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真传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真传

 热门推荐:
    斋塾内的刻漏滴滴流动。

    而教授与章衡二人陷入了沉默。

    当章越满意地看着这纸并搁笔的那一刻,才记得这不是在睡梦之中,而是在现实的天地里,身旁还有两个人正等着他呢。

    章越回过头来时,但见教授是魂游天外,章衡则是重重凝眉。

    “额……”

    “这乃汝画棋盘箭靶练出来的?”教授问道。

    “正是。”

    “难以置信。”教授道了如此一句。

    章衡深以为然道:“教授,你也觉得此法(练不成吧)……”

    “然也,”教授深以为然地道,“吾还道此法只可用于篆法上,却没料到用于楷书上也有此等造化……”

    “绝是造化(弄人)……”章衡摇了摇头。

    章越看了章衡一眼心道,此人怎么如此奇怪,说半句留半句的。

    章友直徐徐道:“其实尔等皆以为篆法如今无用,却不知先有秦篆再有汉隶唐楷,古时还有大篆,却已失传,如今只用秦篆代称篆书罢了。”

    “篆书以中锋为骨,写好了篆书,使笔圆实劲健,此为宗古之法。”

    章衡道:“教授,书无侧锋不研也。”

    章友直看向章衡,正色道:“正锋都写不好,何谈侧锋?吾初学书者当以扎实健劲为本,而后再求妍。”

    章衡连忙道歉道:“是,学生受教了。”

    正锋即中锋,乃书法用笔尖笔心于点画中落字。

    侧锋则用笔侧,书家称笔腹。

    比如书者为何要捻管调锋,就是为了剔笔修形,以中锋行字。

    篆书只讲中锋用笔,而楷书才开始侧锋用笔,至于行书和草书更不用说了。楷书除了书写得更快外,譬如兰亭序那等行云流水的行楷,就算粗懂书法的人也能欣赏出美来。

    故而说侧锋,研也。

    这就好比大多数人写字总喜欢将横提撇捺写得很长。

    而章越所习的永字八法,是取兰亭序里的永字来学,也是大部分人的书法的入门。

    不过永字毕竟是楷书,既讲中锋也有侧锋。

    篆书则不同,乍一看极难也不实用,但只讲中锋用笔,至于画棋盘画箭靶,更脱离了永字八法的楷书,从更基础的地方练起,从头到尾只学中锋行笔,可谓专于一。

    但如此基本功,等闲不会有人练习,大多数人练个一两个月就差不多,而很多人练了一段功夫就可以写出漂亮的楷书,不必费此功夫。

    堂里并非没有族中子弟以此道练书,但都没有练出个门道来,此子只用了月许……章衡更觉得自己想不通。

    而章衡更是闷闷的,不知章衡与教授从头到尾讲了什么,你们探讨书法技巧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反正从头到尾就是干呗!

    干就完了!

    教授看向章越也是琢磨不透心道,只费月许即可练到这个地步实不易,老夫当年也未写得这般。

    想到这里,教授对章越道:“你如此画棋盘箭靶三个月,到时你复来此,若再有长进,老夫就将篆法传你!”

    衣钵传人四个字顿时浮在章衡的脑中,看向章越目光也有些不同,此人到底是谁?竟能入教授青眼。

    章越则想的是另一个问题,学这个是不是要花钱?

    “是先生,后学谨记。后学告退!”章越告辞离去。

    章越心道,钱什么事放在一边,先学再说。

    但随即一愣,是啊,现在钱算得什么?我涨工资了,这么大的喜事,怎么就忘了。

    章越不禁有些膨胀,但见数人从面前经过这才收敛起来,反而退到道旁。

    等这几人经过后章越才想,自己都是一页三钱半的人了。但偏偏仍然还是如此谦虚低调,实乃不忘初心。

    章越一边想一边走回书楼,但见小女孩仍是抱着棋盘蹲在阁门门口,一副望眼欲穿的样子。

    等待小女孩看到自己,目光深处顿时绽起光来,双手捧着棋盘,一副眼巴巴地样子看着自己。

    章越则装作没有看见直直地走进门去。

    砰!章越耳听身后似传来了棋盘砸在地上的声音。

    我是渣男!我是渣男!

    章越默念几句平复下心情,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书楼。

    但见郭林正持笔抄书,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

    看着郭林这样子,章越一时不好开口,却见郭林抬头看见自己忙停下笔,关切地问道:“师弟,方才教授找你去有什么事吗?”

    师兄你猜!

    换平时章越肯定要说,但今日见郭林实在太疲惫于是开门见山。

    “师兄我告诉你一件好事……”

    “好事?先不着急着说,且容师兄试猜一二。”郭林自思道。

    章越……

    “师兄,求你别再猜了,还是我来说吧……教授已给我一页三钱五的。”

    “这就三钱半了,”郭林惊喜交加,“是了,你近来的字确有长进,但没料到教授却能答允,实在是件大喜事。”

    顿了顿郭林揉了揉发酸的眼睛,语重心长地道:“不过佣书所得虽多,却不是长久之计,权宜如此,非有志之人可久之。”

    “一页三钱半虽多,但说到底课业方是我们根本,回过头来还是去读书的!”

    听着师兄的规劝,虽说是大道理,但这一番话何尝不是对他自己说得。但郭学究的病仍是令师兄不得不在此抄书赚钱,以尽人子的孝道。

    章越记得有句话很盛行,取决于人生高低的,不在于上班那八个小时,而在于下班那八个小时。

    这话说得没错,郭林也曾要在书楼抄书之后即回家读书。

    可在南峰抄五个时辰,路途往返两个时辰,剩下的功夫呢?没错,可以牺牲睡眠时间来读书,但是真的可以吗?人不是铁啊。

    师兄也坚持不下去了,已快两个月没读书了,但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九经科本来就全程靠背,两个月不背前面的功夫荒废了许多。

    章越认真地道:“师兄教训的是,我记住了。师兄……你别太累了,多保重自己。”

    郭林点了点头,露出苦笑道:“师兄省得。”

    郭林虽这么说,但章越听出他言语里对自己也没信心,功课拉下了如何捡起来?

    这日抄书又抄迟了。

    师兄弟二人依旧共持火把并肩下山,寒风凛冽吹刮着火把一阵摇曳。

    郭林眯着眼睛看着夜空的残星稀月忽道:“师弟,若是教授真有意收录入章氏族学,你去否?”

    章越犹豫道:“我不知。”

    郭林笑了笑道:“我初时我不太愿你去章氏族学也是有私心,但经过这数月,我也想开了。你看那天边那数颗残星。”

    章越极目望去,但见如深潭一般的夜色之下,勉强可以看清远山的轮廓,而那星斗即挂在远山之上。

    郭林道:“我或许一生也考不入县学,县学学生就似这残星一般,虽暗淡无光,可好歹却也挂在天上。更不用说那月亮独一无二,就似举人进士般。师弟你你入了族学,若能拜入教授门下,将来考取举人进士就有把握了,如这星月再也非遥不可及。”

    “师兄想……若师兄没把握,不如你替师兄去看一看这天究竟有多高?汝能为星月就去为之吧!”

    章越道:“师兄你想太远了,教授哪有这等意思。”

    郭林笑了笑。

    疾风吹来,师兄弟二人用力扶紧了火把一步挨着一步下山

    此刻昼锦堂里,章衡从章采手里取得章越的家状仔细看了一遍。

    “没料此子竟是章旭的弟弟,章三郎。此子有几分貌似其兄,我竟一时不察。”

    正在这时,林希来此道:“子平,过数日你我就当进京赶考,你此刻不去苦读,莫非成竹在胸?”

    章衡将章越家状不动声色地纳入袖中,转过头来笑着道:“子中兄,哪得话,科场的事哪有成竹在胸的道理。不过我倒是素不临阵磨枪。”

    章衡笑了笑,保持云淡风轻的样子。

    “子平兄莫要谦虚了,我听族学的弟子说,平日子平用功最勤不过了,怕是白日不读,晚上读至三更。”

    章衡暗恼,到底是何人将我底细泄给此人知道的?

    二人一个漕榜榜首,一个解试第一,彼此之间相互不服,一直有较量高低的意思,如此会随着他们进京路上一直如此,并持续到礼部试放榜之时。

    一旁的章采则是不知为何二人老是彼此话里带刺的样子,但有时又似很要好的朋友一般,只能说学霸的世界,学渣丝毫也不明白。

    章衡笑道:“子中兄又是从哪道听途说来的,你倒似来此不似求教,而为打探我消息来之。”

    林希掩饰地笑道:“子平兄,我不过是笑言之,瞧你如临大敌,倒似真怕有人窥视。”

    章衡也尴笑一声,转移话题道:“是了,子中给你看一物。”

    章衡拿出两张纸给林希。

    林希初时不经意,接过纸来一看却失色道:“画棋盘箭靶?真有人如此练之?”

    章衡闻言心底大笑,面上却故意恼道:“子中你这是何意?你向我求教,我会藏私而不告之吗?你不信我也算了,难道教授也会诓你不成?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林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道:“子平兄,是我失言,还望你勿往心底去。确实我曾有几分不信服,真有人会去费功夫去练此技艺。”

    林希又看这两张纸,虽画得不如章友直许多,但平心而论也可看出费了很大的功夫。要林希自己根本画不到这个地步。

    他不由心道,子平以真学教之,我却弃如敝履。而今一见,才知是井底之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