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行卷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行卷

 热门推荐:
    进入了二月,春暖雪融,山里迎来了好时节。

    章越,郭林都在有条不紊地读书,准备着县学录试。

    而在录试之前,他们还要写上十篇公卷。

    行卷是自唐以来的科举文化,读书人要将平日得意的诗赋在考前献给主考官,混个眼熟。

    间隔数日后再送几篇文章,则称为温卷。

    而到了宋朝,有了糊名之制。起初除了省试有糊名外,解试还是不糊名的,天圣年后连解试也糊名,如此科举风气才好了许多,不再抢破头了去行卷想着走门路通关节,于寒门读书人而言才渐渐有了公平可言。

    糊名只到解试,到了县学录试一层,还是不糊名。但科举风气已变,有的人觉得不必再如此大费周章了吧。但其实不然,该行卷还是必须得投,如此至少显得我懂规矩。

    说来行卷,温卷之习在唐朝就被视为一等走后门的弊病,否则宋朝也不会有糊名制了,但是话说回来所有考生都行卷,唯独你不行卷,那就成了你有病。

    县试考试,到了最后录取不录取还是在于主考官的一念之间。

    按郭学究的话来说,县学录试说是进士斋五人,经生斋十人,但肯定已有考生通榜,考试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而他们要与剩下的人来争最后的名额。

    若是行卷文章能获得县令赏识,可先一步获得通榜的资格,若是不行,则还是要回到考试上。

    那么问题来了。

    进士科的考生可以送平日得意的诗赋文章,那么只靠死记硬背的经士科考生送什么?在家自己写一遍经义注疏送给考官,说这是我在家默写,这与脱裤子放屁还有什么区别。

    不过最后还是有办法,那么写‘大义’。

    庆历年间,范仲淹进行科举变法,其中为诸科考生增了考试内容,最后一场要考十道‘大义’。直到范仲淹变法失败后,近来诸科考试才废除了大义。

    大义是‘微言大义’的大义,就是考官将经义抽出几句话,然后令考生以本经注疏以应对再加以文辞润色发明。

    这其实有些类似于章句之学了,与明清八股文比起来,只是没有格式上的约束而已。

    郭学究就让郭林,章越十日之内,写出十篇‘大义’来面呈县令。

    对于写‘大义’这等事,郭林十分认真,读书人嘛,都有这样的念头,写出来一篇惊风泣雨的文章好一鸣惊人,洛阳纸贵后得到贵人赏识,从此平步青云。

    郭林自也不例外,看他这认真的架势,似要将自己这么多年来读书的心血都融入这几篇‘大义’里。

    至于章越则兴趣寡淡,主要还是后世的对八股文的偏见,令他对于八股文实在没什么兴趣。而且通过行卷来投机,实在机会不大。诗文词赋还有人看,但大义在宋朝真没什么人看。

    最重要的是章越另有门路。若非听说如今浦城县令为人还是有几分正气,官声不错,否则章越早就一心用在走后门上了。

    郭林没有门路,才将希望都放在行卷上。

    章越心底虽这么想,但还是将十道大义给写了。毕竟流程还是要走的嘛。

    写完之后就必须投卷了。

    正常来说,必须往县城走一趟。不过郭学究早打听到了,过几日县令会至离乌溪不远的陈坞村视察农桑,到时他们可去当面行卷,这可比送到县衙里,连面也见不到好多了。

    郭学究为此托村老打听县令行踪消息,打听了数次终于才确定下日期行程来。

    就在三日后。

    这一天天不亮,师娘就起来给章越,郭林烧饭。

    二人吃了一顿半饱不饱的菜羹饭后,即披星戴月地出门了,至于行卷的卷子都放在卷袋里贴身放好。

    临行时郭学究交代二人到了陈坞村就找里正,他都已经打点过了。

    辰时不到,章越与郭林赶到陈坞村时,本以为会看到一幕黄土垫道,金鼓齐鸣的迎送场面,结果啥也没见,连只鸟都没有。

    郭林找了一个老农问道:“老汉,听闻今日令君来乡巡查,不知何时才来?”

    郭林不问还好,一问那老农当即破口大骂道:“也不知哪个贼厮鸟,半路将令君给劫了道……”

    “啊?”

    章越心道,这就水浒传了?

    那老农说话含糊不清,二人也问了半天话才明白情由。

    原来县令今日确实来视察陈坞村的,本快到了,结果前村的人半道把往陈坞村必经一条桥,昨夜里给卸了,今日县令告知不视察此处了,改在前村去了。

    “是谁这般蛮横无理?使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还能是谁?就是那视财如命的苗员外,我日他娘哦!”老农骂道。

    章越与郭林对视一眼,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为何苗员外宁可得罪一个村的人,也要将令君截在他那!”

    “俺咋晓得?”

    章越问道:“好吧,那老汉告诉我去前村当怎么走?”

    那老农道:“桥都被挖断了,那得绕两个时辰的路。”

    郭林,章越对视一眼,那怎么办?也得绕啊。

    于是郭林,章越二人动身跋山涉水,赶向苗员外的村子。

    路上不少地方还要涉水而过,溪水冰冷不说,还须小心打湿卷袋。章越走了一路可谓是疲惫不堪,在此他也很想真诚地问候一下苗员外的老娘。

    二人终于在过午时,方才赶到地头,这一次真可谓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村口是一条大道,直通往县城,上面都撒过了黄土,道路左右则是两排的桑树,而一辆两轮两辕盖着帷幕的篷车正停在村口的大道上。

    显然县令已经入村了。

    村口还站着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拦着道:“今日村里有贵人,尔等不相干的,速速回避。”

    郭林上前道:“我是来拜见令君的。”

    “哦?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来拜见令君?”为首的人上下打量着郭林,章鱼有些神色不善。

    章越正要让郭林不可直言相告,直接一句你管得着吗?他们几个村汉也不敢拦着读书人。

    但郭林却老老实实地道:“我们有几篇卷子呈给令君过目。”

    几人露出恍然之色,那人道:“令君疲了,今日不便见客,你还是回去吧!”

    郭林急道:“这可如何使得?我们走了老远就是为了来见令君一面。”

    “对不住了,我们受命,不可放陌生人进村。”

    郭林此刻急得都要哭了,他写了多少日的卷子,若不能提前交给县令,他苦熬多年的功夫就白费了。

    “不行,我今日非要进去……就是爬我也爬进去。”

    闻郭林这么说,几名村人都如临大敌一般戒备。

    而章越此刻看向村里,却突然挥手道:“三娘……三娘……这里……”

    郭林听章越这么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此刻猛然却闹了个大红脸背过身道:“师弟,我们改日再来吧……”

    章越:“???”

    “师兄!看着我!”章越用力抱住郭林的腰,似拔河一般将他拉回。

    “大师兄,章师兄你们在这作什么呢?”

    郭林听到苗三娘声音那一刻顿时停止了挣扎,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气力。

    章越托着郭林勉强对苗三娘一笑道:“师妹好久不见了,我们要面见令君,这几个人不肯,师兄非要闯进去,瞧我这不拉着师兄么?”

    “原来如此啊!”苗三娘恍然笑道,“他们是我的同窗,不是外人,让他们进来吧!”

    “是,三娘。”几人当即让开了道。

    “进来吧。”

    当即苗三娘领路,章越与郭林二人跟在一旁。

    “师妹,为何他们不肯让我们进去?”

    苗三娘笑了笑道:“这是爹爹的意思,他今儿费了好大劲将令君请到这来,还不是为了让我那不成器的哥哥入县学的事。”

    “原来如此。”章越顿时明白了。

    郭林忙道:“三娘,那我们如此进去不知会不会打扰?”

    章越转头看了郭林一眼,满是鄙夷。

    苗三娘笑道:“有什么打扰不打扰,我哥哥读书的本事我还不知吗?从小到大连我都不如呢。”

    “也就我爹前些日子听相士说我这哥哥这两年会交大运,故才深信不疑。”

    郭林和章越闻言都是笑了。

    章越心道,苗员外若真在县令那有门路,也不会使挖断桥这样下三滥手段了。

    苗三娘道:“我爹和令君现在宗祠吃过饭,你们就在祠堂门外候着,等令君来了就递卷子。”

    “是不是当先知会员外一声?”

    苗三娘失笑道:“大师兄,你可真是实诚人,以我爹的性子他会肯么?”

    郭林低下头道:“三娘你不惜得罪你爹爹哥哥,也要帮我和师弟是么?”

    “不是,只为出口恶气。谁让爹爹从来没拿正眼看过我。”苗三娘捏紧了手言道。

    郭林与章越二人候着在祠堂门口,这时候已有些村人看着情形不对,想要劝退这二人。但想县令在里面,而苗三娘又在一旁故而不敢造次。

    这时候县令已从宗祠已缓缓踱步而出。

    看过去县令不过三十许人,他一面苗员外与苗大郎娓娓相谈,一面则似闲庭信步般走着。

    方才在席间,他早看出这个苗家大郎不是读书的料子,问了几句简直不知飞到了哪里,幸亏自己亲信将话圆回来,场面早就十分尴尬了。

    但他之所以对苗员外还十分热情,就是因为苗员外肯献纳。没办法,衙门里公使钱不够,职田补贴到手就那么些。

    他为读书人时,也看不惯这等打秋风的行径,但处于县令的位置上,事事皆难,故而有时候也得弯腰捡钱了。

    虚与委蛇了一阵,县令走出祠堂,就看到两个年轻人迎候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