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二哥又坑我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二哥又坑我

 热门推荐:
    山野的夜晚深邃宁静,远远近近唯有茅屋里的一盏孤灯独明。

    现在正是秋寒露重的时候,虽是蚊虫少,但是入夜之后骤寒。郭林和章越吃了半个饼子,然后郭林点了一盏灯读书。

    章越这才看了五六页即眼皮子上下打架,实在是顶不住了。

    郭林见此语重心长地道:“师弟,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咱们抄了一日的书,功课必是拉下,若不趁这时读,如何是好?”

    章越点点头道:“师兄说得是……我省得……”

    章越边说边长长打了两个呵欠,看得郭林又是无语,又是无奈。

    章越又强打着精神看几页书。

    郭林见章越无力坚持,又是苦口婆心地道:“我知师弟天资聪颖,过目……读书不忘,可一味依仗天资才赋,早晚是有用尽的一日……”

    章越点点头道:“师兄说的是,所谓天作之才,就是百一之天赋兼有百九十九之用功……”

    “百一之天赋兼有百九十九之用功……”郭林品着这句话心道,师弟真乃奇才,随便一句话都如此有深味。

    郭林心道,对啊,师弟纵使比我聪明,但我勤加努力,难道真就比他差不成?

    郭林欣然道:“师弟能明此理就好,故而……”

    哪知章越又道:“然则那百一之天赋,更胜百九十九之用功……不是那块料,再勤奋也是无用……师兄我疲了,反正已看了十几页书,边睡边背!”

    说完章越盖下书走到塌上合衣即睡。

    郭林品着章越最后这话良久无语:“边睡边背,我倒从未听过这读书法子。”

    “师弟……”郭林看见章越呼吸之间竟已睡熟,也不由对章越躺下即睡的本事自叹不如,“……至少也先洗漱再睡……看来师弟真是累了。”

    其实郭林何尝不累,一大早即动身前往章氏族学,抄了一日的书,又到这个时辰方才回家,无论身心都疲乏至极。但郭林明白每日功课若拉下,即易生疲惫懒惰之心。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郭林勉励自己,疲惫至极之时,郭林起身取土盆里的凉水泼面……

    陡然间这熟悉的味道再度……

    为什么师弟连角落这盆也没放过……

    次日。

    师兄弟二人起床。

    章越见郭林一脸疲惫的样子问道:“师兄你没事吧!不然今日你我告假。”

    郭林摆了摆手道:“无妨。我还能撑得,今日咱们需去问斋长,昨日结多少钱?规矩处处都要问清楚了,免得到时算起吃亏。”

    “师兄所言极是,师兄昨日抄了几页?”

    郭林道:“五十七页。”

    章越吃惊道:“那是一百九十九半钱,这一日两百钱可以啊!”

    浦城本地普通用工,在七十五钱至一百钱一日,一月也不过两三贯。

    郭林心道,师弟算数果真了得。

    郭林苦笑道:“一日两百钱虽多,但却荒废了课业,实是得不偿失。若非为了爹爹的病,我岂会如此。只盼早日医好了爹爹的病,继续攻读。”

    “师弟虽只有一钱,但今日咱们去问问,一顿饭也不值几十个钱啊!”

    章越道:“师兄别问了,那斋长分明就是为难我。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郭林道:“那也要据理力争,如何也要一试。快些动身,今日我让娘给我们备了环饼,咱们边走边吃,如此可省一顿饭功夫。”

    所谓环饼在北方是油炸馓子,但唐朝却是一块中央有洞饼,用绳窜起来挂在行囊上。如此宋朝南方还保留着唐朝的称谓,作为路食的存在。

    “好!我去拿竹筒打水!吃那个口干!”

    郭林随口道:“多打些水来,你近来有些火大!”

    章越取竹筒一面去缸里打水,一面自言自语道:“师兄怎知我火大?莫非师兄是勾践吗?”

    二人一早起床,用了一个时辰方才赶至南峰。

    二人一到书院即询问章衡昨日结钱的事。章衡不耐烦地道:“此事怎来询我,你们去问学录。”

    宋朝国子监有设斋长,学录。

    斋长的职位类似于大学辅导员,学录的职位类似于助教,不过太学的斋长,学录都由学长担任。

    这一套办法从何而起,无处考证。

    据说是范仲淹庆历新政时,改革太学制度取法于胡瑗。胡瑗乃当世名儒,但却不是官员,然又称‘白衣而为天下师’。

    胡瑗曾先执教于苏州,湖州州学,主张读书人‘明体达用’,于是他门下学生分为‘经义斋’和‘治事斋’,此举开创了教学分系分科的先河,主张因材施教。

    经义斋专研经义,培养学者型人才。

    而治事斋,除了经学,还要学习武学,文艺,水利,政事等等,专门培养为官从政人才。

    范仲淹变法改革太学,不仅引用胡瑗的苏湖教法,还让自己两个儿子范纯佑,范纯仁拜胡瑗为师。

    范仲淹之后,欧阳修喜欢选拔人才于胡瑗门下。当时礼部贡举,胡瑗弟子十常居其四五。而王安石变法时,也喜用胡瑗弟子为变法骨干。

    当时胡瑗名气大到什么程度?

    有人形容‘言谈举止,见之不问可知胡瑗弟子。学者语先生,不问可知是胡瑗’。

    至于用学生来管理太学,达到练事的目的,以培养将来治事的人才,也是胡瑗的教学目的。

    此举令章越想到了后世的学生会。大学时提到学生会无人不骂,但骂过之后,若自己将来手掌权位,会不会比当初骂过的人干得更好?

    至于章衡提及的学录,正是那日章越,郭林面试时另一个学生。

    学录看了二人笑道:“我今日看过你们昨日抄录了,几无错字漏字甚好!”

    “多谢学录赞誉。”

    学录对郭林道:“你抄录五十七页,既与先生约定三钱半一页,如此就是一百九十九半钱。”

    说完学录翻开一本账本,在郭林的名字写下一百九十九钱半的字样,然后道:“三日之后,可以日结,前三日算是押此。尔等可有异议?”

    “一切听学录吩咐。”

    学录又看向章越道:“我听闻斋长说,你将两钱折为一钱抵一顿午饭可有?”

    章越道:“确实如此。”

    学录道:“如此一日能有几个钱?可是亏了。不过也要按规矩办事。我观你昨日抄得一页多些,你我抵作两页计较,就算作七十二钱。”

    章越,郭林对视一眼不由惊喜。

    “多谢学录。”郭林代章越答道。

    章越也是抱拳称谢。

    学录笑道:“午饭的事,也是斋长说定的,我这里给你算松些,但你也莫谢我,我也是看在你错字漏字甚少的份上,算是替我也省省心。此外学田的账目甚至繁杂,我这里也缺个帮手,到时候或用你数日,这可不记入工钱。”

    章越心想这是与人方便,也是与自己方便:“以后请学录吩咐就是。”

    学录点了点头。

    郭林问道:“还未请教学录高姓大名?”

    “不敢当,章采即是。”

    章越品了品可没记得历史有名人物,着实可惜了。

    学录章采又看向章越:“是了,我昨日看家状,你是县学里章旭的兄弟?”

    郭林吃惊地看向章越,章越承认道:“确实如此,他是我二兄,我在家中行三,学录莫非与吾兄熟识吗?”

    章采笑道:“真是章三郎君,失敬失敬。我也不算与令兄相熟,但也是数面之交。当初陈令君在仁时,曾带县学学生来南峰与本族弟子登高共聚。”

    “那日正是九九黄花节,我等族学子弟与县学子弟们皆头插茱萸,一并喝桂花酒,吟诗作歌投壶射箭,真是好不快意。”

    “当时两家师长都在,两边的弟子不免有上下之心,于是趁酒即以切磋学问之名显才。当时汝兄可谓出尽了风头,以文采折服众人,甚至连投壶,也力压人一头。遥想二郎昔年风姿,豪迈之余却又有几分轻狂,但确实是才高八斗,在下当时是输得心服口服!”

    章越听了也不由想象二哥当年之事,重阳佳节众人畅饮,在陈襄与昼锦堂先生面前,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趁着酒醉,力压本县所有青年才俊,想想也是件非常快意的事。

    但章越转念一想,二哥在人家地盘上出尽风头,岂非遭人嫉恨。

    果真章采继续道:“若非你有几分相似令兄,我也不会着意看你的家状。”

    “不过子平一直对此介怀于心,他向来自视甚高,但除了令兄,他生平可从未输过他人。你最好不要告诉他,你是章旭的弟弟。”

    章越愣了半响,真可谓躺着也中枪。自己这二哥走了,仍要继续坑弟啊。

    也怪陈襄没事带着县学弟子切磋什么学问,这不分明砸人场子吗?自己二哥若不出身于疏族,本该在章氏族学就读,但却去了县学。如今一个疏族子弟,挑了你们全部,让本家弟子们的面子往哪搁,这实在让人情何以堪。

    马蛋,看来这梁子结定了。自己这二哥真是走到哪祸害到哪。

    ps:陈襄诗两首《九日与浦城县学诸生游南峰院》

    九日黄花节,新樽绿蚁浮。投壶鸣鲁鼓,歌者似商讴。诸子衣冠盛,先儒礼乐修。西岩山景好,为尔作阳秋。

    《皇佑四年春重到浦城县南峰寺因怀旧游》

    重到南峰寺,寻思九日游。黄花何处去,白雪有谁留。薄宦三千里,流光四十秋。归来见诸子,林下好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