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恩情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恩情

 热门推荐:
    章越与郭林下山后。

    章越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过节。

    这一夜学究浑家倒是烹了一桌饭菜。

    有杂豆,山菌,冬笋,还有一盘兔肉,此兔肉被切成薄片,用酒,酱,胡椒腌过后再放进锅里一涮后即吃,味道鲜美极了。

    主食则是满满的一大缸稻米饭。

    章越见此几乎痛哭流涕了,穿越之后,咱啥也没长进,倒是这饭量一路见长。

    在昼锦堂里,一大碗的干饭只能吃个半饱,以至于章越饭后都灌一肚子清汤,才能令肚子感觉到紧实。

    这实令章越怀疑,这是当初食堂里打五毛钱饭还吃不完的自己吗?

    浪费可耻啊!

    昏暗的油下,郭学究提着一竹筒小酒,小口小口地喝着。

    师娘对章越,郭林道:“明日三郎就要回家了,这半年三郎在此就如家人般,如此回去师娘真舍不得,今就当作是除夕了,咱们一家子坐下来好好吃酒,章越你多夹些菜。”

    “谢过师娘。”

    郭学究道:“越儿……这几个月为师病了,着实对不住你,你还佣书赚钱给为师治病……”

    章越连道:“先生说这些作什么……要不是师兄荐我,我还没处生计呢……再说这钱都是作束修……”

    郭学究与师娘对视了一眼。师娘道:“越儿,你回去与你兄长嫂嫂说说,等先生他身子将养好了,定当好好用心教你。”

    章越心底有些打鼓,在郭学究这继续学倒是没什么,只是教授那边似有意收自己入门,眼下要他如何说呢?

    章越不好说,一旁郭林也知道章越的心思,连忙接话道:“爹说这些作什么,菜都凉了。”

    郭学究瞪了郭林一眼,然后立即从桌上起身左右各打了两拳,左右扭了扭腰后,连道:“你看为师没有骗你吧,这身子骨确实好多了,过了年身子就痊愈了。”

    章越见已是精瘦的郭学究活动以后满头是汗的样子,初觉有些好笑,但笑后又觉得好生苦涩心想,先生是真的很想留自己在这里学啊!

    章越站起身道:“先生,无论我章越将来如何,你都是我的先生。”

    郭学究,师娘二人还以为章越这话是答允了,当即很高兴于是笑道:“说这些作什么,又没说你不是先生的学生了。”

    昏暗的灯光下,郭学究喝了几口酒,师娘不许他再喝。

    郭学究没有酒喝,只好问章越功课上的事,得知章越已是读完了尚书,已开始读《诗经》更是欣慰,随即又琢磨起明年当去哪里借书的问题。

    “师娘的饭烧得真好,我还要一碗!”

    “好咧。”

    而郭学究趁着浑家给章越添饭之际,偷偷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对章越,郭林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最后再咂巴着嘴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师娘又给章越端来一大碗饭,想了想又回过头用饭勺将饭压实,又添了两勺。

    郭林见章越的吃饭样子摇了摇头,然后将他爱吃的菜挪到他的面前。

    这一夜月华如水,窗外土狗对着碎骨头拌饭狼吞虎咽,跛奴则倚在树旁唱着不知曲调的俚歌。

    章越收拾行李时听到一旁的郭林长长一叹。

    章越一笑道:“师兄,莫要念我,我初五就回了。”

    郭林没好气道:“谁念你来?”

    章越见郭林神色忧愁忽道:“师兄,你可知跛奴唱得是什么?”

    郭林惆怅地则道:“我怎知?师弟听得懂么?”

    章越道:“我虽听不懂,却知跛奴唱得是男女相思。”

    郭林走到章越面前认真道:“小小年纪知什么男女相思,不用心在读书上。”

    “师兄还说我,你不是一直还念着苗三娘么?”

    “你……你怎么知道?”郭林神色很复杂,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甚至还有些被窥中心思的如释重负。

    “师兄,你可别灭我的口啊,我早已偷偷告诉师娘了,你灭口也没用。”

    郭林听章越说给自己娘听,羞死过去的心思也有了:“你为何要说?你以为告诉师娘是为了我好吗?”

    “那倒不是,那日与师娘闲聊,一时嘴快没有把住,”章越又连道:“师兄息怒,再说男女相思这有什么不好?诗经第一篇就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圣人说了诗三百,思无邪!”

    “男女相爱慕,乃人之常情,视而不见才思有歪的。”

    “思有歪,”郭林不由苦笑,然后道:“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此中相思之苦,师弟又如何知得?”

    说到这里郭林扶门框道:“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真当我是十二三岁的小屁孩吗?

    章越道:“相思之苦,我虽不知,但却有闻之。我有一法可解师兄这相思之苦!”

    “师弟莫要说笑了……相思之苦如何能解……罢了,还请师弟说来听听。”

    章越点点头,一脸正色地道:“师兄这就对了,否则我传此法给你,说了也白说。我也是听他人说来确实有效。有一读书人因爱慕一女子,也是求而不得。于是他将决定背诵最难的经义,每念及这女子之时,就背下一页经义再以笔墨之,等到有朝一日积纸成册,累册成书之时,再见这女子就将此书赠之……”

    郭林闻言在屋中来回踱步,连连点头道:“师弟果真博闻广识,如此赠之既不唐突佳人,也可表达心意,还能不弃所学……此真妙法也,那后来这学子学成抱得美人归了吗?”

    章越摇了摇头道:“那学子默到了第二页时,即已放下了相思之苦。”

    郭林闻此呆立半响,寻大怒道:“师弟你又诓我?”

    章越捧腹大笑道:“师哥你可真木讷,这半天才想过来。”

    “咳,不过说正经的,师兄,到底是相思苦,还是读书苦?”

    郭林叹道:“凭心而言,还是读书苦些。”

    “这就是了,”章越道,“师兄读书如此之苦都忍得,相思之苦又算得什么呢?不过师兄若真中意苗三娘,还是要让她知道才是。”

    “说了又能如何?我哪配得上人家……”郭林说到这里脸上微红。

    “如此才妙啊,”章越击节赞赏道,“不被拒之门外如何能让自己死心!”

    次日章越从乌溪返乡。

    山间住半年,学成还乡否?

    不论学成学不成?都要回家。君不见每年奔流的春运大军吗?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道理是一样的。

    这日章越起了大早,郭学究和师娘给章越塞满了山货,还让村里的人帮章越挑一段路。

    除了山货,近来佣书一页三钱半的收入,着实令他富裕许多,身上还有一贯多的余钱。

    临行师娘将这钱串起,给章越缝在裤腰带上,告诉他不到家里不许解下。章越心想如此自己出恭怎么办?

    清晨山里升起了雾,半干涸的青溪也浸在雾中。

    正因溪水可涉,故而这次返乡不必沿溪,而是穿山走一条近路。因为近路虽快了半个时辰但却陡峭,伴当曾问章越敢不敢走,章越哪受得激,于是就走了近路。

    章越与伴当或沿山道,或沿溪边前行,脚上踏着鹅卵滩,耳边依稀还可溪涧山泉的流水声,但寻声觅去却不见踪影。

    越走天越亮,章越已出了一身汗且气喘如牛,饶是年少力健,也不免要坐在山石上歇脚。这时眼前薄雾已是渐渐散去,但见溪水流淌出山,下游的溪面仿佛瞬间变得宽广,远眺去银湖泻波,争然有声,方才寻觅不得的水声,竟就在眼前,而这等美绝的景色也是平日从未曾见过。

    章越不由诵起新近刚读的一篇文章。

    “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

    这篇文章,章越穿前在课本上读过,然而穿越后又是从他人那传抄而得,然而两次再读眼界已是不一样。

    欲行远观奇者,必有志与力也,王介甫真不欺我。

    沿溪下山,不多远即已看到县城轮廓!

    走这条路果真快极了。

    走到这里看着城下熙熙攘攘的行人,与寂静的山间比起来,恍如隔世。

    伴当送章越走到这,即不肯进县城了,章越见请他至家中不得,于是塞了一把钱给他。但此人却道:“你是学究的弟子,我不可收你的钱。”

    说完坚辞而去。

    章越望着此人背影,也是感叹世风淳朴至此。

    章越挑起行囊转身向水南新街走去,走至街上,见到不少熟悉邻里。

    “三郎你可算回来了。”

    “三郎这是学成而归。”

    “正是,回来是要考状元的。”

    一阵欢笑声传来,邻里们依旧揶揄打趣,谁也不信以往那懒散不肯从学,进山以后一下子就认真读书了。

    但这番口吻,这番说辞依旧是那熟悉的味道。

    章越想起上一世看的过节回乡应对亲戚盘问攻略,于是立即反问道:“马婶,你家三郎成亲了吗?还没呐,要抓紧喽!我给你说一个,县城里我熟。”

    “陈叔,你家老大还尿塌啊?那得治啊!我这里有个土方子,山里问来的,回去试试。”

    “于婆你还咳吗?没事忍一忍就过去。说笑的,我这有给你从山里抓的草药,你试一试。”

    章越身后传来一阵阵的长叹,这孩子……真有人情味,比他家二郎强多了。

    章越听了心道,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不过这恩情,并不需发达之后才还的。

    走着走着,章越已到了家门口。

    ps:上三江了,明日两更,同时向大家求求推荐票!求大家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