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23 我不姓慕,姓温!(爆更通知!)

章节目录 123 我不姓慕,姓温!(爆更通知!)

 热门推荐:
    白色的跑车横在黑色越野车的前方,车灯明晃晃的射在白色的车身上,反射的光刺人眼睛。

    夏宸踩着刹车,看着前面在保镖簇拥下下车的黎若冰。

    今天是开赛第一天,黎若冰身上换了件暖粉色的外套,黑长直的头发用一个珍珠发箍固定在脑后。

    高跟鞋踩在水泥路面上,发出轻微的咚咚声。

    保镖走过来礼貌的敲敲车窗,黑色的车窗降下来,露出女孩子白皙姣好的面容。

    “温黎小姐,我们大小姐想见见您。”

    苏婧婧侧目看了眼,黎若冰站在那边的车头上,似乎在等着温黎下车。

    “去见见吧,我觉得她特地过来找你,总归不会是因为她想你了,你不是也有问题想问吗?”

    黎家和温家灭门的事情有什么关系,这也是温黎想弄清楚的,既然这“知”给出的名字是黎琅华的名字。

    总是有一定的缘故的,否则的话无缘无故的,不会将一桩在宁洲的惨案放在帝都人的身上。

    夏宸拉起了制动器,下车给温黎拉开了车门。

    对面的黎若冰看到下车的温黎,脸上多了抹知性的笑容。

    “找我有事?”温黎到了黎若冰面前。

    她礼貌开口,“忽然这么打扰您,实在不好意思。”

    “有事就说吧。”

    黎若冰好歹也知道温黎的性子,不是什么矫情爱作弄的人,有些东西直截了当一些她也不是遮遮掩掩的人。

    “是这样的,我奶奶想见见你。”黎若冰提出请求。

    “你奶奶?”

    苏婧婧距离的比较近,也把黎若冰的话听的清清楚楚的,黎琅华要见温黎。

    这是个什么说法。

    昨天晚宴上温黎帮她孙女儿出了风头,她老人家都没见露个脸感谢的,今天要见温黎。

    秋后算账?

    “奶奶说昨天多亏了有你,她想亲自向你表示表示感谢,希望你能过去见见她。”

    其实黎若冰自己也觉得挺尴尬的,早上出门的时候奶奶就交代了,让她今天把温黎带回去。

    明明温黎和他们也不算是很熟悉的人,这么贸贸然给带回黎家,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

    结果老太太撂下话,如果她不来邀请,那么就自己派人过来把温黎给接走了。

    黎琅华那个性子,掌控黎家那么多年的铁娘子,手腕独特,怎么可能会是礼貌的过来请人的。

    黎若冰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下了这个要求,也不知道温黎会不会答应。

    偏偏这人还来的挺迟的,早上就开始抽签了,偏偏到了十一点才见到出现。

    这才磨蹭到现在。

    “温黎,我奶奶也是想见见被漓漓夸上天的女孩子,昨天晚上没来得及,也是想今天当面谢谢你,你能答应吗?”黎若冰的语气有些恳求的味道。

    半响之后,温黎点头,看到她答应了,黎若冰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那我们就走吧,你的车子跟着我的。”

    温黎上了车之后低头,手机里发过来的消息一条接着一条,她刚才忙着没看见,这会儿才确认了是那个男人的。

    按着回复了两句话过去之后,温黎将手机收起来。

    外面天色已经快黑了,这两天总是阴沉沉的,淅淅沥沥的下点小雨,这会儿雨停了,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腥味和草木的味道。

    “你说这黎老太太见你,黎漓知道吗?”苏婧婧看着前方的车子问了句。

    “如果她知道,就不会是黎若冰来接我。”

    苏婧婧赞同的点头,就黎漓那个性子,她奶奶要见温黎,怎么都不可能会是黎若冰来接。

    一定是那个咋咋呼呼的小姑娘冲过来接温黎了。

    “我估计黎老太太这次见你,肯定不是普通的想当面感谢这么简单的。”苏婧婧回头。

    后车座上的女孩子看着窗外雨后浮现的夕阳沉默,红色的光照在她的脸上,透着令人沉迷的美艳。

    车子进了皇城别墅区,苏婧婧探出脑袋看着笔直宽阔的路面,道路两旁种植的珍惜花木,都是及其罕见的品种。

    寸土寸金的地方,这儿的绿化居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难怪都说这地方身家几十亿的人都不一定能进得来的买个厕所的。

    车子没有受到阻拦,直接开进了黎家的院子,黎若冰下车,礼貌的带着温黎往门内走。

    黎若冰在玄关将包递给了佣人,她探头看了眼,“漓漓呢?”

    “二小姐早上就出门了,说是今天要和席小姐去出版社,晚饭也没回来吃。”

    整个客厅内空空如也,黎若冰安排了三人坐下,自己往楼上去找黎琅华了。

    书房门推开,黎琅华坐书桌前面处理文件,她戴了金丝边眼镜,金色的链条从耳后垂落,看上去贵气十足。

    “奶奶,温黎来了。”黎若冰进去小声开口。

    黎琅华将手边的文件放到一旁,双手合十放在桌面上,“让她进来吧。”

    黎若冰点头,却还是有些担心,“奶奶,漓漓不在家,我们这么擅自要见她的朋友,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无论如何这是黎漓很喜欢的朋友,老太太这么擅自越过黎漓约见温黎,好像于情于理都不太合理。

    这要是让漓漓知道了,指不定会怎么想呢。

    老太太指尖推了推眼镜,“我只不过是想见见她口中被夸上天的朋友,又不做什么,怎么,还不能见了?”

    “不是的奶奶。”黎若冰组织了语言措辞,“温黎是个很好的姑娘,您也会喜欢她的。”

    黎琅华抬手示意她出去,瑞秋给老太太泡了两杯黑咖啡送进来,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温黎也从楼下上来了。

    “您请进。”瑞秋十分有礼貌的将人迎入书房。

    这是黎琅华第二次见到温黎,比起昨天晚上惊鸿一面,现在她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会再有那么大的波动和惊吓。

    “是慕温黎小姐吧,我是黎琅华,黎漓的奶奶,想必昨天晚上你也见到我了,请坐。”老太太起身,抬手示意温黎在她对面落座。

    黎琅华的坐姿很优雅,她穿了一身黑色长裙,从领口到裙摆都用金线绣了大气的牡丹,整个人贵气十足。

    瑞秋将咖啡端过去放到了温黎的手边。

    “这是新磨的咖啡,尝尝味道如何。”黎琅华抬手,举止得当优雅大方。

    可是镜片后面的眼睛却是在实打实的打量自己对面的女孩子。

    如果说昨天晚上她没能敢仔细的去看这张脸,也没能仔细的辨别有看错的成分的话,那么今天便不会了。

    同样如同出自大师手中最艳丽美艳的油画,那张脸从边边角角都用最明艳的色彩勾勒过,着实生的妖艳。

    和她记忆中的那张脸,七分相似,颇有神韵,可是气质却不同,不是她。

    那个女人,虽然面容长相妖艳,却是并非高不可攀,无时无刻不是带着笑容的,和眼前这个周身清冷生人勿近的女孩子不同。

    这世间,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也能够生的如此相似吗。

    “您还要看我这张脸,看多久?”

    温黎的声音将老太太勾回现实,老人家低着头轻笑出声,她多长时间没有失态了。

    “不好意思,是我失态了。”

    瑞秋按照吩咐从厨房拿了两碟点心过来,下楼的时候黎若冰正陪着苏婧婧和夏宸聊天。

    二小姐认识的几个孩子都是挺出色的,老太太当了黎家这么多年的家主,如果是不讲理的,怕是也不会将黎家发展的这么好。

    只不过,这慕温黎小姐,来的蹊跷了一些。

    再加上那张引人注目的脸,肯定是不会被里老太太所接受的。

    凡是涉及到黎漓的,老太太总是要格外的小心一些,仔细一些。

    “小姑娘,都是喜欢甜食的,这些都是漓漓喜欢的,我想着你也会喜欢。”黎老太太指着她面前的甜点。

    眼前的小姑娘指尖拨动,轻轻的将盘子推开,“多谢,但是我暂时不饿。”

    黎琅华面上神情未动,着小姑娘和其他人不同,这点她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清楚了。

    “那我们就开门见山了,昨晚上多谢慕小姐的帮忙,让我黎家不至于颜面俱损。”

    瑞秋拿了个白色的盒子放在温黎面前,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整套的钻石首饰,项链耳坠和手镯,配套的,成色也是及其不错。

    也是市面上价值过千万的行头,色泽耀眼,黎老太太出手还是挺阔绰的。

    “这是一份谢礼,希望慕小姐不嫌弃。”

    黎琅华说这话的时候看着温黎,似乎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可是除了一如既往的冷漠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她和普通的女孩子还真的不太一样。

    如果换做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别说是普通的,就是家世好一些的女孩子看到这样的珠宝首饰,也不见得眼中毫无波澜的。

    看样子的确是个教养极好的女孩子,喜怒不形于色。

    “我听说,你是宁洲人。”老太太一副拉家常的样子,可是素来姿态高傲,不像是拉家常。

    “是。”

    黎琅华笑了笑,“闲来无事我也翻了些宁洲的新闻什么的,对于慕家也多少了解一些。”

    温黎看着老太太,看得出来她平静祥和的表情背后,藏着的是什么样的疑惑。

    “那您都查到什么了?”温黎笑着开口。

    对于慕家的事情,她从不避讳,也无需避讳。

    黎琅华也看出来她的无所顾忌,拐弯抹角的反而浪费时间。

    便直接了当的发问了。

    “你五岁从慕家走丢,前两个月刚刚被找回来,可是你回去之后,慕家以最快的速度从科技龙头的位置没落破产,我听还说慕昆被炸死,女儿慕暖希入狱,慕老爷子也在同一个月去世,短短的两个月,慕家家破人亡。”

    黎琅华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向温黎的眼中多了几分探究。

    “然后呢?”

    眼前的女孩子很平静。

    黎琅华眉眼未动,的确是个厉害的。

    “我对宁洲慕家的消息也只是知道一些皮毛,这其中详细的也没有深究,慕小姐别生气,你毕竟是漓漓的朋友,我这个孙女儿心思单纯,从小到大也闯了不少的祸事,这些年居心叵测的人也不少,始终我是要为了她考虑的。”

    黎琅华没有丝毫的尴尬,如果真的是个正经孩子,自然是不怕被人调查的。

    如果慕家的惨事儿和她没有关系的话,自然不怕调查。

    可是这孩子就回到慕家两个月,慕家家破人亡,还入狱了,说是巧合谁信,天煞孤星怕也不至于克死了身边的所有人。

    “能给我看看你查到的东西吗?”温黎伸出手。

    黎琅华看了眼瑞秋,后者从书桌上将文件递到了温黎的手上。

    她翻开简单的看了几眼,的确只是记了寥寥几笔,只说了慕昆是被女儿慕暖希蓄意炸死,慕魁元自尽。

    可是其中有关的原由,却是半点没有。

    铺天盖地的举报慕昆杀害温言兴的消息也完全没有呈现,像是刻意删减过的半成品,可是却足以能够将一切的矛头指向她。

    她回到慕家之后,慕家连续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显然和她是脱不了干系的。

    也因此,这份资料,不能说是详细,却能够说是敷衍了事。

    “这资料,是谁给您的,黎家调查的人,就是这个水平?”温黎抬着手上的文件道。

    黎琅华笑了笑,以为她是要狡辩,“这个你不用担心,消息的来源绝对可靠。”

    “您专门安排了人调查我,为的就是来质问我慕家的事情?”

    黎琅华笑出声来,笑声清脆,“自然不是,黎家和慕家也没有生意上的往来,我犯不着去做这样的事情,只不过想在我们见面之前,对于慕小姐能有一个简单的了解而已。”

    她这样的措辞,恐怕也没几个人能相信的。

    “那简单粗略的了解之后呢?”

    黎琅华从茶几抽屉里取了一张支票推过去,“这张空白支票,想要什么数额温黎小姐都能够自己填写。”

    温黎挑眉,那支票中间印的是黎氏银行的名字,这样财力浑厚的家族,哪怕她将数字填写道最大,黎家也给得起。

    “这也是谢礼的一环?”温黎没动,没有接过支票的意思。

    “算是吧。”黎琅华收回手,往后靠沙发上,“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从宁洲到帝都是为了参加比赛,自然也知道你能从慕家脱身,身上是不少钱傍身的,可是人总是不会嫌弃自己钱多的。”

    “温黎小姐是个很厉害的人,一点都看不出来和我们漓漓是同龄的,我虽然不知道你的从前,可也能看得出来,温黎小姐绝非池中之物,也不是贪恋钱财的人,只是希望,这人情还清了,你以后再见到漓漓的时候,能够避开她。”

    温黎也明白了,黎琅华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是想让她别再靠近黎漓。

    这种画面,她好像在这两天苏婧婧看的青春偶像剧里见到。

    富二代的母亲拿着支票去找富二代的女友,说出拿着钱离我的儿子远远的这种话。

    温黎看看支票,再看看黎琅华,总有种老太太误会了的感觉。

    “别误会,我不是有阶级观念的人,拜高踩低不是我黎琅华的性子,想必温黎小姐也应该知道,自己是如何危险的人物,你也知道漓漓的性子,不是个乖巧的孩子,本来就已经很难管,我不希望她会再过多的置身于危险之中。”

    黎琅华这话说的,算是字字珠玑,也是一个奶奶能为孙女做的最好的规划。

    毕竟没有人会将孙女儿安心的放在一个这么神秘却又这么危险的人身边。

    慕家的事情说是和温黎无关没有人会相信。

    “我看人,素来只看品性,不论出身。”黎琅华补充了一句,似乎在替自己解释。

    况且,黎琅华看着眼前的女孩子,她心里还有那样的怀疑。

    “所以,这是让我和你孙女儿一刀两断的意思?”温黎指尖捻起那张支票,唇边带着讽刺的笑意。

    黎琅华点头,“不过你也知道漓漓是个什么性子,以后如果她再去找你的话,麻烦温黎小姐能把她赶回来,她也不是太执着的孩子,碰壁几次之后,也就乖了。”

    毕竟是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黎琅华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孙女儿的性格,如果她单方面的提出让黎漓不许靠近温黎的话。

    黎漓的逆反心理会被激发出来。

    只怕会靠温黎越来越近,反其道而行之,这不是黎琅华想看到的。

    温黎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反倒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太太。

    不说话,看的人心里发虚。

    最后她手里的支票扔在桌上,“老太太,我也不是缺钱的人,你放心,只要黎漓不去找我,我是不会找她的,今天我过来,正好也有几个问题要问您。”

    黎琅华能明显的感觉到温黎的情绪发生了变化,和刚才云淡风轻满不在乎的样子截然不同。

    瑞秋听了这话,也看向老太太。

    “请问,您认识温言兴吗?”

    女孩子轻轻吐出了这个名字,却让眼前的老太太面色骤变。

    那双眼睛,好像能看透人心一样,这样的一双眼睛,任何人在她面前都不要想能蒙混过关。

    瑞秋急忙上前一步,轻轻捏住了老太太的肩头,力气用的很大,很快让人回过神来。

    黎琅华坐直了身体,说话的态度端正,冷漠至极的吐出三个字。

    “不认识。”

    预料之中的答案,温黎分明从黎琅华的眼中看到了震惊,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有些酸涩,或是疼痛。

    “温言兴是国内出名的科学家,曾经着手研发了原能芯片,曾经是轰动一时的人物,您居然不认识?”

    黎琅华下巴微抬,一句话说的理直气壮,“黎家名下并没有和芯片相关联的领域,我不认识这位科学家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世界各行各业人才辈出,总不能我要什么人都认识吧。”

    温黎赞同的点头,接着刚才的话,“难怪您不认识温博士,自然就不知道慕昆是杀害温言兴的凶手,他之所以被杀是因为想从温博士的好友雷元教授手上故技重施,抢到原能芯片第二代,所以才被自己埋下的炸弹炸死。”

    黎琅华眸中满是错愕,放在膝盖上的手用了狠劲儿用力的掐自己的膝盖。

    “慕暖希入狱,是因为她心术不正,帮着父亲购买了炸弹,至于慕魁元……”温黎低头轻笑,“是在一切的事情暴露之后,愧对好友,吞枪子自杀,这些您的资料上都没有,也难怪你会不清楚。”

    “被杀……”黎琅华低头呢喃出这两个字。

    看到她震惊的样子,温黎原本藏在心里的答案也开始逐渐清晰。

    “这个您收回去,我帮黎漓是因为喜欢她这个性子,将来如何还再议。”温黎起身,往书房外面走。

    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内的黎琅华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口的人停下来说了最后一句话。

    “另外,我不姓慕,我叫温黎,自然是姓温。”

    书房门打开又合上,黎琅华彻底瘫在沙发上。

    “大小姐!”瑞秋急忙查看老太太的情况。

    黎琅华双目死死的盯着房门,抓着瑞秋的手,“她说什么?她刚才说什么?”

    瑞秋紧紧握着老太太的手,低头话语沉静,“她说她姓温。”

    “他们回来了。”黎琅华哑着嗓子,多年来的沉静自持一朝化为硝烟。

    “瑞秋,怎么办,他们回来了。”黎琅华抓着瑞秋的袖子,惊慌失措的开口,“怎么办,我的孙女儿……怎么办……”

    瑞秋陪着黎琅华从小长到大,她经历了黎琅华的一生,知道她一生的痛,亲眼看着她跌倒之后又爬起来。

    已到晚年的老人,绝对再承受不起蚀骨之痛,那样的痛苦,也绝对不能再来一次。

    “没事儿的,一切都还没确定,您不要自己吓自己。”瑞秋安慰老太太。

    “还不一定呢,她未必是……”

    瑞秋安慰着情绪激动的人,努力的想要平复她的心情。

    这一切,总是有解决的办法。

    ------题外话------

    那啥,我这个蜗牛,六月四号那天要暴更了,这两天我会努力存稿的,至于能爆更多少,具体还得等3号那天看啊,这两天我要发奋图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