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宰相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第四更,求月票)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第四更,求月票)

 热门推荐:
    县令一直在留意兄弟二人的神情。

    “相公,怎地我二弟家状就写兄弟一人了?”

    县令目光一闪,敏锐捕捉到什么道:“哦?仲弟改籍至苏州赴解之事,难道不知么?”

    章实道:“这……这草民确不知情。”

    县令抬头看了学正一眼,学正亦满头大汗心底连连心道,草率了,实在是草率了。

    县令这会可是脸色有些不自然:“仲弟就不曾知会么?可有书信告知过?”

    章实一愣,这时章越出面道:“启禀相公,二哥只知会过我一人,哥哥确不知情,怕的是有奸人暗害。”

    原来是防着赵押司。

    县令顿时脸色好看许多,学正也长出一口气。

    章越心道,自己现在撒谎也是脸不红心不跳,连令君都被瞒过去了。不过自己确实不知情,只是是章衡告知自己的,没料到连章衡都中进士了。

    这一次礼部试,看来二哥又胜过章衡一筹了,这宿命的对决啊。

    县令笑道:“改籍之事,在本朝里并不罕见,不过此事听闻京里也有些议论之声……”

    章实听了心底一紧道:“相公如此说来,二哥这进士岂非不稳。”

    县令笑道:“仲兄放心,取解之前州县官府自有一番审验,省试前礼部也审纳解状。既是仲弟能连过解试省试两关,既已无事,至于一些落第举子些许议论,自不用听在耳里。过些日子都烟消云散了。”

    县令还有句话没说,章二郎君这番运作确实很有问题,一般就算改籍也要提早个数年。但章家已经有嗣了,而且赶在乡试前几个月改籍,这不明摆着视规矩于无物么?

    但话说回来,有章佺,章俞父子两位进士官员给章二郎君作保还怕什么。在宋朝文官就是这么无法无天,视规矩于无物的,毕竟从道理来说,也没有什么说不通的地方。

    县令想到这里也放下心来,当下看向左右。

    左右立即知机捧了一个盘子来,上面都一盘子的银子。

    县令道:“这里有三十两,乃本县的心意,至于到时候仲兄金榜题名,县里州里都有一笔贺仪奉上,只多不少。”

    一旁彭县尉心道,令君这一出手才三十两着实是寒碜了些。

    县令又道:“还有本县之前查过,你家铺子被人讹了,衙门里还欠着八十贯,本官立即发文催州里还来,到时你们去县衙一趟取回来就是。”

    章越,章实都是大喜,连连称谢。

    话说到这里,已是差不多。

    县令起身道:“本官还有要事在身,就不久留了,季弟不可疏于功课。”

    “多谢相公教诲,恭送相公。”

    众人一并将县令送出门去,看着他上了马车,彭县尉,学正也跟着离去,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又浩浩荡荡而去。

    众人走后,章实看向章越道:“二哥去苏州的事,你早已知晓,为何不早与我说?当初赵押司……”

    章越摇头压低声音道:“二哥你误会我了,我丝毫就不知二哥去苏州的事,数月前我方听族学里一个……就是今科同取进士的章衡说过。”

    “没听说,”章实不由变色看了左右,只有于氏和章越,当即拉过二人来道,“你岂非敢骗令君,你好大的胆子啊!”

    章越对章实道:“若我当时不说,令君才是难堪至极啊。”

    章实转念一想道:“那也是。”

    于氏忙道:“什么叫那也是,我们受了令君这么大的情,万一将来二叔他不承这个情。”

    章越道:“二哥不是这样人吧……”

    于氏道:“你们兄弟听我一言,二叔离家近一年了,至今没捎个家书回来的,这一回中进士,我还是从他人口中听得。”

    “实郎,我看二叔……”

    “不许你这般说……”章实斥道,“二哥性子不会如此凉薄。”

    于氏道:“难说哦,不凉薄他当初会逃婚么?他不知逃婚后,赵押司会如何为难咱家么?你二叔心底只有自己的前程,早没有我们这个家……”

    于氏见章实瞪了过来,当即不好再说。

    章实摇头道:“不会的,溪儿与我说过,二哥他逃婚前数日还带着他去了县学前的凤池,与他说了好一阵的话,二哥心底若真没我们这个家,不会这般的。”

    于氏对章越叹道:“叔叔你明白事理,你劝劝他。”

    章越看了看章实,看了看于氏左右为难地道:“我也不信二哥他会如此,但此事究竟如何还得问二哥,咱们猜得都不算。”

    “也是。”章实言道。

    回到家中时,兄弟们脸上的欢喜已是淡了许多。

    章实仍打起精神对曹保正道:“保正今夜为了迎接令君,你和街坊邻居都辛苦了,我也没什么好谢的,这里是一半的银子,你张罗些东西帮我谢谢街坊邻居们。”

    正在喝水的章越差点一口水喷出,这才刚得三十两银子,大哥就如此乱花,再大的家底也经不起你这么造啊。

    “使不得,使不得,”曹保正连连推托道,“这些都是小忙,你家二郎君中了进士咱们这条街的街坊也是跟着沾光,都是份内之事。”

    于氏本就是心疼章实这乱慷慨乱使钱,但章实话都说出口了,又不好阻止。如今于氏眼见曹保正推辞就劝道:“保正也不是跟我们瞎客气,咱们家如今使钱的地方还多着,改日咱们再好好谢街坊邻居们。”

    “不成!”章实立即道,“保,正当初咱们被家赵押司为难时,街坊们是如何帮咱们的,如今咱二哥中了进士了,我不能被人在背后骂,说章家忘恩负义,富贵了就不认这些昔日帮过咱们街坊,故而这钱你一定得收,否则休怪我与你翻脸!”

    章越见此长出了口气。

    曹保正为难道:“既是大郎君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暂且收下就是了。夜深了,先告辞了,明日我再来,大郎君尽管吩咐就是。”

    “也好,三哥帮我送送保正。”

    章越送着曹保正出门,但见他反复对己道:“你哥哥真是大善人,这等仗义疏财,我们街坊上上下下都念着他好呢。”

    章越送完保正回到家中,但见章实已将盘子里剩下的一半银子往郭学究,郭林手里塞。

    这一刻章越感觉自己已是快崩溃了。

    ps:拜谢大家的今日的支持,感受到了,老铁们仗义,但求不要停,晚上11点左右第五更。