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28 碰我的人,先断一双手 三更

章节目录 128 碰我的人,先断一双手 三更

 热门推荐: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少年的身上,当中不乏有窃窃私语的,因为这件事情而等的不耐烦的。

    因为比赛毒素的事情,几乎所有人的时间都不够用。

    早上能坐在这里吃顿早餐是件十分美好的事情。

    可是这份美好被打破了。

    “赶紧的检查完了大家都应该去休息了!”

    “就是,偷没偷赶紧的!”

    人群中有人不耐烦的喊了声。

    几乎在指尖触及到了口袋里的东西之后,安子苏确定了自己这是被算计了。

    他脑子里快速飞转,想起了刚才撞到他们的男人。

    一定是在那个时候,被人算计了。

    “安先生,请别耽误各位的时间。”保镖提醒了一句。

    “如果最后查到赃物没在安先生的身上,我会同你道歉,并且给出一定的赔偿,这点安先生大可放心。”白子苓给出承诺。

    从刚才开始就退到安子苏身后坐下的温黎环顾四周,几乎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

    挺有意思的,昨天开赛第一天,这毒就已经下下来了。

    不过这面积覆盖的有点广啊,也不知道是谁动的手,这仇家简直是琳琅满目。

    来参加这比赛一趟,也不算是无聊至极了。

    “怎么不敢动手了,莫非赃物真的就在你身上!”

    人群中有人看着几乎静止状态一样的安子苏,提醒了大家。

    白子苓抬手,打断了大家的窃窃私语,一脸的公平正义,“我会兑现我的承诺,如果安先生真的是无辜的,我自然会当着大家的面给你一个道歉,。”

    紧跟着她话锋一转,态度变得强硬无比,“但如果你要真的是那个无耻的小毛贼,我也就不用跟你客气了,一个手脚都不干净的人,怎么还配在药学界待着。”

    如今的安子苏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

    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摆明了有人想害他,这东西拿出来也不是,不拿出来更不是。

    如果不拿出来,岂不是坐视了他心里有鬼。

    拿出来就坐实了他的罪名。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你也就不用顾及了。”温黎忽然开口。

    安子苏回头看了眼坐在自己身后的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的眼中,安子苏看到了一股令人安心的力量。

    他冷笑一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手腕反转,衣服口袋和裤子口袋也都翻出来了。

    除了手机之外,就是一方柔软的白色手帕。

    安子苏有些发愣的看着自己手上折叠整齐的白色手帕。

    是他猜错了?

    可是这东西又是怎么到他身上的。

    想到了刚才女孩子伸手拍他肩膀的动作,恍然大悟。

    安子苏回头,目光相接,在接触到女孩子的视线之后。

    他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报以浅浅的笑意。

    保镖也一一进行了检查,确认了这些不是赃物之后看向了白子苓。

    方才还高傲无比的女人这会儿脸色骤变,一双眸子发冷的看着安子苏。

    “白小姐,这也没找到啊。”人群中各家代表喊了声。

    “对,白家身为活动的主办方,就是这么对待参赛选手的?”

    “简直就是滑稽可笑!”

    如果在现场找到了赃物,那么现在白子苓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有了强硬支撑的底气。

    可是她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保镖也将整个餐厅翻了个底朝天,就是没能找到她口中的赃物。

    这也让原本就颇有微词的众人开始了抱怨。

    “白小姐,你应该能够给我们一个说法的吧,总不能再抓着我们所有人检查搜身一遍吧。”这边坐在桌边的老人开口。

    “素来传闻白家大小姐做事有条理,对外以礼待人,对内宽厚谦和,今天看来,传闻也不完全可信。”

    听了众人的议论声,白子苓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诸位,稍安勿躁。”

    白子苓抬手稳住在场人的情绪。

    事已至此,她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再闹着一定非要检查所有人不可。

    及时止损,是最有智慧的做法。

    “看样子那个小偷已经逃跑了,不过没关系,我会安排人二十四小时在庄园内值守,也是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

    白子苓两步走到安子苏面前,礼貌的微微颔首,脸上笑意未褪。

    “对不起,是我处事不周,让安先生受委屈了。”

    随着白子苓这话说出来,她身后的保镖将一张支票递过来。

    上面的数额写了七位数。

    “这是给安先生的精神损失费,希望您能收下,别嫌少。”

    在场人皆是挑眉,连同距离他们最近的黎若冰也是眉头微蹙。

    白小姐这事情做得不妥,这便是赤裸裸的在侮辱安子苏了。

    在搜身之后给了钱来解决这个问题,好像在打发街边的乞丐一样的神情。

    虽然她态度谦卑有礼,可也架不住事情本身的错误。

    “看样子白小姐很喜欢用钱来解决一切问题。”安子苏视线扫过保镖手上的支票。

    “白老爷子在业内是当之无愧的泰斗,自然风骨也是为世人称颂,没想到白家家风传承而下,居然变得如此肮脏不堪,什么都用钱解决,未免满身铜臭。”

    安子苏语调温柔,没有丝毫音调上的高低起伏。

    可是在场的人却都听出来了少年言下之意,这是对白子苓的不耻。

    “不然安先生认为我应该如何处置这件事情?”

    白子苓听了他的话,丝毫没有恼羞成怒的意思,脸上依旧挂着得体的笑容。

    “安先生如果对这样的处理方式不满的话,烦请安先生多多指教,我一定照办。”

    安子苏笑了笑,素来温柔的少年此刻身上的气质多了几分强硬。

    “换做是我,自然会辞去这次赛组委员会成员的工作,整个赛期内不会出现在庄园内,才能彰显白小姐承担责任的决心和对整件事情的负责态度。”

    这话说出来,众人窃窃私语,这是故意趁机将白子苓给拉下水啊。

    白子苓脸上表情有些挂不住了。

    这个垃圾,居然想让她辞去组委会的工作,简直是可笑之极!

    “恐怕也只是你一个人这么想,毕竟我也只是误会了你一个,别忘记了,你身边可是还有好几个同伴,如果我今天能他们身上搜到东西呢?”

    白子苓说着视线扫过了安子苏身后的几人。

    当时安子苏距离最近的就是这几个人,他本身也带了两个助理过来,不排除将赃物给了两个助理的可能性。

    众人被这么一提醒,也看向了几人。

    夏宸面色一冷,这女人是没完没了了吧,敢搜他们的身。

    怕是想到地下去练针灸。

    “既然这样,为了更加能够证明安先生的清白,不如我连同他们几个的一起搜了,从同伴身上也搜不到,就更加能证明安先生的清白。”

    “当然了,如果找不到的话,我就辞去赛组委员会成员的工作,不再干涉赛事。”

    这两人摆明了是杠上了。

    白子苓身后的保镖听了这句话,已经上前将几人团团围住了。

    在场的众人也都没出声,现在这情况摆明了是白子苓和安子苏的不对付。

    这安子苏也是,他不是不清楚白家是个什么样的地位,还一头撞上去。

    这白子苓是白家唯一的继承人,将来肯定是要坐上白广荆的位置的。

    他一个已经没落了的安家少爷,如何能白家未来的家主抗衡。

    “夏宸。”

    坐在桌边未曾说话的少女浅浅的叫了声。

    收到指令的夏宸掰动手腕,“明白。”

    白子苓这才将视线落在了温黎身上,开赛第一天她就见过这个女孩子。

    “你要做什么?”

    她当然记得那天温黎和其他几家的冲突,就冲刚才她敢对姜伟动手就能看出来,这人不是好惹的。

    温黎懒洋洋的单手支着下巴,唇角绽放的笑意美的惊心动魄,“我这人脾气不太好,可如果不配合白小姐的话,很容易就被当成嫌疑人了,你们想搜身可以搜,但是搜过的人,每人断了一双手。”

    这话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在场的人却嗅出了其中的血腥味。

    “你在威胁我?”白子苓气坏了。

    温黎毫不避讳的点头,“这不是威胁,是警告,警告你这世界上不是任何人你都动的了,你白家还没到只手遮天能够让你为所欲为的地步,不信的话白小姐大可过来,看看断了的手,你是不是能接上去。”

    她这么将话说在这里,白子苓面色铁青。

    可要是被温黎这么一句话给吓住了,她今天这脸面也就掉在地上捡不起来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被这个丫头给吓住了。

    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野丫头,听说还是靳芫华收养的孤儿,在帝都这个地方,还轮不到她指手画脚的。

    “夏宸,下手的时候注意了,关节上五寸的地方,下手利落点。”

    “明白。”

    夏宸这边说着已经挽起了袖子。

    安子苏和乾一对视一眼,就冲着刚才温黎敢将杯子扔出去的那个劲头,是真的敢断了这些人的手。

    甚至如果白子苓敢过来,温黎也不会放过她。

    “等等。”安子苏将夏宸拉回来,“别冲动啊。”

    这件事情毕竟是因他而起,不能平白无故的将温黎牵扯进来。

    先不说温黎怕不怕得罪人了,她今天要是真的断了这些人的手,以后她要面对的流言蜚语可就不止于此了。

    “既然没能搜到你的东西,就已经证明了我的清白,如果现在白小姐再咄咄逼人,只怕有仗势欺人的嫌疑。”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白子苓也知道不能太过猖狂,可现在她是骑虎难下。

    她堂堂白家大小姐,金尊玉贵,哪儿能被这么一个小丫头就给吓住了。

    还没等她开口,餐厅门口走进来两个人。

    白南星几乎在收到消息的一瞬间就赶过来了,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他一路走进去,餐厅里所有人的注视下,白南星走到了女儿身边。

    “你在胡闹什么!”

    白子苓冷笑看着火急火燎出现的父亲,“不用这么着急,我就是在抓小偷而已。”

    “你胡闹!”白南星一下子跳起来,“你抓什么小偷你告诉我,抓什么小偷!这些都是些什么人,能是偷东西的人吗!”

    简直目中无人。

    丢尽了白家的脸面。

    似乎也是看清楚了父亲的态度,白子苓轻笑出声。

    “那你就当作是我在胡闹罢了,我卸任这次组委会负责人,不再插手任何比赛事项,算是我为这件事情付出的代价,我白子苓敢作敢当,错了就是错了。”

    白子苓冷笑一声,转身的动作极其爽快干脆。

    没有一丝的犹豫,从餐厅退出去的时候还回头冷冷的看了眼安子苏和温黎。

    一场闹剧就这么散开了,白南星礼貌的同在场各家代表道歉。

    口中说的是女儿不懂事儿,这些人也都心下了然,不会过多的怪罪。

    “对不起,是我白家教女无方,闹出了这样的笑话,也委屈两位了。”白南星接过助理递过来的东西。

    “这是上好的人参,药效极高,便是我白家的赔罪了。”

    这礼物送的倒是挺阔绰的,这种成色的人参是最难寻的。

    无论是年份还是药效都是一等一的。

    “不用,白先生有空还是多管管自己的女儿,别总是给别人添麻烦就行了。”

    安子苏带着乾一和莹莹转身离开,少年面色冷峻,不似刚才的温润柔和。

    温黎起身拍拍衣服上的褶皱,“白家家风时常被人称颂,白老爷子能称为现在的医学界泰斗也是有原因的,不光是因为医术顶级,更因为人品贵重,不过没想到唯一的孙女儿这么沉不住气。”

    这白家,未来堪忧。

    被外人这么说了一句,白南星这脸上也实在是挂不住了,却也只能礼貌道歉。

    罗勒来到的时候,众人刚散去。

    他凑到白南星耳边开口,“老爷子又失踪了,已经安排了人去找了。”

    这么的事情都凑到了一起,白南星有些力不从心的按了按太阳穴。

    “刚刚是不是大小姐她闯祸了?”

    他才过来就听到好多人窃窃私语的声音,言语间都是对白子苓的不满。

    让大小姐负责这次比赛是为了让她在业内人士面前露脸的,可不是为了让她丢人。

    白南星回头看了眼,冷声笑出来,“先安排人把老爷子给找回来了。”

    罗勒点头,这才第二天,就出事儿了。

    老太爷不在,当真是没有底气啊。

    这要是有老太爷坐镇的话,哪儿会出这么多的幺蛾子。

    ……

    安子苏带着两人回了房间,一路上他脚步急促,健步如飞。

    莹莹实在跟不上了才叫了一声,安子苏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等着两人追上来。

    看到他的样子,乾一上前,安抚的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别在意,做好自己就行了。”

    当初决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想到会这样的事情发生,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

    温黎带着夏宸刚好到了他们房间门口,莹莹拉开门让两人进去。

    这会儿安子苏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看上去有些丧。

    但是温黎看得出来,他的丧和被冤枉偷东西的事情没多大关系。

    “这个给你。”温黎从口袋里掏出折叠的绢布丢过去。

    安子苏条件反射的伸手接住,摊开来就看到了一条钻石手链躺在中间。

    “这是?”

    “撞到你的那个人把这东西塞进了你的口袋里,我眼尖正好看见看见了。”温黎说着伸手,“我的手帕可以还给我了。”

    安子苏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温黎给他拍肩膀,是从他身上把这东西给转移走了。

    “如果他们真的搜你的身怎么办?”安子苏看着温黎,眼中带着感谢。

    可是如果刚才那些人真的从温黎身上搜了这些东西出来,温黎怎么可能说得清楚。

    “这东西我既然敢接,也就想好了处理的方法。”

    温黎这话说的胸有成竹。

    别说是那些人没胆子碰她,就是有,也不可能让她们寻到半点蛛丝马迹。

    “那人撞向你,是故意栽赃,白子苓算准了时间带人进来,所言皆指向你,你自己小心吧。”

    安子苏对着温黎弯下腰,诚心实意的道谢,“谢谢你。”

    如果不是温黎的话,他今天一定是被定在耻辱柱上了。

    “这东西你是自己处理了,还是我帮你?”温黎扫过他手上的手链和绢布药方。

    安子苏将东西攥紧在掌心里,“我自己处置。”

    既然是有心之人的故意为之,他也不用故作纯良。

    夏宸跟着温黎身后往房间过去,“老大,这安子苏性子挺好的,是怎么得罪的白子苓?”

    温黎拉开房门走回去,“你看出来了那是针对安子苏的?”

    “那当然,我又不是傻子。”夏宸说着将自己打探到的小道消息说出来,“我听说白老爷子和安家结过梁子,你说白子苓这是不是给她爷爷报仇呢?”

    白安两家之间的过节,业内可是被渲染的跟血海深仇似的。

    温黎书桌前落座,“你这好奇心可是越来越重了,把药取出来我看看。”

    “哦……”夏宸听话的将药箱打开。

    房间门口,长廊尽头。

    一抹明晃晃的紫色一闪而过,她依靠着墙壁,手上星火点点闪烁。

    烟草的味道在空气中的弥漫开,保镖尽职尽责的守在附近,保护主人的安全。

    “大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呢?”

    罗勒好不容易找到了女人,却被浓郁的烟草味熏得睁不开眼睛。

    “罗叔,您找我做什么?”她手上的烟掐断。

    罗勒叹了口气,“先生正生气呢,您还是过去好好跟他说句话吧。”

    “怎么,他心疼了?”白子苓哼了声,嘲讽的笑意分明,“我过去他总不会要对我动手吧?”

    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罗勒也不能看着她和父亲渐行渐远,从前的白子苓听话懂事,也是这两年才变成这样的。

    可是总归是父女,不能有隔夜仇啊。

    “您去告诉他,不把那个野种赶出去我誓不罢休,他以为参加比赛成了第一名白家就会承认他了?可笑至极。”

    白子苓说这话的时候多了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罗勒也不知道怎么劝,大小姐从小万千宠爱于一身,如果不是两年前知道了有安子苏这么一个存在,也不会变成这样。

    她是在害怕,在努力守住自己即将失去的东西而已,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您去找找老太爷吧,家里来人说老太爷又不见了。”

    事到如今,罗勒也只能用这件事情转移开白子苓的注意力。

    “我派出去的人一直跟着呢,您不用担心。”白子苓抬手。

    保镖上前将一支香烟递到了她手上,看到她这样子,罗勒也不想再说什么了。

    “那边还一堆事儿呢,我先过去处理了,你自己注意身体。”

    罗勒拍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

    白子苓口中吐出烟雾,隔着迷雾朦胧之间,她看到了一个女人走过来。

    她脸上带着笑容,瓜子脸,柳叶弯眉,栗色的卷发搭在肩上随着她的动作摆动。

    “你好,白小姐。”

    白子苓看着女人伸出来的手,保持抽烟的姿势没动,指尖轻轻掸了掸烟灰。

    “哪位?”

    女人笑了笑,“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殷容。”

    白子苓脑海里对于这个女人的印象为零,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白小姐,我是谁不重要,你认不认识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

    女人看着白子苓,说的十分认真。

    “你要怎么帮我?”白子苓懒懒散散的问了句。

    殷容笑了笑,“你之所以会失败,问题就出在安子苏身边的那个女人身上,如果你能答应和我合作,你就能看到你想要的结果。”

    听了女人说完的话,白子苓视线上下打量,似乎想从女人身上看出来什么。

    最终她眼中归于平静。

    “成交。”白子苓松口答应,“你想要什么?”

    殷容满意的点头,“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这是送给白小姐的礼物。”

    白子苓伸手接过女人手上递过来的玻璃瓶子。

    最后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这次药学比赛参加的各家资料。”

    “所有详细的资料,一点都不能少……”

    ------题外话------

    6000字哟!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