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修真小说 > 乙木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89章 拜师

章节目录 第89章 拜师

 热门推荐:
    其实刚才陈相从钟雨竹说话时的神态语气中明显也能感觉得出来其身体状态确是有些的问题。

    而且夏侯毅已经吃定自己了,若是再拒绝就显的太反常了,万一真惹恼了对方,让夏侯毅对自己产生怀疑,在幻云问心术下,陈相身上所有的秘密都将暴露无疑,到时想不死都难了。

    既然夏侯毅夫妇俩已经把话挑明,陈相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凡事千万条保命第一条。

    “弟子承蒙夏侯长老厚爱,还请夏侯长老收弟子为徒。”说完陈相便跪拜在夏侯毅面前。

    见此,夏侯毅终于满意的笑道:

    “好好好,虽然为师收你为徒带有目的性,但你放心,也绝不会亏待你,我夏侯渊对门下弟子一视同仁,不会厚此薄彼,其他几个弟子有的,为师也绝不会少你。

    今日我夏侯毅收陈相为记名弟子,待你筑基之后再正是行拜师礼,改入室弟子。”

    “弟子陈相,见过师尊师娘!”

    虽然不太情愿,但都到这个地步了,礼数上陈相还是知道要做足的,不能让自己这个便宜师父挑了毛病。

    此时此刻夏侯毅也是心情大好,说道:

    “古方上的那几位灵药暂未收齐,但你也要尽快筑基才行,这样吧,兑换筑基丹所缺的善功值为师补给你,就当给你的见面礼了,明日让你三师姐带上为师的令牌去庶务殿,替你换取筑基丹。”

    “弟子多谢师尊赏赐!”

    陈相突然这个便宜师尊也挺不错的,一出手就转赠了数千善功值给自己,若是光靠做宗门任务的话,想要凑齐一万点善功值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去。

    “陈相,能遇到你是我机缘,我这个做师娘的也不能太小气了,这点小玩意儿算是送给你的见面礼。”

    说完钟雨竹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轻轻一抛便稳稳的落在了陈相手中。

    看着手中这张灵气充沛的红色灵符,灵符中间一只斑斓猛虎活灵活现,陈相有点不敢相信钟雨竹居然送了一张完好无损的二阶下品烈焰虎兽魂符给自己,怎么也得值个好几千灵石,这出手太大方了吧!

    陈相赶紧行礼谢道:“弟子多谢师娘恩赐!”

    钟雨竹温婉的笑道:“不必多礼,这东西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大用,既然你要参加古越秘境试炼,拿着也多个保障。”

    夏侯毅也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你执意要去参加古越秘境试炼,为师也不好拦你,去见识见识修仙界的残酷的一面对你来说也是件好事,不经历风雨如何成长!

    若是能抢到凝源果再好不过,但也要量力而为,莫要冲动行事。你还年轻,以后获得筑基丹的机会多的是。”

    “师尊教诲弟子铭记在心!”

    古越秘境凶险莫测,每次开启后能活着出来的不足六成,就算那些修为顶尖法器精良的天之骄子也不敢说能百分百全身而退。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乙木灵体修士,眼看就快筑基了,夏侯毅可不希望陈相陨落在古越秘境中,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于是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玉符,有些不舍的说道:“为师每收一名入室弟子便会替其炼制一张金丹玉符作为礼物,现在就全当提前给你了,也好在古越秘境中多一分自保之力。”

    “弟子多谢师尊厚赐!”

    陈相两眼放光的盯着夏侯毅手中的玉符,心里可激动坏了,万万没想到这便宜师父居然这么大方,会替门下弟子炼制金丹玉符这样的宝贝。

    看来拜夏侯毅为师也并不吃亏,陈相突然觉得看夏侯毅越看越亲切。

    金丹玉符是金丹期修士炼制的一种一次性消耗品,威力堪比金丹期真人全力一击,使用起来不仅能做到瞬发,而且还不需要额外消耗使用者的法力。

    只不过炼制金丹玉符需要珍贵的三阶材料,更最重要的是每次炼制金丹玉符都会消耗金丹真人一年的修为,所有很少金丹真人愿意花这个大代价炼制此物,除非是用来赏赐给重要的后辈门人作为保命之物。

    “好了,你先下去吧,你三师姐已经在院外等你了。筑基之后再来找为师即可。”

    “那弟子先行告退了。”

    见夏侯毅下了逐客令,陈相连忙朝夏侯毅钟雨竹夫妇二人恭敬的施了礼,然后小心翼翼的退了出来。

    等陈相出去后,钟雨竹将头靠在自己丈夫肩膀上,轻声细语的说道:“夫君,你觉得陈相这孩子如何?”

    夏侯毅一把挽住妻子的纤纤细腰,满眼柔情的看着钟雨竹,坚定的说道:

    “夫人放心吧,此子道心坚毅,而且掌门师兄用天眼宝光术探查过,也说陈相是个有运气加身之人。有他相助,必定能顺利的将木华回春丹炼制出来,彻底解决你身上暗伤,到时就算金丹大道可期也。

    只是为夫觉得我这新收的弟子好像还有什么事情在满着我们,若不是我一再胁迫,他恐怕还不愿意拜入我门下,陈相不过是散修出身,在青云宗又毫无背景,如此举止实在不符合常理。”

    还未等夏侯毅把话说完,钟雨竹伸出两个手指轻轻的按住了夏侯毅的嘴唇,温柔似水的说道:

    “修仙界谁身上没有一个两个秘密,只要他不是奸邪之徒,不来阻我们夫妻的道,夫君你又何必再去多生事端,自寻烦恼呢。”

    等陈相出了院子就看到欧阳淑华早已在那里等他了。

    “让欧阳师叔久等!”

    此刻欧阳淑华心情极好,闻言笑靥如花般说道:“陈相你怎么还叫我师叔?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三师姐了!”

    陈相一时间还没习惯过来,立马改口道:“见过三师姐!”

    欧阳淑华边走边说道:

    “师尊目前的入室弟子共有四人,大师兄名叫姜俊语,筑基后期修为,跟你一样也是散修出身,今天刚与华师叔从荆州出使回来,他人可好了还给我们带了好多礼物回来。

    这壶碧泉酿就是大师兄从荆州带回来的二阶灵酒,听说师尊新收了一名记名弟子,本来大师兄要亲自过来看看你,只是刚才被掌门师伯叫就去了,所说让我转交给你。”

    说着欧阳淑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壶灵酒,递给陈相。

    陈相接过灵酒,对欧阳淑华道:“等大师兄回来,还请三师姐替我多谢大师兄美意。”

    二阶灵酒可是好东西,这个素未谋面的大师兄对自己还挺客气的,看来应该是个好相处的人。

    欧阳淑华接着又说道:“二师兄名叫钟白玉,是师娘母家侄子,筑基中期修为;而我是你的三师姐,也是筑基中期修为;四师弟名叫张道鸿,筑基初期修为。

    而你是师尊目前唯一的一名记名弟子,不过要等你筑基之后才能正式成为我们的五师弟。”

    当二人路过杏源古树时,陈相目不转睛盯着树上的杏源果看,心里想着这三阶灵木的果子滋味如何,要是能摘一个尝尝就好了。

    见此欧阳淑华摇着头说道:

    “我劝你还是打消心中的念头为好,这颗古树是师尊费了大力气弄来的,就算我们几个弟子也不敢偷尝上面的灵果。

    师娘早年练功出了纰漏,留下了暗伤,每次发作时疼痛难忍,唯有这棵古树上的灵果能缓解痛苦。”

    “原来如此!”

    闻言,陈相恍然大悟,这棵三阶杏源树结的灵果多少带几丝乙木灵气,而乙木灵气能化解钟雨竹的暗伤,之前夏侯毅也说过正因为如此才会收他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