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周礼和仪礼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周礼和仪礼

 热门推荐:
    章越从门外轻手轻脚回房,路过南屋时听得章实与于氏说话,不由驻足旁听。

    以往他不会如此,但今日有所不同。

    但听章实道:“三哥今年十三了,是该说个亲事了。”

    章越一听果真与自己有关,还是自己终生大事。除夕夜里自己哥哥果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于氏道:“当年二叔二十了你都不急,为何三叔才十三了就催了?”

    章实道:“你不懂,二哥是县学学子,一县之茂才,但三哥不一样再过三年即十六了,就要成丁了。”

    于氏道:“对啊,二叔可以免役,但三哥却不能,若十六成丁,那咱们家就是双丁户了,难怪你这般急。”

    章实道:“故而我想让三哥早些成亲,如此分家出去。你也知道如今赋役如此重,虽说衙门里有徐都头照拂着,但就怕哪天县里较起真来。”

    于氏道:“但如何能给三哥说个好女子,咱们家如今怕是没有好人家愿嫁来吧。再说分家就要有住的地方,可眼下别说住的地方,连聘礼咱都给不起。”

    章实长叹道:“这也是我为难的地方,容我再想一想。”

    不一会儿,房间里响起披衣声。

    “你去哪?”

    章实道:“去徐都头那吃酒,你今晚不必等我了。”

    “哪有你这般,说出门就出门的。”

    章越迅速回到己屋,耳听章实开门离开。

    夜里星光如斗。

    一处陋巷之内,一间遮着个破布帘子的民屋里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吆喝声。

    一群人中,章实站在赌台前可谓面红耳赤地。他在此已不知第几夜了,他也不清楚为何,前几日自己都顺风顺水,每日都可赢个一两贯的,但今日一下子全都赔了进去,急于翻本的他还赊了赌档十贯钱,他就不信今日的手气会一直如此背。

    “纯!纯!”章实瞪圆了眼大呼,“你不成,我自己来筛。”

    对面几人笑:“那就由章大官人自己做主吧。”

    章实喃喃自语道:“我自己筛决计不会这般,我命由我!”

    当下章实奋力地筛着,随即把铜钱往地上一开。

    “哈哈,全是字!章大官人这可是你自己筛的,怪不得我们吧!”

    额上汗珠颗颗落下,章实奋力一砸赌台。

    众人吓了一跳:“章大官人你作甚?”

    “恁地一晚上都开字,以往并非如此的。”

    “这如何说得清,章大官人,你今日疲了,先坐在一边歇息则个。”

    章实摇头道:“再博!再博!”

    “可你没钱了。你还赊了咱们十贯呢。”

    “不,”章实狰狞地道,“我去洗手,下把我亲手再开,定是纯。”

    “可钱呢?”

    “你再赊我,我赢了立即还你。”

    “我们最多只赊十贯。”

    “不,我前几日明明看得薛大官人从你们这赊了五十贯。”

    对面几人相互看了一眼。

    一人温言道:“章大官人我劝你一句,没有此命别来此地,输光了钱你一家老小喝西北风么?说来这些日子你在我们这赢得与今日输得正好扯平,良言一句,趁早收手吧!”

    章实恍然:“是,我娘子和溪儿怎么办,是了,我输光了钱回去如何见他们?我真没用!”

    章实仓皇失色地走出赌档,正不知去何时,但见巷口站着两个人。

    自己的妻子于氏正搂着章丘看着他。

    “娘子,溪儿…我…”,章实流下泪来。

    “爹爹!”

    而此刻在巷口另一端章越看着这一幕,已忍不住背过身来。

    而巷子另一头彭经义小步跑来:“这是大哥的欠条,幸亏你察觉得早,这才没酿出大祸事来。”

    章越看着那十贯的欠条言道:“这背后到底是何人主使?”

    彭经义道:“这你就别管了,那些小喽啰也是听人吩咐,就算打他们一顿又有何用?眼下找回了钱已是万幸,你当今不可生事,安心拜在伯益先生门下,待他日出息了再找这些人算账才是。”

    章越又望了章实一家一眼点了点头:“也好,此事你先帮我瞒着大哥。”

    章越相信于氏自有手段管住章实,他将欠条交给了于氏之后,数数日子马上到初五,就准备回乌溪读书了。

    到了初四这一日,庄学究再度上门找章越。二人照例关上门来说话。

    庄学究开门见山地道:“听闻伯益先生新收了一名弟子,能通他之篆法,那人是不是你?”

    章越点点头道:“然也!不知庄先生又有何见教?”

    庄学究得到章越确认后一脸肃然:“没料到三郎竟能拜入伯益先生门下,那倒是失敬了。”

    章越知道庄学究心底是在想什么,他本以为自己在郭学究门下,如此自是没有门路能认识州学学正,但现在章越拜在章友直门下那么别说学正了。

    章氏一族累出高官名宦,章友直能给章越引荐一二人足矣。

    如此庄学究就失去了这大好机会。

    看着庄学究一脸懊悔的样子,章越心道这路还不能断。

    毕竟族学还未正式答允收录自己的弟子,到手的鸭子还随时可能会飞。

    同时此人还是章丘的老师。有的人帮人不行,害人倒是贼溜。出于谨慎起见,若对方与州学学正正有往来,那么还是可以坏事的。

    章越轻咳了一声道:“庄先生是我的伯乐,若非你我决计不察这随手编出的三字诗竟有让我赴神童举的资格。”

    庄学究闻言大喜道:“三郎真是厚道人。”

    章越转而又道:“但眼下我学问还未扎实,若真赴神童举,怕是才不副实,有失先生识人之名,那如何是好?”

    庄学究道:“可以先报上去,此事全交由我来办……”

    “不妥,不妥。”

    “再过些时日?”

    “然也。”

    章越笑道:“还请庄先生放心,无论我是不是伯益先生的弟子,此事都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是好处,到时候要看大小了。

    打发走庄学究,次日章越收拾好行李即前往乌溪。

    南峰院那边要等到立春以后才开学,但郭学究却初五即召他回去。

    原因倒也很简单,因为三月即是县学招录。

    郭林要全力赴此一战,至于章越嘛,郭学究的意思,也让他去试一试,碰碰运气。

    县学分经生斋与进士斋。

    经生斋是专门针对九经,五经这样的诸科,至于进士斋则对于进士科。

    进士科的前程要远高于诸科的,这是众所周知之事。

    如果有心纵观一遍宋史,认真看列传上大臣的家世,几乎没有出身于平民,基本都是官宦名人之后。

    宋史列传上的名臣,大多也是进士科出身。

    故而可想而知,报考进士科的读书人绝对是非富即贵。

    对于没有什么背景的读书人而言,唯有诸科才有一二的希望。但没有背景也是相对而言,所谓诸科,若一点背景也无的读书人也是上不了的。

    而郭林与章越二人自然报得都是县学的经义斋。

    当日章越一到乌溪,郭学究即对二人道:“下面一字一句你们二人都要听好了,记在心底。过年时我拜会过县学学正时,他言这一次县学录试,进士斋取五人,经义斋取十人。”

    章越心道,对于七八万人的浦城县而言,这录取人数不算多也不算少。

    “朝廷取士,以帖经观其学,杂文观其才,你们只要贴经墨义写得一字不错,任何人都替不了你们,但若错了一字,难保不会有其他人取代之。”

    章越心道,娘的,那岂不是要全对,谁可以保证?

    好比你背下一本书不难,但要背得一字不错,那可是难上十倍不止。

    而且朝廷诏令贴经墨义是十道通六道就算合格,这还是省试的标准。

    有心人可以从中仔细品一品……

    没有背景的子弟要考个县学,都必须把主动失误降至零方有机会。

    难怪郭学究的弟子从未有一人考中过县学。

    看到郭林,章越的神色,郭学究脸上抹过一丝不忍之色,半响方道:“最多错个一二题吧,不过十人之额,县里多少子弟都在看着。”

    县学学生常被称为茂才或秀才。

    此称谓来自汉朝实行的察举制,比如孝廉,郡国人口不满10万三年举孝廉一人,不满二十万二岁举一人,二十万岁举一人;四十万举二人。

    孝廉是郡举,故而人数少,茂才是州举,故而人数多。

    但察举制败坏已不用多说,那句著名的‘举茂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宋朝的科举制虽弊端多多,但较察举制已是一种进步。

    但宋朝县学学生就是一州一县之才,故被称作茂才。

    宋朝对县学学生有优厚之策,各县都有不同政策。

    以浦城而论,首先县学学生可以免役,宋朝役法有多么可怕不用多说,闽地有不举子之俗,多生下来的男婴,父母宁可弃之不养。

    章实为何之前提让十三岁的章越早早成亲,因为成亲就可以分家。要不然章越到了十六岁成丁以后,那傜役可以让一个好好的富庶之家倾家荡产的。

    其次浦城县学有三分之一的县学学生每月有米供养,每个学子都有一套襴衫,以及住的地方。

    最重要是县学学生背后的背景。为何985,211吃香,除了智力因素以外,还有背景资源,比如同学,老师,将来这些都是加成。

    郭学究又道:“这一次的题目,衙门虽未张贴,但学正已是悄悄告知我。经生斋除了除了孝经,论语二经必考外,再从九经之中自选五经。”

    “三郎,你易,书,诗已熟,但是三礼,三传未学,你既是背书之才,可用这两月功夫再从中学两经。”

    章越点点头,自己九经之中三礼,三传都还没读,要赴考必须六中选二。

    郭学究道:“只有两个月功夫,兼通二经就太难了。字数最多礼记,左传先不学,三郎可先学仪礼,周礼,公羊,谷梁。”

    章越知道礼记,左传都是十万二十万字的体量,那是大经,加上注释就更多了。而仪礼,公羊等都只有四五万字,这两个月内突击一下,是可以拿下的。

    最后章越心想若自己进了族学南峰院,还要不要考县学呢?

    答案还是要得,就冲免役这一条,自己也要去啊。

    族学南峰院里都是官籍子弟,官籍子弟永远免除差役的,但自己却不行。没办法,咱大宋就是这么不公平,要是自己将来进了南峰院,年满十六成丁怎么办?

    自己不去服役在南峰院读书,而让大哥去顶役?

    故而能进县学,还是比族学好。

    章越想到这里答道:“那我选周礼和仪礼吧。”

    郭学究吃了一惊,郭林问道:“师弟为何不从三礼和三传之中各挑一经?”

    章越答道:“即是九经任选五经,又何必拘泥于春秋与礼记各一呢?而公羊与谷梁则有重复之嫌,怕考官不喜,故而我选周礼和仪礼。”

    郭学究,郭林听了这才点头,章越这思路果真不落俗套。

    周礼,小戴礼记,仪礼合称三礼。

    郑玄为周礼,小戴礼记,仪礼都有注疏,合称三礼注。郑玄虽遍注经史,但功力最深厚的还是三礼。三礼能被拔高到如此地位,离不开郑玄对礼义的阐发。

    相对而言公羊,谷梁的注疏则没有如此规范,考试里容易被有心人挑出错来。

    下面章越必须在两个月内读透周礼,仪礼及二书的注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