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县令来道贺(第二更,求订阅)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县令来道贺(第二更,求订阅)

 热门推荐:
    闻章实如此说,章家上下无垂泪。

    因章二哥逃婚之事,章家这近一年来吃了多苦头,如今得了他的消息。

    但最挂念他的仍是安危如何。

    “二哥,中了进士就能回来了吧。”

    章越解释道:“哥哥还不能回,二哥还未殿试,殿试之后授了进士,还要上奏朝廷。不过听闻官家下旨今科殿试不作罢落,故而才说二哥中了进士。”

    “如此也很好了,”曹保正道,“连令君都来亲自道贺,你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什么?令君亲自来了?为何不早与我说?”章实不由惊问。

    众人皆……

    于氏红着眼睛对章丘道:“快将你爹的人中再掐一掐,这还没醒呢。”

    章实忙对曹保正:“那我们如何迎接?如何布置?保正心底可有数?”

    “那自是当然,我都替你安排妥当了。”曹保正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章实,章越一并与保正商议,曹保正如是安排道:“一会令君到了,你们兄弟就站此……嫂子就站此……次序不可乱了。”

    “还有摆上香案!没有可入眼桌案?我保正去借来给你,抱在我身上。”

    郭学究听闻令君要来心道,这是章家的事,自己何必在此碍眼,于是拉了郭林道:“走吧……咱们爷俩避一避。”

    郭林看着灯火下忙碌的章实,章越忽道:“爹,师弟的二哥中了进士,以后还会回到乌溪去读书么?”

    郭学究长叹道:“林儿,有句话人生没有不散筵席。你莫要难过。”

    郭林怔怔道:“爹爹,道理我是知道,师弟取了县学,我没有取中,这同窗缘分就到为止了。但我是为师弟高兴,容我再看一会吧!让我看看师弟是如何高兴的?”

    郭学究心底不忍,等了一会拉着郭林的手道:“走吧,咱们别碍着人家。”

    说着郭学究拽着郭林的手离开。

    这时郭林就耳听门外道:“令君要到了!令君车驾要到了!快快出迎。”

    章越一并赶出了门,来至了街上。

    曹保正早安排了街坊邻居手持火把站在街旁,寻又觉得不够亮堂忙对几名帮忙的邻里道:“挨家挨户的叫门,自个家里都掌上灯。”

    “这个时辰大家都睡了。”

    “睡了也叫起,今是什么日子?”曹保正也是急了。

    章家一家人此刻都站在家门口,章越在夜风中看着曹保正与街坊邻居们手持灯笼的忙里忙外,自己等傻呆呆地迎风站着,恍然间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除了近处的灯火,四野一片漆黑,唯见远处的溪面上有数处渔火。

    夜风吹来,繁华景色下却有等萧瑟怎么也挥之不去。

    远处传骑持炬往返,马蹄声于夜里格外清澈。

    令君车驾未至,但远远声势已至,虽是一个小县令的主司,但自有一方主司的仪仗和威严。

    章越忽想到,县令一介小官尚是如此,那在他之上的官员如知州等等又是如何呢?

    宋朝是最尊重读书人的朝代。

    文官就是如此,而自己二哥又是二十岁的进士,将来更是前途无量。如此似显得自己取了秀才又有些多余了。

    若是不第,县令也多半看在二哥面上。甚至不必去县学,将来也有更广阔的天地……

    甚至自己不读书,也有好日子过,自己何必努力呢?

    但又有一个念头闪过,可是二哥考中进士,也只是他的事啊。事事要靠自己,否则就是烂泥,再如何也扶不上墙。

    想到这里,章越握紧拳头,一股雄心从心底涌起,二哥中了进士后,我可以登得更高了。

    “三叔,三叔,为何二叔中了进士,这么多人要来我们家啊!”章丘好奇地向章越问道。

    章越笑道:“他们不是贺你二叔的,而是来贺这番富贵的。”

    章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章越突左右张望:“是了,郭先生,我师兄呢?”

    “他们似往那走了。”

    “怎地不与我说一声。”章越色变。

    章实回过头道:“三哥,你先生师兄走了就走了吧,不妨事的。”

    章越道:“我去把他们追回来。”说完章越从家门前奔出。

    章实急道:“这如何使用?三哥……令君要到了……如此让他看到成何体统?”

    “三郎回来……三郎回来!”

    身后一家人叫着,但章越已是飞奔离去。

    郭学究郭林没走多远,章越不久就看到他们背影。

    “先生,师兄!先生,师兄!”冰冷的夜风,呼入心脾,章越边奋力奔跑边高声大呼,连鞋跑掉了一只都没注意。

    “爹爹,师弟在叫我们。”郭林忍不住落泪。

    郭学究眼看章越飞奔而来,连鞋都掉了一只没察觉。

    这时章越已是跑到郭学究,郭林面前三步远。

    他喘气片刻,然后向郭学究道:“先生,一会令君来了……”

    郭学究忙道:“我知道……你和大郎君好生接待,勿要挂念我。这不我和郭林食饱了,正要出门遛弯。”

    夜里遛弯?小心被人抓住打死。

    章越正色道:“先生,一会令君亲至,我和兄长都不懂规矩。先生是见过令君的人,定会知道,还请在此提点我们兄弟则个,还请先生帮手,学生在此先行谢过。”

    郭学究慌道:“可是我也没见过令君,我只是见过胡学正而已。”

    章越笑道:“那也好啊。”

    章越又对郭林言道:“师兄你与先生一并留在此帮我,否则我心底这不上不下的。师兄,当初咱们说好,再如何的风景,都是要一起去看看的!”

    说完章越指了指天上的星光。

    郭林想起当初二人说过话的话:“师……师弟,好的。”

    当下章越拉着郭学究,郭林一并快不赶回家门口。

    赶至时,但见前方灯火更是明亮,辉煌至极。

    数十兵丁各持火把,簇拥一辆马车远远而至,左右还有数名骑马。

    “三郎,快至此来!”章实急忙招呼道。

    “哥,我鞋子不知丢哪了?”章越连声。

    “糊涂!”章实骂道。

    保正道:“谁鞋和三郎换一下。”

    “三郎,穿我的。”一旁郭林等数人言道。

    终于一名身量与章越差不多的街坊将鞋给了章越。

    换好鞋时,县令的车驾已是章越门前停下,连彭县尉也来了。

    众人一并下马,参立在门前。

    随即车帘掀开,一名三四十岁仪表不凡的官员从容地步下马车。

    章越朝左右小楼看了一眼心道,此刻不知多少人在屋里偷看这一幕!

    “草民章实参见令君!”

    章实率众人正要下拜,县令已是抢着一步上前搀扶笑道:“今晚本县微服而来道贺,不用拘这些俗礼。”

    ps:明白了,原来大家喜欢看辅助五杀的故事。

    另外明天还有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