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县城(感谢书友Joyii首盟)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县城(感谢书友Joyii首盟)

 热门推荐:
    疲惫的一夜,次日醒来,章越激动了一阵,走到屋外却听到,章实与保正说话,他打算将章越托付给保正,自己去建阳岳丈家一趟,说是接回大嫂孩子。

    却说浦城所在的建州有三物最有名,分别是建本,建窑,建茶。章实岳丈家就是作建茶营生。

    “此去建阳,我向岳丈借笔钱来,如此这屋能不典卖就不典卖!”

    章越闻言道:“哥哥,我们还欠赵押司的钱不是一笔小数目。亲家能借这么多钱?”

    “这你不需多计较,”章实勉强笑了笑,“我也是有手有脚,将来再还去就是。”

    章实并不那么轻松,也是如此向岳父妻兄开口帮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特别是对一个男人的自尊心而言。

    章实感慨道:“当初买这宅子时,你未出世,我亦尚小。我就是在这宅子长大的,看着爹在北屋读书,娘在南屋抚养我们三兄弟,不卖掉这就是为了有个念想。再退一步说,将来咱们三兄弟分家了,咱们至少也有个宅子可分啊。”

    章越垂下头道:“哥哥,还说分家作什么?这二哥都不知哪去了?”

    章实道:“我知你心底怪你二哥,但无论如何这宅子都有他的一份。咱们保住了这宅子,他就有了念想,将来他总要回来看一看的。”

    章越吃惊地问道:“大哥,你难道是说二哥不回来了?”

    章实摇了摇头道:“这我也不知道,我倒不着急他回来,若是他……”

    章越知道兄长说,二哥要回来,也是被赵押司的人逮回来了……

    章实临行前与章越吩咐一番后,又给了他半吊钱就急匆匆地赶往建阳去了。

    章越看见兄长离开,只觉得心底空荡荡的。

    好好一个中产之家,家里有铺子有田产有宅子,结果落个连家都没有了。他突然想起昨夜看到的。

    当下章越向保正说了一句即出了门。

    从保正家要到县城去,必须经过架在南浦溪上的水南桥。

    南浦溪水流湍急,以往在溪上只能建浮桥,在春水暴涨夏雨滂沱的两季,只能凭舟镀溪。后陈襄任知县后,决定疏去溪中乱石,不顾豪强阻力捣毁了上游数座陂坝,这才在城南建桥,方便百姓往来。

    这牵涉到一些政治斗争,陈襄等官员代表了朝廷的意志,这与本土派官员及世家豪强形成了对立。

    陈襄任浦城令时,当时中枢主政的范仲淹正在变法。陈襄修建县学,即为了响应范仲淹庆历兴学的号召。史载陈襄在浦城建学舍三百楹,亲临讲课,求学者数百人。

    后陈襄知河阳县时,也注重教化,兴办县学亲自讲学。当时范仲淹已下野了,有人即向郡守富弼举报陈襄办县学的目的是‘诱邑子以资过客’。有人劝陈襄把县学拆了以塞谤,陈襄反言清者自清,如此赢得了富弼的赏识。

    其实州学县学表面上是兴儒学,其实就是当政者通过教育,把持仕进通道,用此来控制地方的手段。因此同样是兴办县学,陈襄一次得到乡里的称赞,一次却差掉丢官。

    阳光正盛,章越走到桥上时,却有桥亭可遮蔽骄阳。

    这南浦桥用长条麻石堆砌,桥上建有几十米长的亭状的桥屋,供行人避雨遮阳,也可作此歇息欣赏江溪的景色。如此的桥亭,章越当年在江西浙东闽西一带游玩时可谓十分常见。

    章越穿着童子衫,腰揣半吊子钱走过,但见桥屋左右都是摊贩,摊贩们席地而坐,沿桥叫卖。

    “新鲜的山笋!”

    “上好的蛇药!”

    “蕉布!”

    “鲜鱼!”

    “卖红糟!”

    “虾蟆!”

    商贩将虾蟆装一瓮中,上面覆之以碗,客人要买时直接伸手去瓮中抓。

    鱼贩们蹲在一旁,他们用草绳将鱼头鱼尾绑起作成弓状摆在摊上,如此离了水的鱼居然还是活的。

    卖蔬果的以菘、芥为主,小吃则多是羹,饼。

    而红糟则是一切吃食的精髓所在,这些山货河鲜放入红糟后就是闽人老少皆宜的一道美食。桥心还有人当桥弄蛇,引得路人一阵阵尖叫。

    章越走过桥,但见路冲处檀烟袅袅,此处有座神龛,不少善男信女在此焚香叩拜。

    过桥后,章越即到了县城。

    县城南面有三座城门,正南称作南浦门,正对着南浦桥。左右的龙潭门,登瀛门空对南浦溪溪流。城门口站着的兵卒只是查验着进城的市井商人,而对章越这样空手而来的,只是看了一眼就放了进去。

    章越这一次进城,是因昨晚赵押司那一句话,心底产生了疑虑。从赵押司说这话的表情及语气判断,烧了自家的铺子这事似不是对方干的。

    于是章越来到自家铺子所在的车马街。

    浦城是闽地出省要道,翻过仙霞岭就到了浙江,一般要出闽的商人都会在此雇车雇马雇佣脚夫,所以有车马街之称。

    章家原本在此有家笊篱店,提供给旅人住宿。之所以称笊篱店,就是在店门口挂个铁笊篱。这铁笊篱是一种炊具,挂在店门口表示本店只住店不打尖,不过提供炊具可供旅人打火用饭。

    失火之时是在半夜,当时住店的有三批客人。失火后,三批客人随身行李货物都被烧了不少。

    客人里有一家是浙江来闽贩丝的客商,据说当时就带着值三百多贯的湖丝,尽数烧成灰烬。次日章家被旅客一纸诉状告到县里,最后县里判兄长赔了两百多贯给三家客人。

    章越到了车马街自家店铺前,转了一圈却毫无收获。

    按道理而言,火是从厨灶开始燃烧的,但自家的笊篱店除了烧一点柴火钱外,免费提供炊具供旅人自行烧饭。

    若说当日失火,三家旅客都可出入厨灶,不一定是自家的责任,但衙门就如此判了。

    章越走了几圈,也没发现任何线索,自己也不是十分笃定,靠睡了一觉就能判断出证据?

    自己不就成了福尔摩斯?

    章越自嘲笑了笑,放弃了追查真相的打算,于街上漫无目的乱走,然而此刻没有察觉有人跟在自己身后。

    边走章越边想起这个坑弟的二哥章旭。

    二哥与自己差了八岁,自己打记事起,就一直听说二哥的才学如何如何。

    陈襄任浦城县令时,兴办县学,从民间录用有才学之人。

    当时他读了章旭的文章十分欣赏,还赞其一笔好字。陈襄决定亲自试问,又见二哥一表人材,更是惊叹不已。

    不过陈襄奇怪章旭如此年少,怎能写出这等文章来,于是亲试了一篇。章旭挥笔立就,陈襄当堂读后才信以为真,立即起身离案请他上座。

    宋朝是尊神童的时代,就比如赫赫有名的方仲永。

    自此章旭不仅入县学读书,还免了膏火钱,陈襄曾与同僚言道:“此子敏识过人,胆大刚狠,功名唾手可得!”

    要知道普通人,甚至普通官员的赏识也就算了,谁也不放在心上,但这陈襄不是一般人。陈襄乃儒学宗师,有滨海四先生之称。

    宋史上记载他以识人善荐而闻名,司马光,韩维,吕公著,苏轼,苏辙,郑侠,范纯仁,曾巩,程颢,张载等等大牛,他都曾举荐过。

    史载陈襄举荐三十三人,除一人外,其余皆为硕学名臣,在大宋官场上算是仅次于欧阳修的伯乐。

    因为陈襄的评价,二哥名声鹊起,成为一乡之秀才。

    而身为陈襄心腹的赵押司欲与章旭结亲,提早下手将独生女许配给他。毕竟等章旭哪年中了进士,再想上门求亲,人家就看不上你了。

    章越一直不明白陈襄对二哥‘胆足刚狠’的评价是从何而来。

    直等到自己被坑了以后,章越佩服得是五体投地,大佬就是大佬,看人真准!

    章越在街上徘徊之际,肩头突然被人拍了一巴掌。章越回头一看,但见一名与自己年纪相仿,身材五大三粗的少年,双手抱胸站在自己身后,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章越觉得他有些脸熟,但一时又记不得。

    “二郎,城中了?何时回来读书?”

    章越在记忆里搜刮了一阵,这才想起对方原来是自己的同窗好友彭经义。他的身旁还有一群年纪相仿的少年,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同窗。

    他们不少人都是锦衣缎衫,身后还跟着替主人背着笈囊的书童。

    章越没有多想:“一时是回不去了。”

    彭经义咧嘴一笑:“回不去就回不去,这破书有甚好读的?老子早就不想读了。咱们今日一起吃茶叙旧,我来坐东一会你们谁也不许先走!”

    除了彭经义外,其他同窗都是拱手笑道:“我们就不去了。”

    章越见众人的笑容礼貌中却带着些疏远,真是读书人熟悉的拒绝方式。

    不就是私藏艳画吗?

    章越想起来就是些古代仕女图,且画中女子都正经地穿着衣服,实在上不了台面,与那些年三上老师,大桥老师的教导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想到这里来,章越突然想到,这些画还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怎么最后锅全由自己一人背了。

    此事当然只是一个由头,背后是赵押司施压,作为私塾里的吊车尾,塾师平日也不待见自己。

    以往托着兄长的名声,即便自己不用功,塾师也不敢说两句。而且那时家资丰厚,自己出手阔绰,在同窗里显摆充面子,以拾起学业上被人打击的自尊心。结果同窗中与他称兄道弟的不少,但都是酒肉朋友,至于肯勤学上进的同窗反更是看不起自己。

    而今章越落难,还得罪了赵押司,这些酒肉朋友当然立即划清界限,至于向学的同窗这时候更不会理会章越,恐怕还多怀有幸灾乐祸的心思。

    “家中有客。彭兄改日吧!”

    “家母喊我回家吃饭呢!”

    “过两月就是县学补录,不敢懈怠。”

    “章兄贵人多忙,岂敢打搅。”

    “没啥理由,就是想回家。”

    彭经义见此面上有些挂不住,摆了摆手道:“你们好没意思。”

    “彭兄,章兄,那么改日再叙。”

    众同窗作揖后即携书童离开,几人边走边开怀大笑,无一人看向章越。

    章越知道自己以往怕是无力上私塾了,与这些同窗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说不定以后还会越行越远。

    章越收回目光,笑容淡淡地对彭经义道:“彭兄,咱们也改日再叙吧!”

    彭经义道:“那不成,他们没功夫,你也没功夫吗?咱们还去何铁僧那吃茶。”

    说完彭经义不容拒绝地用胳膊架住章越的脖子。章越心底一暖,这倒是一个真朋友。

    他记得,彭经义的叔叔乃本县县尉,而且听传闻还与赵押司有些不和。

    彭经义压低声音:“你家与赵押司的事真了了吗?咱们先去吃茶,边说边聊。”

    章越仍是坚决地一揖道:“彭兄高义,还是改日……”

    人穷不走亲戚,自己落难时,朋友不嫌弃你,但你也不能连累人家。

    但见彭经义举起沙包大的拳头……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二人去了以往二人常来的茶局子,而彭经义的书童被他打发回去。彭经义的生活一贯丰富,平日浏览画本,喝茶斗虫,平日书童被他使唤来使唤去,稍不听话就要挨打,故而不敢多问就走了。

    彭经义虽说嫖赌还未沾,但依章越看来却是迟早的事。以往自己与彭经义同窗时,总觉得你可以玩,不加用功,我为何不能?

    后来才知道他叔父县尉,即便不读书,将来也不愁出路。自己原本也可以,但是……

    未至茶局子前,即看到水帘子下一人敲打着茶盏招揽生意。

    对方一见二人即停手唱喏道:“彭大官人!章大官人,一阵子没来了。”

    章越心情很复杂,大官人?以后怕是当不起这称呼了。

    这茶博士名叫何铁僧。

    “近来事忙!点两盏好茶来,茶钱一发不会少你的。”

    何铁僧陪笑道:“仰仗彭大官人照拂了。”

    说完何铁僧即拿了茶具,正要上灶点茶。

    “今日用得什么水?”彭经义问道。

    “是早上刚打来的山泉活水,薛官人可否入眼?”

    “勉强,勉强。”彭经义不以为意道。

    当下茶博士何铁僧在旁点茶,先将茶饼掰下一块,放入正在烧水的茶铛中。

    待茶汤滚后,何铁僧茶铛中舀出一碗水再冲入剩余的茶末,用茶匙在茶汤中搅拌,再撒入盐巴,最后再先前舀出的‘冷茶汤’注入茶汤救沸。

    待茶汤再沸后,茶香已满溢整个茶肆。

    期间两名歌女不呼自来,想打个酒坐,彭经义犹豫半天还是让她们离去。

    何铁僧将茶汤倒入茶盅中,再端至二人面前的茶桌前,将茶汤从茶盅舀出倒入烫过的茶碗里分呈给二人。

    章越举碗呷了一口,茶香扑鼻,含在口中初时有些涩,不久自然生津,咽下之后回甘经久不退。

    二人坐下后一直聊闲话,这时章越方开口道:“小弟有个忙,还请彭兄帮忙!”

    彭经义道:“哦?什么忙,先说来听听。”

    章越道:“我家铺子被烧了一案的卷宗,我想借来看一看,你可否求令叔通融?”

    彭经义疑惑地看了一眼章越道:“借卷宗做啥?难不成你要翻案?”

    章越尴答:“就是随便看看,借不来也没什么。”

    彭经义看了章越一眼道:“如此小事办不成,还不让你小看,明天这会功夫你还来这茶坊取就是。是了,听说你兄长进京了?”

    章越心底一凛道:“彭兄,你的消息真灵通。”

    彭经义竖起大拇指赞道:“声东击西,这招高明!我告诉你只要赵押司一日找不到你二哥,就一日不敢拿你们如何?他为难你们,如同扫了陈令君的面子。”

    “但话说回来,若是你二哥被抓住,就是一切休矣。赵押司收拾人的手段还少了吗?只要打折了你二哥的手,以后又如何提笔写字?但你二哥躲起来不露头,也不是办法。你知道吗?我听说明日一早,赵押司就要派心腹上京。”

    章越吃了一惊道:“难不成赵押司京里也有人?”

    若真是如此,自己岂非害了自己二兄。

    彭经义笑道:“一个押司倒不至于如此手眼通天,但是我听说赵押司恨极了你二哥,不惜倾家荡产也要毁他前程。京里的人又如何,一样要吃五谷杂粮,要吃五谷杂粮,身边就缺银子。只要缺了银子,没门路也就有了门路。”

    章越道:“我知彭兄神通广大,二哥的下落还请帮忙着打听。”

    彭经义道:“你我兄弟多年,说请字就见外了。说话回来,虽说你二哥尚不知下落,但你与你大哥也要小心再三,别往小路人少的地去,别人喊去什么地方,也要留个心眼,赵押司手底下毒着呢。”

    章越闻言心底一凛,想起那日自己差些人间消失。

    章越离开茶坊后,一路想着彭经义的叮嘱,心底却是七上八下。一路行走,也有些杯弓蛇影,看着哪个路人都觉得不似好人。

    从城中过桥返回,章越决定先回家看一看。

    ps:感谢书友joyii成为本书第一位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