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挑战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挑战

 热门推荐:
    车檐垂铃响动。

    南浦溪在旁急湍奔流。

    章越每从此道进城入学,都十分贪恋这溪景山色故看个不停。而一旁郭林则坐在摇摆不定的车上,勉力定着身子,扶着车輢读书。

    章越上一世时在平稳的高速路上都看不了手机,而如今在这颠簸的路上,师兄居然能看得进书,真是神人。

    “师兄都要县考了,咱们不着急这一时半会的,再读两日也长进不了哪去?”

    章越本以为郭林会说读一日是一日功夫的话,

    哪知郭林道:“反正也是无事,就读书吧。”

    章越心底见不得师兄读书,自己没读书,于是道:“师兄,想想三娘吧,如此就有事作了。”

    郭林看了章越一眼,果真放下书来,随即长叹一声。

    章越泪目,师兄我错了。

    但见郭林又拾起了书,默默道:“虽知此生娶不了三娘,然而……还是要读啊。”

    郭林随即苦笑。

    明知道什么是996 ,什么是后浪,什么是韭菜,然而咱还不是一样作个没有感情的打工人,然而……算了说了都是泪啊。

    但看看师兄别人十道取六道,自己要全对,可县学招录还是要去,书还是要读。

    师兄的希望其实要比我等更加渺茫。

    章越想到这里,屈身躺至车上,耳旁郭林已是小声诵书,而驴车仍是一上一下地颠簸。心底无事,章越进入了梦乡。

    不久章越即被郭林叫醒,二人要舍车从官渡过河。

    章越给拉车村民塞钱,他照旧没要,只是憨憨地道了句‘两位郎君高……高中’。

    “多谢吉言!”

    村民驾车辞别,章越郭林坐上渡船,左右都是提鸡携鸭的农人,看见竟有两个读书人于他们同船眼中都充满的新鲜。

    二人立在船头身上的士子衫随风拂动,眼望这大好江山,颇有书生意气,指点江山之感。

    章越忽朝远处一指道:“师兄,你看那是梦笔山!”

    郭林随着章越手指望去,但见一座孤峰耸立,不由道:“是啊,梦笔山,江淹梦笔!此时此景,真是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章越知道这是江淹《别赋》的第一句。

    章越道:“师兄,别赋里还有一句,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伤之如何?”

    郭林笑道:“这南浦出自楚辞,子交手兮东行,送美人兮南浦,送别词里常用,并非指的是咱们脚下这条南浦溪。”

    章越道:“我倒觉得是,当年江淹在此为县令时,遇到一见倾心的女子,然后也是在此春暖花开的时节在南浦溪边别离。”

    “此溪名为南浦,非浦城以南,而是因江淹这首别赋。”

    郭林笑道:“或许吧。但人终有一别啊。”

    溪上的清风,吹拂身上的士子衫,章越心潮起伏。随着摆渡人一篙一篙地撑着,船渐渐驶离溪岸。

    章越朝岸边回望,但见离乌溪越来越远了,离县城却越来越近了。

    二人又步行了一段路来到县城,先去水南新街,章越的家中。

    郭林一见章越的家在城外不由讶异:“我还道你家住城中,原来是住城厢。”

    章越道:“哪呢?城郭户可免傜役,而我家还是乡户,但以往编户都是一等户,今岁方改作三等户。”

    郭林叹道:“难为师弟了,怎会如此?”

    章越叹道:“都怪我二哥!”

    “就是因为那逃婚的事……”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宋朝编户齐民承袭自五代,城郭户划分为十等,将乡户划分作五等。

    与今日城市户口为荣不同,汉朝时坊郭户还不许当官呢,宋朝初期还不许经商子弟为官呢。现在虽放开这一条例允许商人子弟当官,但官场上对于商人子弟还是有歧视。故而章越家中尽管有经营商铺,但还一直保持乡户。

    章越到家敲门,是章实亲自来开门。

    章越介绍道:“哥哥这是我郭师兄。”

    章实爽朗笑道:“哈哈久仰大名,平日劳你多照顾章越,我这作哥哥的真不知如何谢你才是。”

    郭林腼腆地笑了笑:“不敢当,改日还请章大郎君去乌溪做客。”

    “那是一定,”章实对章越责道:“都说你这两天回来,但也没个准信,一时没个准备,你带着师兄进去坐着,我给你去买酒菜回来。”

    章越,郭林连忙是一阵劝。

    章越知大哥脾气,以往章实是一定要去的,但现在被于氏把钱着没有多少底气,但二人面前大方还是充一下。

    二人拉着章实进屋,这时于氏烧好了饭菜歉然地道:“叔叔,也不说一声,家里也没备好饭菜。”

    “不敢当,是我打搅才是。”

    章实在旁心道,三哥这师兄好生知礼,蒙天庇佑,让三哥一路上都遇上好人啊。

    当下一家人吃饭,章实将菜都摆在郭林面前一个劲地劝他吃菜,郭林却是没动筷子。

    章实连连问道:“三郎你的师兄怎么都不吃菜呢?休要客气,就拿这当自己家,我们都是你的哥哥嫂嫂。”

    郭林笑了笑只是端起碗来干扒饭,等大家都吃完了,这才吃了一些剩菜。

    出了门,郭林对章越道:“师弟,你家平日过得比我家过节还好啊,至少……至少吃得饱。”

    章越看着郭林道:“师兄也很好啊,你是诗书满腹故而气自华!”

    郭林看着肚子笑了。

    这时章实已去曹保正家中许久,章越等得不耐烦当即一并同去。

    到了曹保正家中一看,但见章实叉胸立在门旁,至于曹保正则家中翻箱倒柜,一边找一边道:“诶,保书呢?三郎的保书呢?怎么找不到?”

    “方才分明放在此的,大郎你再等我一会,容我再找找。大郎三郎你们吃过饭么?”

    章越与郭林对视一眼。

    章实也看到章越,郭林则道:“早吃过了,保正,平日你糊涂就是了,今日怎地也是如此?”

    章实对章越道:“再等等,保正也不知将你的保书放哪去了?”

    章越道:“哥哥我明日就要报名,没有保正具保,我就考不了。”

    曹保正耳听到这里,继续道:“保书呢?瞧我这记性,怎地就一时找不到了。”

    章越道:“没法子再等了,还劳请保正再给我写一封吧!反正也不费什么功夫。”

    曹保正犹豫道:“这个天也晚了,我一时也看不清啊,写不了字啊!再说保书我已是写了,只是不知放到何处去了?”

    “你们兄弟再给我些时日,我找到了就给你们送去。”

    “保正啊保正,此事关系我家三哥一世的前程,你怎地这般说?”章实有些着急了。

    曹保正停下手里的事小声嘀咕道:“今年不考,明年也可以考的。”

    章越直接道:“哥哥你不用猜了,曹保正不愿给我们具保!”

    章实闻言一脸不可置信:“保正此言当真?”

    曹保正长长叹了口气,坐在了椅上道:“两位贤昆仲,我保正平日待你们实不赖吧!但这保书请恕我实在不能给你们具结啊!”

    “这是为何?”

    曹保正苦着脸道:“朝廷取士要看八行孝、悌、睦、婣、任、恤、忠、和。你们章家这婣字有问题啊!”

    婣就是婚姻,夫妻和顺。

    “我三哥又没成亲?”

    “是你三哥没成亲,但他二哥……二哥出了逃婚这事?你让我如何具结,衙门上面会怪罪我的。”曹保正摊着手言道。

    “原来如此。”章越咬着牙道。

    章实蹲下来道:“保正不是这个道理,没错,我家二哥的事是我们章家不地道。但此事可大可小,求你放我三哥一马好不好?”

    曹保正道:“我放过他,但衙门不放过我。”

    “保正……”章实忍不住吼道。

    章越已拦住章实道:“哥哥算了,保正既不愿结具,我们就要不用为难保正了。”

    章实怒道:“如何为难?保正,你莫要欺我平日不读书。我在衙门也有交游,这八行以孝,悌,忠,和最重,其余皆可商榷。你却拿一个婣字说事,何况又非我三哥逃婚。”

    但见章实喝道:“今日你不给我拿个说法,我就不走了,我看你以后在街坊邻居面前如何抬起头。”

    曹保正看了章实一眼,忽噗通一声跪下来道:“章家大郎,三郎,我给你们磕头了,不行,真是不行,求你们别为难我保正了。”

    说着曹保正欲磕头,一旁章越已是扶住。

    “哥哥,还是罢了,我们回去再想办法。曹保正你也无需如此,你虽有你的情由,但此事我会记住的!”

    章越将曹保正扶起后,已站起身来。章实此刻已是气急,但见曹保正宁可磕头也不愿具结保书也是无可奈何。

    几人出了曹保正的门,郭林道:“师兄我去爹爹那,找县学学正问下还有无别的办法。”

    章实道:“也好,我也找徐都头想想办法。”

    章越点了点头,由着他们离去,但他知道他们二人不会有什么结果。因为有人正千方百计第阻止他去赴考,压着他不让他出头。从他进入县城的第一步开始,他的考试已是开始。

    因为他这次县学录试最大的难关不在考场内,而是在考场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