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仙霞岭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仙霞岭

 热门推荐:
    众所周知,福建路的州府军试,每科录用比例百中取一,可称残酷。

    录取人数少也就罢了,还盛产考神与学霸。

    比如福建路兴化军,不过区区五里之地,于绍兴八年的科举中有十四人金榜题名,更要命的是状元和榜眼分别是兴化军籍的黄公度和陈俊卿。

    宋高宗金殿策问黄公度和陈俊卿二人,你们兴化军巴掌大的地方,怎么能连出状元榜眼,实在是出乎朕的意料。随即又问二人你们家乡有什么土特产啊?

    陈俊卿答道:“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

    原因无他,因地方穷故而读书人特别多,特别上进。

    以章旭之才,就算力压浦城一县,见过之人如陈襄,章衡,章友直无不称赞,说将来一定能够金榜题名。

    谁也不敢保证章旭能福建路的州府军试一定能及第,真给你在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路来。

    就算侥幸从福建路发解又如何?还有省试一关,省试称尚书省试,明清朝则称会试,省试第一名称省元,那是各路解人一起会考,天字第一考,那难度不言而喻。

    最后宋朝殿试那也是会筛人的。

    西夏相国张元,就是杀过乡试,省试,结果在殿试时落榜,一怒之下投奔了李元昊当了汉奸。

    万一在省试,殿试落榜,又要回福建路再考一次解试。

    能两次从死亡之组杀出重围,那简直是气运之子,可以与刘秀比秀了。

    相比之下,而为官员世家子弟开设的漕试发解几率就高多了,去年福建路漕试十人取三,历史上一直到嘉祐三年才改为百人取十五。

    章旭之才闻名族里,而身为章旭的族父兼姨夫的章俞在还未为官前,曾于浦城住过数年。

    章仔钧五子章仁彻同为两家章俞,章父之曾祖,算到章越这辈也还未出五服。

    却说章旭二姨婚后多年无子,当时有将章旭过继给章俞一说,不过后来章俞中了进士,四年后章俞之父章佺又中了进士,两家渐渐有了高低,又兼章俞妾室给他生了儿子,两家这才打消了打算。

    之后二姨举家搬至苏州,两边渐渐少了来往。不过年幼寄养,二姨对章旭一直视若己出,多有挂念,而章俞也听说章旭年少有才名,小小年纪即崭露了读书天赋,于是动了念头,让章旭至苏州入他的官籍。

    苏州虽说也是科举艰难之地,自古埋没不少人才,但再怎么说漕试也比州府军试容易多了。以二哥之才在苏州发解可谓榜上定钉。

    章母过世之后,二姨从苏州至浦城吊唁并提出此议,但却遭到了章父与章实反对。

    他们都认为以章旭之才,将来金榜题名是迟早的事,漕试州府军试对章旭而言都一样,没错,都一样。

    章越当时还不太记事,只记得二姨是抹着眼泪从章家离开的,而二哥对此却从头到尾不出一言。

    不过当时家里谁也没有在意此事。而因为此事章父一家与二姨有了嫌隙,但章实一直与章越说是二哥不喜欢杨家势利,故而两家才断了往来。

    若非突然提及此事,章越还一直以为两家断交是二哥自己的主意!

    章实自疼爱二哥的,不过只知一心创造读书条件,其余都不过问。

    如今二哥以官籍在苏州发解,马上将进京会试……

    “这么说,我……我二哥是去了苏州找我姨夫改籍?”

    章衡闻言皱眉道:“姨夫?是堂叔父吧。”

    章越苦笑,这关系有点乱。

    “多谢斋长告知,不过不知斋长是从何得知的?二哥总不能给斋长来书信吧?”章越向章衡问道。

    章衡微微笑道:“三郎有所不知,我是杭州人,多次去过苏州。此乃我族叔章质夫来信所言……”

    “质夫?是表字吗?”

    章衡点点头道:“表字质夫,名为楶,亦家住苏州。”

    如不出意外,此人是被后世称作‘为西方最’,边功足以令夏竦,韩琦,范仲淹等大佬汗颜,‘二章’之一章质夫了。

    他镇守西北时,主持了平夏城之战,是北宋对西夏交兵以来的最大胜利,宋朝全面占领了以往只可想象,而不可企及的横山,天都山。

    平夏城之战后,西夏处于半灭国状态,最后辽国出面调停以战争要挟不许大宋灭夏,大宋只得被迫与西夏议和。

    楶的意思是斗拱,乃支承大梁的方木。章楶可谓不负其名,真栋梁之臣。

    “说来章质夫与你也是未出五服。”

    章越笑了笑,章家子孙繁衍甚多,说是未出五服但其实已很远了。

    不过章家可谓出名臣良将。

    平夏城多么雄壮的名字,足以一洗三川口,好水川之耻了。但是现在的大宋还在每年给西夏,辽国岁币买平安呢。

    “三郎你如何看?”

    章越苦道:“若我兄长所知二哥下落,会将他的腿打断。”

    章越觉得自己穿越半年来的苦水,怎么吐也吐不完。从头到尾都是家庭内部的问题,二哥对家里再有意见,我可是无辜,可谓躺着也中枪。

    “不错,初明逃婚之事,无论再有任何情由,都是无行之举……”

    章越心想,骂归骂,那也是自己骂,你一个外人骂什么?好吧,也算是同族兄弟。

    章越道:“不过斋长我有一事不明,二哥他去苏州取解岂非冒籍?如此发解不会引起议论吗?”

    章衡笑道:“不错,但此例只对州府军试而言,不对漕试而言。官员五服之内皆可荫官,

    如你汝族兄质夫,即受族叔公郇公荫官为匠作监主薄。”

    没错,自己族兄章楶现在已当官了,正是受族父章得象的官荫。

    章越仍是较真地道:“可是族叔公他可是堂堂宰相。”

    章衡笑道:“尔不知何为漕试吧!官员都可保举一名门客赴漕试,又何况五服内子弟改籍赴考,只要不太过即可。你堂叔父,堂叔公家可是两位进士,朝廷追究冒籍只对州府军试而言。”

    章越心道,难怪大宋是天子与士大夫共天下。但与士大夫共天下的意思,就是不与小民共天下。

    当官原来真的可以这么爽。而自己身为寒门出头却是这么难,要想改命唯有书童或走二哥这条路了。

    “原来如此,多谢斋长告我。”章越道。

    章衡淡淡道:“我也只是与你说道一声,以免日后见了你二哥面上不好看。故而你不用谢我。”

    “好吧!既是斋长不愿承这个情,那在下亦不敢乱谢,就祝斋长此去汴京……”

    章衡负手仰天道:“金榜题名之言我已听得……”

    “独占鳌头,大魁天下!”

    章衡微微笑了笑,这话倒是有新意,他人都祝自己金榜题名,此子倒是祝自己中状元。

    大魁天下这典故说得也新,当朝翰林学士宋祁进士考试时名字正好列为第一,后果真夺得大魁,这比喻是个好彩头。

    “但这独占鳌头何意?”

    章衡心道,不是吧,这时还未这典故?不对,这说出自元代,那么宋朝必有引用,但可能推及未广。

    于是章越道:“我听闻宫殿门前台阶上有鳌鱼浮雕,新科状元须站立其上向皇帝行礼。故吾愿斋长独占鳌头。”

    果真章衡朗声一笑道:“汝倒真有几分歪才,多谢吉言。”

    章越笑了笑,中得状元哪有那么容易,我反向q一波,反正就算不中你也怪不到我。

    当即章衡品着章越这一句‘独占鳌头’离去。

    数日之后与林希及众举子们一并启程。

    而书院无事,章越与郭林二人也早早下山回家。

    谈起斋长章衡,郭林忽道:“师弟啊,我觉得斋长是个善人。”

    “师兄怎有此一说?”

    郭林道:“师弟,你当初不满斋长在佣书之事录用于你,故而觉得事后苛责于你。但你确实是字写得不好,若是斋长一时怜悯录用了你,岂非有另一个字写得好于你的家境贫寒之人不得录用。你要说他不公,但对我他可是没有偏见的,此事怪也只怪你字不好。”

    “而今日他完全不用与你分说你二哥的事,但他还是道来,在此事上你还是承了他的情。”

    章越听郭林之言仔细想了一番,纵使心头一时那么不情愿转过弯来,但是平心而论郭林说得话还是对的。

    于是章越边跟着郭林身旁边缓缓点头道::“师哥教训的是,是我不对。”

    郭林闻言笑了笑道:“诶,师弟,你也莫把师哥的话往心底去,就知错能改之事上,你已强于太多人了。”

    章越暗笑,师哥还是太高看自己了,对于批评他向来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的。

    章越忽指一座山峰道:“师哥,这处山头以往我们回家从未走过,今日时候尚早,不如我们探他一探!”

    “好啊,师弟有此雅兴,我一定奉陪!”

    “师兄,我们比比谁上这山头!我先走一步!”说话间章越已是奔上去。

    “师弟,你又使诈。”郭林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快步跟上。

    章越与郭林在此爬山穿梭,沿途但见怪石嶙峋,奇松参天。

    师兄弟二人初时竞争爬山,到后来为此奇景所吸引,不知不觉地走得慢了,等攀至山巅但见疾风猛烈,云海自山下扑面而来。

    此景真可谓“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章越不由心道,然后与郭林二人站定后向北眺望。

    但见暮色之下,远山是一片红霞遮天奇景。

    这就是入闽之要道仙霞岭。

    章越即在山巅一声大喊,一直至声嘶力竭为止,四面八方顿时传来空旷寂寥的回响声。

    “师兄,有朝一日我也如子平,二哥那般从此道出闽去!”章越喘着气,眼望满满红霞对郭林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