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17 不过是个地下世界的混混

章节目录 117 不过是个地下世界的混混

 热门推荐:
    一首双琴合奏曲,救了黎漓的面子,让她不至于在自己二十岁生日这一天变成所有人的笑柄。

    自然而然的也将那个与她合奏的女孩子推上了风口浪尖,不少人上前打探,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是帝都哪家的千金。

    时常游走于这样场合的人,却从来没见过这个女孩子。

    苏婧婧和温黎将带来的礼物递给黎漓。

    “这可是我的典藏版,要不是温黎提的想法我可是不会拿出来的,便宜你了。”苏婧婧敲敲眼前女孩子的脑袋。

    被她这么一说,黎漓起了好奇心,将包裹的礼物拆开,眼睁睁的看到了其中出现的一本漫画。

    保存的很好,外面的塑封都还没拆开,封面最中间是漫画的书的名字。

    这本名为女王的漫画是漫画大神苏婧唯一两部作品中的一部,这部作品是最为畅销的,可是也因为一些缘故,这本漫画没有再重印发售。

    这是初代版本的,也是最早的版本,未删减过的版本。

    “啊!你为什么会有这个的。”黎漓抱着书跳起来,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喜悦。

    席沫浅凑过去看了眼也跟着蹦跶起来,脸上满是惊喜,“我们现在是不是凑齐了两部了?”

    上次在宁洲分别的时候温黎送给她们俩的礼物就是苏婧的漫画,这下可好,苏婧唯一发行过的两部作品她们都凑齐了。

    “这是最早版本的,当年发行的第一版,自然有很多未删减的内容,我想你们应该会很喜欢。”温黎开口。

    黎漓一把将温黎抱住,“你可真是我的贵人啊温黎,你今晚上帮了我的忙,又给我送了这么珍贵的漫画!”

    “可是温黎看上去也不像是喜欢漫画的人啊,为什么会有这么珍贵的典藏版和初版?”席沫浅提出问题。

    温黎看了眼旁边昂首挺胸的苏婧婧,这人这会儿已经准备好的了收下黎漓和温黎的膝盖了。

    “这漫画也是当年有人送我的,我也没看过,放着也很占位置,送给喜欢的人是再合适不过的。”

    “占位置!”两人的视线都快把她射死了。

    这可是典藏版的漫画,居然说占位置,这是赤裸裸的讽刺她们。

    温黎轻笑,跟着提醒了一句,“苏婧,苏婧婧,一字之差。”

    两人很快反应过来,看看手上的书再看看一旁脖子伸的老长的苏婧婧。

    难不成……

    “啊!!!”

    两人尖叫着抱住了苏婧婧,她们一开始怎么没想到呢,这可是大神啊,在她们的领域漓妥妥的大神的存在。

    苏婧婧这样子看上去也不像个画漫画的啊。

    可人家就是畅销之王你敢信。

    苏婧婧被两人的冲击力差点扑倒在地上,用力的控制住着力点让自己站稳了。

    几人的动静吸引了旁边人的注意,云笙看着抱在一起的姑娘,再看看到了自己身边之后就没怎么说话的云箫。

    “刚才弹琴的,是哪家的千金?怎么没见过?”

    能和黎漓配合的这么好,应该和黎漓是认识了很长时间的,否则的话没有这种契合度。

    可是黎漓身边的朋友最出名的好像也就是一个席沫浅,这两个出了名的小霸王,上天下地无所不能。

    可没见过这么气质冷清出尘绝艳的女孩子啊。

    “不清楚,是她新认识的朋友。”云箫脸上没有过多表情。

    云笙挑眉,他这个弟弟从来话不多,但是该做的事情一件都不会少,每个靠近黎漓的人他都会查身份背景。

    唯恐有什么不怀好意的人把这只兔子给骗走了。

    如果云箫都不认识的话,怕也是最近才出现的,或者她出现的地方连云箫都不清楚。

    苏梦沂仔细的盯着温黎打量,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一样,可就是说不上来。

    “大嫂,你在看什么呢?”云箫看着嫂子毫不避讳的观察动作发问。

    苏梦沂摇头,“我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和黎漓一起弹琴的女孩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琴弹得应该不错,这个级别的可能也参加过不少的比赛,应该和你有过几面。”云笙说了句。

    苏梦沂弹得一手好琴,在整个帝都都排得上名号,每年也会参加不少的比赛,曾经是帝都钢琴大赛一等奖的获得者。

    也参加过不少洲际比赛,是小有名气的琴者。

    “不过她的琴的确弹得很好,如果说没几年的基本功是不可能弹成这样的。”苏梦沂夸了句。

    云箫看了眼苏梦沂,再看看那边的温黎,苏梦沂在钢琴上是几乎挑剔的,在她的眼中弹得好就是弹得好,不好就是不好。

    所以能得到她夸奖的人可不多。

    可想而知这小姑娘的水平如何了。

    安娜站在远处,被气的半死的人很快整理好了情绪,如果这个女人连席墨染都能刮目相看,可想而知不是个善茬。

    她也不是傻子,如果硬碰硬碰不过,就得换种方法了。

    “浅浅,漓漓。”安娜叫了声,迈着优雅的步子款款而来。

    两个好不容易见到偶像的小姑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心情搭理她。

    安娜脸色未变,依旧挂着大方得体的笑容,再叫了声,“漓漓。”

    苏婧婧拍拍两人的腰示意她们回头看,黎漓这才看到了走到自己旁边的安娜。

    “娜姐?”

    “刚才的表演很完美,二十岁生日快乐。”

    黎漓点头,礼貌的接受了她的祝福。

    安娜的视线落在苏婧婧和温黎的身上,这样灯光潋滟富丽堂皇的地方,她看到这两人就莫名的厌恶。

    “今天下午的事情是个误会,我不知道你们是漓漓和浅浅的朋友,多有冒犯。”安娜从路过的侍应生托盘里取了两杯酒递过去。

    苏婧婧接过来,好笑的挑眉,这人想干什么。

    “这杯酒就当作是赔罪了,还请你们多多担待。”

    这道歉的手法游刃有余,酒杯是递过来了,可如同敷衍一般的态度,眼中没有诚意。

    温黎看了眼,往后退了一步,显然不想搭理她。

    苏婧婧手里的杯子同她轻碰,“哪里的话,既然是误会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安娜饮尽杯中酒,往门口看了眼,指腹捻过杯沿。

    再抬头果然看到了门口急匆匆出现的男人。

    黎远志这边忙着招待宾客,刚转身打算过来看看黎漓的情况,却被从大门口跑进来的男人挡住。

    “黎总!”男人声音急促,“黎总我的女儿不见了,麻烦您帮我找找好不好!!”

    黎远志被男人这么一扯他往后退了一步,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

    “您好,请问您是?”

    男人急匆匆的介绍自己,“我是念伟,我的女儿不见了。”

    黎远志旁边的助理上前提醒了一句,“是念氏的总裁,念月小姐是二小姐的同学,所以这次在邀请名单上。”

    整个大厅里的人那个不是忙着巴结忙着生意的,平白无故的跑出来这么一个人说自己女儿不见了。

    黎远志虽然有些懵,但也还是笑着开口。

    “你先别着急,到处都找过了吗?”

    念伟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点头,“我都找了,就是没找到。”

    黎远志抬手示意助手往外去吩咐保镖寻找,整个别墅的占地面积也不小,一个人找肯定是要花很长时间的,怕是念伟自己一个人找不到。

    “别着急,也许是在外面小花园里,总归在这别墅里,这么多人看着,总不能丢了。”

    整个宴会厅里的人怕是也第一次碰上有人在晚宴上找不到人了找到主人家的。

    还真是活久见第一次啊。

    助理那边很快有了回信,没看到念月。

    一听到这话念伟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她跟我一起过来的,现在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他想冲着黎远志大吼大叫,可是却没那个胆子。

    这么多人看着,黎远志脸上依旧保持了得体的笑容,“一个大活人是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就消失了的,你问问,也许是提前回去了呢?”

    念伟摇头,忽然扯着嗓子喊起来,“我在外面碰到两个人,她们说我女儿是被人带走了!被人带走的!!”

    他的声音吸引了四周的所有人,人们投来好奇眼光的同时也踱步往这边走。

    “那是谁啊?”席沫浅眯眼。

    怎么看上去有点眼熟的样子。

    “我不知道,过去看看?”黎漓绕过挡在前面的人去到了黎远志身边。

    “二叔,这是怎么了?”

    黎远志如同得了个救星一样,“这是你同学念月的父亲,他刚刚说念月不见了。”

    “念月?”黎漓脑袋里有点懵,她怎么不太记得自己有个叫念月的同学啊。

    席沫浅凑到她身边开口,“就是那个不喜欢撞衫的奇葩,我们之前还说过她呢,你忘记了?”

    这两人高中是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所以同学自然也是同一批。

    “您说念月不见了?”黎漓奇怪,“整栋别墅都找过了吗?会不会在楼上休息?”

    念伟摇头,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席沫浅和黎漓身后的温黎和苏婧婧,“她们说我的女儿是被人带走了!”

    这句话这么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被人带走了。

    “麻烦您的话说的清楚一点,这孩子是被谁带走了?”黎远志开口。

    念伟抬手指着温黎,“就是被她的人带走的!”

    毫不避讳的指认也让苏婧婧皱眉,这半天了,就有人跑出来要人了,时间段掐的挺准的啊,不早不晚,正好在温黎陪着黎漓上台之后。

    而且抬手的动作丝毫没有犹豫的,目标直指温黎和苏婧婧,估计是觉得时机到了吧。

    “这话您可不能乱说。”黎漓看着念伟,“温黎是我黎家的贵客,不是什么样的人随随便便就能诬陷的。”

    念伟两脚在地上轻跺,坚定无比的说,“我敢肯定,就是她害了我女儿!”

    这样中气十足又自信至极的指控完全是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这个刚刚还陪着黎漓在台上大放异彩的女孩子,还没等捂热乎了就被人指控,这算是怎么回事。

    “你把我女儿交出来,把我女儿还给我!”念伟说着已经快要冲过去了。

    一旁等候的几人看了眼,苏梦沂看看念伟,再看看没有正眼瞧他一眼的温黎。

    如果女儿真的失踪了,这会儿应该是赶紧找人才对。

    可是这父亲却直接到了大厅里花时间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责温黎,神情冷淡,也半点没有对女儿的紧张。

    “这个叔叔,你能不能说的准确一点,我们可一直都在这里,你要说我们把你女儿给弄走了,也得有证据啊。”苏婧婧无语。

    刚才的确是让夏宸把人给丢出去了,可是也不至于丢进海里去了。

    夏宸虽然在很多人情世故方面差一点,可是服从命令方面是绝对的,温黎让他用沙子把人给活埋了,他就绝对不会偷懒枪毙的,这是夏宸的优点。

    所以温黎没说要动手,夏宸是不可能动手的。

    就是丢出别墅,又不是丢回帝都了,这念月就算是只有一只脚也早该蹦跶着回来了。

    这么想着她回头看了眼温黎,难不成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你还敢狡辩,我刚刚已经问过了月月的同学,她们都说了刚才是你们和月月起了冲突,让人把我女儿给带出去了!”念伟恨不得要大喊出声。

    黎远志抬手吩咐助理,很快念月的所有同学都被召集起来了。

    几人重新站在一起,也都是刚才见到了念月和温黎冲突的人。

    原本她们就奇怪,为什么温黎偏偏要把念月给扔出去,可是半天了找不到人,甚至也没有她自己回了帝都的消息。

    她们都有理由猜测,这人是不是被这个女人给害了。

    “刚才月月和她在院子里吵了一架,之后就被她身边的男孩子带走了。”其中一个同学上前指证。

    席沫浅上前,“严凝,你可别看错了啊,这话可不能乱说。”

    “对,这话可不能乱说。”旁边的人劝了句。

    “我没有乱说,这是事实,月月和她吵架得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她身上的衣服和月月穿的一样。”严凝再次说了句。

    念伟上前,“你确定女儿是被她身边的人给带走了?”

    几名同学都点头,在花园里她们都是亲眼见到的。

    黎远志脸色未变,气息平稳,“那你们当时为什么不喊人?”

    眼睁睁的看着同学被赶走。

    几人面面相觑,她们也害怕被温黎给扔出去啊,再说了,大家能来参加黎家的晚宴已经是多年的福气了。

    要是真的碰坏了黎漓生日的氛围,不光是她们,也还会连累自己的家族上黑名单。

    这样的事情孰轻孰重,她们也能区分。

    两名保镖急匆匆的从门口走进来,将找到的东西递到黎远志的面前,“这是在海岸礁石旁边找到的。”

    那是一只浅白色的高跟鞋,几名同学都认出来了,这是念月今晚上穿的鞋子啊。

    “没找到人?”黎远志看着鞋子,眉头紧蹙。

    保镖摇头,却有些为难的说,“不过那里有滩血迹。”

    这话一出来,整个大厅内的人都惊讶出声,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的目光都往苏婧婧和温黎的身上聚焦过去了。

    “这可糟糕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去哪里了,这里可是海边啊。”一旁站着的安娜不轻不重的说了句。

    像是在提醒众人,这是海边。

    很多人脸色变了变,看向温黎和苏婧婧的眼神也不太对了,她们不会直接把人给丢海里去了吧。

    这未免也太残忍了。

    “黎总,我女儿是在黎家出的事情,你不能不给我一个公道的!”念伟转过来义愤填膺的和黎远志说。

    温黎被他这么大的声音吵得头疼,苏婧婧往后退到她身边。

    “夏宸哪儿去了,他再不出来我有种那念月被我弄死的感觉。”苏婧婧凑到温黎耳边开口。

    “再等等。”温黎回了句。

    事情反转的也太厉害了,席沫浅和黎漓对视一眼,她们在宁洲是亲眼见过温黎和夏宸动手的。

    两人都不是普通人,难道是刚才念月和温黎吵完架之后对念月下了黑手。

    黎远志也只能安抚宾客,“各位,这样的事情想必是误会,我们先等等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后再说。”

    不能凭借一只鞋子就断定人已经死了。

    “这还需要什么证据吗?!是她杀了我的女儿!”念伟悲痛的看着温黎,“没想到,看上去人模人样的小姑娘,居然这么狠。”

    “还没找到你女儿的尸首,你怎么就确认了你的女儿已经遇害了?”温黎淡淡然瞥了他一眼。

    念伟被这句话噎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宁沐漳从楼上下来,慢条斯理的走到了温黎面前。

    “真是热闹啊,不过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敢在黎家撒野,未免太过猖狂了些。”宁沐漳低头看着沙发上的人。

    从温黎的角度,分明能看到他脸上张狂的笑容。

    “温黎是我的客人,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黎黎走过来,挡住了宁沐漳看向温黎的眼神。

    宁沐漳抬手拍拍黎漓的肩膀,语调柔和,“你还小,不知道世间险恶,有些人可不象外表看上去的那么无害,你被人骗了。”

    黎漓甩开他的手,十分坚定,“温黎怎么可能杀人,她不会!”

    “真的在气头上了,可不会有什么理智的。”宁沐漳十分有兴致的和黎漓辩驳,不气也不恼。

    “再说了,你能知道市井混混的想法吗?”

    宁沐漳说这话的时候刻意看向了温黎,“我听说,这位温黎小姐,可是地下世界混迹的人。”

    在场的人大多都看明白了,难怪没在帝都任何晚宴上见过她。

    搞了半天是个没背景见不得光的市井混混,在帝都,很多人将混迹于街头黑市的人称为上不了台面的人。

    温黎现在就被自动归类进了那些见不得台面的人里面。

    “你胡说!她才不是混混!”黎漓冲着宁沐漳吼了声。

    黎远志走过来拉着她想要将人给带走,“漓漓你先过去,这事儿我来处理。”

    “不行。”黎漓挣脱二叔的手,“温黎是我邀请来的客人,谁都别想欺负她!”

    刚走到旋转楼梯前的老太太将这话听的一清二楚,她低头,看着楼下将温黎护在身后的孙女儿,眼神坚定的可怕。

    她虚浮一下,差点又倒下去了。

    “老太太!”瑞秋急忙扶着。

    “我没事。”黎琅华扶着额头,再看看楼下的孙女,她头疼的更加厉害了。

    “我们先下去吧。”

    瑞秋扶着她作势就要往下而去。

    黎琅华步子未动,抬手制止她的动作,“不用了,我们在这儿待着。”

    她要看看,这个温黎在黎漓的心里分量多重。

    黎远志被人吵得头疼,对着黎若冰使了个颜色,黎若冰上前一步,带着保镖就要强行将黎漓给拖走。

    席沫浅冲到楼上想去找席墨染救场,可是连续拨了两个电话之后被告知,席墨染二十分钟之前黎漓表演完才刚刚离开。

    这不是要出大事儿了吗。

    宁沐漳看着眼前热闹的场面,低头凑到温黎面前。

    “知道绝望的滋味吗?无枝可依,成为众矢之的的时候,你所攀附的靠山却不在你身边,是不是觉得这个时候绝望极了?”

    温黎轻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一晚上给她使绊子的人是谁了。

    “你现在如果求我,我还能帮你一把,哪怕少主在这里,杀人的罪,也不是那么好清白的。”宁沐漳语气中满是得意。

    哪怕温黎是黎漓的客人,这是黎家,黎漓这个大小姐也不得不顾及黎家的面子。

    最终还是一样的会被处置。

    她不过是一个孤女,只身一人来到帝都,没了傅禹修,还能翻起什么滔天的巨浪。

    还不是一样的任人揉捏。

    “倒是挺难为你的,特地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来跟我过不去。”温黎双眼危险的眯起。

    宁沐漳直起身体,“不过动动手指头的事情而已,你好好想想,要不要求我……”

    苏婧婧明了,也知道了宁沐漳打的什么如意算盘,那个叫念月的,估计已经凶多吉少了。

    ------题外话------

    存稿存到现在啥也没有,啥也不是,我真的太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