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章节目录 129 温黎打脸全场,解毒剂制出 四更

章节目录 129 温黎打脸全场,解毒剂制出 四更

 热门推荐:
    传统药学开赛第六天,已经是最后交出解毒剂的限期。

    原本毒素就不是什么常见的东西,成分分析表出来,各类毒药混合的比例就是一个极其大的难题。

    结果今年的时间还缩短了五天,让很多原本就没做好准备的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今天会公布抽取到一号和二号的毒素的分别都是哪些人家,也好让各家分析一下自己的胜负率是多高。

    看着长长的一串名单,夏宸冷哼一声。

    “老大,这个姜伟正好是和你同一个毒素。”夏宸将手机递到温黎面前。

    上面显示了一号毒素和二号毒素的人家,温黎抽到的是一号,同样的还有姜伟,童齐,而二号毒素里十分显眼的就是黎若冰和安子苏。

    “老大,我听说她们今天好多人都开始试解毒剂了,你要不要也试一试。”夏宸凑到正在看电视的温黎面前去。

    被挡住屏幕的女人抬手,遥控器将夏宸的脑袋给拨过去。

    “老大,现在可是生死存亡之际啊,你这是干什么呢?”夏宸往旁边回正了自己的身体。

    正好挡住了温黎的电视。

    “我为什么要试?”温黎终于将遥控器扔掉,正眼看他一眼。

    夏宸被这句话给弄得有些懵了,“老大,请你敬业一点好不好,我们是来比赛的,今天是试验阶段了,我去给你抓两个小白鼠回来。”

    温黎的解毒剂在第三天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这两天她闲着无聊就是带着夏宸在整个庄园里晃悠。

    当然了隔壁的安子苏时不时的也会过来问温黎几个专业性的问题。

    少年十分谦虚好学,时常拿着小本子记录温黎说的话。

    两人之间的合作探讨也十分的开心。

    比起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心研制解毒剂的人来说,老大简直就是过来度假的。

    这闲的。

    就在夏宸拉开门的时候,安子苏正好到了门口。

    他身后跟着莹莹和乾一,三人手上拿了新鲜的水果。

    “夏宸,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去给老大拿两只小白鼠过来做实验,你们不用管我了。”

    看到他火急火燎的样子,安子苏笑了笑,将清洗好的水果放到温黎面前。

    “今天早上好几个房间都有中了毒被送出来的助理,刚刚才被送去救治。”安子苏看着温黎开口。

    制作解毒剂已经到了最后关头,这会儿很多人手上都已经做成品出来。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会现在动物身上做实验,当然也不乏有将人作为实验体的。

    那些一个个被送出去的助理,就是她们陪同的选手解毒剂制作的不成功,没办法解毒而造成的。

    “挺残忍的,跟在自己身边相处了这么多天的人,都能用来做实验。”一旁的乾一说了句。

    哪怕医学的发展过程中是少不了有人体实验,试药者的付出的,但是那些人也是自愿的。

    可是其中的助理,有几个是自愿的?

    “这是他们自己选的,真的除了事情也怨不得任何人。”安子苏开口。

    不过这些人的理念有些同安老爷子的背道而驰,所有他们会觉得接受不了。

    “特地过来找我做什么?”温黎看着一起出现的三人。

    安子苏将自己新理的药方摊开放到了温黎面前,“这方子里有几个问题我想同你讨论一下。”

    温黎扫了眼,这上不少药材都是治神经抽搐的。

    这几天的相处好歹他们也是打成一片的,自然知道安子苏一直都在想办法根治他身边女孩子的病。

    只不过这样的病症成因复杂,这些年他也始终没有比老爷子做的更好的。

    “配合针灸疗法,如果能够很好的利用穴位,加上静心疏气的汤药,就能补好。”温黎开口。

    前两天在安子苏的请求下,温黎也帮着诊了脉。

    对于莹莹的病情还是十分了解的,也是在安子苏的方子上做了几次的修改。

    安子苏安静的听着温黎的话,一点一点细心的记下来。

    夏宸去而复返回到了房间,拉开门开心的走进来,手上还拎着个笼子。

    两只老鼠在里面蹲着。

    “老大,黎若冰小姐说是要见见你。”

    夏宸开门的瞬间,两人跟在其后走了进来。

    “温黎!”

    从黎若冰身后跳出来的黎漓欢天喜地的冲到了温黎身边坐下。

    从她的生日之后,温黎也再没有见过黎漓,毕竟这些天她也都呆在白家庄园内,就算是回去也是去骊山豪庭那边。

    黎漓去了几次苏婧婧那里,实在见不到温黎也就作罢了。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温黎看着身侧的女孩子。

    她可不会觉得黎漓是冲着她过来的。

    “我们打算新连载的漫画,名字都取好了,叫欲望都市小医女,我就想着过来这里搜集点素材什么的。”黎漓说着动动头顶的帽子。

    这比赛也不是封闭式的,黎漓想进来开开眼界,以黎若冰助理的身份进来也没人会拦住。

    温黎被这名字说的头疼,欲望都市小医女,她可真敢取这名字。

    “不好意思啊温黎,你就当她是个空气也就行了,前两天她就闹着要过来了,我压到今天才带过来。”

    黎若冰想的也很简单,这两天过来大家也都忙着,尤其是在解毒的前一天,几乎所有人都忙的不可开交。

    这节骨眼上她来了发现没人搭理自己,也就自己闹着回去了。

    “你有客人啊?”黎若冰看了眼温黎对面的少年。

    安子苏起身,礼貌打招呼,“我是安子苏,你好。”

    黎若冰颔首,“黎若冰,我也算是认识你的。”

    他们抽中的都是同一号的毒素,姑且也算是竞争对手。

    “既然你有客人,我们就先走了。”

    安子苏收拾了桌上的东西带着乾一和莹莹离开房间。

    黎若冰若有所思地看着安子苏手上的本子,整个比赛都是半开放式的,所有的资料都可以查阅,甚至能够借助网络的力量。

    可是选手们却私底下很少有交流的,刚才他和温黎应该是在讨论相关的问题。

    “对了温黎,我还没谢谢你呢,一定是你给我送了那套画具对不对。”黎漓兴高采烈的看着温黎开口。

    “什么画具?”

    温黎看上去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黎漓一愣,“不是你给我送的画具吗?整套的啊,我生日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她收到了挺多的礼物的,可是都是些什么珠宝首饰啊之类名贵的东西,但是其中有一个很特殊的。

    礼物盒上没写送礼人的名字,也没有卡片,拆开之后是一套画具。

    她已经问过了所有人,如果不是那些人送的,肯定就是温黎和苏婧婧送的啊。

    “这个画具啊。”黎漓从手机里翻出照片递过去给温黎看。

    温黎摇头,“这不是我送的。”

    她和苏婧婧也就是送了那套漫画而已,画具什么的是绝对不清楚的。

    黎若冰看到妹妹疑惑的样子,伸手去揉揉她的脑袋。

    “也许是哪个喜欢我们家漓漓的人送的呢,别这么在意了。”

    不过说句实话,以黎家的势力,那天晚上邀请到宾客的等级来说,是不会送画具这么廉价的东西的。

    “对了温黎,你的解毒剂制作的如何了?”黎若冰这才想起来正事儿。

    温黎点头,毫不避讳的说,“做好了。”

    “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已经完成了,一会儿就可以提前交过去,提前完成的人是有加分的。”黎若冰提醒了一句。

    这是积分制的赛制,选手能够提前完成任务自然是有加分的。

    “对了,正好也碰上你还在这里,你们俩正好一起吃点点心,也省得我陪着她到处逛的脚疼。”

    黎若冰身后助理将带来的东西摆在桌面上,都是极其精致的点心。

    “不用,我不饿。”温黎拒绝。

    黎若冰拿着叉子递到了温黎手边,鼓动般的说了句,“先尝尝看看,这是我们黎家的糕点师做的外面买的吃不出这个味道,哪怕尝一块也是好的。”

    受不住甜食诱惑的温黎接过叉子尝了口面前的糕点。

    ……

    温黎带着夏宸过来交解药,不到最后一天,大厅里也没几个人。

    学艺不精的这会儿还在房间里苦心研究。

    “靳家。”温黎接过夏宸手里的瓶子递过去。

    “没想到你居然也能做出解毒剂来,我还以为你早就夹着尾巴逃跑了。”姜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温黎身边。

    他嘴上这会儿还有些肿,看得到嘴唇上结的痂。

    夏宸没忍住,看到他这样子,忽然笑出声来。

    还真的挺像猪头的。

    “笑什么!”姜伟瞪着眼睛冷声道。

    一旁的童齐过来劝了句,“都到这节骨眼上了,就别和他们一般计较,结果马上就出来了,她也就猖狂不了了。”

    姜伟定下心来,经过了前两次的吃亏,他也知道心平静气的重要性了。

    “你那瓶子里是解毒剂吗,可被到时候毒没解开,倒是毒死了别人。”

    姜伟这是和温黎杠上了,也是和靳家杠上了。

    “你有病吧。”夏宸没忍住说了句,“这又不是拿给你喝的,就你这水平也能做出来解毒剂?”

    “那些无名小卒还是不要说话来的好,否则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毒哑了都不知道。”姜伟冷哼一声。

    “姜先生,话不是这么说的。”黎若冰开口维护温黎,“既然这是比赛,大家是竞争对手,就应该凭本事和实力说话,如果实力不够的话,话说的再好听再冠冕堂皇也是无用的。”

    “黎小姐,哪怕是对手,也有等级划分,高低贵贱,你觉得她会是什么样级别的存在?”

    黎若冰知道姜伟这是在故意找茬。

    “身份卑贱的人,就应该待在自己该待的地方,谁不知道靳芫华是被自己研制的毒素给毒死的,这样学术不精的人教出来的徒弟,可能解了白老先生的毒吗?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姜伟说着已经笑出声来,嘲讽溢于言表。

    纷纷陆续而来的各家代表都听到了姜伟的话,赞同的看向了温黎。

    其实说了明天是最后一天,可大部分的人能够做出来解毒剂得在今天已经能做出来了。

    做不出来的也会选择在今天弃权。

    所以解毒剂是能够在今天就出结果的。

    “我虽不才,也做了解毒剂交上去,不过我敢当着大家伙的面承认了,我做的这解毒剂,能救命,可是救得不全,我都也只能做到这份上了。”姜伟倒是老老实实的说道。

    “你做不出来,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出来,别一概而论了。”安子苏走过来开口。

    姜伟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又来一个讨厌的人,我今天就直接把话放在这儿了,她不可能做出解毒剂来?”

    他吼完这句话之后转身看向身后出来的穿着深蓝色唐装的老人。

    “林老,您应该是整个会场内资历最老的,一生解毒无数,是仅次于白老爷子的制毒圣手,您觉得这毒素有几个人能解得开的?”

    林老抬手捻过特意蓄的胡子,“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在解毒这方面,老朽虽然不才,却也能和白兄比一比,可是这次白兄这毒制的太霸道了些,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在场的人也都叹气摇头,他们其中颇有声望的大夫也不在少数。

    可是很多都已经弃权了。

    整个一号组就只有五个人交上了解毒剂,这五个里还不知道有没有人是制作成功了的。

    二号组那边也是一样,三个人交上去。

    白老爷子这次可以说的上是全场通杀啊。

    姜伟的解毒剂在交上去之前才刚用助理做过实验,虽然人清醒之后口舌依旧是僵硬的,四肢也是僵硬的,毕竟命是保住了。

    这想必已经是在场的最高水平了。

    “既然连林老都做不出来解毒剂,我想也没几个能做得出来。”仍姜伟有意识的扬高脖颈。

    像是骄傲的白天鹅一样。

    “那如果我成功了呢?”温黎看着姜伟,眉眼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还没等姜伟说话,林老旁边的人就开口了,“连林老都做不出来的解毒剂,你一个没张开的毛丫头,怎么可能做的出来,我看你是昏了头了。”

    “哈哈……”

    人群中之中有人笑了出来。

    “小姑娘,你还太年轻,莫要猖狂啊。”林老看着温黎劝了句。

    姜伟冷声笑道,“你也不用端着架子,在场的人都是知道靳芫华水平的,如果他这个师傅真的有本事教出来你这么厉害的徒弟,就不会被自己给毒死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垃圾就永远都只是垃圾,最底层的卑贱就别妄想爬到最高处!”

    “姜伟,我刚才还对你尊重一些,可是你未免也太过分了。”黎若冰冷了脸。

    “如果我的解毒剂能用,你是不是能任我处置?”温黎忽然开口,挑衅般的看向了姜伟。

    已经将温黎贬低入了尘埃里的人这会儿身在云端,自然敢接下她的挑衅。

    “我敢。”

    温黎点头,看向了拿着结果走出来的罗勒。

    罗勒站在台阶上,扫眼看向了下方的众人,心里叹了口气。

    没想到老太爷这次这么狠,所用的毒素居然这么霸道,光是弃权的人家就超过了九成。

    摆明了是不想有人能从比赛里胜出啊。

    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每一代都有自己的翘楚啊。

    没想到这次胜出的,是个这么厉害的年轻人。

    “通过了对各家解毒剂成分的分析,和临床试验的结果,有一家解毒剂做到了百分之百的疗效,甚至效果超过了白老的解毒剂。”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愣。

    刚才还说没人能做的出来解毒剂的林老这会儿脸色有些不太好。

    古语有云,话不要说的太满。

    这是正确的,他才刚刚否认,这会儿就被毫不留情的推翻了。

    “江北靳家,是这次解毒当之无愧的第一名。”罗勒看着名单上的名字宣布。

    他话音落下之间,如同平地惊雷一般,迅速炸开了锅。

    “他说什么?!”姜伟显然不可置信的盯着站台上的罗勒。

    黎若冰显然也有些不可置信,很快脸上满是喜悦,“恭喜啊温黎!你太厉害了!”

    安子苏倒是没有多震惊,这些天的相处,学术上的讨论。

    他清楚的知道温黎是个什么样的水平,毫不意外。

    其实安子苏心里隐约有感觉,温黎的能力,绝对不止于此。

    “你确定没弄错?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怎么可能做的出解毒剂呢?”林老再三同罗勒确定。

    “我怎么可能会看错呢,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老太爷是现在迷糊了,若是老爷子知道,肯定也会想见见这个女孩子。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姜伟喘息着。

    温黎抬手打了个手势,夏宸上前,动作熟练的将人抓住,还没等姜伟反应过来,一瓶白色的毒素直接倒入他的口中。

    “任我处置,你就该好好尝尝这种蚀骨之痛。”

    夏宸松开手,姜伟整个人倒在地上,匍匐着用力咳嗽,却没能够将已经咽下去的毒素给吐出来。

    “你这样的人,给我师傅磕头道歉都不配,他的名字从你口中说出来,是对他老人家莫大的耻辱,既然是生死自顾,你就给我受着。”

    在场的人前些天才听到了眼前的女孩子威胁要打断人的手,现在又眼睁睁的看着她将一整瓶毒药灌入姜伟的口中。

    有人想上前救救姜伟,却被抓住。

    姜伟摆明了是激怒了温黎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从开赛第一天,姜伟就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有关靳家的厌恶。

    很多人的确是看不上靳芫华,可是却也只是将这事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罢了。

    可是姜伟,却是将私人情绪完全带入,肆意宣泄对靳家的情绪,对靳芫华几近侮辱,百般羞辱。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如果日后我再听到有关我师傅,有关靳家的半点言语,你们的下场,会和他一样。”

    温黎视线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冷漠的吐出警告。

    从前和姜伟一起嘲讽过靳芫华的人此刻都下意识的避开温黎的视线。

    眼睁睁的看着姜伟疼的在地上打滚吐血,能解了白老先生毒素的人制出来的毒素,哪儿能是普通的。

    这温黎下手未免也太狠了。

    “后天开始针灸问诊,明天诸位可以好好的休息一天,当作是蜀汉身心了。”罗勒面色平淡,没有再看地上的人一眼。

    二层的高台上,白子苓握着酒杯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一切混乱。

    “一群乌合之众。”

    她冷漠的吐出这句话,言语中带了明显的厌恶嘲讽。

    “那在白小姐的眼中,谁才不是乌合之众?”

    一旁的殷容坐在沙发上,手里的电脑详细的记录了下方所有人员的详细资料。

    “你知道药师漓吗?”白子苓忽然开口。

    殷容敲键盘的手停下来,“只怕整个行业内没有人不知道药师漓。”

    和白老爷子这个泰斗级别的人物不同,她是神一样的存在。

    “药师漓的研究所nio和与之对立的asi研究所,才是正二八经的顶级存在,下面这些人算什么,不过是些即将被历史和时代淘汰掉的老东西罢了。”

    人总是要学会与时俱进,总是守着固有的成果不放,还以为自己多厉害。

    殷容笑出声来,“这次白家不是邀请了药师漓作为颁奖嘉宾吗?我听说帝都大学也趁机向他发出了邀请,这人还真是炙手可热啊。”

    白子苓手里的杯子放下,眼中满是炽热的崇拜,“如果不是为了药师漓,我也不会成为赛组委的成员,负责这场比赛。”

    结果也好,只要能处置了那个野种,什么都好。

    “你放心,我们已经达成合作了,所有的资料数据收集起来之后不久,你想处置掉的人,我当然会帮你。”

    白子苓轻笑,不过一个野种罢了,何必她这么上纲上线的。

    只不过安子苏身边那个名叫温黎的,的确不是个好处理的。

    能够解了爷爷的毒素,就证明了不是省油的灯。

    ……

    从庄园出来,黎漓和黎若冰道别之后跟着温黎走了。

    黎若冰上了车,看着逐渐远离车子,最后的积分是温黎的最高,其次是安子苏,再是姜伟,然后才是她。

    解下来就是针灸问诊的环节。

    她心里有种预感,她是赢不了温黎的。

    可是比赛嘛,有赢就有输,不用太在意。

    “大小姐,我们去哪里?”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眼。

    黎若冰看了眼刚才用过的餐盒,“去黎氏。”

    她小心翼翼的打开食盒,从包里取出塑料手套和密封袋出来,将刚才温黎用的杯子和叉子餐盘分别装起来。

    直到现在她都想不通,为什么父亲要温黎的dna。

    她心里隐约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却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题外话------

    6000字,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