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守秘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守秘

 热门推荐:
    “吾十八嫁你,不求荣华富贵,有甚出息,但相夫教子波澜不惊,却不料你屡屡自作主张,从未把我放在眼底……”于氏边说边垂泪。

    章越连道:“嫂嫂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哥哥心底还是有溪儿的。”

    章实道:“娘子,三哥好容易回家一趟,不说这些。”

    “我既是答允给溪儿买糖霜,今年也不会少了他的。虽说咱家今年的光景不好,但再如何年还是要过的。”

    于氏听到这里彻底绝望,长叹一声无言上楼。

    章实对章越道:“三哥先坐着,我给你烧饭!”

    章越苦笑心道,大哥,你烧得饭能吃吗?

    章越和章丘两个人呆在楼下,章越看着章丘舔着第二份糖霜。

    “三叔,我怎觉得爹买的糖霜没你好吃呢?”章丘边舔边道。

    章越深深明白,一瓶可乐三块钱,第一口值两块五的道理。

    “那是因为你一天吃两份糖霜的道理,如果你肯将这份存起来,放在明日吃,那么肯定味道和今日一样甜。”

    章丘听了章越之言只是纠结了片刻,最后还是继续舔着糖霜。

    “我就知道如此。”

    章越想起上一世延时满足的实验,能够实现延时满足的孩子普遍更有成就。

    于是章越向章丘道:“如果你能忍住不吃,那么三叔明日再给你买一份糖霜如何?”

    章丘想了想立即摇头。

    章越道:“两份糖霜都不吃?那三份如何?”

    章丘将糖霜小心翼翼地收好揣进兜里,然后小声道:“三叔的钱刚才都给我娘了。再说我刚才分你糖霜,三叔可说吃过的,现在这是我爹买给我的。”

    这孩子……立马把吃了我的东西给吐出来!

    “你以为三叔不让你吃?是自己想偷吃吗?”

    章丘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是。”

    章越此刻只能尴尬地仰天打了个哈哈:“没看见三叔我与你说笑么?”

    “三叔,你别把溪儿当作是三四岁的小孩子。”

    正在说话之际,外头有人敲门道:“敢问这是章家吗?章大郎在么?”

    章实从楼上走下开门后,连道:“这不是庄先生吗?怎敢劳动你上门一趟,大过年的,当我亲自拜访才是。”

    章越明白这位庄先生是章丘私塾里的先生,不知为何此刻却来到章丘的家中,这年头不应该学生到老师家中拜年,怎有先生至学生家中的事?

    章越正欲迎出去,却见章丘拉了拉他的袖子。

    “怎么了?”

    “三叔有件事我忘了和你说,庄先生曾让你回家时去他那一趟。”

    “庄先生?叫我作甚?”

    章丘道:“好似那三字诗的事。”

    “三字诗?三字经?”章越讶道,“你把三字诗的事告诉你们先生了?”

    章丘点了点头。

    章越顿时叉腰板起面孔,而章丘垂下了头:“三叔你莫要生气……”

    章越冷哼一声,给他额头打了个爆栗:“一会再找你算账。”

    “呵,原来先生是来找三哥的,”章实笑道,“三哥?三哥?”

    章越有些不情愿地走出门去,但见章实身旁站着位四十多岁的教书先生,对方蓄着半黑半白的胡子目力似有些不好。他看章越时习惯性地近前一步,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

    “这是三郎吧!从令侄口中多次听到你的大名,久仰久仰。”

    “先生谬赞了,不敢当!”

    “三郎,可否借一步说话?”庄学究笑着道。

    “那是当然。”

    章实指道:“楼上北屋那边是说话地方,庄先生今日一定要留下用饭啊,让我备几道菜好生谢你。”

    “好说,好说。”庄学究施礼后,当下举步上楼与章越一起进了北屋说话。

    而章实连忙对章丘道:“你在家好生待着,我去隔壁酒坊打酒,再买几样菜来。”

    章丘皱眉道:“爹,你又花钱,娘会不喜的。”

    “糊涂,那是你先生,不好酒好菜招呼着怎么能行?再多的钱也要舍得,爹出门一趟,你机灵着些。”说完章实火速出门了。

    到了北屋里,庄学究先行一步坐下,反客为主地对章越道:“你坐着说话,无须拘礼,你我以后熟了你就知我是好说话的人。”

    “不敢当,不敢当。”章越心底冷笑,这就把握主动了。

    章越找了张塌坐下。

    “不知三郎眼下在何处就学?”庄学究探究地问道。

    章越则道:“在山里随便念着些。”

    “不知是哪个山里,哪位学究?”庄学究追问。

    章越道:“是乌溪的郭先生。”

    “哦?是郭先生?”

    庄学究笑着抚了抚胡须,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章越笑了笑道:“庄先生好似不太了解我,那我就多说几句……”

    庄学究摆了摆手道:“不,我晓得,你二哥章旭那是名冠乡里,乃本县甚至本州第一等的人才。”

    庄学究淡淡地道:“不过恶了赵押司之后,如今已不知所踪了,如此俊才走错一步,可惜实在可惜。”

    “不,庄先生知道的是半年前的事,如今我二哥现已在别处得解,今春就要入京赴省试了。”

    庄学究闻言微微倒吸一口凉气,随即又笑道:“原来如此,但过了乡试也未必过得省试。罢了,我开门见山地说,今日我来找你,是听章丘所言你作了一首三字诗的事对吗?但你不过是一位刚发蒙的学子,如何写得这样的诗……”

    章越摆了摆手笑道:“庄先生,我还没说完呢,否则下面闹出误会,以后大家不好谈呢。”

    庄学究闻言微微吃了一惊,此子这番言语不似十二三岁的少年,怎地如此老练。

    “还请三郎直言。”

    章越淡淡地道:“庄先生,实不相瞒我二哥过得是漕试……而且是苏州那边发解,庄先生想起了什么吗?”

    庄学究想道:“苏州?你章家在苏州……”

    庄学究使劲地想,章家在苏州虽说是分家,但可有不少显赫的人物啊,比如章频,章佺,章俞那可都是进士官员啊。

    这章二郎能在苏州发解,又通过了漕试,那么必然是他们家里安排的……

    难怪这二郎要逃婚……真相是在这里,我明白了。

    想到这里,庄学究神色一下子好看了许久,对章越也是很热情地笑道:“呵,三郎,你家在苏州还有亲戚么?你可不要对我说,万一走漏了风声,赵押司那边……到时你还以为是我说的。”

    “我倒是不惧赵押司知道……但能少个麻烦……最重要是我与先生是一见如故,难免坦诚相告啊!”

    “哈哈哈,三郎放心,我一定守秘不言,今日之事出得你口,入得我耳,断然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庄学究笑道:“其实三郎啊,你侄儿是我的爱徒,平日在蒙学里我对他是多有照拂的,故而对你我也是爱屋及乌啊!”

    章越想了想,他总搞不懂网络小说为何老是装逼打脸,既有好牌可以第一时间亮出来嘛。打完脸后固然是爽快了,但是也结下仇了。

    “三郎啊,我这次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谈谈三字诗的事,你既年少奇才能写出这样的蒙学读物,可想到报到上面去,如此不说朝廷,州里也会奖下一个神童之名啊!对你的将来实在是大有好处啊!”

    庄学究口气转变很快,刚才还在质疑自己能不能写出三字经来,现在已是要把神童的名字往自己头上安了。

    章越闻言微微笑了笑道:“神童之名,我倒是从未想过啊。”

    庄学究拍腿竖起大拇指道:“三郎好涵养,换了他人恐怕这时候定然是坐不住,但是你气定神闲,真不愧是二郎的亲兄弟。”

    ps:不好意思迟了,第二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