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二哥中进士了(求订阅)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二哥中进士了(求订阅)

 热门推荐:
    浦城县令坐在马车中闭目。

    数重车帘遮着,一点冷风都透不进来,并非县令不怕气闷,只是怕风吹乱了他的胡须罢了。

    县令是个非常爱惜仪表之人,而夜间出访更显的他对这一科春榜新进士的器重。

    嘉祐二年的殿试首次不作罢落。

    这是大宋开科举以来的第一次。

    据说是因为有人向官家言道,远方寒士,殿试下第,贫不能归,多至失所。所以素有仁爱之名的官家闻之恻然。

    还有人言,因叛去西夏的张元,就是在殿试中落榜而心怀怨恨这才投靠西夏人的。

    不过更可能是富弼等一干大臣所言,如若殿试再行罢落,则会出现‘恩归主司,怨由主上’的局面,故而从这一科起,殿试不再罢落举子。

    能通过省试,而登殿试的皆为进士。

    故而春榜一出,就不必如以往那般等到殿试之后,各地方官才开始张罗。

    如此匆忙县令也没想到,他也想等到殿试之榜出来再张罗这些,但各县都在那边张罗,这边自己慢了一步就怠慢了这些新贵人。

    这些新贵人的骄横,县令是早有所知,原来鱼虾般的人,在县里肯定受过谁谁的气,而今一朝跃过龙门,从此云泥有别,那脾气气性都大得很。

    你迟来一步到他家中道贺,还道你看不起他,日后正好遇到了,人情没落了一桩,倒成了芥蒂。故而道贺这事,对县令来说能快则不能不慢。

    一般的进士尚不敢得罪,万一是头甲进士,甚至三鼎甲,这样的人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那万万得罪不起。

    故而县令听闻消息,已立即动身。

    一旁胡教授马车边骑马道:“恩相,这春榜一出,本州各县都在录进士了,此事虽不关各州各县官员考课,但各县都疏忽大意不得,本处官员皆已是急着登门拜贺了。”

    县令听了心底不舒服,官场风气就是给这些人搞坏了,原先都是殿试之后上门拜贺,如今殿试未出,春榜才揭就争相上门,唯恐落于人后,到时候金榜题名不是还得上一次门。

    县令点点头道:“幸亏今日本官当堂取了他弟弟,否则一会即难看了。”

    胡教授笑道:“那是恩相慧眼英才啊!若晚一步待放榜后再取,则不美矣。日后传扬出去对令君和章家都是一段佳话啊!”

    县令抚须呵呵地笑了,不由极为得意。

    先一步取那是慧眼识才,后一步取就成了巴结新贵人,这早晚别看只是一步却很重要。日后传出去不仅显得自己眼光,还有这人情在。

    不过县令岂会让学官窥见自己的心思,还是仍是一副唯公的样子言道:“此子诗实在是一般,但能经义全通倒是难能可贵了。年纪轻轻有如此功夫实是难得。本官即是看在这点上,方取他入县学,否则就算他是章二郎君的弟弟,本官一定要卖他这个面子么?”

    胡教授一脸仰慕地道:“恩相,公私分明,铨人至公,下官佩服佩服啊。”

    县令呵呵地笑,随即想起一事道:“榜帖派人备好了吗?”

    “回禀恩相,下官早命人另行抄录了一份。”

    县令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还是学正办事细心,不过当初看榜帖时,本官一时疏漏了,未料到章二郎君竟去了苏州入籍以别头试及第,甚至改了名字,连家状里的三代也改了。”

    “本官一时不察,多亏了学正提点。”

    胡教授也道:“下官也是从州里官员打探而知,听闻章二郎君改籍此事在赴试举子里引起了不小的非议。此事能传到下官耳底,也实在不小。”

    说到这里胡教授,不免有些忧心,觉得有义务要提醒令君。

    而县令则不以为然地道:“这点流言蜚语算什么,都是同族同宗子弟改籍又如何?只要合乎朝廷律法即可,待时过境迁,这些话都会烟消云散的。”

    说话间,耳旁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是何人?”县令问道。

    胡教授道:“是本县彭县尉。”

    县令眉头一皱道:“他来作什么?”

    这拜贺新进士是县令才为之事,你一个武弁。

    胡教授道:“他昔日对章家有恩,如今章家出了进士能不着紧么?”

    县令恍然笑道:“没料到这姓彭的一介武夫,也有些眼光。”

    “彭县尉再如何有眼光,也不如令君。”胡教授继续恭维。

    县令闻言抚须大笑,顿了顿:“再如何也是好的,唯独这赵押司……”

    “没吃到羊肉,徒惹了一身骚。”

    二人同笑。

    随即一声马嘶。

    一声远远传来。

    “敢问令君前往章家么?下官彭成愿陪同令君同往!”

    “这武夫还懂些礼数。”县令微微笑道。

    而此刻章家之中,已是另一个样子。

    “哥哥!”

    “实郎!”

    “爹爹!”

    “章大郎君!”

    “章大官人!”

    一声声连连叫唤。

    曹保正焦急地汗都出了,连忙道:“掐人中,不让一会令君到了见了此景就要笑话了!”

    “不顶用啊,还是泼些冷水吧!”

    “也好,大郎君得罪了!”

    曹保正拿了一大盆子的水咕嘟咕嘟地喝进嘴里,然后深深一吸,而后浑圆的肚子一鼓移动。

    但听啵地一声,屋内飘起了漫天水雾。

    众人纷纷变色,不约而同地掩鼻齐退后数步。

    “真臭啊!”但见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的章实悠悠醒转。

    章实抹着头一脸迷惑地道:“怎地,我方才似作了个梦,梦见咱家二哥中了进士了。这咱三哥刚考取了县学,怎地二哥又中了进士?”

    “进士是何等人物?何等泼天富贵?咱们章家怎会有如此运道。”

    章实摇了摇头道:“尔等?尔等为何如此眼光看着我?”

    “三哥,娘子,你们为何哭了?”

    “为何不说话?”

    “到底你们为何哭了?告诉我啊!”

    “告诉我啊!”

    章实神色激动,但见于氏背过头去拭泪,章越也是哽咽,说不住话来。

    “你们到底说话啊?真急死我了!”章实连连跺足,“怎么一个个都成了哑巴,都不和我说话。”

    还是曹保正对这样事经验丰富,他对一旁的郭学究道:“先生,这里你说话最公道,你来告诉章大郎君了。”

    郭学究点点头道:“大郎君啊!你好好听,心平气和地我说,我是不会骗你了……大郎君,你坐下,先坐下,没错,三郎是被令君取了秀才。”

    “如今二郎……二郎也中了进士,此事千真万确,我老人家不会骗你的。这泼天富贵都是真的。”

    “真的啊!”

    章实重新坐在凳上,未坐实又是起身,如此反复数次,最后双手捧面哭了起来。

    一个大男人哭得和孩子一样。

    “哥哥别哭了,今日二哥中了进士,我们该高兴才是。”

    章实摇头道:“我是高兴二哥他平安无事,这么久悬着心总算放下了。”

    ps:第一更,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