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泼天富贵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泼天富贵

 热门推荐:
    章实闻言苦笑道:“当初说二哥上京去考进士,不过咱们是唬赵押司的,让他心存顾忌,不敢加害你我,如今二哥下落谁也不知,你莫要将此事当真了。”

    “没中进士就没有吧,或许他如今不知在那隐姓埋名已经安家了。”

    章越犹豫道:“哥哥,我从他人口中听得一个消息,二哥似去了苏州投奔二姨家。”

    “什么?”章实吃了一惊,寻又道,“不错,除了爹娘,二哥与二姨向来最亲,二姨也对他视如己出,此去投奔她未尝不可,我都忘了书信一封托人去苏州询问。”

    章越道:“二姨夫,也就是咱们堂伯是官身,若二哥入了他籍……可在苏州漕试。漕试今科还是十取三人,以二哥之才漕试可谓轻而易举,若再去进京赴省试,岂非比……”

    章实道:“你言二哥是为了不在本州解试,而逃婚去苏州赴漕试,此事却无可能。”

    “哥哥为何如此说?“

    章实道:“你不知二哥,他如此心高气傲之人,别说本州解试百人取一,即是千人取一,也是道一句‘舍我其谁’。”

    章越心道,对啊,自己还是不如大哥对二哥了解的深。别人看百人取一早就胆怯了,但二哥却是不惧,真是不可以常理理喻。

    “好了,不说这些,咱们一起回家吧!”

    章实又赶起了他的太平车,章越与章丘坐在车尾,郭学究与郭林抱膝坐在车中。

    章实抄了近路,车子经过一条歪歪扭扭的曲巷,地上满是泥泞脏水,而车两旁的屋檐不过一个人高,低矮逼仄。

    车子过了曲巷后眼前豁然就是大街。大街两侧都是热闹店铺及高大彩楼,一副车水马龙的景象。

    骡车汇入车流,郭林仍是忧心忡忡的样子,章实则一个劲地扬鞭。

    章丘喜爱城里的热闹,四处看个新鲜,还扯着郭学究的衣裳问个不停。

    章越眯着眼睛依着车栏,午后春日阳光正好,耳边是车水马龙的喧闹,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中,此刻心中只有平和。

    没有意想之中的狂喜,唯有平和和踏实,自进县城以来一直悬着心,终于有了着处。

    骡车出了城门,经过南浦桥。

    在这里车子放缓,章越抬头见数头溪鸥竞飞,从桥上的廊檐边一掠而过。几个孩童笑嘻嘻地伸手想要逗弄,但溪鸥迫近时又害怕的收回了手。

    章越望着折返的溪鸥感慨,人生的一切只是经历,不必在乎遥远的未来,过去的过去,最重要的是此时此刻。

    旋即溪鸥振翅高飞,与桥下川流不息的南浦溪一并东去。溪鸥远去,章越收回目光,看向桥另一侧时,不知不觉间已红霞半天!

    此景绝美!

    回到熟悉的水南新街,一路但闻。

    “三郎今日考得如何?”

    “什么考取了?”

    “了不得,了不得。”

    “十三岁即中秀才了。”

    “章家可是出了两个秀才了。”

    “大郎,你们厉害了。”

    “郭先生,三郎是你教的,可了不得啊。”

    “什么郭先生?他人都是十道只通六七,你学生居然全通,如此了得。”

    “郭先生,你在哪里教书?我那不成器的小子……”

    “这就是三郎的先生,咱们认好了,以后读书就找他。”

    “什么阿溪也要是秀才?那好啊!”

    “大郎,我就知道你们章家的男儿,各个知读书肯上进。”

    “那赵押司从一开始我就没放在眼底。”

    “三哥好啊,出息了,千万莫学你那二哥进了县学就目中无人。”

    “三郎,什么时候到我家坐坐?”

    “我与你我二侄女那模样可好了……”

    “你那二侄女哪里好了,那歪瓜裂枣的三郎哪看得上?三郎我与你说,我这……”

    “我家有什么不好,常言道女大三抱金砖,你呢?”

    “哪呢?三郎,我与你说,他们的你都不要看,看我婶娘的,那模样可俊了,相了一个包你不想再相别的。”

    “诶,大郎君,这什么话?什么叫三郎还小,十三就不错,十三好啊,该长齐的都长齐了。明年抱准抱个小子,不到三十就作爷爷了。”

    “什么三十,是二十八!”

    章越支着下巴坐在车上,不由摇了摇头,这就开始榜下捉婿了吗?想想真是令人头疼啊!非常令人烦扰啊。

    可想到最后章越却嘴角一勾,挑了挑眉毛,如果可以,这样的烦扰多来些吧!

    什么读书上进都是假的,有佳人暖床才是真的!

    骡车回到家门口,早有多嘴的邻居通报了,于氏已站在篱笆门边。

    章越见到于氏丝毫不敢怠慢,立即下车行礼道:“三郎见过嫂嫂,三郎侥幸蒙令君点中已入县学。”

    于氏见章越如此尊重自己,笑得眼角也舒展开了道:“取了就好,取了就好。”

    “若非嫂嫂抚育之恩,三郎岂有今日,非嫂嫂节衣缩食,允三郎继续读书,三郎今日怎能考取县学。”

    这些话听得郭学究连连点头,此子懂事啊。

    章实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于氏笑道:“叔叔,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能读书上进,我和实郎就已知足。”

    章越道:“长嫂如母,还请嫂嫂受我一拜。”

    说完章越是真的跪地一拜。

    于氏连道:“使不得,使不得。”

    在旁章实扶起了章越,对于氏道:“以往我让三叔读书,你多有说辞,如此好了吧,咱们家终于苦尽甘来了吧。”

    于氏道:“我又非不许,只是让叔叔惜些家里的钱财,好上进读书。”

    章实笑道:“是,是,这一次三哥考取县学,数夫人功劳最大。”

    “瞧你说得,”于氏嗔道,“要不是你糟蹋钱财,又给二叔的事一闹,家里如今怎会落到如此田地,还是三叔替咱们家争回了这一口气来。”

    一旁郭学究笑道:“大娘子说得是,不过方才大郎君一句话说得好,咱们都苦尽甘来。”

    “对,苦尽甘来。”于氏此刻忍不住掩面轻泣。

    一旁章丘拉着于氏问道:“娘,你为何哭了?”

    于氏摇了摇头道:“娘没有哭,喜极而泣。”

    章实,章越也感这些年让于氏受了太多委屈。

    章实愧疚地连忙道:“都愣着干嘛,进来吧!”

    章实又向外头围着的邻里道:“各位街坊,今日忙碌了一日,明日我再带三哥一一上门,答谢街坊多年来的恩情。”

    “哪里话。”

    “大郎君客气了。”

    当下众街坊邻居都散了,马车自有人取走,于氏早就置办好了酒菜,但章实又嫌不够丰盛,众人又是好一阵劝,才打消他出门买酒菜的念头。

    酒已温好,酒香在屋中弥漫开来。郭学究闻到酒香早就食指大动了。

    除了七八个菜蔬,中央还有一头大鲜鱼,足足摆满一个盆子。

    “哥哥,咱们再开个铺子。以往咱总怕赵押司刁难,如今不同了,我是秀才了,赵押司不敢动我们家了。”

    章实点点头道:“能不当大伯,还是不当大伯的。但是开铺子本钱何来?”

    “这说得倒是。”章越点点头。

    “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于氏笑道,“三叔才得了秀才,你们就想一步登天了?”

    章实笑道:“是啊,差点忘了娘子了,再请个下人,娘子不要再操劳了。”

    于氏笑道:“三叔虽说了入了县学,但还要花销,日后溪儿还读经馆还有用度,下人以后再请吧。”

    章实笑道:“娘子真是贤惠,方才我与郭先生商量好了,将来让溪儿去他那读书。”

    “那好啊,由郭先生教我就放心了,”于氏心底一百个不愿意,郭学究这穷酸来教自己儿子,寻又道,“只是乌溪那么远,我可有些舍不得。”

    “到时再说了,”章实热情地招呼道,“今日咱们当好好谢谢先生才是。”

    郭学究端起酒盅道:“大郎君,不敢当,是三郎他争气。”

    喝过酒后。

    章越给自己和郭林装了两大碗厚实白米饭,章实见了就怪:“怎叫你师兄吃米饭。”

    说着章实伸筷子从盆里划拉了一大块鱼肉。

    郭林摇了摇头道:“多谢大郎君,可我吃不惯荤腥。”

    章越记得郭林给自己说过范仲淹以往很穷,三餐都吃粥而已。一日一位同窗看不过去给他买了丰盛的饭菜,范仲淹不肯吃言道‘盖食粥安之已久,今遽享盛馔,后日岂能啖此粥也’。

    是了,师兄最崇拜范仲淹。

    就鱼肉推让了一阵。

    正说话之间,忽地外头传来一阵喧闹声,还有一串长长的马嘶。

    从窗户望去,但见外头无数灯笼点得如同白昼,似乎这天一下子亮起来了……

    砰砰!

    随即家门处拍门响起,一阵急过一阵的。

    一家人都不知发生了何事?

    章实强自笑道:“三郎你陪着先生吃酒,我去看看。”

    章实开了门,但见曹保正几乎扑进屋来。

    章实怪道:“保正,这门上回给押司才踢坏,如今又给你拆散了,看样子是该换扇门了!”

    保正急道:“还顾什么门?我与你说快出去吧!令君来了!亲自来你们家道贺了。”

    章实吃惊道:“保正莫要说笑,三哥虽得了秀才,尚不值当令君亲来道贺。”

    “谁说是你家三郎?是你家二郎,你家二郎……二郎……”

    保正一口气喘不上来。

    “我家二郎怎么了?”章实扶住保正急问道。

    保正好容易一口气喘上来道:“你家二郎……中进士了。这泼天富贵啊!”

    一屋子的人目瞪口呆。

    ps:先祝大家新年万事大吉,红红火火。

    而本书今晚零点以后上架,到时候会更新两章,恳求大家支持一下首订和月票。

    首订和月票对本书以后非常重要,向大家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