动,佣人往来间也格外的加点警惕。

    整个别墅能进入的人都是经过严格的身份认证的,不会放无端的人进来。

    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黎漓的竖琴坏了。

    休息室内一片静谧,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快能听的到了。

    温黎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了把白色的竖琴,做工精美至极,琴身线条流畅优美,看得出来是名家之作。

    这把竖琴的价格过千万甚至还要往上更多。

    然而这会儿最中间的琴弦却断了,中间空缺出一块,多了分缺憾。

    “这是怎么回事?”苏婧婧抬手碰了碰。

    “我刚上楼打算让佣人把竖琴给抬下去,把防尘布给掀开就看到琴弦断了。”黎若冰开口,她当时也是吓了一跳。

    一会儿黎漓要用这把琴表演的,现在琴弦断了可要怎么办。

    “不能修吗?”苏婧婧问了句。

    弦断了重新补上去不就行了吗。

    “修是可以修,可是马上要上台了,等到师傅来了再修也就晚了。”黎若冰开口。

    黎漓的这把竖琴是有专门的琴行负责保养的,定期上门护理,今天明明取出来的时候还没有任何问题的。

    怎么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琴弦就断了。

    “会不会是搬运的过程中就断了,一直没发现?”席沫浅碰了碰琴弦。

    “应该不会有人刻意破坏,得罪黎家,这下场可不是开玩笑的。”苏婧婧看了眼温黎。

    一直未动的温黎,伸手碰了碰断开的琴弦,不像是被人切断的,琴弦断裂的边缘有些撕扯变形。

    应该是受力点就在这里,经过拉扯之后断开的。

    黎漓往后倒,坐在温黎身边耷拉着脑袋,“坏了也好,就不用上台了。”

    那么多人等着看她表演竖琴,现在坏了,也不算是一件坏事吧。

    反正她也不想上台去跟大象一样的被人围观。

    “不行,那么多人等着你上台呢,哪怕不是竖琴也得换其他的。”黎若冰坐到妹妹身边,苦口婆心的劝着,“今天的场合你也看到了,奶奶花了多大的心力,你不能让奶奶失望。”

    温黎往后仰,闭着眼睛半响没说话。

    “可是现在竖琴坏了,我这么多年也就是竖琴练的还能拿得出手,其他的再没有了。”黎漓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开口。

    她还有点绘画的天分,可是总不能让她带着颜料上台去给所有人画画吧,那样的时间太长了。

    与其上去丢人,倒不如直接就不去了。

    “我安排人紧急去找琴师了,可是从市中心过来到这里怎么也得要半个小时,不可能在漓漓上台之前赶到的。”黎若冰也跟着叹了口气。

    “你不会其他的了吗?什么芭蕾各种的?”苏婧婧开口。

    席沫浅默默的抬手,“那个我会。”

    “你会没什么用。”苏婧婧无语。

    这小祖宗。

    “扣扣……”休息室的门被敲了三声之后从外面打开。

    几人抬头,进来的少年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亚麻色的短发利落清冽,黑玉般的眸子如同宝玉一般翻着光泽,他皮肤白皙,面容俊朗,轻笑的表情带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这是怎么了?”看到里面愁云惨淡的女孩子,云箫疑惑出声。

    “箫哥你怎么过来了?”席沫浅开口。

    苏婧婧看着少年眼中透出满意,这少年模样生的不错啊,颇有翩翩贵公子的意味。

    “我上来看看,黎奶奶让你们赶紧下去。”云箫走到黎漓身边坐下,抬手按在女孩子脑门上,轻轻的揉了揉,“怎么了这是,过生日还不开心?”

    黎若冰看看云箫,脸色凝重,“琴弦断了。”

    黎漓要上台表演竖琴这个是他们都知道的,现在琴弦断了,不是要人命吗。

    “这事儿也怪我,没想起来多准备一把竖琴备着。”黎若冰自责道。

    云箫看看琴弦断裂的竖琴,笑了笑,“没事,我们还可以下去表演其他的,你不是还会小提琴吗?下面就有小提琴。”

    会场里请的演奏队里钢琴小提琴大提琴都有,偏偏黎漓擅长的是竖琴。

    “可是我的小提琴拉的不好。”黎漓抬头。

    她当初练习小提琴的时间都不如竖琴的时间多,而且她的确是觉得更加喜欢竖琴。

    “没关系,我一会儿陪你下去。”云箫开口,“凡事儿尽力了就行了,没必要十全十美的。”

    黎若冰眼前一亮,“对啊,让云箫陪你上台。”

    云箫也是练过小提琴的,而且小提琴拉的十分好,大大小小的比赛也都参加了不少,整个帝都也是数一数二的。

    “你们俩可以上去双人演奏。”席沫浅提议。

    只要有云箫陪着,双人演奏也十分出彩的。

    “不了。”黎漓拒绝的很彻底,“你们不觉得他在我旁边把我显得更加怂了吗?”

    黎漓这语出惊人,也让几人醒悟过来。

    “对啊,漓漓可能跟不上云箫的节奏,反而会更加糟糕。”黎若冰开口。

    而且这个世界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一个神级选手在黎漓这种初级选手身边一起拉琴,不是把她显得更加垃圾了吗。

    黎漓低头,“我不和你一起上台。”

    拒绝的很彻底

    她也不是傻子,虽然没心没肺,但要是她真的和云笙一起上台演奏了,当着各家的面,这代表了什么她自己就能分辨的出来。

    原本外界就有传言说是云家和黎家有联姻的迹象,奶奶也的确是有这个意思。

    虽然她说了无数次对云箫没有那种意思,可是奶奶好像没听到一样,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原本就不太愿意被人安排,如果现在和云箫一起上台,丢了面子不说,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不然现在怎么办,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了,一会儿能上台才最要紧,漓漓,现在不是该任性的时候。”黎若冰劝了句。

    “放心吧,我会配合你的。”云箫安慰她。

    席沫浅也跟着劝了句,“实在没办法了,总之还是得上去。”

    这话都放出去了,不上台会有问题,上了台这问题更大,总之不能放人鸽子吧。

    外面这么多人都在等着呢,黎漓可是今晚上的主角。

    “听半天了,要不然……”苏婧婧看着温黎,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席沫浅和黎漓都看向了一直没开口提意见的温黎,对啊,他们还有温黎呢,温黎那么厉害肯定能想出办法来。

    “这位是?”云箫的视线落在温黎身上,好像从来没见过这副面孔。

    整个帝都放眼看去没有容貌如此出色的女孩子,也从来都没见过。

    “帮帮忙呗。”苏婧婧凑过去。

    她是最清楚温黎实力的,她可是从来都号称什么都会一点,可是那一点拿出来都够砸死多少人了。

    “温黎……”黎漓看着温黎,可怜兮兮的眼神,“你能帮帮我吗?”

    席沫浅挑眉,难道温黎会修竖琴,还是那种特别厉害的修琴大师。

    这可太好了。

    温黎抬手揉揉太阳穴,“小提琴拉的怎么样?”

    黎漓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应该算是中间,中下的水平……”

    她当年就没想好好的学,拉了一段时间也就放弃了,竖琴倒是真的不错。

    “拉的最好的是哪个曲子?”

    “第七协奏曲……”

    这是小提琴里的经典曲目,世界名家所著,也是人口相传最多的曲子。

    温黎想了想,“我上去给你伴奏,钢琴和小提琴,你尽量将最高的水平发挥出来,我配合你,别出错。”

    黎若冰一拍手点头,“可以啊,钢琴和小提琴的合奏,再合适不过了。”

    两种不同的乐器混合,演奏的如果是经典的曲目会更加出彩,而且因为是不同的乐器,对比的没有那么明显,也不会将黎漓的水平显得很次。

    “没想到温黎还会弹钢琴呢。”席沫浅惊讶。

    苏婧婧笑了笑,“她的水平还不错。”

    也是当年在s洲的时候抽空学的,那时候温黎也找不到什么闲事做,闲得无聊也就学了学弹琴谱曲什么的。

    其中谱的一首曲子好像在洲际联盟榜上都有名,是现在迄今为止整个洲际上传唱和演奏次数最多的。

    有媒体做了榜单,温黎谱的那首曲子是整个洲际音乐史上公认的价值程度最高,也是近五十年来诞生的曲子中最能打动人心的。

    最为神奇的是,那首曲子,居然只是个半成品。

    她会谱曲,自然也就会乐器。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下去准备。”席沫浅一下子跳起来。

    云箫看向温黎的眼中多了几分探究,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能这么得黎漓的信任。

    “扣扣……”

    “小姐,您该下去了,下面的人都等急了。”

    黎若冰率先起身,“我先下去和奶奶说一声,顺便安排一下,温黎,谢谢你了。”

    既然事已至此,找到解决的方法就是皆大欢喜。

    “我先下去了,你好好准备,既然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就别害怕。”云箫碰碰黎漓的脸颊。

    房间里只剩下她们几人大眼瞪小眼的,温黎视线扫过对面的三人的,看似没有任何联系的事情,其实无形中把她们都连在一起了。

    “下面也有钢琴师,其实你可以和其他人换一换。”温黎杵着下巴看着她。

    黎漓摇头,脸上的笑意灿烂,“我如果要上去的话肯定不能弹得丢人,换做是下面那些请来表演的琴师,没一个会愿意为了衬托我而降低自己的水平的,但是你不一样。”

    温黎和那些琴师不一样,因为不依靠这门手艺吃饭,也没有太高的艺术追求,所以是最合适的。

    再者,不知道为什么,从黎漓第一次见到温黎的时候,她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像是有某种磁力一样,吸引着两人越靠越近。

    “我相信你的水平肯定会让黎漓惊艳全场。”苏婧婧拍拍温黎的肩膀,这也是她为什么要让温黎帮黎漓的原因。

    温黎笑了,这几人的目的还真是昭然若揭。

    不过她帮黎漓,也不是一时兴起的。

    离开宁洲之前,她得到的那个名字,就是黎琅华。

    整个大厅内的客人都等了挺长时间了,黎琅华往楼上看了眼,刚才云箫已经上去了,怎么半天都没见到人下来。

    黎远志站在母亲身边安抚,顺便吩咐了佣人上楼去喊。

    “您放心吧,漓漓不会关键时候掉链子的,她毕竟是咱们黎家的孩子,大是大非面前还是能分的清楚。”黎远志安慰了一句。

    黎若冰从楼上匆匆忙忙的下来,将事情简单的和两位长辈陈述一遍。

    “换成合奏?”黎琅华眼角的皱纹折叠起来,若有所思的说了句,“可是她的小提琴拉的不太好啊。”

    黎漓今晚上是主角,表演也是重中之重的,不能太差,否则的话落人话柄。

    “没关系的,我相信温黎。”黎若冰肯定道。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黎琅华心里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了,这个慕家的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孩子,能让若冰和漓漓都夸奖成这样的。

    “可是慕温黎不是走丢了十五年才在一个小山村里找到的?她会弹钢琴吗?”黎琅华旁边的瑞秋提出意见。

    这些相关联的资料都在黎远志给黎琅华的文件里显示了,慕温黎的确是在山里长大的孩子。

    “您相信漓漓的,我们拭目以待吧。”黎若冰劝了句。

    很快台上的灯光再次暗下去,钢琴被放置在舞台的左边,光线从这里隔断,分成一明一暗两个世界,靠近黑暗的地方,温黎整理了身上裙摆之后坐在钢琴前面。

    看着款款而坐的女孩子,昏暗之中看得到她脸大体的轮廓,一张脸美的惊心动魄,也让现场的人惊讶。

    这么美的女孩子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什么都没人发现。

    一整个晚上都是人来人往的,如果不是刻意张扬的人是不太会被注意的。

    黎漓拿着小提琴上台,将小提琴架在肩膀上之后,她回头看了眼坐在钢琴前的温黎。

    琴弓划过琴弦,带出优美的乐声,而后的钢琴随之而起,如同风平浪静的海面上升起的圆润月亮一样。

    两人配合的程度很高,黎漓也是尽其所能的将会的都展现出来。

    看着台上的两人,黎若冰脸上露出笑容,好在没有让漓漓丢人,也没折了黎家的面子。

    黎若冰回头想和黎琅华说话,却看到了老人脸上一副惊讶的神情,她气息急促,瞪大眼睛看着正在演奏钢琴的女孩子。

    “奶奶?”黎若冰上前叫了声,急忙扶住了险些没站住的老人。

    被黎若冰这么一喊,黎琅华从自己的情绪黎挣脱出来,眼前人消失,坐在钢琴前的女孩子容貌明艳出色,哪怕在光线昏暗的地方也难以阻挡出色的容颜。

    黎琅华用力的将气息平复过来,再抬头那张脸不再是她脑海中出现的那一张,她喘着气,似乎在心里安慰自己。

    “远志。”

    一旁的黎远志上前,“怎么了妈?”

    黎琅华看着台上的人,“你上次说的查到她是慕家的孩子是吗?”

    黎远志点头,“是,慕家小女儿,五岁走丢,今年才找回来的。”

    这些都是资料上显示出来的,黎远志也呈怀疑的态度,可是有些事情,却不能说。

    黎琅华死死的盯着台上的人,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叫嚣。

    她是慕家的孩子,怎么可能会长的和…那么像。

    “你查过慕家所有人吗?她的母亲叫什么?”

    黎远志想了想,“名字好像是叫陆雪。”

    黎琅华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台上的人。

    平缓的音调如同微风浮动的海平面一般,宁静祥和,骤然的钢琴声陡然上升,从柔情似水转变的如同暴风雨倾泻而来,黎漓闭着眼睛加快手上的动作。

    琴弓演奏出来的声音音调越来越高,大有划破云霄之感。

    席沫浅抱着手惊讶的看着台上的人,没想到温黎这么厉害的,居然能和黎漓配合的这么好。

    一旁云箫看向台上的女孩子,眼中涌东着浅浅的笑意。

    “这是怎么了,我记得黎漓的小提琴拉的可不怎么样,怎么今天选了一个不是自己强项的上去表演?”云笙拍拍弟弟肩膀凑过来。

    苏梦沂看了眼台上和黎漓一起演奏的温黎,好在这台上出现的不是别的男人,否则还说不清了。

    “那个和她一起弹琴的是哪家的千金,怎么感觉从来没见过?”苏梦沂开口。

    云箫摇头,这个席沫浅也没说。

    只说了是她们的朋友。

    “生的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弹琴的技巧也不差。”

    距离圆台中间最远的地方,慢条斯理品酒的席墨染扫了眼台上的两人,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传过去。

    “你们家这心肝宝贝,还真是每次见都会有惊喜。”

    那边显示已经接收,很快看到了男人回复过来的两个字。

    过奖。

    席墨染唇边笑意加深,温黎的确是个人才,整个帝都的世家千金没一个能有这样的胆识的。

    安娜从旁走来,在他身边气哄哄的坐下,眼睛死死的盯着台上的温黎。

    没想到这人还挺有本事的。

    这样的场合能够做到这么引人注目。

    “少爷。”安娜叫了声。

    席墨染抬手,没有搭理身边女人的意思。

    安娜没有在意他的冷漠相对,找了其他的话题开口,“少爷,我想让您帮我一件事情。”

    纵使她只是席家管家的孙女儿,可是她救过席墨染的命,席墨染是不会拒绝她的。

    “别招惹她,否则的话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席墨染在她之前将话说说完了。

    安娜诧异的看看台上的人,“您是……”

    他是怎么知道的。

    席墨染冷笑不屑,愚蠢的女人,连表情都是愚蠢的,看向温黎和苏婧婧的眼睛漓是毫不掩饰的恨意。

    他又不瞎。

    “她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安娜眼中恨意更甚。

    不过是个没有背景的,为什么能让席沫浅和黎漓都这么关注,更重要的是,席墨染也认识这个女人,刚刚还拍了照片。

    席墨染看着台上已经停下动作的两人,音乐声在众人还在沉浸其中的时候戛然而止。

    随之而来的便是排山倒海的掌声。

    “你只需要记住,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人就行了。”

    安娜扫了眼台上的人,再看看人群中的苏婧婧,眼中多了些厌恶。

    刚才那出好戏没能让所有人看到也就算了,居然让温黎就这么蒙混过去了。

    真是快要气死她了。

    黎漓站在台上享受众人的掌声,她走过去握着温黎的手,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合奏演奏出了最好听的音乐,温黎的钢琴弥补了她的不足,也在一定程度上将她的优势展现出来。

    如果没有温黎的话,是不会有这样的轰动人心的演奏效果。

    也不会有这样震撼人心的表演,这样的效果比她弹奏竖琴要更加有震撼全场。

    黎漓捏着裙摆行了个礼,一旁的温黎则微微颔首,面色比刚进来的时候要柔和很多。

    席沫浅和黎若冰走过去,两人脸上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很棒。”黎若冰夸奖妹妹。

    温黎动动脖子,感觉好长时间没弹琴了,脖子有些酸疼。

    “温黎,真的很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事儿可能就不会这么容易解决了。”黎若冰看着温黎看开口。

    “不光解决了我们的困局,还让漓漓出了大风头,棒棒的!”席沫浅对着温黎竖大拇指。

    黎若冰和妹妹说了两句话,回头看了眼刚才黎琅华站的方向,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奶奶看到温黎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对,现在直接上楼去休息了。

    刚才陪着念月一起围攻苏婧婧和温黎的那群高中同学这会儿大眼瞪小眼的。

    不是说这人是自己混进来的吗,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和黎漓搭档演出的人了。

    在场的也不乏有正儿八经懂音乐的人,也都能听的出来这个钢琴伴奏的琴艺不低啊。

    宁沐漳深吸一口气,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铁青,对着电话那头吩咐了一句什么。

    二楼的休息室内,黎琅华正在闭目养神,可是她眼睛一闭上,总是出现那张美丽的小脸。

    如同梦魇一样,再怎么驱赶都赶不走。

    瑞秋给她冲了杯柠檬水拿过来,小心翼翼的将黎琅华从躺椅上扶起来。

    “您是不是太累了,出现幻觉了?”瑞秋安慰她。

    黎琅华摇头,眼神有些呆滞,“不是,实在是太像了……”

    瑞秋笑了笑,“可那孩子叫慕温黎不是吗,是宁洲慕家的孩子,一定是您想错了。”

    就在瑞秋安抚她的时候,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黎若冰拉开门进来,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老太太,“奶奶,您这是怎么了?”

    黎琅华脸上用力挤出笑容,“没事,我没事。”

    黎若冰过来给老太太把了脉,脉象起伏明显,“您这是受了什么惊吓?”

    今晚上一整个晚上她都陪着老太太啊,也没出什么事情啊。

    “没事,我就是忽然心口不太舒服,也是老毛病了,你下去吧,下面多少事情等着你去处理呢。”老太太拍拍黎若冰的手。

    虽然不太放心,黎若冰也只能起身。

    “那您好好休息,我一会儿让人给您送药上来。”

    黎琅华点头,看着孙女离开房间。

    “您别乱想。”瑞秋安慰老太太。

    黎琅华闭着眼睛,那张脸一直在她眼前,如同挥散不开的梦魇一般。

    她这心里没由来的有些害怕。

    楼下大厅,音乐声再次响起,一切归于平静。

    姜云昊慢悠悠的到了宁沐漳身后,手里的酒杯同他相碰,隔了老远看向那边的女人。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神算,是个女孩子。”

    见到她的第一面姜云昊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一直到看到了宁沐漳看她的眼神,以及她身边的苏婧婧和夏宸。

    那边站着的黎漓和席沫浅,分明就是那晚上的人,再加上一直游走于大厅的黎若冰。

    这一切的情况,可是昭然若揭。

    “宁少,我得劝你一句,别轻易招惹她。”姜云昊看得出来宁沐漳眼中的恨意。

    和他相处合作了这么长时间,姜云昊当然格外的明白宁沐漳的性格,那天晚上他摆明了对神算的意思,结果那个明朗的少年变成了现在娇俏的女孩子。

    惊艳全场,只怕现在宁沐漳,是觉得被骗了。

    偏偏他这样的人,还最讨厌被骗。

    “我已经招惹上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宁沐漳看着远处的人。

    “她是傅禹修护着的人。”姜云昊提醒了一声。

    宁家永远都是傅家的下席,永远受傅家的钳制,傅老爷子也上了年龄了,将来家主的位置落到谁的手上还未可知。

    那晚上他没看懂为什么傅禹修对神算是那个暧昧的态度,现在懂了。

    男女之间,不就那么点事儿吗。

    “着就要看看她有多少本事了,现在傅禹修可不在……”

    宁沐漳眼底的笑意更加张狂。

    ------题外话------

    你们猜猜为什么我傅爷现在还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