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寓教于乐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寓教于乐

 热门推荐:
    绵绵密密的秋雨又是下一夜。

    清晨上山时地上湿滑,郭林昨日熬夜读书太迟,不小心滑了一跤,差些摔至山涧里,所幸给章越手疾眼快的拉住。

    “师兄,似我这样穿着麻鞋上山,就不怕滑了。”章越一并吭着饼子一面言道。

    郭林用竹筒倒水洗了手道:“麻鞋是农人才穿得,你我虽说替人佣书,但读书人的体面还是要守的。”

    章越心底嗤笑,都给人佣书,还有什么体面可言?我现在只是个没有感情的打工人。

    话到嘴边章越却道:“师兄所言极是。”

    郭林笑道:“走吧,上山!”

    雨后的山道上长起了青绿的石苔,行路时头稍稍一低即可碰到垂下的树条,抖落一身雨水。但章越却很喜欢如此雨后走在山间的感觉,山风冷冽,到了鼻尖却是草木清香。

    郭林觉得雨行是苦,但章越却觉得乐。

    章越头戴蓑衣斗笠,舍弃竹杖后反而行得更快,边行还边吟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郭林跟在章越身后细品心道,师弟此词很好啊,听得词牌似定风波。只是为何没有下半阙,难道没有作好。

    其实上一世作为苏轼半个粉丝的章越记得不少他老人家的诗词。不过眼前穿越到与苏轼同时代,章越也不免这么想,若是自己把苏轼的所有诗词都抄一遍,是不是可以文坛显圣,以后没他老人家什么事了。

    但仔细想想章越还觉得算了,古人作诗都是因时和地而作,没那么多的感触,突然飙一句出来,非常不合时宜。

    比如‘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这首词并非如何出色,但因是苏轼贬至广东时写的却脍炙人口。

    当时苏轼已年近六十,宋朝贬官至此很难活着回去,故而贬官到这里的官员所作大多哀怨之词,而苏轼这首却可称乐观豁达。与方才章越所吟的定风波一般,旁人道上避雨狼狈不堪,苏轼却穿着蓑衣斗笠,异常豪迈地往前冲。

    所以就算章越写出‘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也是没用,与其如此倒不如早早避过,让人出一头之地。

    但话说回来,把苏轼贬至岭南吃荔枝那个人是谁来着?

    正在细想之间,眼前二人已是到了南峰院。

    章越与郭林抵至阁门,二人脱下蓑衣斗笠挂在学仓边。

    而职事已早早地在阁门旁的小屋里生了个火盆,身旁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手捧着一袋栗子,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地啃着栗子。

    职事一看章越即对孙女道:“此人算经了得,正好来教你数数。”

    小女孩看了章越一眼,摇了摇头道:“我不学。”

    “好,我孙女说不学就不学,”职事满脸笑意,站起身后对章越板着脸道,“我去教授那一趟,你替我照看好孙女,顺带再教她数数数。”

    我堂堂理科僧居然让我教一个小女孩数数?尽拿我当免费劳力。

    “包在我身上,职事慢走!”

    职事点了点头当下负手离去,章越转过头看向小女孩。

    小女孩似没看到章越一般继续吃自己的栗子。她坐在高椅上两脚一荡一荡的,咬完一个随口一吐栗子皮‘噗’!

    章越笑了笑道:“妹子……不,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女孩摇了摇头。

    章越套了会近乎,发觉人家不理睬你。

    “啊,你叫不知啊!那不知,我们来学数数吧!”

    “我不叫不知。”小女孩奶声奶气地言道。

    章越继续道:“不知啊,我们要学数数,知道怎么数吗?”

    “不知。”

    章越道:“我教你啊!你知道袋子里的栗子有几颗吗?”

    小女孩当即数数道:“这我知道,一,二,三,四,五,六,七,七颗。”

    章越点点头笑道:“不知数得一点也没错。”

    “那我们拿起来一颗是几颗啊?七减去一?”

    小女孩摇了摇头,章越笑了笑,当即从小女孩的袋子里取走一颗道:“你数数现在还剩几颗啊?”

    章越一边说一边顺手剥开一个栗子吃了。

    嗯,真好吃。

    小女孩看了章越动手的一幕顿时哇地一声哭了。

    这小女孩嗓门极大,顿时令章越慌了手脚,郭林也过来道:“师弟,你这人真不知羞,连小女孩的东西都偷吃。”

    “师兄,你莫少见多怪,”章越转过头对小女孩道:“不知你怎么哭了?”

    “你吃……吃我栗子。我栗子没有了。”

    “怎么没有,”章越连忙道,“你数数看袋子里栗子是不是还是七颗,快数数。”

    小女孩闻言止住眼泪,往袋子里数了一番又哇地一声哭了道:“不是七颗,刚才是七颗,现在是六颗。”

    “你看这不是数数数对了吗?原本七颗被我吃掉一颗,还剩六颗。七减去一得六”章越松了口气,自己这寓教于乐的办法实在是太厉害了。

    小女孩直摇头道:“我不学数数,我只要栗子,我要七颗栗子。”

    小女孩不依不饶,眼见又要哭了,章越急中生智道:“你不是要七颗栗子吗?哥哥我给你变出来。”

    “怎么变?”小女孩红通通的眼睛看着章越。

    但见章越又拿走一个栗子掰成两半放入袋子问道:“你再数数,是不是又变成七颗了?”

    小女孩愣了一会,又哭道:“你耍我!”

    小女孩哭声再度传出去,郭林忙道:“师弟,你出什么馊主意?快,等等别人就过来问了,若传到职事耳中,你我都没好脸色吃。”

    章越闻言伸手朝郭林一指道:“不知,你看这大哥哥趴下来给你当大马骑好吗?”

    “使不得,使不得。”郭林忙摇头。

    ……

    书楼里响起一连串咯咯的笑声。小女孩清脆的稚音远远传开来。

    “师弟,我累了,换你吧!”郭林气喘吁吁地言道。

    “不行,我个没你高。不知,还是大哥哥骑得舒服吧!”

    “舒服。”

    “喜欢大哥哥给你骑马马吗?”

    “我喜欢大哥哥给我骑马马。”

    “师兄你看…”

    ……

    不久后,职事来到了书楼,但见自己的孙女正笑吟吟地陪章越玩耍。

    见此职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倒是没料到自己这谁也不理的孙女竟能和章越玩在一起,还以为章越会一阵手忙脚乱呢。

    这一幕实在没料到。

    “这少年倒是真有些难得。”职事出神的想到。

    “爷爷,爷爷!”小女孩飞奔道职事身边。

    呵呵!

    职事发出一长串的笑声来,对章越道:“小子倒是有些能耐。”

    章越陪笑,自己使尽手段讨小女孩开心容易吗?

    “不敢当,是她乖巧才是。咱们明日再来好不好?”

    “好!”小女孩又是咯咯地笑起。而一旁抄书的郭林闻言则脸色苍白至极。

    “呵呵,哪能耽误你功夫……”职事话虽这么说,但却早打定明日再来的主意。

    除了抄书之外,平日里章越与郭林都是必须闷坐在书楼,唯独送文章给学录时二人方允出门。

    这日章越送文章给学录,取道昼锦堂旁经过。昼锦堂面阔五间,朝北的两间抱夏小厅作书室,堂前覆着薄纱般的垂帘,垂帘台阶一双双的鞋履摆放得整整齐齐。章越从走廊边经过时,正看族学学生一人一案于堂中席地而坐,教授于口诵经义。

    平日教授讲得,章越都听不懂。

    而这一日教授正好讲到易经,章越忍不住驻足旁听了。

    “我等所学周易为三易之一,之前还有连山易,归藏易,但连山,归藏至今已是失传,唯有周易流传下来。”

    “周易,非我儒门一家所传,道,墨,玄都有所传,近来儒门也有人以太极阴阳河图释之,但我等所宗还是以人道释卦。周易六十四卦,就是六十四象,喻六十四种人道变化,譬如乾坤二卦说得就是君臣,父子。”

    章越听了不由神往,自己所悟的,果真古人早就想到了,并总结出了规矩。

    “六十四卦之中两两互为阴阳,杂卦歌‘乾刚坤柔,比乐师忧。临、观之义,或与或求。屯见而不失其居,蒙杂而著……”

    章越听了夫子所言,眼前恍然开朗。

    没错,周易六十四卦,两两互为阴阳,比如乾卦对坤卦,比卦对师卦,屯卦对蒙卦……

    果真自己悟得再多,都不如人几句点播来得有用。

    “但杂卦之说不过辅之,我等入门还是以序卦为本,以乾坤为始,以既济未济为终。卦又六爻,如这乾卦阳三划,坤则六划,故而阳爻为九,意阳可包阴,而阴爻为六,意阴不可兼阳……”

    一阵风吹来,院中几株桂树落叶有声,中央的砚池上也泛起了道道的涟漪,几只雀鸟正窗台边或跳跃,或轻啄窗纸。

    章越听得入神,不由悠然神往心道,若我能听夫子传授易道,肯定胜过这些学子十倍不止,可惜……

    章越想到这里却发觉声音越来越近,待抬手一看,原来斋长章衡右手持卷站在了自己面前喝道。

    “你在此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