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27 被陷害偷东西,你自己翻兜 二更

章节目录 127 被陷害偷东西,你自己翻兜 二更

 热门推荐:
    清晨日暮,白氏庄园。

    斗转星移,日月变换,沉寂了一晚上的庄园又再次开始热闹起来。

    空旷的停车场开始逐渐有车子进入,各类豪车上下来的助理手上一个个都拎着精致的食盒。

    一箱一箱的生活用品被从车上搬下来运入在庄园内。

    那些盒子上面的logo都是时下最昂贵的,甚至有私人定制的大牌。

    夏宸倚在车门边上打了个呵欠,再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早上七点半。

    出门的时候他已经给老大打过电话了,斐然会直接将温黎送过来。

    昨天那么一遭,苏婧婧是打死也不愿意再到这庄园来。

    复述一遍她早上的话。

    来这里的人都是不正常的,还真的不注意什么时候就被人给毒死了。

    打死也不再去了。

    庄园正门口很快停下来一辆褐色的限量版房车,夏宸咻的站直了身体。

    车门缓缓打开,温黎被男人下车半抱着接下来。

    两人说了低头耳语,动作亲昵,说了什么之后,那男人一脸的春心荡漾的离开了。

    夏宸哼了声,真的是春意盎然,春心荡漾。

    昨晚上要不是老大愿意着男人陪着。

    怎么可能就在那里留宿了。

    从夏宸的角度来看,他们老大是不需要男人的,尤其还是那种妖媚如花,祸国殃民的男人。

    但是奈何,架不住两人就这么看对眼了。

    “想什么呢?”温黎好整以暇的看着正在发呆的夏宸。

    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的夏宸看着面前同他距离很近的女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老大,我叫苏姐了,她说以后打死都不陪你过来了。”

    所以从今天开始,温黎可就是只带一个助理的人了。

    “她在不在也没有任何作用。”温黎回了声。

    夏宸仔细这么一想,好像还真的是这样的。

    苏姐在不在对老大的一点也没有影响,她也不会端茶倒水什么的。

    想到这里夏宸暗暗下了决定,一定要变得对老大有用才行。

    不然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这个背药箱的作用也不知道被谁给取代了。

    “老大。”夏宸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急忙的叫了声,“你走错了。”

    这庄园虽然大,也不至于大的老大都迷路了啊,这就不是去电梯口的方向。

    走在前面的人回了句,“餐厅吃早餐。”

    “啊?你还没吃早餐呢。”他急匆匆的跟上去。

    夏宸更加奇怪了,按照那个男人照顾老大无微不至的程度。

    人不在这投食都投的格外勤快,那餐盒食盒一顿一顿的送过来。

    生怕老大就给饿着了,怎么可能会让老大连早餐都不吃就出门了。

    况且,老大也不是很喜欢人多的地方。

    一楼最右边就是餐厅。

    整个餐厅面积很大,所有的餐桌上都铺了昂贵的编制桌布,、。

    从餐具到食物,无一不是打磨精致。

    餐厅内用餐的人也很多,这样的比赛也不是完全封闭的。

    用餐的时间当然是各家交流和打探消息的时候,也因此人还挺的。

    “老大,我们坐这里吧。”

    夏宸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对着温黎叫了声。

    夏宸倒是将苏婧婧的吩咐记得一清二楚,从随身背着的包里拿出纸巾像模像样的在桌上扫过几次。

    确认了没有变色之后才让温黎坐下。

    “老大,这餐具你先别用,等我擦拭一下。”

    温黎抬手打断他的动作,“不用了,没人会在餐厅下毒,你先去取早餐。”

    这些人的素质纵使层次不齐,可是也都守着一个准则。

    不会在进餐的时候做手脚。

    就如同战时公约内,不允许向取水的士兵开枪一样。

    更别说这地方不是战场,基本的人道主义还是要维持的。

    温黎视线扫过在场各家,一天的时间,有私交的各家代表已经结成了小团体。

    这会儿围着桌子吃早餐聊天。

    所有的代表的详细资料温黎都看过,过目不忘的本事让她现在十分的了解在场的人。

    不过有序交谈的人群中也有异类。

    安子苏带着乾一和莹莹取了餐之后放眼望去,餐厅大部分的桌子都有人坐下了。

    哪怕不喜欢和人成群搭伙的人身边也站着两个威严耸立的保镖。

    摆明是生人勿近,不愿意和太多人打交道。

    这样的人就不要过去打扰了。

    很快他视线落在了一个人的温黎身上,带着乾一和莹莹往她这桌过来。

    “不介意我们坐在一起吧?”安子苏端着盘子看着温黎。

    温黎看看眼前的少年少女,再看看身后那些一张张被围起来的桌子,欣然点头答应。

    三人在温黎身边落座,和身边都有助理照顾的人比起来,这三人的亲历亲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昨天那位小姐呢?”乾一看着温黎身边空空如也的位置开口。

    知道他问的是苏婧婧,温黎接过夏宸放过来的早餐。

    “她病了,暂时不能过来。”

    听到温黎这句话,安子苏吃东西的动作停下来,“病了?”

    昨天还神采奕奕的人,忽然就病了。

    难不成是。

    “只是单纯的病了。”温黎看出他的疑惑补充了一句。

    听到她的回应,乾一和安子苏松了口气。

    从前也不乏有参加大赛之后中毒的助理,各家表面上是挺和睦的,可是背地里其实肮脏一团。

    古语说的好,同行是冤家。

    有些手段用出来,中招的往往是这些只是略微通药理的助理要多一些。

    “对了。”安子苏拿出手机冲着温黎,“昨天的饭钱我还没还给你,就是那位小姐给我们订的餐。”

    一想到这个乾一就肉疼,昨天那个苏小姐订的可是星级酒店饭菜,一顿过五位数的晚餐,着实是吃不起啊。

    偏偏子苏还是个一码归一码的人,不喜欢欠人东西。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白拿人家东西,一定要还给人家。

    这也是安家家训。

    结果那顿饭吃的那么开心,最后还是他们买单。

    本来他们出门的时候就没带多少钱,这么一挥霍,便真的是什么都不剩了。

    温黎看了眼少年身上那件灰色卫衣的领口,已经有些细微磨损的痕迹,可却依旧干净整洁。

    “温黎?”安子苏开口,喊出了她的名字。

    “餐点也不是我点的,要付钱也不是付给我。”温黎开口。

    安子苏停了按动手机的拇指,笑容如微风和熙,“可你们是朋友,这钱给你和给她不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温黎头也没抬的说了句,“亲兄弟明算账,她的是她的,我的是我的。”

    夏宸咬着三明治看了眼温黎,跟了温黎这么长时间,他当然知道老大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我等什么时候见到她,再还给她吧。”安子苏看着温黎的态度,也只能作罢。

    “温黎,昨天也没多余的时间能和你聊聊天,你是靳先生的徒弟吗?”安子苏开口。

    看着对面的人点头,一旁的乾一好奇的开口发问。

    “是江北靳芫华先生吗?”他心下了然,再看向温黎的时候神色更加柔和,“我以前陪着师傅去拜访过靳先生,他是个极有风骨的人,正骨绝招无人能敌,没想到温黎居然是靳先生的徒弟。”

    这个年龄的少年原本就有些自来熟,尤其是像乾一这样性子开朗的少年。

    自然与人自来熟的速度也就更快。

    在他的眼中,温黎只是和他们一样过来参加比赛的选手,而且还是同龄人。

    没有什么代沟,也没有身份的区别。

    “爷爷曾经说过,药学界里他只佩服过一个人,那就是靳先生,不为名利一生醉心研究,将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安子苏眼中也带着憧憬。

    “是啊,我以前也想过拜师,但是天资不够,靳先生也没看上我。”乾一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后脑勺。

    少年眼中没有太多的失落,却又很快回过神来。

    “但是靳先生送了我一本正骨经,我到现在都还收藏了那本书。”

    温黎难得同少年搭话,“师傅看人素来很准,他觉得你有这方面的天赋才会赠书给你。”

    乾一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我问诊抓药这方面不怎么行,可是跌打肝损伤正骨这方面我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再加上有靳先生送的书,他现在已经是整个青城出了名的正骨小能手。

    可是还没等到他去登门拜谢靳先生,他便过世了。

    “只可惜靳先生去世的太早了,不然我真的想能一睹那个在爷爷口中一辈子无差评的先生。”安子苏语带遗憾。

    这是传统药学开赛到今天,夏宸第一次听到有人提起靳芫华的时候不是一脸的嫌弃鄙夷。

    他现在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这两个少年能得到老大的青睐了。

    老大看人,素来用的不是眼睛,是心。

    早餐快结束的的时候夏宸看了眼,桌上四人的盘子里都是干干净净的。

    已经起身离开了,可就是他的盘子里还剩下半块没吃掉的馒头。

    急匆匆的抓着馒头塞进嘴里,他跟上了前面的几人。

    “等等我啊!”

    莹莹和乾一两人吵吵闹闹的说着话,温黎和安子苏好像在讨论着什么药材的使用方法。

    老大可算是找到能与之匹配的对手了。

    夏宸尽职尽责的跟在两人身后,吃饱了就打了个呵欠。

    安子苏正跟温黎说着什么,迎面而来一个人正好不偏不倚的撞了上来,他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两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男人低着头急忙道歉。

    安子苏站稳了身体,毫不介意的开口,“没关系。”

    温黎看看转身急匆匆往前走的男人,再看看安子苏,“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撞了一下,我也没摔。”

    温黎上前一步,抬手拍拍他的肩膀。

    安子苏有些发愣的看着温黎的动作。

    “上面有灰尘。”

    “不好意思。”安子苏自己伸手拍了拍。

    不过他这穿的是白色的t恤,哪儿能看得出来哪里有什么灰尘啊。

    几人继续往餐厅外面走,快到门口的时候,忽然从门口涌入了大批的安保人员,将整个餐厅包围起来。

    原本还在吃早餐聊天的众人都停下来,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人。

    这儿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身份的,哪里那么容易就被吓到的。

    只不过是停了吃早餐的动作看着团团围住的保镖。

    尤其是从门口走进来的女人,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温黎扫眼,看着从门口进的人。

    她身上穿了件长袖明紫色长裙,裙摆到脚踝的位置,一双七公分的黑色红底高跟鞋。

    原本个子就不矮的女人这会儿显得更加身形修长,乌黑的做了简单发髻,珍珠发卡将发髻固定在脑后,也还是垂散了一些到肩膀的位置。

    女人五官明朗,化了精致的妆容,艳红色的口红格外妖媚。

    “白小姐,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人群中有人站起来发问。

    这在座的可不是普通的人物,平白无故的将人给围起来,不是开玩笑的。

    “诸位,稍安勿躁。”白子苓抬手制止了人群中的骚动。

    “我在追捕小偷,所以打扰了各位的早餐,先在这里同你们到道个歉。”

    白子苓这话说的高高在上,丝毫没有平视众人的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抓小偷,这是什么操作?

    “半个小时前有人潜入我房间,偷走了我放在桌上的一张古方和一条钻石手链,手链是不值几个钱,不过那古方是我白家珍藏的,如果找不到的话,只怕我也不好交代。”

    在场的人均是一愣,白子苓这么大的动静,是有东西丢了。

    “希望各位能配合我,这期间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一定好好补偿。”白子苓说着抬手。

    保镖已经十分尽责的在餐厅四周开始翻找,连盘子和桌布都没放过。

    很快有人提出疑问。

    “白小姐,您不会怀疑小偷在我们这些人之中吧!?”

    “就是,这简直就是荒唐至极!!”

    这些人多少都是来家名门世家,居然被当成小偷鼠辈,这口气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对,白家安排了白小姐负责这次的大赛,怎么你就是这么对我们的!”

    “白家再怎么一家独大,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

    人群中不发有一些长辈义愤填膺的声音,活了半辈子了,居然被人当成小偷,当然气愤了。

    白子苓抬手,示意众人停下来。

    “各位叔叔伯伯,你们都误会了,我是翻看了监控,亲眼看到了小偷跑进了餐厅,着才敢带人过来的,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我肯定是不敢不过来造次。”

    听了白子苓的话,这才让鼎沸的人群停了下来。

    “白小姐,你怎么敢确定小偷就在这里?就算他在这里,你又用什么样的方法能把他找出来?”姜伟提高音量叫了声。

    白子苓身边的保镖向前迈了一步,中气十足的开口,“事情发生之后我们调动了整个庄园所有的监控摄像头,那人戴着面具挡了脸,看不清楚长相,可是身上穿的衣服没变,这么短的时间,赃物肯定还在他身上。”

    所以只要能找出来搜身也自然就能找到谁是小偷。

    姜伟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这会儿直接是变青了,他盯着白子苓冷笑,“白大小姐,您不会是想搜我们的身吧?”

    简直就是滑稽。

    白子苓摇头,“那小偷穿了灰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看上去身手矫健,二十岁左右,是个年轻人。”

    有了这些条件自然也就更好排除。

    “药方是用亚麻布写的,手帕大小,钻石手链是彩色的钻石镶嵌。”白子苓开口说出失物的特征。

    先不说这彩钻价值多少钱,白家的药方就已经价值千金。

    在场的人上了年龄的多穿着一夹克袄子为主,颜色也多是深色为主,再加上年龄的限制,衣着的限制,也就没剩几个了。

    很快保镖就从餐厅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半截面具,大大方方的扔在了人群中间。

    “很显然,那个小偷就在这里,拜托各位配合我了。”

    这面具都丢出来了,在场的人也只等着她调查的结果。

    温黎扫眼看过去,见到了被从人群中挑出来的几个人。

    根据描述,穿着身形附和的人也都没几个。

    除了安子苏之外,剩下的都是各家代表的助理,不算是什么有身份地位的人,也就没多少人关注了。

    当然,除了一个人。

    就是昨天和他们结下梁子的姜伟。

    到现在他都还记得这两个讨厌的人,看到安子苏也在其中,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讽刺的机会。

    毕竟刚才他们还一起吃早餐了。

    “哟,这不是安家少爷吗?怎么也变成嫌疑犯了?”姜伟冷笑。

    在场的人多半都将视线转到了安子苏的衣服上,洗的发白的卫衣,虽然穿在少年身上有型。

    和这些穿着私人定制的人比起来,比捡垃圾的乞丐都不如。

    很多人眼中也带着鄙夷。

    “他怎么这么背啊,偏偏穿了这个颜色的衣服出来。”夏宸捂着脸。

    在没有比安子苏更加衰的了吧。

    “子苏不可能偷东西的!”莹莹说着就要冲出去。

    被乾一一把将人给抓了回来,“别冲动。”

    白子苓手底下的保镖上前,将几个助理拎出来放在最中间。

    到了安子苏这边的时候还是带了些礼貌。

    “安先生,请你配合我们。”

    原本还在叫嚣着被侮辱的众人这会儿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夏宸再次看看他们几个,别说是他们几个中了,就是这旁边所有人的人加起来,也就只有安子苏一个人穿了灰色的。

    两名人高马大的保镖站在安子苏面前,大有要强行搜身的趋势。

    素来柔和的少年这次冷了脸,目光毫不避讳的直视对面的白子苓。

    “你们怕是也没有资格搜身。”

    白子苓眼皮微抬,两道视线在空中对接,她唇角带着不屑的笑意。

    “不过是配合我们的调查而已,就是这么几个人,搜完了也就完了,如果你不配合,我就有合理的怀疑你的理由。”

    白子苓的话这么一丢下来,倒是真让在场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安子苏的身上。

    “总归监控视屏是不会骗人的,为了彰显对你的尊重,保镖不会碰你,你自己翻兜也就行了。”白子苓开口。

    姜伟视线落距离安子苏站的不远的温黎身上。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还真是什么样的人就和什么样的……”

    “啊!”

    温黎收回手,姜伟捂着嘴痛呼出声。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到姜伟捂着嘴痛呼,他面前掉落的杯子,磕掉了杯底。

    “闭上你的嘴,如果那张嘴不想要了,我可以帮你毁了。”温黎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

    姜伟痛的眼泪都出来了,在场的都是大夫,也帮着他查看伤势。

    几个助理都已经翻完了口袋,没找到什么东西。

    唯一僵持的就是安子苏这边,既然都是来参赛的选手,白家也不能强制的去翻人家口袋。

    “我不会看错,不过这么半天了你都不敢让人搜,是不是证明你心里有鬼?”白子苓唇角讥讽的弧度拉大。

    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在场的人的关注点不在安子苏被搜身这件事情上。

    而是在他是不是真的偷了东西这件事情上。

    “我听说,安家没落很多年了,安老爷子变卖家产是一穷二白啊。”

    “好像安家这些年过的也不是很好,光看安子然身上穿的衣服就能看得出来,一脸的穷酸相。”

    在场一些老人听到这样的话也蹙眉,表示不赞同。

    “安家的少年,虽然对你不了解,可是我们了解你爷爷,安家家风也不会允许你做出这样的事情。”

    “让他们搜,这是证明你清白的最好方式!”

    整个会场里不相信安子苏偷东西的人还是战大多数。

    他笑了笑,单手往衣服口袋里伸进去,他今天穿的是连帽卫衣,衣服的口袋很大。

    加上本身也厚实,因此贴肤感就不是那么细腻。

    指尖触及到内里一层柔软的东西的时候,安子苏眸底一沉,抬眸看向对面的女人。

    白子苓双手环胸而立,眉眼间神态高傲,看着少年的眼中多了几分得意。

    安子苏捏着那东西的手一紧,他十分确认这不是他的东西,是什么时候到他身上来的……

    ------题外话------

    这更6000字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